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收起左侧

《闽客交界的诏安》出版,网上有售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4-8-13 22: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常乐居士 于 2014-8-13 23:13 编辑


客家乐:《闽客交界的诏安》出版
http://www.kejiale.cn/thread-8736-1-1.html

秀篆.jpg

       据诏安之窗讯:日前,《闽客交界的诏安》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是长期从事台湾史、客家文化研究的福建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彦杰主编,本书选取了闽南人与客家人生存空间交界的诏安,通过口述采访的研究方法对两种文化进行了个案考察。本书分上下册,上册为单篇论文结集,分别讨论山区、平原乡镇的宗族社会与文化问题;下册为专著,逐一论述宗族社会、传统经济、信仰礼俗等问题。

闽客交界的诏安(上、下册)

11.jpg

22.jpg

内陆的客家与临海的闽南(代序/节选)

       诏安建县较迟,至年才设县,但根据我们田野调查的经验,它的城关保留了较多的庙宇、碑刻。在到处都有地头庙和街市的小巷里行走、吃东西,就像进入时间隧道一样,人们仿佛回到了200年前的台湾
此话怎讲?台湾人不是大部分来自泉州和漳州吗?是的,但漳州、泉州的原貌大部分已不存在了,唯独诏安还能感受到古老的味道,不管是海边的咸水味,还是内地的山岚,而且还能听到边界的声音。
      当然,诏安是漳州的一部分,但它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边陲。这个交界区,不仅是两省,并且也是两种文化——住在山区的客家人与居住沿海的闽南人——的交界之地。然而,不管区别如何,他们都长期处在社会不稳之中,所以山区有土楼,沿海有堡寨,也有很多诸如海盗、山区走私的故事,还有隐姓埋名以及带假面具的神打败南蛮女寨主的故事等。过去诏安人的生活虽然平静,可是却令人生奇。
内地客家
本书前面三篇文章讲的都是客家人。按照2000年的人口调查,他们占总数568156人的25。离县城62公里,最远的秀篆在2000年人口有4.22万,其中约1.8万人姓王、约0.8万人姓李、约0.7万人姓黄、约0.6万人姓游、约0.4万人姓吕。
      据传,王姓于明初来自宁化,经漳浦到诏安。王念七虽然卜居县城,大概变成了闽南人,但他的弟弟王念八则定居于秀篆。王念八以打铁为生,与江八娘结婚生子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因为他的儿子王先益被游信忠扶养成人,所以他的后代就变成了王游姓,现在已繁衍至23代。一篇由八世孙于1716年撰写的文章,讲到其五世祖瑞卿1529经常帮助当地民众击败海盗和反叛者,到了隆庆年,他请了江西有名的风水师廖弼,帮他选了一个可以建祠的龙穴。他由于怕子孙王后代会任意改变祠堂尺寸,就把它们刻在一块石碑上。他的曾孙王廷院参加反清斗争,此后带领很多当地人跟随郑成功去了台湾。1992年,台湾的后裔出资800万元人民币维修了这座祠堂。
      黄镇秀据说来自石壁,于明初经永定、饶平来到秀篆开基。他生了九个儿子,其中第七子的九世孙叫黄仰贤,起先是给一个富人当长工,后来与这个富人的女儿结婚。有一次,这个女子在井边打水,一匹白马跑来把水全部喝光又跑走了。黄仰贤到白马消失的地方寻找,结果得到一口装满白银的棺材,回来建了一座土楼。黄仰贤生了八个儿子,到2002年台湾裔孙捐资维修了这座土楼。黄仰贤的第二个太太姓吕,也来自石壁。1528年由于暴雨发生泥石流,他们家正好有个祖先在下葬,全家人就都被掩埋了。后来这个“天葬地”前面出现了一股像男孩子撒尿的小水流,没有生子的夫妻常来此求子,因为求子的不一定是吕姓人,所以叫作“偷拜”。到了1560年,山贼攻破吕姓堡寨,杀死124人。1714年所建的祠堂,是2000年用来自台湾的90万元人民币维修的。
