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张廖族系的海峡因缘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3-4-1 10: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肇族衍派 一嗣双祧  关于“张廖”这个特殊姓氏的来由,历来说法不一。综合古谱记载及今人考订,大致可知其肇姓始祖张再辉,系云霄西林人氏,明洪武年间到官陂坪寨担任塾师。时村中士绅廖郭宁,见再辉一表人才知书达理,有心收做养子,将独生女“大娘”许配于他,以承继廖家香火,再辉同意这门婚事,但言明“生当姓廖,殁后归张”。经人说合,一对新人终成眷属。婚后,再辉改名“元子”,待廖公、邱妣如亲生父母,廖家亦将产业交由其掌管。明宣德十年(1435年),元子48岁,得一子,起名友来。越数年,廖姓有为大逆者,案发潜逃,通族因之受累。元子挺身而出见官辩解。官司一拖多时,元子费尽心力,积劳成疾,案结时病情转重。自知不久人世,临终向儿子交代了当时的约定。
  明景泰元年(1450年),元子逝世。或许因“生廖死张”于宗法无例可循之故,当友来奉标有张姓的父亲神主往廖姓祖祠,廖族善意奉还,他转而奉神主往西林张姓祖祠,并告之原委。张姓族长嘉勉曰:“生廖死张,是一嗣双祧,宜自立一族,以光张廖门楣。”赐灯一对书“清河衍派,汝水流芳”(清河、汝水分别为张、廖氏的发源地),用蓝轿八抬,鼓乐送元子神主回官陂。
  据古谱记载,友来将神主安放在坪寨故居的中厅,从此自立一族,谓“张廖”,尊元子为一世祖。友来寄言后人:“凡我子孙作祖官陂,生则姓廖,殁则书张,不可违背尊父临命,以报廖公之德也,若移居外省,姓张姓廖听其自便。”
  元子在世时,官陂共有19个姓氏,刘、杨、谢、江、蔡等财大势众,而廖氏经过一场官司,族人相继离散。友来感到势单力薄,为了增殖人丁,他娶吕、柳、江、章氏,生下永安、永宁、永传、永祖四子。张廖氏便以坪寨为中心,不断地向外扩展。永祖留在坪寨守祖业,其后人主要向官陂周边发展:长房永安迁到田心,生5子,分居于下官陂等处;二房永宁迁到洪溪,生4子,分居于上官陂等处;三房永传的后裔大多迁潮州。此后,房下分支,生生不息。到第10世,族中在官陂的男丁增至300余口。
  官陂早期林莽广布、瘴疠流行,道路险恶,兵匪、旱涝交相为患。面对艰难环境,友来以耕读为立家之本,胼手胝足,奋发拼搏,为子孙谋求生存发展的根基,当时乡里常有逋粮抗役之事,而廖家于粮役总能按时完成。邑侯闻之,推友来四子为粮长,之后族人屡被委以里保之职,于是地方粮完盗息,遂成仁里,通过兴筑乡道和陂渠,逐步改善交通、水利条件。
  入清以后,乡里的社会事务和公共建设大多以张廖一族在主持,其与他姓之间的人口、财富对比,此涨彼消的态势日趋明显。官陂地形呈葫芦状,“葫芦”上下两节的中心位置,据说风水最好,先前郭、颜、李三姓在此共同建造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土城。清初,郭义等郭姓族人加入以张廖子可的义子万礼为首的抗清队伍,后郭义降清又复反清,被清廷长期囚禁。受此牵连,郭姓一蹶不振,产业逐渐归于张廖,张廖入据这座土城,不久,颜、李亦将宅地让出。在此前后,张廖族人通过赎买、挤占,将刘、杨、沈姓等汉民产业归于自己名下。官陂原住民畲族钟姓亦渐衰落,其聚居地陂头的产业亦被张廖赎买。到光绪十九年(1893年)重修上龙庵时,297名缘首中张廖氏便占291名,可知其在官陂一姓坐大的局面业已形成。
