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收起左侧

六堆客家的语言与文化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4-3-7 19: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常乐居士 于 2014-3-7 19:36 编辑


转:六堆客家的语言与文化

導論
  童謠是兒童心靈的展現,展現他心靈中對生活環境、節令習俗、人情應對等等的感覺。童謠的用字雖然很簡單、活潑,內容卻大都與日常生活有關。所以我們可以說,童謠透露了一個民族具體而微的文化風貌。基於這個認知,童謠的研究應能提供某些線索,讓我們更瞭解該民族文化的某一層面。
  客家給人的印像是個充滿矛盾的民系,既重骨氣而執拗剛愎,凡事擇善固執,的確方板而不知機;另方面,卻又講究文墨,禮賢讓士,處處顯得包涵圓融,極其尊重有真實才學之士。事實上,客家人過的是典型的農村生活,不失幽默機智,偶而還滑稽逗趣,時時表現純樸、天真、自然的本性。這種樸實無偽的生活點滴,在童謠和諺語之中比比皆是。
  本章擬從客家童謠的內容,來討論客家文化的兩個層面:山的文化特色和客族的耕讀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14-3-7 19: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童謠內的客家文化
1  山的文化
  本質上,文化是生活中各個層面的綜合表現。客家人大都住在山區,因而客諺有謂「逢山必有客,無客不住山」,可見山與客家關係之密切。連客家最具傳統的山歌,似乎也依山而名,所以客家文化可說是山的文化。
  客家為何與山的關係如此密切,各人見解不一。有人認為客家在遷移過程中,腳步比閩南人慢,所以只能撿山區附近不毛之處開墾,是以客族多山居。有人比較傾向「客家人愛山,所以居於山」的說法。暫不問何者為是,然客人多與山為伍確是一致的現象。
  山區狹隘,資源有限,因此山文化最明顯的特徵便是貧窮。客家的貧窮困蹇,普遍見於食衣住行及整個生活環境之間。就食而言,客家多食粥、米食、醃菜,三者顯然都因生活條件差,不得不爾。其中粥可省米,米食如粢粑,粄條,米苔目都屬易飽之物;醃菜,鹹肉,豆豉,筍干宜久藏,三者無一不露貧乏氣象。
  客家粥非常清淡,乃至於「一吹一陣浪,二吸一條巷,烏蠅跌落爬得上」(這諺語極言粥之稀,因為濃粥不可能吹成浪花,吸食時,也不會形成像線的一條巷,蒼蠅掉入濃粥,必為所粘,勢不能再飛起來)。童謠裡有關粥的,舉不勝舉,且略看數句:
     (1)   a.  死豬腸,炒牛肉,拿歸去 poN 粥

             b.  八八八,窮苦人家 let 粥缽

             c.  大姊嫁,二姊愁,

                  灶頭碗筷 mo 人收

                  入門燒火 mo 便樵

                  拈起粥缽目汁流

                  磨穀 mo 幫手

                  樁米 mo 人定錐頭 

       d.   掌牛郎,面黃黃

                  三餐食粥 poN 黃糖

(1a)的 poN 是「配」的意思,poN 粥意即配著粥吃。(1b)是數字歌的一句,其它句像「一一一,松毛樹上一管筆;兩兩兩,兩子親家大巴掌」等都是由數字起首,再以一相同韻母之字結尾,達到押韻效果。「粥缽」是專用來煮稀飯的器具,也是客家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由童謠「粥」字之常見,足以說明粥在客家飲食文化裡的重要。一般人家只有在過年幾天才可能吃乾飯,但也是蕃薯簽多於白米的那種乾飯。客諺「年到初七八,家家戶戶尋粥缽」很忠實地反映年後大家急著以粥代飯的情形。至於蕃薯簽飯,也在童謠裡佔了一席:
      (2)  a.  蕃薯簽,蕃薯簽

                  lo (拌)米 m 會甘,

                  我 m 貪,你 m  貪,

                  一食兩三擔

            b.  蕃薯簽,食一轉

                  每日打屁卵

             c.  蕃薯簽,蕃薯粥

                  食了肚 ti maN m 足

從(2a)的誇張而逗趣的用語裡,可以感受到兒童對蕃薯簽的嘲弄與無奈。然而在現實環境裡,不論喜不喜歡,大家還是必須忍受。(2b)則鮮活地寫出吃了蕃薯簽之後果。 (2c)表明蕃薯粥雖然吃了,腹仍然饑餓如故,因為蕃薯的熱量不足,無以承負艱苦之工作。這些由童言童語所表現出來的粥印像,一言以敝之,無非是描述對窮苦的各種感覺。
這種描述也常常見諸於各種米食和醃菜:
      (3) a. 搭粄子,搭過河