(此段有误)
      在本书讲客家宗族的故事中,没有一个比官陂的张廖姓更复杂了。官陂距县城52公里,张廖姓分布在这个地区周边72个乡村和台湾,共30万人。现在官陂4.5万人中96姓张廖。1870年的一本族谱,把他们的历史追溯到与陈元光一起到诏安的一个叫张虎的人;过了好几代,在河南住了很长时间,又有一个新开基祖来到云霄;再过五代,又有一个叫愿仔的来到官陂。廖三九郎看到愿仔很俊奇,就请他到家里,并把女儿嫁给了他。1375年生下一个男孩,叫友来。有一次,一个姓廖的被官府抓获,愿仔替他顶罪,可是后来官府并没有对他下手。愿仔在临终前告诉其子孙要感谢廖姓的养育之恩,所以要“生则姓廖,殁则书张”。友来生了四个儿子,有人说只娶一妻,可是其第四子永祖的后代说各有各的祖妈,因此永祖的五世孙给友来建祠时,不许其余三房的后代参加,说“各自有祖”。有一个叫张耍的,是长房永安第九世孙张子可收养的义子。1644年张耍率众抗清,参加了郑成功的队伍,1653年被南明皇帝赐封为建安伯。1658年在攻打南京时不幸阵亡。1654年,道宗禅师为天地会在官陂兴建长林寺,此时为首捐款的便是张耍的父亲张子可。1727年张廖氏宗族出现了第一个武举人,1751年廖国宝中武进士,1886年又有廖锦华中武科进士。1749年,两个十四世的后裔建了第一座宗祠,将参与者分为24个家长席位,再从中用“跌筊”的方式选出一个为首的。家长的产生并非靠辈分,而是他们的势力和威望。第一本族谱是1769年编修的,第一次提出“生廖死张”的概念。官陂的174座祠堂中有156座属于张廖姓。而根据2001年调查,官陂共有156座土楼,其中有很多土楼内有1座祠堂。刘劲峰分析了这两点认为,张廖的基本社会结构不是祠堂,而是土楼。
      霞葛离县城45公里,是一个被山岭环绕,比较大的盆地。2005年,霞葛总人口30713人,其中黄姓12000人、江姓9000人、林姓7000多人,三姓加起来占总人口数的91.2%。根据黄姓十一世祖黄因修的上黄《族谱》记载,他们是1314年从石壁迁来的。而据下黄民国时期的《族谱》,他们的始祖应昌公来自西潭——一个属于闽南人的乡村。根据1656年修的江姓《族谱》,他们的一位富裕祖先叫江十二郎。1326年,官府派来收税的一个典史官被起而抗暴的群众殴打吐血致死,官府派兵前来灭族,此时江姓刚好有一个六岁的孩子江启昌跟随姐姐住在杨梅潭,还有江十郎的儿子江永隆住在东坑,他们才躲过此难。1624年出生的江生一经营粮油生意发了财,到了1700年,一位风水先生为他找了一个好地方建井北楼。此楼刚好在黄姓的对面。因为黄姓村是虎形,江姓村是狮形,两姓常有矛盾。林姓据说是元朝从石壁迁来,他们在明末不参与抗清,反而协助清政府,结果与参加抗清的黄、江两姓结下世仇。
经济
秀篆的牛角墟是三溪四村的会合地。民国时期,这四个村的村长掌管着墟场。墟上有50多间商店,其中最大的是阿勇经营的布匹百货,还有饶平人开的三间药店、三个打铁铺,其中最重要的是茶行。乌龙茶种是由来自台湾的游祖送(1766~1797)引进的。至民国时期,有近20个商号经营茶叶,他们把茶叶卖到汕头、潮州、香港和泰国等地。因为每个茶行须雇工约100人,所以秀篆大部分人口依靠茶叶来生存。挑夫先将货物挑到上饶,从那里上船。游祖送的4个儿子与一个姓李的合办游际昌铸铁厂。1832年,这个铸铁厂得到了省督抚衙门的批准。84岁的老人李昆合告诉作者李应梭,他在18岁时如何拜兴宁来的师傅学习打铁技术。75岁的李炳林还介绍说,打铁匠要拜不知身份的“七宝王”,如果家里有人坐月子,他要带酒去拜,以消除秽气。因为制茶、打铁都需要木炭,当地又有丰富的山林资源,所以烧木炭也是很重要的地方产业。有来自霞葛、太平的挑夫到秀篆买木炭,再卖到广东和诏安城关。铁制品是先挑到平和县的九峰,再到小溪上船,运往漳州和厦门。
