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关于吴益鸣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1-10-15 11: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文痞 于 2011-10-15 11:08 编辑


我不要第一名了,卸下所有的伪装,开始一个全新的旅程,看那些我来不及看的风景,听一场苏打绿的演唱会,去斯坦普斯中心看一场科比的球赛
-吴益鸣
这是这个小孩在临终前用尽最后力气留下的最后一条说说,他爱苏打绿,我们都懂,在这里我们会把你的梦延续,请在天堂安好

吴益鸣,诏安县2010届中考全县第一。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孝敬父母。天妒英才。因癌症。于2011。10。12。逝世于诏安一中。可惜诏安少了个人才。愿你九泉之下安息。

梦断漳一

漳州一中,是目前福建省为数不多的享有北京大学自主招生校长推荐入学的中学之一,足见其在漳州乃至福建省的地位之显赫。也正是如此,他历来就是所有漳州市优秀学子们都极力想往的神圣殿堂。

益鸣生前就是这所学校高一七班(清北班)的3号(这是个是把全市中考成绩最好的学生集中起来并按成绩排名进行编号的班级)。然而,每当提起他的最后这所母校,他便感慨万千、唏嘘不已。佛教提倡缘分,他与漳一之间就是属于有缘无分的那种。

记得早在2007年,他小学毕业之际,我就曾带他到当时的漳州一中分校(现在的漳州实验中学前身)参加自主招生入学考试。由于当时市区及下属各县市的重点中学都撤掉了初中部,漳州一中分校便成了全漳州市办学条件最优越的初中,所以大家便蜂拥而来想挤进这里来。记得入学考试那天的场面实在太壮观了,整个校园内外,挤挤挨挨的全是过来应考的学生和家长。据说总人数超过一万(这还不包括家在市区的),学校门口的大路上不得不临时调拨了许多交警来维持交通,足见当时竞争之激烈。几天后,考试结果出来了,益鸣初战告捷,第一次收到了漳州一中分校的录取通知书。正在他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时。诏安县初中部也宣布要恢复招考200名学生,我估计益鸣要考进去是完全没问题的,而那里的办学条件和氛围也不会比漳州一中分校差多少,便决定让他舍弃漳州一中分校而留在诏安一中。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益鸣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到初三时已基本都能保持在年段前十名之内了。就在他踌躇满志地想再次冲刺漳州一中高中部之时,巨大的灾难便降临到了他的头上。记得去年4月26日那天,我们全家打的要到漳州市医院住院,当汽车驶到漳州一中门口时,我指着这所美丽的学校对他说这就是漳州一中时,他却故意把头扭向左边,眼里却噙满了晶莹的泪花。就这样,他又一次和漳一擦肩而过了。

从2010年的5月5日到2011年的1月19日,我们几乎全是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里度过的。治病的日子里大多数是极为痛苦难熬的,但我们也从中体会到了不少的快乐和收获,一家人之间时常互相鼓励互相关心,也得到了漳州老乡钟木溪、叶惜华夫妇、沈宗武、卢云艺、胡惠聪、沈臻霖以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杨荣利教授的鼎力相助,还结识了一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患者及其家属,有时也抽空到天安门广场、国家大剧院、北京动物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著名的地方游玩。

新年过后开学了,益鸣又回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校园,开始第三轮向自己心中的伊甸园进军。这一次,他就更加如鱼得水了,扎实的基础、刻苦的态度、加上自己心中时时刻刻在熊熊燃烧的信念和志在必得的奋斗目标,使得他的学习成绩愈发拔尖和稳定,终于以全市第三的成绩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走进了漳一的校园。

然而,天意弄人,就在他刚刚办理完注册手续不久的8月22日,他第八次入住三级甲等大医院。一连串的影像检查下来,无情的现实预示了我们一年多来到处求医问药的努力宣告失败,肆虐的细胞已侵袭了他身上的许多重要的脏器。益鸣也就是在这段阴暗的日子里在那本《读者》里写下那些悲凉的语句的。

