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桃色蛋白质(刘若英※陈升)完整版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08-6-28 13: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楼主| 发表于 2008-6-28 14: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上一篇观后感。文笔不错,但不必在意作者的看法,千江有水千江月。各抒己见而已。

《肯将一生爱,付与师徒情》文 / 浅草  
  
——记刘若英与陈升   
  
  如果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应当怎样?是不顾一切去争取,还是远远观望,静静悲伤?  
  每次将刘若英的名字与陈升并列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这样去想。然后对自己说:也许,奶茶是爱着陈升的。而陈升呢,他不言不语不做为,选择了做一尾鱼,深深潜入海底。没有人可以看到鱼的哭泣,鱼把悲伤留给了自己。  
    
  这个圣诞,过得略感压抑。网上看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因为是奶茶与陈升的专访。我陪着奶茶,从头哭到了尾。  
  陈升说:奶茶是宿命的女子。相信现时的一切,命定即是这样。  
  宿命的女子通常都很坚强,奶茶一脸坦荡地唱出: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我深深以为。  
    
  看到奶茶的时候,总是会既感欣慰又感心疼。这些年里,看她由着光阴慢慢将自己打磨。青涩的表皮褪去,笑容渐渐明媚。但一双眼睛,始终黑白分明,安静地注视着这世界。  
  她唱歌、拍戏、写书,慢慢红成许多人的心尖砂,似乎一切圆满,但是,不觉得她快乐。  
  也许她的快乐,象风筝一样,系在一个人的手里。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奶茶都恨不得浇在心上,铸成永久印记。  
  但,他似乎连夸她一句都吝啬。  
    
  她是他一手培养的女弟子,却一直是待她漫不经心地样子。放手让她飞,待她羽翼渐丰,便不让她飞回,甚至不让她靠近。  
  他宁愿她沉静平凡,身边有一个罗哩八嗦的男子陪伴,也不愿看她站在高处,不胜凉寒。不论她来日是何等身份,他在意的,始终只有一件事,她快不快乐。  
  但他似乎忘了,她的快乐,有个源头。这个源头,他自己不愿开启。  
  他离她一直那么远。不听她的歌,不见她的面。他潜在五十米深蓝的海底,安静地吐着泡泡,宁可这每一个泡泡里,都注满想念。  
  他不愿承认,亦不肯承担。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份都写成“师徒”两字。  
    
  演唱会上,她若守候菩提一样,等候他的光临。吉他手告诉她:当他在伴奏时转调的时候,代表陈升会来。于是她张大耳朵聆听,她说生平第一次,知道耳朵可以张那么大。  
  他终于现身一次,穿着全套的黑色西装,那样正式。  
  我想,他那时的样子,她会记一辈子。  
    
  奶茶是真性情的女子。哭与笑都一样纯粹。每每在镜头里看她落泪,总感觉那眼泪,是花瓣上滴落的清露,芬芳甜美。  
  陈升是才子。才子通常都似一个孩子,纯真不羁。他应该是深情的,因为写下过这许多教人咏叹的歌曲。但同时,他也是残忍的,节目里,面对奶茶由始至终的眼泪,他始终不动声色,抱一脸超然物外的恬淡。  
    
  但这样的一个男人,外表粗糙,内心却精致如瓷,不可触碰。他那种灼伤,是要到灰飞烟灭之后,才会觉到痛的。  
  他有很多话说出来,明显没有逻辑,呈跳跃式,却能让你在回味的时候,一字一句嵌进心里去。如同他撰写的那句歌词: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如果这样说不出口,就把遗憾放在心中。  
  初听此歌时,伤情,是在怔忡、恍惚良久之后才开始慢慢渗透,然后丰盈、充满,被罩在心间,不肯散去。  
    
  这个骄傲的音乐才子,也许已经厌倦了述说,而改用歌声来倾诉。节目录到一半,他说要送奶茶一首歌,问她要听什么?奶茶不假思索地说要听《风筝》。于是陈升娓娓唱来:因为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奶茶听着听着,眼泪就决了堤。我在屏幕前,陪着她一起哭泣。真的,要怎样怎样爱,才脆弱得不能被他碰到一点软肋?轻轻触一下,就会疼痛,就会泪如泉涌。  
    