                 新糧子討老婆

                 討到那裡去

                 討到後山耕大河(一說,打鷂婆)

              b. 花花花,木棉花

                  大水淋來一屋下

                  九月九,店前樹下開老酒

                  十月十,粢粑粄子軟軟入

               c. be be 睡,øio 鹹菜

                   對天頂,mo 被蓋

                   蓋布袋

  (3a)的「搭粄子」,說的是貧窮人家的小孩,在別人有慶典、喜事時,呆楞楞地看著典禮之進行,以盼望事後主人會施捨一些粄子給他。這首童謠表達了窮苦小孩乞粄(有時須遠過河到別處乞粄度日)之感受。(3b)後兩句可能仿「數字歌」而來,講的是居破屋的酸漢,即使飲酒,也只能用粢粑和粄子充饑,真是短短數語,卻淋漓刻畫出生活之窘境。 (3c)描述幾個小孩擠睡一處,像做鹹菜時,用力搓壓的情形,把居家之簡陋,生活之寒蹇表露無遺。
食的儉約,即使在祭拜最崇敬的伯公,也不能免:
      (4)    伯公,伯婆

               今本日我屋下割禾

               上坵割有,下坵割 mo

               刺得一隻硬頸鵝

               愛食,也 m 食

               我嘛 mo 奈何

        對吃的寒酸,有時為顧及面子,反用以自我勉勵:

        (5)   敢食三斤薑,敢擋三下槍

               敢食三斤鐵,敢轉鑪下住(hiet)

(5)是典型的自我惕勵,表示只要敢省著吃(即純吃薑),心中自然無所怕,所謂無慾則剛!這時自能好好籌謀未來之營生。
客家儉窘之象,亦見於衣著。客諺「山精山角落,新衫底下著」,即是說山邊的人是土包子,有新衣還捨不得穿,外面須要罩著舊衫,本意即怕新衣弄髒、快舊。至於童謠,則用更活潑的語言來敘述:
     (6)  a.  洋葉子 (蝴蝶),烏嘟嘟

                莫笑阿哥著爛褲

                等到阿哥風水轉

                 糯米褂子絲綢褲

           b.  羊子咩咩,蝦公做 tt'iat   

                mo 米好煮,剝爛褲子來煮

           c.  礱穀窸窣,大婆踏粄

                mo 粄好分,分介爛衫褲

                塘內洗,井裡盪

           d.  大路關人大褲腳

               一身衫褲每日著

               上山撿樵抏 øiat ts'a

               四方姑娘都愛嫁

(6a-c)都出現爛衫褲等字樣,意謂穿著極不雅潔。(6d)的衫褲只有一件,日日穿而難得換洗,這實有違客家人乾淨之習性。然而擺在眼前的,便是沒有能力顧及,只好將就。
衣食之外,行也稍稍透露窮況。客諺所謂「命長 m 驚家鄉遠」,在在表示住在山區,要到別處也用走的,只要命長不怕走不到。客家由於住山區之故,到外面必須經過的,除了曲嶇之山路,還往往要爬山涉水,這種行的文化自然也入了童謠:
      (7)  a.  搖,搖,搖 a 搖

