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纪念“井北楼事件”81周年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9-26 15: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霞葛普斯眼镜 于 2015-9-26 16:09 编辑


——纪念井北楼“十六人十七命”惨案,本事件根据江宗奔老人口述整理,真实还原历史真相。

井北楼旧照.jpg

   井北楼位于诏安北部客家地区的霞葛镇,是一座建于康熙年间的原型土楼墙体坚固,具有易守难攻特点而且楼内饮水、排污设施一应俱全,适合长期驻扎。红军时期中共饶和埔诏领导人余丁仁、张崇、谢卓元率200余人部队再此驻扎,向村民宣传红军主张,并建立了农会组织。与村民朝夕相处,秋毫无犯,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xin_182100308154585905668.jpg
      1934年国民党反对派对各地苏维埃政权进行疯狂的围剿。农历八月十二日晚上红军侦查员水行从乌山回来,他得到可靠情报明天白军会来围剿。红军决定当天晚上便撤到庄美,以方便战略转移。
      水行当晚在霞葛圩的赌档里卧底打探消息,天蒙蒙亮,水行得到消息,敌人从两路来犯,一路从天堂营盘这条路过来,另一路从官寨岭过来。水行迅速跑到镇龙庵附近,鸣了一枪,并大叫“白军来啦!”。这一枪是他向红军发出的信号,红军得到信号后马上从庄美屋缺撤退,部队退守陈洋坑。井北楼陆陆续续响起了枪声,霞葛圩也响起了机关枪的声音,红军在枪声的掩护下,安全得到转移。
      枪声一直持续到下午,敌人逼近井北楼。楼门紧闭,敌人无法攻入。有些敌人爬到池塘边的苦楝树上,朝窗口开枪,楼内的一名妇女(水舍妻子)被击中,当场死亡。楼里的村民也予以还击,击毙了一个敌人。敌人气急败坏,命令下属搬来150斤的煤油,准备烧门。不得不佩服井北楼的祖先的智慧,早在建楼时已经在大门上设计防火槽,敌人往门上浇油时,我们的人从门上面浇水,这使敌人无法点燃大门。结果门没点着就算烧着了,也未必攻得进去,因为前一天里面的村民把楼内的所有石砖搬到门后,已经筑起了另一道坚不可摧的石墙。
下午四点左右,敌人怕天色渐晚,容易遭到伏击,便撤退到了下葛楼休整。井北楼得到了短暂的宁静。
       到了七点左右,红军领导人余丁仁等带了一些人回到井北楼,在楼门外低声喊话,他说道:“我们是自己人,你们不要怕!我们大部队不能保全你们了,没办法,我们要开走了。如果你们应付得了,就继续守,如果应付不了,就撤。”。说完他叫上面方条绳子下来,绑了个袋子上去。“这是一条枪和五发子弹,我们走了,你们保重。”
     红军走后,楼内恐慌的情绪开始蔓延,楼里的人陆陆续续从窗户里面爬出来,就剩下一些妇孺,无法逃出。
     十四日早上,敌人有来到井北楼。他们试探地放了几枪,楼内没有丝毫的抵抗迹象。敌人估计楼内的人都撤走了,便搬来长梯,从窗户里爬进去。楼里的老弱妇孺有的躲起来,有的直接到祠堂里端坐。
     敌人的精心筹划对红军的围剿阴谋,却因为红军得到情报安全转移扑了个空。恼羞成怒的敌人为报复红军,将楼内手无寸铁的群众全部屠杀,仅有两人因躲藏而幸存。被屠杀是群众一共有十六人,其中十四人系女性,并有一名为足月的孕妇。被屠杀的群众里年龄最大的已有九十多岁,最小的是未出世的腹中胎儿。两名男性系系庄头村村民,他们是来井北楼避难的。敌人屠杀群众后,洗掠了楼内的财物、粮食还有牲口。
     屠杀后第二天,这一天是中秋节。避难的群众看到敌人撤走便回到楼内,当他们回到楼内,发现里面一片狼藉,祠堂里横七竖八躺着亲人们的尸体,血流满地。楼内哭声震天,到处是痛苦的哀嚎。本是团圆之日,却给井北楼群众埋下生离死别的痛苦的回忆。井北楼人将1934年农历八月十四日的事件称为“十六人十七命”惨案。
        被屠杀群众的遗属子孙们在每年农历八月十四日这一天,都会不约而同地烧纸上香祭拜在那场灾难中失去的亲人。井北楼群众在中国共产党最危难的时刻,毅然决然选择和党一起共患难,并为此付出巨大的牺牲。历史不应抹杀,更不应该忘记那些为革命付出生命代价的无辜群众。