  被侯佩岑问到喜不喜欢奶茶的时候,陈升平和的面容有些不悦。性情不羁的他张口就骂佩岑神经病。  
  那一刻,心被提到嗓子眼,清楚陈升的不按理出牌,知道他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多么怕从他嘴里说出令奶茶伤心的字句。但是我听到他说:我不喜欢她,为什么会帮她做那么多事?你当我是白痴吗?  
  清楚地感觉到那一刻,奶茶的欢喜与惆怅。  
  他这样一个男人,口口声声称奶茶为女儿,要做她不问归期的爸爸。能被这样一个人喜爱着,以父兄师长的名义,奶茶是幸福还是痛苦?  
    
  这个残忍的男人,一直叫他放飞的风筝不要回头,不要回头来找他,不要打扰他。她的尽头还很远,而他手中的线,已经放到了头。  
  他对着侯佩岑无奈地摊开手:奶茶跑得那么远那么远,我接不到了,接不到。佩岑,我接不到……  
  他的音渐渐低了、沉了。他独特的语感,把所有在座的人都听得恍惚了。伤情浓浓地渗了出来,奶茶的情绪已近崩溃,她哑着嗓子迫问:风筝飞得再远,线还在你手里,你可以顺着线找回去啊!你有没有放过风筝?  
  我不知这是不是,奶茶面对陈升,最勇敢的一次发问。  
    
  虽然,她已是影后,虽然,她的风头远远盖过了陈升,但在师傅面前,她却一直象个小孩子般惶恐。她说面对升哥,似乎通体透明,一切矫饰皆无用。  
  她对他,是又爱又恨。她取得骄人成绩渴望同他分享的时候,他表现得那样漠然。她遇到难关捱不过的时候,他却说自己已经寻不回她。  
  她这样的爱与恨,是一人手中的矛与盾,互为攻守,没有谁胜出,最后的结果,都是自己背负。  
    
  陈升的锐利,是温和的。他是那种在长而耐心的等待里令你现出原形的智者。是大智若愚的。  
  整个访谈过程,虽然一直在心里骂陈升,不该让奶茶哭。但最终也明白,他除了令她哭,再无别的出路。  
  他是她的彼岸花,可望,但不可得。  
    
  这个粗糙的男子,用近乎粗暴的方式,阻止奶茶靠近。他宁可将那些温柔心事写成歌词,为她将爱与哀愁谱成音符,四散在天涯。  
  节目的最后,陈升终于肯对奶茶说: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有个早晨我发现你在我身旁。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悲伤。每个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当头发已斑白的时候。你是否还依然能牢记我。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一首《然而》,奶茶出声相和。镜头里,她的眼睛那样明亮清澈,她的声音勇敢坚定,似乎这歌声里,能承诺出一个未来。也许在今世,也许在来生。  
  奶茶的眼泪已经收干。我却在此时,疯狂地落下泪来。
发表于 2008-6-28 23: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来的及西看,先顶了!
发表于 2009-1-7 18: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朵朵



虽然是两年多以前的了,是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刘若英从头哭到尾……看得很难过,不过感情这种东西,对刘若英残忍,反而是对自己老婆的好啊,不过还是心疼奶茶,却很佩服陈升,毕竟能够这么坦然的承认,并且坚持把握住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从来没有想过,温婉明媚如"奶茶"这样的女子,会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表现的如此手足无措,这一切,都是为了爱……



刘若英陈升的爱情故事:

刘若英出道15年已获得了173个大奖,被称为"最多奖"艺人。然而,这位美丽与才华并举的女子36岁了却还孑然一身。殊不知,刘若英不是不爱,只是爱得太痴,15年来,她一直深爱着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



他称她为芬芳的"奶茶"

