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秀篆李氏宗族传衍考证记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2-17 20: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qqqqqqqqq.jpg




       二00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日,本人有幸作为漳州市客家联谊会的代表,与台湾桃园“祭祀公业李我任”的文雄、创立、明正、训政等代表参加在龙岩上杭县举办的“海峡两岸客家族谱论坛”,听取与会领导、专家、学者的专题报告。在论坛大会上,由我简述了客家人崇先报本,对族谱尤为重视。介绍近几年来遵循历史,反复考证,我们开基秀篆李氏的仲仪公、仲信公、传衍南靖油杭的仲宗公是上杭火德公的10世裔孙,不是13世。获得与会代表的赞许。本文现以收集到的我们秀篆《青龙山李氏族谱》的手抄件,同时把2006年以来,参加由桃园“祭祀公业李我任”组织的族谱考证工作情况,现记述如下:
       秀篆地处福建省诏安县西北部山区,东南面与官陂镇、霞葛镇毗邻,西面与广东饶平县建饶、饶洋接壤,在寨坪村住有仲仪公派下裔孙3千多人,在青龙山盆地里住着李仲信公派下裔孙5千多人。据族谱记载、近期考证,上杭李火德十世孙李仲仪、李仲信两兄弟,分别于明代正统五年、景泰元年(1440、1450),从平和县郑抗,先后迁至大坪头、青龙山开基蕃衍。传衍至七世青龙山的先阳公,讳秀奇,字孕符,明万曆四十七年己未科考中贡生。而后,在青龙山创办书社,至明崇祯八年(1635)创编《青龙山李氏族谱》。其“创立族谱引”如下:
       予读苏氏族谱,未尝不感慨系之矣。其引者何?曰观吾谱者,而孝悌之心由然而生矣。人情见于亲,亲见于服,服始于衰,衰而至于缌麻,缌麻以至无服则亲尽。亲尽则情尽,情尽则喜不庆,忧不吊。如是,喜不庆忧不吊者,则一若途人者也。吾所以相视如途人者,即为始共父母兄弟也。兄弟其之初,皆共一人之身。悲夫,一人之身,分而至若途人,故吾谱所以作也。意盖曰,谱不作,则今日之父子兄弟,固亲也。不数世而父子兄弟,所出之人若途人矣。……
       七世祖先阳公①是读了苏氏族谱受到启发而作出青龙山族谱的。文中的苏氏即苏洵,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号老泉,四川眉山人,系苏东坡,苏子由之父,名动京师,著有《嘉祐集》。宋代理学家倡导“明世族谱系与立宗子法”,苏洵与欧阳修编制苏氏和欧阳氏族谱,成为我国历史上修编族谱、家谱的典范。先阳公是以苏氏族谱为范本来编写出青龙山族谱的。
        而后《青龙山李氏族谱》有经十世益其公,十二世芳华公等延续补充,至慎潜公于清道光十四年(1834)续编完成。现摘录慎潜公编写的《李氏族谱源流总序》如下:
当思物本乎天,人本乎祖。余后也晚,其于上祖渊源,无由追寻。几叹坠绪茫茫矣。幸到台中葛玛兰,适有永邑湖坑三处族谱。余乃借而合参之,彼此互异,详略相因,日夜参校。溯源穷流,支分派别。而油坑一谱,尤为至亲。乃知上世脉脉相传,延于一线,若是远且久也。盖我祖李忠定公,为宋朝丞相。……而我祖火德公,又值宋元兵乱。乃偕其正室伍氏,由宁化移上杭县丰朗乡,年六十有三,有女无子。爰娶陈氏为侧室,六年连生三子。公富而好施,故其后昌。至三世庆三郎公,又移杭邑丰朗,至永邑莒溪西坎下住。及四世三五郎公,又移莒溪,至湖山开基。……迨乎。八世孝梓公,
       ①先阳公,字孕符。出生于明万曆癸己年(1593),万曆四十七年已未科考中贡生。南明弘光元年考中进士,授任广东省饶平县知县。其“创立族谱引”全文参看附件1。