每年的9月1日是中小学例行开学的日子,为了满足他回归失而复得的校园心愿,我向主治医生请了假,让益鸣和其它同学一样如期迈进了这所美丽、大气而雅致的学校,然而不同的是他们个个神采飞扬,而益鸣却在终于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日子里天天脸上露微笑,心中却在滴血。他在《读者》里写道:“或许明天见就会等到医生宣告的那一刹那,或许明天就真的要告别期待了两个夏天的,从未开始就夭折的漳一时光。”

从9月1日开始,他在漳州一中的校园里只待了3天,其中9月2日是他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最自豪的一天,因为他当时站到了全市最好的学校的领奖台上,在全校师生众目睽睽的见证下,从学校领导的手中接过了一个鲜艳的大红包——奖学金600元。


psu.jpg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5 11: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益鸣在最后的日子里


    要不就从10月7日写起吧,这天晚上,他又感到腹胀难忍。我便再次联系了县医院的两位医生朋友——江宗贤和沈家福。8号一大早,我便拨打了120请救护车到家里接他去抽胸积液,这已是他第N次抽胸积液了。救护车的医生查看了他的病历后,神情凝重而一本正经地把我叫到一边,告诉我益鸣随时有可能在救护车上因积液压迫窒息而走,要我自己承担危险后果才愿意接我们到医院。我当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否则我就无需打120叫救护车而直接请朋友用私家车送我们过去了。为他抽胸水的江医生每次都一再和我商量:“别再抽了,让他顺其自然了,好吗?”因为每一次益鸣都完全有可能在抽胸水的过程中走掉的,他还对我们说,整个县医院也就他敢于并愿意继续接手来处理益鸣的病的,因为谁也不愿意干眼睁睁地看着病人就死在自己的治疗过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但他每次最终都还是亲自为益鸣抽了,有几次还是自己亲自驾车到我家做手术的。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和他之间是有一定关系的,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被益鸣的感人事迹所深深打动了,才一次次冒险为益鸣抽胸水的。结果这天抽了约800毫升,抽完益鸣便又觉得轻松了许多。

    到了9号晚上,益鸣又觉得腹部肿胀得非常厉害,久病成医的他马上判断这是昨天积液没抽干净所致。于是便又叫我和江医生联系再抽。我当然清楚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不敢和江医生联系。可看着孩子那因痛苦而苍白变形的脸,益鸣妈妈便强迫我一定要和江医生联系看看。我便把电话拨过去然后递给她自己说。结果江医生当然拒绝了。于是,几乎绝望了的益鸣便突然呼吸变得更为困难了,尽管把氧气开到最大还是呼吸不过来,而且眼神也越来越迷离了。我们赶紧打电话请吴医生过来抢救。村里几乎所有的亲友听说益鸣病情告急了,都纷纷过来探视,都想最后再见上他一面。这时,益鸣的死党胡溢锋正好又打益鸣的手机,益鸣看了一眼,却无力接听。过了一会,另一位兄弟李贺又打了过来,于是我便告诉他实情。没想到不到半小时,溢锋、李贺、越鑫、鸿彬和清然竟连夜叫溢锋爸开车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益鸣奄奄一息的样子时,个个泪如雨下。益鸣看到自己的五位哥们突然出现在眼前,眼睛顿时一亮,吃力地举起手和他们打了招呼。过了许久,竟开始慢慢地苏醒过来,和兄弟们高兴地聊了起来。

    10号上午,益鸣的状态变得极为良好,他6点多就起来用手机和兄弟们发短信(希望这天收到他短信的朋友们在评论里确认一下),还在新浪上发表了最后一条微博“噩梦醒来,噩梦都是真的。”(10月10日 18:36 来自诺基亚5230,转发(90) | 收藏 | 评论(113) 。)如约过来诊视的吴医生极为惊奇,他说这完全是昨天那几位同学过来看望他的作用,他现在是在用精神动力顽强地在支撑和维持着生命。于是又每天如期过来为他输液。然而,病情还是一天天地加重了,他每天晚上都无法入眠,眼睛深深地陷了进去,里面充满了极为无奈又渴求生存的神情。