                  搖過河壩橋

                  阿舅分我大水樵

                  分一擔,分兩擔

         挑(k'ai)歸屋下好燒窯

           b.  河水清清流  

                  排子慢慢游

                  人客啊

                  遠來過河不須求

           c.  橋會搖,橋會 tim

                            咿咿 e e,

                  上上下下 tim

           d.    逃學狗,滿山走

                  走沒路,爬上樹

                  樹上一尾蛇

                  嚇得眼 k'ia k'ia   

           e.  牛角子,角彎彎

                  阿姊嫁到半尾山

                  行了一山又一山

                  過了樹尾還愛彎

                  哀呀!半尾山

(7a-c)是關於涉水的。其中(7a)可以解坐船,搖啊搖的;也可解為過橋,因為往昔的木橋,結構很簡單,幾根橫木架在河的兩邊,即可供行走。每年夏季,洪水沖倒了橋樑,當地居民就不怨其煩地重建一個。這種橋走起來,搖搖晃晃地咿呃有聲,宛如(7c)所傳達的,上下也起伏不定。(7b)講的是一種由兩三根圓木並排而組成的木筏,客語叫做「棑子」。棑子戴負量不大,卻是雨期客莊的主要交通工具。
(7d-e)是關於陸路的童謠。前面已看到山區水路的險巇,而陸路也非平坦,蓋因山路若非崎嶇漫長如(7e)便是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危物如(7d)。這五首童謠所反映出來的,是山區對外交通的困難,也同時道出了客族貧困的客觀因素。

手邊所集收的客家童謠裡,絕少提及住屋,有之則是一種面對破屋的嘲諷:
      (8)  a.  真好笑,住茅寮

                  風吹竹葉好過吹簫

                  日間有太陽照

                  夜間有月來朝

                  一世 m 愁樵同米

                  又 m 憂大賊劫茅寮

           b.  穿厝屋,mo 入穀

                  餓死大阿叔 

                  看你滿足 ia m 滿足

(8a)描繪的是典型的嘲弄,語言鮮活,把茅屋之破顯露無遺。(8b)雖有穿厝屋,模樣卻比( 8a)更劣一儔。於此可知,客家貧困之像,遍見於童謠的食衣住行之中。
食衣住行之外,因窮而引起的悲苦氣氛也圍繞著客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有賣子度日如(9a),有夫妻相對無言者如(9b),有童養媳之悲如(9c),不勝枚舉。
     (9)  a.  烏鴉啼,纏樹根

                  父母 mo 錢賣女身

                  賣去那?

                  賣去山背同人親

                  燒茶熱飯 m 得食

                  舊飯冷水每日進

           b.  共君坐床頭

                  共君細話目汁流

                  在家受盡兄嫂苦

                  出嫁為窮添新愁

           c.  一歲嬌,二歲嬌

                  三歲砍材爺哀燒

                  四歲學績麻

                  五歲學賡布

                  六歲學繡花

                  七歲繡個牡丹花

                  八歲食郎飯

                  九歲當郎家

                  十歲帶子帶女轉外家

    不只如此,婚姻之盼也在窮的陰影裡:

      (10)  樹上鳥兒教連連

               愛討輔娘又 mo 錢

               兜張凳子同爺講

               講來講去又一年

迄今為止,我們分別從有關食衣住行的童謠中,討論了客家山文化特色之一的貧窮。客家人在如此的文化薰陶之下,出現了節儉、刻苦、和保守的個性。即使是今天,仍然有很人認為客家人很吝嗇,雖然這種看法很難為我們客家人接受,但是就某種程度而言,這種看法也未離事實太遠。
山文化的第二個特色是搬遷頻繁。陳運棟在《客家人》一書裏也把遷移列為客家重要的文化特點。遷移文化的成型,歷史上可能起於戰亂,但是從本質來看,歸因於山區資源之不足更可以解釋。像今天,已沒有戰亂了,客家的遷移卻未曾稍停,這毋寧說是肇因於山地資源缺乏的緣故。
遷移文化見於童謠者,亦復不少。
     (11)  a.  禾畢子

         住在屋簷下

                   阿哥開店城腳下

                   十日半月歸一轉

                   滿屋都係絲烏 k'ia

            b.  阿爸去金山

                   久久歸一番

                   肚饑 mo 飯食

                   想你流 heu lan

            c.  河壩水,慢慢流

                   阿哥外出 mo 回頭

                   大嫂趕我去燒火

                   二嫂愛我去掌牛

(11a)是短期的外出營商,雖然每次返家時,房內早已濃塵滿佈,蛛網蔓結,但仍可見歸家之頻繁。(11b)及(11c)則已似更長期的遷移。從這三首童謠,可以大致瞭解客家遷移文化的起源,先是外出探路,繼而短期離家,再來是長期的暫居,最後則是舉家遷移。在這些步驟程序裡,客家婦女常常要負起養家教子,侍奉雙親的重責大任。童謠也反映了客家婦女傳統的辛勞。
      (12)  a.  蟾蜍囉,割早禾