又移南胜郑坑,生四子。时因内洋李志甫作乱,兄弟恐其波累,又各逃居一方。……,而我诠公是长,乃将孝梓公同妣谢氏,送回湖坑祖祠奉祀。又移南靖油坑,起程时发一愿曰:拟定担索断处,即为地理。直至南靖狭龙窠断焉,遂居之。以其水犹湖坑,故号曰油坑。则诠公实油坑之始祖。而我李念七公,乃诠公之第二子仲仪公也。其为太坪头之始祖;而我李百十三公,乃诠公之第三子仲信公也。其为青龙山之始祖。确确可据。余历览三谱互而考之,因总而叙之,以为二处众裔孙览。
道光十四年岁次甲午孟冬朔旦二十一代嗣孙贡生慎潜松亭识
      ②慎潜公祖辈为编写族谱,不仅是带着饭包、穿着草鞋翻山越岭,在闽西南的上杭、永定、南靖、平和、安溪、南安、同安等县,凡是有李氏族群聚居地收集资料。同时,还横渡海峡到台湾宝岛,在葛玛兰收集到迁台李氏裔孙从永定湖坑、南靖油杭、平和西山等地带去的族谱资料,穷流溯源,日夜参校。这种重调查,反复考证的实事求是精神,是值得后辈们学习的。在道光十四年(1834)终于写成我《青龙山李氏族谱》。过两年即道光16年(1836),经永定湖坑举人李梦兰发起在上杭官田建“李氏大宗祠”。于道光18年编写上杭大宗祠谱时,《青龙山李氏族谱》作为火德公衍传闽南漳、泉一脉的重要资料。在1990年秋月,由总祠编印出版的《李氏史记》里,李氏大宗祠建祠神牌昭穆配享公名世系,八世孝梓公,妣谢氏;九世淑逊公、妣曾氏都记为福建诏安青龙山。
      ③《建祠上牌公房诸公芳名》三一郎公房系里,漳州诏安青龙山特座一名,中配二十名。
      ④说明当时建祠先贤们对青龙山先祖的高度

       慎潜号松亭,系青龙山仲信公12代孙,上杭火德公21代嗣孙。其作的“族谱源流总序”全文参看附件2。
       1990年秋月,李火德公总祠编辑小组编《李氏史记》第60、64页。
       同上《李氏史记》第76号、第238页、第324、328页。
       重视,对青龙山族谱的充分肯定。《青龙山李氏族谱》经历了从七世至十二世,通过六代祖先的努力,反复调查和考证后写成的,忠诚地记录了宗族的传衍轨迹,系宗族历史文化价值比较高的族谱。
       随着时光的推移,宗族的发展,秀篆山区土地资源有限,仲仪公、仲信公派下裔孙先后各有一百多位迁到宝岛桃园、宜兰、云林、南投、嘉义等地垦殖发展,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大陆和宝岛以族谱为据常有往来,拜祖、认亲频繁。
       由于历史的原因,海峡两岸隔绝了几十年,台湾在上世纪后期经济飞快发展,各姓氏都先后成立世界姓氏宗亲会,“世界李氏宗亲总会”编印族谱时,由于历史原因,无法到大陆实地考证。在上杭火德公派下的九世至十世里加进了“有祖公、没有祖妈的君远、汝辑、致忠三代”,在闽西南李氏族群里引起争议。对总会加进三代是否有据提出疑问?
       族谱是血缘传衍中的记录,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台湾和大陆民间往来日益频繁。有桃园“祭祀公业李我任”先后多次组团回大陆拜祖,把两地保留族谱进行对接比较,“都没有总会加进的三代”。于2006年李诗宗先生任“祭祀公业李我任”管委会主席,组织热心人士,本着对祖宗的尊敬,为下一代负责的初衷,组成族谱考证团队(以下称“考证团队”)。历经三年,对上杭火德公至迁台祖一一进行查对。本人作总联络人,同李诗书、李西河等参与大部分的考证活动。