井北楼旧楼门200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15: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霞葛普斯眼镜 于 2015-9-26 16:10 编辑


余丁仁烈士.jpg   
    余丁仁烈士(1903~1936) 因  客家话‘丁’同‘登’同音所以又称余登仁。 原名登瀛,字太白,广东省饶平县新丰镇九村洞泉陂墩人。1925年冬,参加中国共产党。1933年夏,代理中共饶和埔诏县委书记。其间,他带领游击队和群众艰苦转战在边区的游击走廊上,多次打退敌人武装进攻,捣毁反动民团,粉碎敌人经济封锁,使革命力量不断扩大。
    1934年8月,当选为闽粤边区特委委员。带领两百多人的队伍驻扎井北楼。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15: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霞葛普斯眼镜 于 2015-9-26 16:10 编辑


江宗奔2.jpg    
     江宗奔 霞葛井北楼人,1924年生,今年92岁,事件亲历者。当时红军驻扎在井北楼时才十岁。老人饶有兴趣地回忆道,当时红军住在他家对面的井北楼江氏祖祠。红军经常外出回来都会带回空弹壳给他玩,久之江宗奔手里就有很多空弹壳作为玩具,这可能是这位耄耋老人小时候最好的玩具了,直到今天老人依然像宝贝一样地珍藏着。江宗奔的母亲 也在1934年中秋前日遭到反动派的屠杀。
空弹夹.jpg

宗奔老人珍藏空弹壳.jpg
红军用过的弹壳、弹夹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15: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漳州人民广播电台的报道:

历史不应忘记——纪念诏安井北楼“十六人十七命”惨案

发布日期:2015-09-14 发布者:漳州人民广播电台 浏览量:1176

诏安县是原中央苏区县,当年内战时期,全县人民和红军一起浴血奋战,谱写出一曲曲悲壮的革命史歌。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霞葛镇井北楼,去聆听一段内战时期的故事。请听报道:
  (以下合成)
  (现场声压混)井北楼位于诏安北部客家山区的霞葛镇,是一座建于康熙年间的圆形土楼,坚固的墙体,易守难攻的建筑特点,在抗战时期就曾有200多名红军战士在此驻扎,与村民朝夕相处,秋毫无隙。1934年,国民党军队对苏维埃政权进行疯狂围剿,农历八月十二日晚上,驻扎在井北楼红军接到可靠情报,敌军明天会来围剿,红军决定撤离。村民江宗奔说:(出录音:天还没亮,刚快要亮的样子。就这样有人在霞葛圩喊:敌人来了。趁着天黑,就一声枪响,红军就从小路撤走。敌人紧随其后,一直跑到霞葛圩,枪声震耳欲聋乒乒乓乓响了一天。)
      枪声持续响了一天,红军战士全部安全得到转移,楼内的住房也陆陆续续逃了出来,只剩一些妇孺没办法逃出去。恼羞成怒的敌人为报复红军,屠杀了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江宗奔说:(出录音:男的都跑了出去,就剩一些妇女在这边,逃不过他们的枪。房间角落都躺满了尸体。最老的九十多,最小的在肚子里面刚足月。)
       当时被屠杀的村民总共有十六个人十七条性命,这段历史给井北楼的村民留下了生离死别的痛苦回忆,此后,被屠杀群众的遗属子孙们在每年农历八月十四日这天,都会烧纸上香祭拜在那场灾难中失去的亲人。从小居住在井北楼的江传轩,就经常听叔公江宗奔讲起当年红军驻守井北楼的故事。(出录音:当时红军回来的时候,经常在这里休息,当时他(江宗奔)才10多岁,红军经常招呼他过来玩,经常给他一些小弹壳玩,然后就问他,你要这个干什么,我阿公就说,作纪念,作什么纪念呢,打土豪,我阿公说打土豪,那个红军就竖起大拇指,对对对对对。)