1970年,刘若英出生在台北一个非常富有的家族。高中毕业后她赴美国修读声乐和钢琴演奏,并取得古典音乐的学士学位。

1991年,一个好友介绍刘若英认识了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陈升。陈升认定出水芙蓉般清纯的刘若英是个很有前途的歌手,立即邀请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这年3月,刘若英来到陈升的新园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工作中悄悄爱上了才华横溢的陈升。其实,陈升也喜欢刘若英。每天下午的午间茶点陈升总是点奶茶,大家很好奇:"陈升,你怎么这么喜欢奶茶?"陈升笑着说:"因为奶茶有奶的芳香却不像奶那么腻,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涩,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味。"陈升又看着刘若英,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说:"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虽然不算标准美女,但就像杯温暖的奶茶,虽然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

然而,除了对刘若英的赏识和怜爱,陈升似乎没有更多的举动,而刘若英又不敢直接向陈升表白心迹。对于一个2l岁的少女来说,刘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残酷的,她还没有享受恋爱就已经失恋了。因为,她爱上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31岁的陈升已经是个有妻儿的人了。



他远在她情感的彼岸

为了忘记爱情的痛苦,刘若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1991年9月,工作室给歌手黄莺莺和艾敬录制专辑,因为母带没法办托运,必须派人送母带去北京录制。刘若英为了逃避感情的苦闷,自告奋勇前往。

时值9月,北京秋高气爽,可刘若英的心里却下着失恋的滂沱大雨。圆满完成录制任务的那个晚上,刘若英一个人跑到录音棚附近的一个小酒馆喝了二锅头,结果喝得烂醉。她借着酒精的力量,给陈升打了长途电话,可是她依然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爱。最终她在北京给陈升发了一个快件:"或许我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远追随你……"

这封只有几句话的信给陈升不小的震撼。他是喜欢她的,可是他不能给她婚姻,那对她来说太不公平,所以他不能接受她的爱。刘若英从北京回来后的一天晚上,陈升第一次约刘若英出去走走。他们走到台北的新世界广场,广场上很多人在放风筝。晚霞中,陈升凝视着刘若英,良久他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轻轻拍了拍刘若英的头说道:"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孩,就像风筝,属于你的天空很高很高,你应该自由去飞翔,不要被我给你的天空局限了。"刘若英坚定地说:"可风筝的线在你的手里,只要你拉一拉风筝的线,我无论飞到哪里,都会回来的!"面对这样一个真性情女子,陈升不忍心说出更直接的话去伤害对方,但他的沉默似乎给了刘若英某种希望。

陈升所能给予刘若英的就是对她事业上的支持和鼓励,他为刘若英写下了很多经典歌曲,如《风筝》、《为爱痴狂》。1995年,陈升又向张艾嘉推荐刘若英演出《少女小渔》。《少女小渔》为刘若英赢得1995年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从此,蛰伏多年的刘若英开始了事业的腾飞阶段。很快,她出了第一张歌曲专辑《少女小渔的美丽哀愁》,从音乐制作助理变成了一个独具人文气质的"才女歌手"。为了让刘若英在事业
上有更大的发展,1996年,陈升主动中止了和刘若英的合同。

刘若英带着无限伤感和不舍离开了陈升的工作室,开始了与来自马来西亚的光良的合作,由于两人的风格很接近,都是清纯路线,很快唱片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他永远只是她的"师父"

2002年,陈升和往常一样在台北举办跨年度演唱会。演出结束后,无数歌迷围着陈升请他签名。这时,刘若英含情脉脉地走了过来。歌迷们认出了大名鼎鼎的刘若英,爆发出更激动的喊声。刘若英站在陈升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一声恳求像炸雷一样在歌迷中炸开,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陈升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用他那厚厚的手掌拍了拍刘若英的头。刘若英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两行泪水刷地流了下来。她全明白了,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分都写成"师徒"二字。

这么多年来,刘若英参加了陈升的每一场演唱会,但是从此她将不再参加了。此后3年中,刘若英一直非常努力。她除了在歌坛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更在演艺圈大放异彩,在不同的影展获得多次最佳女主角奖项。除了唱歌、演电影,她还开始了文学创作,2001年她出版了《一个人的KTV》,2004年又出版《下楼谈恋爱》。