在迁出地秀篆寨坪村,先由守祖的裔孙李诗书组织一班人依族谱记载,从一世至十世所有祖坟找出来,无论是远在上磜岭、龙伞岽高山、三坑至饶平凹背斜,都事先把山路棘刺劈开,碑文描红,带领考证团队前往参香、拍照、核对祖坟坐向、制出简图。凡是祖坟因建设需要,农田水利改造被迁移,都得查出迁移地点,不怕山高路遥,脚踏实地分批次一一查证。
       考证团队到平和县,在侯山堂管委李亚胜、李荣华等宗亲协助下,找到了葬在安厚镇歧山村,八世祖孝梓公形穴“真武踏龟”祖坟,在新溪洽水找到谢氏祖妈的坟穴。
在南靖油坑是考证团队跑了五趟,最后以大陆诏安秀篆、南靖书洋储坑和台湾桃园三地带来的族谱手抄本,经两岸堪舆师共同认定九世淑逊公“美女抛梭”祖坟,祖妈是曾氏坟“火烟地”。并在油坑找到始建于明万曆年间的供奉诠公、仲宗公以下列祖的“闻馨祠陇西堂”神主牌(参看附件3)。
        在永定湖坑查对四世至七世祖坟时,有宗亲提供在闽东的霞浦县有明代的手抄本,考证团队为了看个真假实情,从厦门驱车六百多公里赶到霞浦水门乡承星村,查看从浙江苍南地区带回的李氏族谱翻印件。这种对上祖一片孝心,对后代认真负责的精神,值得称颂。
        考证团队不仅在福建、广东查证,还远至北京、浙江、江西,凡听到有李氏族谱的,都前往查对,找不到我们诠公传有君远、君选、君逸、君遊的记载。而历史和现实只有诠公传下的住书洋油坑开基的仲宗,住秀篆大坪头开基的仲仪,住青龙山开基的仲信。三兄弟现住大陆裔孙共计一万多人,迁往台湾传衍的裔孙确是十几万人。
       福建省省客联会长林开钦也讲:“有人质疑谱牒的真实性……但整体而言,它的真实性仍是不可否认的,尤其是近一千年左右形成客家以来的可信程度是很高的。”又说:“从李燔、李孟、李珠至李火德一千年左右的繁衍发展,族谱记载清楚,有祠堂、古墓、古庙佐证,是可信的。
      ”我们诠公以下族系才六百年左右!海峡两岸有谱记,宗祠、古墓为证,
       2009年10月,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林开钦著《形成客家民系的四个特征》45、47页。
考证时一一加以核对。大陆上杭总祠族谱编辑组,2000-2009年三次再版《李氏族谱》,在台湾云林县李氏宗亲会1997年出版的《李氏大宗谱》,桃园县李氏宗亲会2004年出版的《23周年会庆特刊》族谱资料。却都把查无实据的“君远、汝缉、致忠”三代加在仲宗、仲仪、仲信三兄弟前。如果有人能找出实证,我们考证团队可以与其共同考证。如果没有实证,我们考证团队要求已编出无据部分内容删除,还原历史真面目,使族谱成为一个真实的血缘传衍记录,作为同宗裔孙族群身份认同的一个物证。让人们看到族谱后,能敦促裔孙不忘祖宗,善继祖宗的丰功伟业,弘扬祖宗的高尚品德,激励后人更好地立足于社会,做个对宗族、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本文作者:李应梭,祖籍秀篆青龙山,曾任福建省诏安县教育局、文化局副局长,现任诏安县诏台交流协会、客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楼主| 发表于 2016-2-17 20: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秀篆李氏宗族传衍考证记 —七世贡士号孕符公创立族谱引
七世贡士号孕符公创立族谱引