                   透早浸米拿去磨

                   磨石咿唉咿唷

                   做點心,mo 現貨

                   做三餐,mo 刺鵝

            b.  日頭一出千條鬚

                   阿妹上山割蘆萁

                   蘆萁割得多

                   阿妹轉去笑呵呵

                   蘆萁割得少

                   骨頭準備分人罵脆了

            c.  雞 kok 子,半夜啼

                   啼到滿姑下來繡花鞋

                   繡了一隻長,一隻短

                   長的留來等老公

                   短的拿來 kau 雞卵  

客族婦女一向不纏腳,除了種族的文化傳統為可能因素外,主要便是基於山區生活的客觀環境。特別是環山之區,給水困難,挑水變成生活的一部份,客諺如「六月旱,擔竿斷」,指的就是挑水的酸楚。
客家的遷移文化同時也衍生了其他相關的文化,最有意義的應是「幫」和「葬」的文化。遷徙變動的生活中間,彼此相互扶持幫助是最溫暖的精神表現。迄今客家人在婚喪方面,仍然表現強烈的幫文化,最明顯的是喪事之奠儀,客家話仍稱為「幫」。另外,農忙時期客家莊流行「換工」,說穿了就是彼此互助的相幫。最後,客家宗氏之間,常有所謂的「嘗」,更足以說明幫文化的普遍。客諺「一介好漢三介幫,一人敵得十人當」,顯示幫文化已入了先民的智慧。童謠裡的幫文話,並沒有很豐富的資料,稍可探尋的是:

      (13)  鷂鴿子,雙排翼

                你有閒來我有事

                幫來幫去,石頭變豆豉

至於葬的文化,可以客家人的金甕子為代表。客家習俗,死者入葬後七八年,要開墓撿骨,置於金甕子,然後再入葬,真正設墓碑。此習俗之源,雖難確考,但與客族遷徙頻繁,又雅不願捨祖仙遺骨於原地有密切關聯。客諺「九葬九遷,十葬萬年」,指的正是這個禮俗。可惜手邊的客家童謠,未有涉及喪葬方面的。
總結這部份的討論而言,山文化的特色之一是不斷的遷徙。歷史上的客家之所以遷移,可能肇源於各種戰亂;而後的遷移,顯然和有限的生活資源大有關係,時下客家人的移徙,足以證明這種看法,並非全然無的放失。常期的經驗會累積成文化精神的一部份,客家的遷徙文化可以做為佐證。童謠是文化的表達方式之一,所以客家的遷移文化也自然融合於童謠之中。
2.耕讀文化
客族依山務農,世代以農為業,所以要對客家文化有整體的概念,理應從最基本的農業文化入門。另方面,客家人又極重視讀書,客諺最足以代表客家人基本意識形態的是「一等人忠臣孝子, 二件事耕讀傳家」。務農與讀書並不互相衝突,反而融合成晴耕雨讀的和諧。
與讀書有關的童謠,可說俯拾即是。
      (14)  a.  蟾蜍囉,蟾蜍囉

                    囉啊囉,

                    m 讀書,mo 老婆

            b.  月光華華

                    點火餵豬母

                    豬母 m sai 汁

                    bi 槍打禾畢

                    禾畢尾 taN taN

                    bi 槍打先生

            c.  先生教我人之初

                    我教先生打山豬

                    山豬跳過河

                    跌得先生背駝駝

            d.  黃面郎

                    有書 m 讀滿街蕩

                    去賭博,又愛娼

                    到尾輸了家產 mo 人讓

                    做討食,真淒涼

           e.  光陰好,光陰好

                    我們做事愛趕早

                    莫講身體好

                    莫講有頭腦

                    讀書還係定心好

                    光陰一逝永遠去

                    光音一去我就老

這五首童謠,可分成三類。第一類像(14a)是小孩子自己用天真的語言表達讀書給他們的壓力,激勵中不失詼諧。第二類像(14b)和(14c)是小孩上學時的感受,包括對老師的嘲弄、對書本內容的謔語、以及在學堂的侷促鬱卒心境下的想像。由於事關己身,所以這類童謠特別多。第三類像(14d)和(14e),語言充滿了教訓,老氣而拘謹,完全沒有童謠的奔放與瀟灑,顯然是大人或小夫子為小孩而創製的作品。
集耕讀於一的童謠不多,即使有也無法脫卻斧鑿痕跡:
    (15)   唱歌子,唱歌情