    12号上午,仍不死心的姥爷竟准备了果品和一杯清水,在阳台上放声大哭地祈求苍天一定要赐良药到清水里,让益鸣吃完康复起来。我和益鸣也号陶大哭起来。益鸣突然浑身发抖,他惊喜地说:“爸爸,外公的求拜有效果了!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竟浑身发抖起来,而且直冒冷汗。”到了中午,李贺、溢锋、越鑫、清然、鸿彬、晓强五位同学又来了,他们骗我们说下午大扫除,已向老师请了假。益鸣当时仍盗汗不止,换了好几次衣服,身上只披着被单。他便让我转告兄弟们先在楼下等候,等他汗水少些了,换穿整齐后才请他们上楼。五位同学陪他聊了一会儿,便向益鸣告辞后在我家的客厅里静静地坐了一下午,我几次劝他们回学校上学他们都不听,直到4点多才回去。晚上,他再次感到痛苦难忍,就又一次苦苦哀求我联系江医生过来抽积液。我只能打电话给吴医生,让他过来应付一下。吴医生答应他如果明天仍那么难受,就一定为他抽胸水。然后给他打了一针强效止疼药。这时,溢锋再次打电话过来,益鸣用颤抖的声音吃力地对他说:“好兄弟,请放心,我好多了。”这是他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这天晚上,益鸣睡得出奇的香甜。他已整整一个星期几乎完全没有睡觉了,他实在太困了!他不想再坚强下去了。

    13号凌晨五点左右,益鸣的头渐渐地歪了下去,我们大声地呼喊着他,他却只能点头摇头而说不出话来了。于是我们通知了所有该通知的亲友,大家都到家里来为他送行。直到7点多一些,他突然挣扎着大声地对我们说:“我不要第一名!”然后在亲友们的祝福中慢慢地驾鹤西去……7点45分,他安闲地闭上了眼睛。(吴益鸣爸爸)


发表于 2011-10-17 14: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色赋

福建省诏安县第一中学初一1班 吴益鸣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伴随着一片片在空中飘落的红枫叶,秋天来了。

她早已没有了春的稚嫩、夏的骄躁,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中年人,显得愈发的成熟和稳健。

“解落三秋叶”,瞧,一阵晚风过后,枯黄的叶子便纷纷扬扬地从树上飘落下来。“自古逢秋多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听,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正竭力为世人对秋的误解而据理力争着呢。

不知不觉中,天下起雨来了,细细的,轻轻的,像母亲双鬓上的银丝。“一场秋雨一场凉”,尽管人们不满地抱怨着“这鬼天气”,可她仍是面带笑容,执行着四季之神所下达的指令。

秋花,虽然远不如春花的绚丽、夏花的烂漫,但她却更突显出风韵之美来,就像一位装扮得体的中年妇女般典雅、高贵。在我看来,秋花中最能引领季节的潮流者则非菊花莫属了,“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后更无花”,“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是啊,他就是如此的超凡脱俗,不与百花争宠,不与群芳斗艳。同时,他又是那么地谦逊好学,文质彬彬,总是身穿儒袍、头戴纶巾,低着头弓着腰,虚心地向长者请教。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秋大娘又殷勤地端出她的特产――秋霜来,白白的,亮亮的,一堆堆,一片片,像宝石,像水晶,似雪而又胜于雪,若冰而又美于冰。“霜叶红于二月花”,哦,原来霜竟是一种特殊的化学药剂,无色又无味,

关键字:

但落在树叶上,就能与树叶产生化学反应,使得那原本青翠欲滳的树叶一下子就被染成了火一般的红艳。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走,到田里去看一看吧。嗬!只见那黄澄澄的稻田一眼望不到边,就像铺了一地的金子。秋风过处,掀起了滚滚的稻浪,一浪涌着一浪,一直涌到远方。那一颗颗硕大而饱满的谷粒,不正是农民们辛勤汗水的结晶吗?瞧,稻田里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刷刷刷,农妇们飞快地挥动着手中的镰刀,稻子很快便倒下了一大片,农夫们则使劲地踩着隆隆的打谷机,小孩子们也加入了秋收的战斗之中,他们抱起妈妈割下的一束束稻把,飞跑着给爸爸递去。那一阵阵快乐的欢笑声,把电线杆上的鸟儿都吓飞了。

哦,秋天来了,他承载着对未来的希冀,迈着轻盈的步伐翩翩地来了。

(指导教师:福建省诏安县西潭中学 吴幼盛)

发表于 2011-10-18 23: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年早逝,可惜。

走好。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