        予读苏氏族谱,未尝不感慨系之矣。其引者何?曰观吾谱者,而孝悌之心由然而生矣。人情见于亲,亲见于服,服始于衰,衰而至于缌麻,缌麻以至无服则亲尽。亲尽则情尽,情尽则喜不庆,忧不吊。如是,喜不庆忧不吊者,则一若途人者也。吾所以相视如途人者,即为始共父母兄弟也。兄弟其之初,皆共一人之身。悲夫,一人之身,分而至若途人,故吾谱所以作也。意盖曰,谱不作,则今日之父子兄弟,固亲也。不数世而父子兄弟,所出之人若途人矣。孰祥为亲哉。维考其世系,某讳某,字某,兄某,弟某,伯某,叔某,子某,姪某,孙某。曾孙近祖何人,离祖何所,其分派明若列眉。迨后递传繁衍,毋致视如途人。溯而上之,须知上从一人而已。其谱之作,而联吾亲也。不綦重哉,吾族姓,考诸书史,始于老聃。但远传未得其祥。至若唐主,卿相,鸿博未敢的为鼻祖。近而稽之,始祖李百十三公,系宁化石壁村人也。府属建宁。未知何年始居吾乡青龙山,今亦不可考。其配娶尚有三氏,一曰吕,一曰沈,一曰吴,原葬山隔下。兹及崇祯八年,岁在乙亥,吾改迁公妈合葬本村学士岽贵京窠,坟系坐乾向巽兼亥巳。其分派有二,且未明长次。吾祖一派初居本乡坑背,分支有四。一居蕉寨下,吾祖高曾也。一居莲塘下,一居隔子口,一仍旧居坑背。一派开户居于田寮里。今各支当有合谱。未及详录。惟吾祖一支独记其祥,庶几苏氏所谓孝悌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
时大明崇祯八年乙亥  七世孙先阳创立族谱引谨誌。





 楼主| 发表于 2016-2-17 20: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氏族谱源流总序

       当思物本乎天,人本乎祖。余后也晚,其于上祖渊源,无由追寻。几叹坠绪茫茫矣。幸到台中葛玛兰,适有永邑湖坑三处族谱。余乃借而合参之,彼此互异,详略相因,日夜参校。溯源穷流,支分派别。而油坑一谱,尤为至亲。乃知上世脉脉相传,延于一线,若是远且久也。盖我祖李忠定公,为宋朝丞相。继生孟公,三传珠公。珠公家在陇西,官位督都。因宋元之际,干戈未定。乃避乱居移,由陇西居于汀州,住宁化石壁村,娶吴氏,生五子。以金木水火土为号。兄弟俱多遗裔。而我祖火德公,又值宋元兵乱。乃偕其正室伍氏,由宁化移上杭县丰朗乡,年六十有三,有女无子。爰娶陈氏为侧室,六年连生三子。公富而好施,故其后昌。至三世庆三郎公,又移杭邑丰朗,至永邑莒溪西坎下住。及四世三五郎公,又移莒溪,至湖山开基。而以庆三郎为湖坑之始祖。迨乎。八世孝梓公,又移南胜郑坑,生四子。时因内洋李志甫作乱,兄弟恐其波累,又各逃居一方。次子诚公,移小溪侯山。三子谊公,移海澄渐山。四子谕公,移同安山边。而我诠公是长,乃将孝梓公同妣谢氏,送回湖坑祖祠奉祀。又移南靖油坑,起程时发一愿曰:拟定担索断处,即为地理。直至南靖狭龙窠断焉,遂居之。以其水犹湖坑,故号曰油坑。则诠公实油坑之始祖。而我李念七公,乃诠公之第二子仲仪公也。其为太坪头之始祖;而我李百十三公,乃诠公之第三子仲信公也。其为青龙山之始祖。确确可据。余历览三谱互而考之,因总而叙之,以为二处众裔孙览。



qqqqqqqqq.jpg
发表于 2016-2-18 18: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不把“大陆上杭总祠族谱编辑组”告上法庭。其实大陆上杭总祠族谱编辑组编造假族谱也是一种违法行为,我们可以告他造假、侵犯人权,要求赔偿考证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多则几千万少则几十万。
发表于 2016-2-18 19: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客家人。 于 2016-2-18 19:22 编辑

寻根求证
   六天,难忘的六天。一场族人期待已久的“求证寻根”,终于结束并终于有了结果。