               唱出竹背一場景

               三兄耕田陪父母

               五弟讀書求功名

客家的生活文化雖說是晴耕語讀,但是讀書畢竟是少數人才能享受的權利,其他多數則須日夜和生活搏鬥,所謂「窮人蓄豬,富人讀書」,即一語道出這個分野。職是之故,我們還是多留篇幅來看童謠裡的農業文化。
農業文化可以由日常生活的情趣來烘襯。我們且從田家動植物,和節令天候來討論童謠中的農業文化。首先是關於田裡蒔耕的童謠:
         (15)  a.  牛啊牛,過水莫回頭

                    洋葉企你角

                    牛槌落你頭

                    又愛耙田下穀種

                    又愛開 kak 種芋頭

                    一工駛幾轉

                    日夜 m 須愁

             b.  日頭水,狗耙田

                    耙了一片又一片

                    耕出大門樓

                    耙入一袋錢

                    有錢買個磨石歸

                    有錢買塊好良田

(15a)描述農夫用牛犁田的情況,蝴蝶(洋葉子)在田間到處飛舞,有時竟停留在牛角歇息;農夫則賣力地耕作,有時求好心切,會用牛槌趕牛,以期拉的更快。短短幾語,已然鮮活生動地繪出農家風情。(15b)略帶想像,卻與客家流傳的傳奇故事有關。原來傳說有兩兄弟,分家時弟弟只分到一條狗,幾乎無法生存,後來由於一片善心,引起上介神仙注意,卒能一狗之助,耕出一片天地。故事毋用考其真實性,但入了童謠,儼然成為客家的文化信念。

除了牛是田耕生活的良伴外,其他農舍常見的動物,也都一一入了童謠。然而限於篇幅,只引重要部份,以見一斑:
     (16)    a.  頭放雞,二放鴉

       b.  閣閣雞,大阿姆

                    你燒火,我刺雞

                c.  阿鶖箭 ,箭圓圓

                    上背阿婆愛蒔田

                    蒔上坵,蒔下坵

                    蒔到秧盆 koN m tt'iu (放不完)

       d.  白翼子,氣揚揚

                    吹簫打鼓入間房

                    巴掌一打見閻王

                 e. 白鶴子,企田基

                    嘴唇紅紅點胭脂

                    阿妹 m 來待幾時

                    又有枕席

                    又有檳榔並粺基

                  f.  阿鵲子,打盤車

                      一打打到阿妹門前下

                      mo 米煮,煮泥沙

                      mo 眠床,睡樹下

                      mo 被蓋,蓋鹹菜

(17a)及(17b)分別出現了雞鴨等農家副食主業,以前的農家幾乎人人都飼養了這兩樣家禽。鵝稍為少,也常見於童謠、山歌或諺語中,我們已於前面(4)的童謠徵引過,這裡不再重複。其他如阿鶖箭,阿鵲子,白鶴子,白翼子,還有前面已見到的鷂婆,鷂鴿子等等都是農村田野風光不可或缺的鳥類或蟲,雖然有些今天已不多見,但童謠為我們留下了農村文化的見證。

另外,豬、老蟹和魚類也在童謠裡留了痕跡:
     (17)   a.  你恁高,食豬毛

                    我恁矮,食老蟹

             b.  月光華華

        點火餵豬母

                   豬母 m sai 汁

                   bi 槍打禾畢

                   禾畢飛高高

                   bi 槍打烏料哥

            c.   月光光,秀才郎

                   騎白馬,過蓮塘

                   蓮塘背,種韭菜

                   韭菜花,結親家

                   親家門前一口塘

                   放條鯉魚八尺長

                   拿分阿哥討輔娘

前文提及,客家地處山區,環山則為谷,如此環境孕育下的農村文化一定含有山區常見的動植物,也可能會有溪河淡水之產,這種融合自然反映在童謠、山歌和諺語裡面。(17a)載有老蟹;(17b)雖是童語戲謔之作,但前兩行可說非常忠實地為農村生活留下紀錄。以前山區沒有電燈,而養豬又是重要的副業,因此摸黑從田裡回來後,必須點盞油燈,剁豬菜,煮豬菜,孱加米糠,扶著煢煢弱火,走到豬寮餵豬。遇到十五月光光,甘脆省了油燈,就於月下餵豬,這是難得描述的田家生活,如今童謠竟不經意的留下了這些經驗。(17c)記的是另一種養蓄情懷,養鯉魚的期盼。
客家農村生活的四季縮影,可以由(18)中的童謠窺其大略:
     (18)  春天裡,風連連