      官陂张廖氏生活的地区的主要产出物有荔枝、龙眼、松、杉、毛竹、米粉、草鞋和木炭等。最大的墟市在下官陂,民国时期有120间商店。货物运出的一条通道是东溪。但东溪上游由于水浅滩多,还有一道道拦河水坝,因此到县城50公里的路程要卸船、挑运、再装船4次,其中陆路挑运共14公里长,占全程1/3。另有一条陆路通往平和的大溪,总长30公里,挑夫带烟、布而往,买回大米和竹笋。到饶平的茂芝墟全程20公里n,到黄冈墟40公里,到云霄35公里,从沿海带回食盐和海鲜,挑去的有大米、米粉和木炭。所有的挑夫都会学些棍棒拳脚武功,为了避免被打劫。可是,最大的问题是食盐。一直到1691年官府才开始在诏安设立盐场并配给盐引,所产的盐行销平和、龙岩等县,但由于官府管制甚严,而赣南以南的大片区域都普遍喜欢用日晒盐,认为这种盐比淮盐好,所以老百姓的对策就是走私。刘劲峰和黄木尊两位作者都讲了这类的故事。
      比如说,张耍与父亲张子可一起做贩盐生意,路上结识了张云龙(即道宗禅师)和蔡禄等人,其后建立了“万姓”集团——天地会。黄木尊的一个报告人,89岁的黄居章,他12岁就开始挑40斤的盐。这些挑夫组成的团体有50~60人,甚至100人,黄居章一直挑到1957年通公路的时候才没挑。由霞葛到饶平有10铺路,一铺即5公里,所以挑夫们早晨出发,傍晚才能到达饶平。把木炭卖掉,买了盐以后就马上淘米做饭,吃完晚饭休息一下,凌晨一二点出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12小时以后就可以回到霞葛边界。可是回程路上经常出事,或是盐差,或是抢匪路霸,因此他们要绕道而行。有一次,他们遇到盐差追赶,一路上狂跑,口渴要找水喝,黑暗中误把一泡牛尿当成水喝了下去,结果大家呕吐不止。还有一次遇到拦路抢劫,一个女挑夫的肩膀被打了一枪,另一个肩膀挨了一刀。挑夫们从霞葛挑盐到秀篆的牛角墟,卖给从茂芝墟来收购的盐老板。盐老板再将这些盐从茂芝转运到广东的大埔。77岁的黄仁片曾挑米被警察没收,警察把这些米卖掉装入私囊。他们唯一的依靠就是神明。挑夫出发前常去拜“仙公老爷”。为了纪念这些人的贡献,黄木尊列了123个挑夫的名字,其中有已过世的男性95个、女性17个,他在2005年做调查时,还有7个男性、4个女性在世。
民俗
      在秀篆,“阿娘”即观音,可以追溯到最早带着她的偶像来开基的移民。拜观音的庙有三个,俗称“三姐妹”,都建在秀篆的风水宝地。最小的妹妹也是最灵的,其庙建在整个秀篆的水口,1783年兴建,周围官陂、霞葛、饶平的人都会来拜。第二个重要的神庙是五显帝,是李姓“爱扛”的菩萨。五显帝最重要的庙宇即青龙庵,是李姓第六世祖李凉峰在隆庆年间兴建的。原来李凉峰有个朋友廖弼,他在屏山西坡找到了一处吉穴,可以建庵,可当他把此事告诉李凉峰时,在李家做客的一个吕姓外甥听到后立即回家通报,第二天清早吕姓就在屏山西坡找到此穴建坟。于是,廖弼就叫李凉峰到屏山东坡去建庵,并说让和尚每月十五日做仪式,用钟鼓齐鸣把屏山的龙脉气势争回来。所以当天晚上,李凉峰就到附近的五显帝庙把神像搬到东坡上,第二天早上制造舆论,说五显帝显灵,要选在这个地方建庵。到了万历初年,庙已建好。
      一个77岁的退休老师李树林讲了好几个故事,说明这个五显帝凡遇到有强盗来抢劫,都会派出阴兵来保护李姓。五显帝由青龙山的10个村子轮流供奉。据89岁的李应炮回忆,他小时候曾看到10个村轮流扛菩萨。“上从泉源,下至水口”,这句话也差不多代表沿着青山溪两岸10个村子的轮流次序。青龙山上游的第一个村子即林田村,有一个叫李日悦的,他讲了一个故事。清末,一个来自官陂的信徒因遇暴雨迷了路,被李昆告杀害。李昆告偷偷把尸体埋葬,后来家里一直不顺,最后他自己也死掉了,太太再嫁,刚好嫁到被害人的村子里。有一次,她无意中讲出前夫家的故事,一个旁听者得知此事原委后就开始告官。可是有一个很出名的讼师李伴仙马上叫李家人把尸体挖出来改葬,因此官府派人来查找不到证据。过了好多年,李姓人对是否仍把官司坚持下去出现了争议,后来有人提出去求五显帝指示,结果五显帝说会赢。而这时刚好运气好转,官陂人决定不再打官司,李姓人于是就用原来打官司的钱买了田地,并将此用于每年的五显帝庙会使用,以表示感谢。这个庙会停止了50年,至1986年恢复。2006年,李日悦当庙会的会计。腊月二十二日早上扛神,当天半夜设席,里面有18桌供品,庙外有112头猪、8只羊供于木架上。二十三日早上祭拜,由住庙老和尚的曾孙赖良州起师、请神,李日悦读祭文。