   本次“求证寻根”,由火德公闽南孝梓公支系的诠公——仲仪公裔系的桃园台胞发起,旨在“求证”发生在我诠公直系世系问题上的新歧见,到底孰是孰非。新歧见源自于上世纪后半叶台湾方面出版的《世界李氏族谱》“闽南始祖篇”,首先爆出素未见载于我诠公衍支的所谓“君远(10世)——汝缉(11世)——致忠(12世)”等3代祖公。照其逻辑,自我仲仪公、仲信公等原10世及以后的所有世系都得后推3代。并且,随着《世界李氏族谱》刊行后的影响所及,海峡两岸孝梓公的不少衍派,纷起承袭并引入各自新编派谱不说,甚至出现反过来质疑我之仲仪、仲信裔系缺漏了“上三代祖公”的情况。
    为便于阅览比照,兹附录 “闽南始祖篇”新、老谱记直系吊线。
    众所周知,内容真实的族谱方能起到叙昭穆、明世系,敦亲睦族、敬祖扬德,鞭策和垂范后世的作用。我族祖训,历来反对派系的虚冒假认。为弄清《世界李氏族谱》新刊出的我诠公直系10——12世的“君远——汝缉——致忠”等三代祖公的事实有无,由李诗宗宗长率领李传炎等曾多次返梓的台胞七人组,于2006年7月15日专程返抵诏安秀篆寨坪我任公(属寨坪仲仪公派下六世)祖籍地的坝头,会同坝头族亲李诗书(现任寨坪村支书)和青龙山仲信公派裔李应梭(原诏安文化局副局长)、李西河(李火德文化研讨会秀篆分会会长),组成10人的“求证寻根”团队,怀抱对祖宗诚敬和为后代负责的历史使命,下力气从仲仪公——我任公派下九世祖,(即火德公十八世)士度公(号审之)、士桃公(号樱友)等诸公坟茔查起,逐代往上勘查求证,以期澄清事实,还历史本来面目。
    七月,虽然酷暑连着风雨和泥沼,但这支有年高八秩的台胞参与的小小团队,“求证寻根”的人气更旺更热!团队一行人715日以秀篆为起点,720日以同安为终点,历时6天,穿越闽南及闽西的14个县区,驱车行程一千多公里,既实地勘查闽南支系中诠公直系(下自诏安寨坪仲仪公——我任公房九世起,上讫上杭稔田入闽大始祖)20余座坟茔,又勘谒闽南支系8个主要分布县区现存之新、旧祠堂、宗庙五座。每到一处,不是徒步山野、田间或乡村实地勘查就是与各地宗亲展开访谈和核对族谱资料。
        16日,因九龙江西江洪水阻路,没去成南靖、平和,中途滞留了一天。
    17日,团队鼓足干劲,完成了南靖油坑和永定湖坑两地的堪查任务。一大早,几乎与时间赛跑的团队专车取道漳龙高速公路,至龙岩适中掉转方向继向南靖书洋疾驶,正午抵达书洋,就过午餐。当即跟随赶了10余里路来接我们的李跃帮会长和李福昌等油坑宗亲直奔油坑村。一行人从村口徒步来到尖山下古式古香的李氏祖庙——闻馨祠时,早已迎候在祖庙前的一百多位男女老幼油坑亲人,既端茶又送水,浓浓亲情写满每一位亲人脸上!在祖庙享堂行过简洁的拜祭仪式,虔诚瞻仰眼前这座建于明代中期,规模宏敞又肃穆,历经几个朝代风雨仍保持完好的祖庙,不由对油坑五百多宗亲顿生敬仰之情。祖堂神龛正中光漆牌位上,醒目书写着的二世祖淑逊公、三世祖仲宗公、四世祖志清公等一脉世祖神位的赫耀金字,清楚昭示出了诠公——仲宗公——志清公的父子、公孙关系!叙谈中油坑宗亲介绍,牌位上诠公不书一世而书二世的原因,是一世祖,即闽南开基祖孝梓公及妣谢氏妈的香火,早年在躲避南胜动乱时,已由诠公(属孝梓公嫡长子)送回了湖坑祖祠安奉,诠公虽为油坑开基一世祖,但从闽南开基祖孝梓公算起就属于二世祖了。
    油坑谱籍并载明,九世祖诠公共生四子,即长仲宗、次仲仪、三仲信、四仲文,自南胜郑坑避乱后,诠公与长子仲宗公父子俩卜筑油坑开立新基,仲仪公先移晋江后落基诏安秀篆大坪头,仲信公开基青龙山,仲文公则移同安兑山保。当我们询及九世祖诠公与仲宗公昆仲两代人之间,有否遗漏如《世界李氏族谱》所刊行的所谓“10世君远——11世汝缉——12世致忠”等三代祖公的情况时,油坑宗亲说,哪有这回事,别说谱记,就连口耳相传的传闻都不曾有过。告别祖祠,再翻越几处山陇,来到安葬诠公的木星地方勘查祖坟,祖坟是无碑刻的石土坟,地形酷肖“美女抛梭”,与旧谱所记完全吻合;仲宗公墓坟也是无碑刻的石土坟,坟穴属“虎形”,也证实了我们旧谱记载的准确。油坑一程勘查结果显示,我寨坪、青龙山两裔系旧谱记载,与油坑提供的谱籍唯一差别就是缺记了移同安兑山保的十世四房公“仲文”一支。