               阿爸阿姆去秧田

               阿姊阿妹唱山歌

               阿哥老弟學打棉

               到熱天

               阿婆燈下食火煙

               人人想食冰

               秋風起

               拿起禾鎌同粺基

               紙鷂滿天飛

               兒童每日笑咪咪

               到寒冬

               天冷又大風

               厚襖也通風

               窮人最一好

               四方愛他去做工

春天裡,每人都有工作,所以處處顯得活力十足,對未來也充滿信心。然後夏天來了,酷熱難眠,連阿婆都得空守燈下,或織布或打嘴鼓,由於油燈多煙,煞似引煙燻臉,而天氣實在熱,以至於人人想吃冰。接著是秋天,收成的節日,拿著禾鎌(割稻用的小鎌刀)準備採收一年的辛勞。粺基是用來盛放穀粒的器具,也隱含收成的喜悅。而且,秋天風和日麗,溫風徐徐,極宜於奔足草原,放風箏,是小孩最適意的季節。及到了冬天,北風煞煞,連厚棉襖也擋不住冷風,是以四處沒有人願意下田工作,這時窮人最喜歡了,因為工作機會多,日子也好過。讀完本首童謠,對客家山區農家的生活,自然會有一個概略的圖像。
 楼主| 发表于 2014-3-7 19: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結論:文化的多面呈現
文化是多面、多層次的綜合體,殊不能由一二面概其括。童謠做為文化承載的一部份,也絕不只反映山文化與晴耕雨讀兩個層面而已。比如說,在閒情逸致,和職業的看法等兩個角度上,客家童謠也有相當程度的紀錄:
     (19)  a.  四月四,出門打逗趣

                  五月五,團圓打嘴鼓

         六月六,大家合一曲

                  七月七,芳鄰共休息 

            b.  老阿公,鬚扒扒

                  你飲酒,我飲茶

                  茶苦 m mo 食

                  酒酸 m mo 飲

                  還係出去玩泥沙

            c.  和尚頭,油光光

                  木魚打得響叮噹

                  千年 mo 想戴紅帽

                  萬年 mo 想做新郎

                  日夜食齋住廟堂

            d.  討食子,寄門樓

                  人人講我賣骨頭

                  賣幾多

                  賣 mo 一個臭盆頭

(19a)和(19b)分別道出客家人在日日為生計糊口而忙之餘,像打嘴鼓,打逗趣,唱山歌之類的消遣變成奢侈,更道出客家人勤勞刻苦的個性,其形成的背後有多麼艱辛的生活環境。(19c)和(19d)講述孩童(雖然這兩首童謠也滿是大人口吻)對非農人的看法,此類的童謠很多,足可專文討論。但基本上,對農人以外的職業,大都含笑謔、玩耍、不以為然的態度,這足見客家人之保守,不太容易接受一種新的觀念。
綜論本章,我們從山的文化和晴耕雨讀探兩方面,探討了客家童謠的文化觀。山文化的特徵是貧窮,資源的匱乏自然導致生活的寒困,進而引起外出遷移。遷移過程裡,彼此支助,相互幫忙,遂形成客家獨有的幫文化。另方面,敬祖宗孝先人的觀念,使客家人在遷徙過程中,不願定葬死者,這也是客家葬文化異於其他民族之處。至於生活上,客家人過的是典型的農業生活,且奉尊士人為既定傳統,而有了晴耕雨讀的概念。這些客家的文化特色,都明顯地反映在童謠內。
本章以簡單的樂韻和語言的學習理論為基礎,從用韻,生活文化,和培養創造力等三方面來談論客家童謠在母語教學上的應用。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