      秀篆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游敢生,黄敢死,姓李爱扛五显帝,是说王、游二姓繁衍快,每年在宗祠办(男)丁桌,特别隆重。黄姓则有孝义会,对去世老人做夜灯,请和尚超度、担经,女性身故则破沙墩(地狱)。
      官陂长林寺每年七月十五要为顺治年间乡民暴动中牺牲的将士做一场超度。官陂的醮会由道士来请鬼,和尚来超度。这个仪式可能是建寺的道宗禅师所创。建于1567年的龙光庵位于主龙脉龙口上,据说建庵是为避免各村争夺,维持公众利益。霞山堂则原是一所私塾,因一次涨水漂来一尊关帝而改建成庙。每年正月初二至初七,张廖氏七房人轮流游神。上龙庵属多姓多村的寺庙,供奉注生娘娘和陶祖(男生殖器陶塑)。长久无生育的妇女喝一碗洗过陶祖的清水便可有孕。靖天宫原只是一块蛇头大石。有一年,一位从台湾回来的张廖氏后人把护身用的靖天大帝香袋挂在从石缝中长出来的小树上,他准备回去时香袋说要留下,于是靖天大帝成为三个屋场之福神。一次求雨应验使靖天大帝成为全官陂共信的神明。一位乩童表示这位靖天大帝就是三国时的刘备。
      霞葛五显庙建于1403年,由黄氏二世祖倡建,年诏安知县改成乡约所,下厅供奉与反清复明郑成功一起作战的刘相公将军和黄调阳都督,二人均受到南明的追封。镇龙庵始建于1584年,由黄仕阳倡建于墟场。传说此地原是风水先生替沈氏点的墓地,霞葛民众得悉后,偷偷把五显大帝双靴脱下,从穴地倒印靴模回村,以此说明神明自选灵穴,沈氏只好作罢。庙中有大明都督黄调阳提的“精忠洪门”之匾额,表示这座庙宇以前也是天地会活动的一个据点。年前每年七月十五都由管庙的和尚替抗清复明的亡魂超度,同治年间南陂村发生天花瘟疫,因抬龙山岩观音游村而得止。光绪年间在诏安知县的协调下排定每年正月初二到迎请龙山岩观音的次序;每年的轮到南陂村,在一年内新婚的新郎会争相迎抬,以庇佑早生贵子。
      官陂和霞葛都提到一个特别的习俗,老人归天时会抓来一条狗,用容易摔破的碗打饭给狗吃,并趁狗不备时把碗摔在狗头上,听到狗叫子孙方可放声大哭。在官陂,老人“过身后”要请香花和尚来超度,出殡前一天和尚手提雄鸡,拳握纸钱、信香和瓷碗,碗中放糖果、饼干、米和盐,从亡者住房开始由内向外一边撒米、盐,一边念咒到三岔路口,倒扣瓷碗,名曰“送煞”。第二天早上出殡,下午回来纸灵牌放入纸灵屋,香花和尚开始超度。灵牌放满三年,要在纸灵屋四周洒一圈米酒,然后焚化,以免恶鬼哄抢。纸灵牌则用黑纱盖上,送到小房祠堂,并在门神前上香求准入祠。入祠后纸灵牌焚化,纸灰放入堂前香炉内,另用新毛笔把朱砂点在新灵牌上,再把毛笔丢到祠堂屋顶上,灵牌才送入祠堂神龛中。
      在霞葛,老人归天后,后人要到附近掘一株连头带尾的竹子,把竹子尾巴透向天井、窗户或从瓦房中透出一洞,让竹子伸向天空,以示把晦气带到天涯海角,子孙繁荣。入殓盖棺时要先留下一条缝,和尚高叫一声,然后把事先准备的、用来避邪的香草水、盐和米抛洒在屋内,再用鸡冠血画符,贴在棺木头上来止煞。钉棺时要从棺头到棺脚,下午下葬。
(福建客家网
www.kejiale.cn 编辑整理)
  
发表于 2014-8-14 09: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讲秀篆的王姓由来……故事很长的……
发表于 2014-8-15 22: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彦杰先生对闽南客家文化的研究,对其保护和传承有重大意义。希望能亲身拜读先生大作。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