油坑的下一站是湖坑。经半个下昼的勘查,我旧谱所记,落葬在湖坑的七世上讫四世(也即湖坑五世祖上讫二世祖)四代先祖墓葬,从造葬坟山到祖坟茔号,亦一一与我寨坪、青龙山旧谱记载相吻合。
    我们一行抵达湖坑,已过半下昼。在湖坑宗亲会李锡华、李永华等宗亲和湖坑镇李镇长(亲自驾车为我们引路)全力配合、协助下,近半昼时间,全部完成对位于湖山背洋岗溪路面,结穴“天虹灌水”的七世祖大六郎衍宗公墓坟(灰坟有碑);位于赤珠隔(甲),结穴“猫儿洗脸”的六世妣朱氏三娘墓(灰坟有碑),朱氏娘墓左右两旁是后迁来大、小各一的墓坟两座左旁小坟是上世纪于原湖山岭下祠前迁移来的六世妣郑氏妈坟,右旁大坟是分别由原塘丘祠龙颈左畔,土名竹园迁移来的四世祖妣江十三娘和由湖山大坪湖面迁移来,作为四世妈附葬的六世祖千五郎宏德公的祖孙合葬新坟(碑记书1998年新造);位于湖山寨坪狮子石,结穴“仙人献掌”的五世祖五三郎淑良公和祖妣罗氏十二娘的合葬墓(该墓亟待修复,原灰坟已颓残不堪,墓碑断截,墓地四周遭私人占用并开垦为良田);位于湖山寨背隔子山,结穴“饱虎掌肉”的四世祖三五郎功昌公墓坟(大灰坟有碑)共四代上祖六座坟茔的勘查。经查阅湖坑谱籍,亦证实闽南开基祖八世孝梓公确是源出湖坑,是七世祖大六郎公之第五子。并证实孝梓公同谢氏妈二位的香火,在当年南胜动乱发生后也确是诠公将其送回湖坑祖祠安奉,诠公同时还在湖坑住过一个时期,之后才来到南靖油坑开立新基。
    结束湖坑查访,乘着暮色,汽车又喘息着行进于迂回盘折的山间公路上,待我们赶到永定县城时,迎接我们的已是山城凤城的万家灯火。及至用过晚饭,时针业已指向九点两刻。
       18日上午,顶着风雨过后的又一个酷热天,团队一行人驱车来到祖地上杭稔田。在李氏大宗祠向大始祖火德太公、太婆等一脉上祖举行过祭祷仪式后,80高龄的台胞宗亲也顾不得歇息,一样与大家同车跟随总祠李培伟宗亲的摩托车,先往丰朗岗头和李家山谒过火德太公、伍太婆和陈太婆陵墓,再转头来到大坪湖林七坑口三一郎公陵园内的旱塘窠,查谒由嗣孙于上世纪重修、气势非凡,形似铺毡展席,结穴“张天海螺”的二世祖三一郎公共邱、田两太妣的合葬墓,最后再头顶炎炎烈日,登上大坪湖山凹上大窠里勘查地形呼为“猛虎咬尾”的三世祖千三郎公(又号庆三郎)与何、傅两太妣的合葬墓。见到业已由嘉庆时期嗣孙于乙卯年重修,且完好的三世祖墓(三世祖首开永邑大溪[莒溪,为湖坑开基一世祖,回葬稔田大坪湖),我们临出发时悬着的生怕一时半会难寻着坟茔的心全都舒心地放下来了。至此,除了平和的八世祖孝梓公墓尚未前去勘查,我诠公直系上、下(上自大始祖、下讫寨坪仲仪公——我任公派下九世)20余穴祖坟,依据旧谱记均一一找到并核实无误。
    下午,我们团队与总祠宗亲互叙宗情的款谈中,福如主任代表总祠管委会对于我们这次对祖宗诚敬,为后代负责的“求证寻根”给予充分肯定和支持。经德珠宗亲取来总祠手抄本旧祠谱与我们随带的谱籍,就我三一郎公房之千三郎公(三世)以下,直至派衍的闽南支系九世、十世各裔系,特别是我孝梓公——诠公直系衍派列祖列宗的谱记一一核对,发现总祠古祠谱的谱记与我寨坪、青龙山两裔系旧谱记,几乎如出一辙!亲自参与察看的人旺副主任不无感慨地说,真是不对不知道,一对全明白。