  官陂处于诏安沿海、山区之间,又值闽粤边际,乃物资集散不可或缺的一环。上官陂原设于新径的圩场,清代迁到庵边再移至大边,民国中期,下官陂圩场兴起,规模超过上官,两个圩场均由张廖的房族管理。至于粮经作物种植面积的扩大、林地果园的开发,张廖一族无疑是生力军,这里能成为诏安竹木果茶的主产区,其功不可没。
  张廖宗族兴办书塾、武馆蔚然成风,明清两代,科举中式30余人(武科占大多数),从第八世起,不少人被封官授衔。族中历代名人辈出,如廖国程、张耍、张云龙、廖兴、廖典、廖晖、廖盈义、廖国宝、廖樊襄、廖锦华、廖国兴、廖国栋、张万森、张浩畔、张从龙、张荣华、张振福、张长棉、张爱国等。
  随着房支的分蘖,催生了一座座土楼建筑,繁花般开放在青山绿水间,迨至10年前,官陂尚存156座。这些土楼大小不一,外部形状各异,有圆形、方形、八角形、半月形,还有大楼套小楼的“楼中楼”;内部结构为周环住房,中间通常有祠堂;楼前有水塘。最古老的“溪口楼”筑于明建文二年(1400年);大边村的“在田楼”则被誉为“世界上最大的超级土楼”。该楼从名称、形状到布局、内涵,颇有《周易》八卦的意味。楼分内外两圈,正中套建一座具15个开间的四方小楼。楼的最大直径95米,高约11米,用石头垒成高1米厚2米的外围墙基,以上则用生土、壳灰、卵石拌和糯米汤夯筑而成。整座楼84间,楼围64个开间上下3层,自成单元。以在田楼为中心,周围还有12座土楼。
  从第5世起,族人不断向外迁徙,明代以潮州为主,清代改以台湾为首选地。至今传25世,在官陂人口近5万,占全镇98%,传裔在外人口约为本土的6倍。
  迁徙台岛 垦耕开屯
  张廖氏宗亲之渡台,可查最早者是第九世廖旭廷及儿子廖必达,系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到云林县西螺落脚垦耕。清顺治十年(1661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张廖氏将士随之东渡,其中为数较多的是大位房元聪、元仲、元志的后裔,据说第八世的三龙就去了6个儿子,定居桃园等处。康熙三十年(1691年),第十三世廖钦承与廖盛周叔侄并族人入垦仑背港尾。越10年,第十二世廖朝孔兄弟5人及其他宗亲,带上锄头、镰刀、扁担、斧头等工具和种子,乘小舟冒险航台到云林县。后来,又有十一世至十五世多批次渡台开垦,其中有的是父子数人同行。仅族谱见载的迁台者,就达100多人,其中并非皆是贫民,如乾隆十六年(1751年)新科进士廖国宝的父亲廖震元,不但在官陂有百余石田租,还有围屋2处、书馆一处,又是朝廷诰封的奉政大夫,属既富且贵。顺治十八年(1661年),第五世廖道文、廖道行两兄弟,在官陂溪口村建祠“上祀堂”。上祀堂分上下厅,兄弟分家时,兄得上厅,弟得下厅。据风水先生说,得下厅的要外出,方能兴旺。所以张廖道行派下子孙,每一代除少数留下守祖外,其余大多外迁台湾。解放前夕,又有一批随国民党入台。
  据台湾《源流》杂志社2008年调查,官陂张廖姓衍台苗裔22万多,遍布各县市。主要聚居地为云林的二仑、仑背、西螺,台中的西屯、丰原,台北的板桥、三重、土城、新店,还有台南南化、桃园大溪、南投名间、彰化芬园等,形成众多血缘聚落。族人到达时间较早,后续批次较多的地方,当推地处嘉南平原的云林县。
  西螺(古称“螺阳”),是台湾早期开拓的重镇,今面积5000多公顷,农田约占五分之四,居民有9000多户,张廖为第一大姓。这里地处浊水溪冲积平原,由于溪流夹带泥沙的淤积,土壤特别肥沃,灌溉也方便,但易遭水涝与沙害。康熙年间,张廖族人便陆续前去开垦,通过世代以继的辛勤打拼,使得不仅西螺的大米、酱油、豆皮等地方特产全台知名,西螺作为南北往来必经的通道和南北杂货的集散地,购销两旺,果菜市场为全台交易量最大。