                                                                                             (诏安台 戴晓洁 黄灵玲 曹禹)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15: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霞葛普斯眼镜 于 2015-9-26 15:16 编辑

诏安电视台的报道:


   (本台记者:戴晓洁 黄灵玲 曹禹)我县是原中央苏区县,当年内战时期,全县人民和红军一起浴血奋战,谱写出一曲曲悲壮的革命史歌。今天,我们跟随记者的镜头,走进霞葛镇井北楼,去聆听一段内战时期的故事。

  本台记者黄灵玲:井北楼是位于诏安北部客家乡区的霞葛镇,是一座建于康熙年间的圆形土楼,当年,200多名红军战士在此驻扎,与村民朝夕相处,秋毫无隙。


  眼前这安静、充满乡土气息的土楼就是井北楼,跨过只容得下两人并肩走的小门,踩着青石铺着的路子,一座圆环形的土楼尽收眼底。井北楼墙体坚固,具有易守难攻的特点,适合长期驻扎。红军时期曾有200余人在此驻扎,向村民宣传红军主张,与村民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江传轩从小居住在井北楼里,他告诉我们,他的叔公一说起红军,便会说起一段他难以忘怀的往事。


  江传轩告诉我们这个是祠堂的那个门柱,当时红军回来的时候,经常在这里休息,当时他才10多岁,红军经常招呼他过来玩,因为这边离很近,让他过来玩。就经常给他一些小弹壳玩,那个弹壳嘛,然后,他就问他,你要这个干什么,我阿公就说,作纪念,作什么纪念呢,打土豪,我阿公说打土豪,那个红军就竖起大拇指,对对对对对。


  而眼前这安谧祥和的土楼里,曾经发生过“十六人十七命”的惨案。江传轩的叔公就经历了当时的一切。1934年,国民党军队地苏维埃政权进行疯狂围剿,农历八月十二日晚上,驻扎在井北楼红军接到可靠情报,敌军明天会来围剿,红军决定撤离。


 江宗奔:我们这天还没亮,刚快要亮的样子。就这样有人在霞葛圩喊:敌人来了。趁着天黑,就一声枪响,红军就从小路撤走。敌人紧随其后,一直跑到霞葛圩,枪声震耳欲聋乒乒乓乓响了一天。


  枪声持续了一天,红军安全得到转移。红军走后,楼内的人陆陆续续逃了出来,就剩下一些妇孺,没办法逃出去。恼羞成怒的敌人为报复红军,屠杀了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


  江宗奔还说男的都跑了出去,就剩一些妇女在这边,没关系,要是来的话,他们不要去抢东西,要拿随便拿。可是还是逃不过他们的枪。房间角落都躺满了尸体。最老的九十多,最小的在肚子里面刚足月。


  被屠杀的总共十六人十七命,给井北楼群众留下了生离死别的痛苦的回忆。被屠杀群众的遗属子孙们在每年农历八月十四日这一天,都会不约而同地烧纸上香祭拜在那场灾难中失去的亲人。


                       本台记者黄灵玲:井北楼群众在中国共产党最危险的时刻,毅然决然选择和党一起共患难,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历史不应该抹杀,更不应该忘记那些为革命事业付出生命的无辜群众。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15: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霞葛普斯眼镜 于 2015-9-26 16:12 编辑

PIC_20150618_103518_BC5_副本.jpg

PIC_20150618_103533_8C9_副本.jpg
村民接受电视台采访

发表于 2015-9-26 15: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兄,图片不能用,请再传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16: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霞葛普斯眼镜 于 2015-9-26 16:14 编辑

002564aacac712a7812b63.jpg
红军标语
发表于 2015-9-26 17:5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好帖,值得纪念。
发表于 2015-9-27 01: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