    傍晚抵达平和小溪。当晚经与小溪李氏宗亲会李阿胜会长等数位宗亲访谈和查阅小溪谱籍,很遗憾,出发之前所定两个目的均未能达成。一是闽南开基祖八世孝梓公位于安厚歧山,旧谱呼为“真武踏龟”形穴的墓地,因两天前4号台风“碧利斯”的影响,致小溪至安厚几十公里的山间公路受塌方所阻,车辆暂时无法通行而不能前往勘查。二是原想通过对九世叔祖房,特别是对“侯山旧谱”的查询,再查证一番闽南支系旁支对我诠公直系衍派的原始谱记或求证足以支持如新编《世界李氏族谱》等台谱就“闽南始祖篇”所刊列的关于我诠公衍派所谓10——12世“新三代祖公”的依据的想法也无法满足。首先,小溪宗亲坦言,旧本的侯山谱因上世纪种种原因,已经不存,现今重新修编的侯山谱,资料来源除部分来自旧谱,也同时采集当今台湾方面所提供的资料及其他多个渠道来源而辑修。我们查阅新编侯山谱,发现该谱“兼收并蓄”,与实情有所出入,在其“侯山李氏世代系统表”中之“孝梓公长房系”里,既列记诠公生君远、君选、君逸、君造(无传)、君游五子,又于君远名号后加括号注作(仲宗),君选名号后加括号注作(仲仪),并注明君选住同安浦园因前街,后裔移诏安大坪头,君逸名号后加括号注作(仲信),“君游”名号后则注着“住诏安竹坑”(据现今诏安地名,并无“竹坑”,至于“君游”,别说诏安寨坪、青龙山旧谱素未见载,我们此次查访到的油坑谱籍也一样没出现过)。在附于“孝梓公长房系”后面的“诠长房南靖油坑世系”吊线表,所列之诠公派下第二代世祖则是直接列记仲宗、仲仪、仲信”等3公,并且又与我们此次从油坑谱籍直接了解到的诠公派下第二代(即10世)共有四子的世系资料(第四子为仲文)有出入。
        19日是个既意外又有收获的日子,前个晚上小溪宗亲透露给我们一个信息,即他们于若干年前去安溪等地查访时,听说龙涓地方有一支诠公支派。为寻踪,19日一早我们专程驱车直奔安溪龙涓。当天中午,经我们约见龙涓李氏宗亲会会长等两位“陇西房”本家了解到,龙涓镇李氏现有李姓人口2万多,属于约与李纲同时期的李邴公派,即“仙景派”,龙涓的开基祖是李嘉龙公,是没有“插花”其他派系的李氏。从而澄清并排除了先前个别谱籍错将“嘉龙公”视为诠公之子的谬误。
    20日,颠簸了数天的汽车,第一次轻快地行驶在“金同安”平坦的水泥大道上,但这一天的查访结果,却给团队每一个人留下了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上午,抱着求证与寻查同安浦园李氏是否为我诠公衍派和与仲仪公裔系到底是什么关系的目的,经与同安、翔安两区台办热情介绍并联系到的新店镇浦园李氏接头人、翔安区海外联谊会的李增为宗亲恳谈和前往浦园新修的祠堂勘查结果,“浦园李氏”自己也认可系源出南靖(诠公?)衍派(增为宗亲亦仅只口头听说过“浦园李氏”祖先是来自南靖),但可惜素未与南靖方面联系,当今又因手抄本旧谱已佚,遂致难以查考。浦园现有族史资料则是全由金门方面李氏所提供。其宗祠现今主祀之祖公,自然一如平和小溪新“侯山谱”所引入《世界李氏族谱》的“闽南始祖篇”称之为九世诠公嫡派次子的“君选公”!下午,再驱车前往“求证寻根”之旅的最后一程——东孚(属厦门海沧区),找现今南山大宗的管委主任李大扁。因增为宗亲曾听人说起过好象东孚的李氏尚保存有“己先前”的旧谱,他又与李大扁认识。赶到东孚,经李大扁等宗亲访谈,方知他们的旧谱亦已不存。及至勘看过新修的堂皇气派的“南山大宗”,由其堂院内新立碑记了解到,号称“五山祖”的“君怀公”虽则上承闽南的孝梓公——谕公衍派,但其“生卒年代”却几乎与大始祖火德公派下二世祖同一时期!既然同为同宗共祖的闽南支系派裔,孰是孰非已自不待言。但愿族源文化的认同,不断化生客观与理性。
    弹指一挥间,“求证寻根”业已谢幕。我们六天的亲历、亲见、亲闻,可以明白告诉族人:所谓10世君远、11世汝缉、12世致忠等“三代祖公”,查无实据;我们手抄旧谱里的记载,真实可信。(李西河、李诗书、李应梭)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