  经济发展促进了人才的培养,昔日云林地区的四大书院,西螺占振文书院和修文社二个,可见文风之盛。在拓荒时期,社会治安不好,盗匪猖獗,张廖族人为了自保,乃练武防身,相传早期都是来自诏安客家的武师所传。地方并以村落为单位,分为七个犄角互相联防。道光8年(1828年),少林派嫡传武师刘明善,来到西螺开馆授徒,一时地方上个个勤练武术,蔚为风气,西螺逐步发展为名振台湾的武术圣地。
  据说当时武师均擅长北管文武场乐器(锦城斋),以致西螺街流传一段佳话:“听曲市仔头锦城斋,看武街仔尾勤习堂”。师傅授徒也有一特别的规矩,即要习武先习文,因此门生弟子素质与品格都很高。地区依武术不同而分成振兴、勤习、武野三大流派,后来衍生出四个武馆系统,分别是勤习堂、振兴社、武野馆及振兴馆。当时的土匪海盗对此地心存畏怯,并不敢贸然侵扰。1895年乙未战争之时,当家主廖琛曾带领西螺青年组成的义勇军英勇抵抗日军,日军也因此大举攻占西螺地区,严令振兴社解散关闭,促成振兴社武艺在台湾开枝散叶。台湾光复初期,西螺复开武馆100多家,全台湾武术爱好者荟萃此间,声名远播。
  同西螺接壤的二仑,有“台湾谷仓”之称,香瓜在瓜果市场一枝独秀。昔年廖朝孔登岛,就近至二仑开垦,通过开三个塘引水灌溉,将塘子面等大片荒地变成良田。康熙四十五年,他利用垦殖闲暇前往台中探访宗亲,与广东大埔人氏张达京结识。朝孔病逝于清雍正九年(1731年)。翌年,以张达京为首的业户获得大台中平原的开垦权,因无法解决治水用水问题,邀请他的两个儿子假父亲朝孔的名义加盟,以六馆业户集资6600两银子开垦大台中平原。开垦完成后分地,原住民得二份,六馆业户得八份,分地时廖朝孔的儿子谦辞水头良田而选位居水尾的西屯。西屯地区的开发,该家族劳苦功高,目前,这里仍是张廖一族的大本营,乃台中最热闹、最具活力的地区。
  西螺、二仑、仑背土地开发完毕,一些族人接着往南投、中寮转移,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也在当地立足。林爽文率天地会员开辟今中寮爽文路时,以张廖为主体的诏安客,因为祖先也有很多人参加天地会,彼此攀亲拉关系,得以沿爽文路两边开垦。张廖姓与李姓因开垦发生冲突,林爽文还在工寮召集双方出面调停,这就是今天中寮又名“乡亲寮”的由来。
  来源:漳州新闻网
发表于 2013-4-1 13: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家书,一部历史
发表于 2013-4-21 01: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孤陋寡闻。
发表于 2013-6-8 10: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换个地方,重温一遍。
发表于 2013-6-8 1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客家游子 发表于 2013-6-8 10:51
呵呵,换个地方,重温一遍。

这些典故,台湾人更了解。我们大陆人少了对传统文化的重视。
发表于 2013-6-8 10: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对官陂部分的还是相当了解的
发表于 2013-6-8 11: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客家游子 发表于 2013-6-8 10:58
俺对官陂部分的还是相当了解的

个人表示相当佩服。
最近也在了解一些传统文化,这不在研究一些拜神的唱礼。哈,见笑了。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