2005年12月,刘若英和陈升同时应邀参加了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节目。虽然,她已是影后,她的风头远远盖过了陈升,但在陈升面前她就像个不知事的小女孩,始终小心翼翼怕做错说错什么。刘若英跪着把自己的最新专辑送给陈升,却惨遭陈升的拒绝。他批评刘若英说:"CD是歌手用生命换来的,怎么能随便送人?"一句话说得刘若英开始啜泣。

主持节目的侯佩岑问陈升:"你喜欢刘若英吗?"所有的观众和主持人一起屏住了呼吸,没想到陈升很直接地说:"我当然喜欢她,否则我为什么为她做这么多事情。"听了这句话,刘若英哭得更厉害了。但是,陈升接着说:"现在她像风筝,不知已经飘到什么地方?"刘若英闻听不禁失声大哭起来。她孩子般追问:"如果我飞远了,你可以拉拉线啊,风筝的线永远在你的手里!你一拉线,我就会回来的!"陈升沉默片刻说:"可是,我找不到线了!" 整个节目中,刘若英不顾形象地哭哭笑笑,在陈升面前,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
绪。这个节目播出后,这段缠绵凄美的恋情令无数观众唏嘘不已……



在桃色蛋白质中的一期访谈陈升和刘若英的节目。

这期节目其实是给刘若英的,陈升作为嘉宾参加,他们多年师徒,且很久没见。但实际上主角从头到尾变成了陈升,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看得出不仅仅是师父。陈升讲话的时候,她抬起泪眼一瞬不瞬注视他,百转千徊。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
  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一个有天分的女人,试图想要做强人,其实是蛮苦的。
  他说,当在亚太影展,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他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

在台湾艺能界,有几个人是了出名的难搞,陈升位列前三。他极难得肯出镜,话又少,且绝不会按采访者的意图进行。在节目里他拿了一杯红酒,偶尔喝一口,当刘若英哭到进行不下去时,他就说,给你们唱首歌吧。奶茶要听什么?
  刘若英说,风筝。
  于是助理弹吉他,他伸着腿慢悠悠唱: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他很少看她,看,就很专注。她一直努力忍着眼泪。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听到这里刘若英猝然一笑,表情可怜而失措。当最后"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时,陈升做了一个小小的张开翅膀的手势。刘若英眼泪哗啦掉下来。
  

候佩岑问陈升:你有没有喜欢过奶茶呢?
  陈升定了几秒钟,说,我不喜欢她,干吗帮她做这么多的事?你当我白痴吗?

陈升说,她挑《风筝》这个歌是有道理的。我记得她有一次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打电话回来给我,说她在甘肃省的银川,她是和钮承泽一起去拍戏。那时候电话都不是很流行。我接到电话是在办公室,她说她跟钮承泽开车开了四五个钟头才找到一个电话,然后打回来,跟我报告说"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银川。那么远。后来我就把地图摊开来看,在办公室,在地图上找,甘肃省银川,这么远。
  所以她挑那个歌,风筝。她一开始就跟我说"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不可以来找我?"老实讲,萧言中,她跑那么远,我们怎么接得到呢?……你知道那个像小孩子拉风筝,奶茶已经跑那么远、跑那么远、跑那么远……然后那个风筝掉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到了。佩岑,我接不到了,我接不到……
  陈升摇着头,声音很慢。我接不到了。

刘若英狂哭,语无伦次:可是那根线还是没有断啊,它还在,它还在你的手上啊,就算我掉下来了,你还是可以拉着那根线,一直找找找找找……就会找到我在哪里啊。
  陈升微笑看她,你白痴啊,怎么可能呢?

整个节目里语陈升气起伏最大的一段话,是说刘若英的恋爱。
  他说,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罗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他对刘若英伸出双手,质问她: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

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这种听起来关切至深的言语,其实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绝在里面。它不会令人宽慰,只会彻底心碎。
发表于 2009-1-7 18: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看了一遍视频,一个这么痴情的女子.

感动.   
发表于 2009-1-9 01: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奶茶
发表于 2009-1-9 17: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哎
哎,爱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