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客家版“双枪老太婆”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08-7-21 04: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走进山区】系列之三   作者:老纳

     客家版“双枪老太婆”

    说起“双枪老太婆”,人们都会想起电影《烈火中永生》中击毙叛徒甫志高的华蓥山游击队司令员“双枪老太婆”。《烈火中永生》取材于罗广斌、杨益言的长篇小说《红岩》,“双枪老太婆” 以四川华蓥山女游击队员邓惠中、刘隆华、陈联诗等人为原型塑造,她机智勇敢、枪法精准,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七一”前夕,我到诏安县秀篆镇石东村采访时,该村附近烈士公墓中的张牛眼引起了我的注意。张牛眼是1930年代中共饶和埔诏县委委员,是在月港事件中牺牲的中共闽粤边区特委委员张崇的妻子,张牛眼后来牺性于秀篆炉坑村,年仅24岁。关于张崇、张牛眼夫妻的传奇经历我以后再作介绍,我在查阅张牛眼烈士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我们诏安在上个世纪战争年代也有一位“双枪老太婆”,1930年代,凡是有些本事的女性游击队员,都被当地土豪、反动武装称为“红军婆”。虽然她比较年轻,还不能算是老太婆,但她所处的环境更险恶,其凄凉的结局更让人叹惜。
   下面先来看一下曾任诏安县委党史办副主任、县政协文史委主任许慕辉先生搜集整理的文献资料——

              打双枪的红军姑娘
  
   一九三一年深秋的一个中午,斜风细雨,寒气袭人。有胆识,有魄力的中共饶和埔诏县委委员、妇女部长张华云,正在高山顶上的赤竹坪村里作群众工作,一遍又一遍地教妇女们唱革命客家山歌:
    “头可断,血可流,
    革命不成不罢休!
    房屋火烧莫心愁,
    革命成功‘起’洋楼。”
    突然枪声大作。响导急忙忙地跑来对她说:“华云姐,白军搜山来了!
    “快到山脚了!”
    “好。”她扫视了群众一眼,说:“乡亲们,大家先上山躲一躲。我们将计就计叫白狗子连屁也不敢放就滚回去。”
    说着,她到接头户家中拿出了早巳准备好的一桶黄泥浆水来,双手各抓起一团破布,沾着黄泥水,在一块显眼的墙壁上,左右开弓地写起标语来。
    这时,索索怪叫的枪啸声都可以听得见了。响导又前来催她:“白狗子就要到村口了!”
    她却连头都没抬起来说:“这就好了。”
    写好了标语,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守在身边的响导说:“你们知道吗?一条标语比一颗炸弹的力量还要大,特别是这种墨汁未干的标语,白狗子见了屎尿都会流出的!不信,你等下看看。”
    才走了两步,她又想起了刚才只顾说话,把标语的落款给漏了。她不得不让响导先走一步,自己返回来在标语尾巴添上了“红军宣"三字,然后拐入曲巷中走了。谁知她刚从曲巷穿出来了,迎面却来了几个白狗子。她二话没说,猛地从腰间抽出两把手枪来,叭!叭二声,就把当头两个撂倒,等其余的敌人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她早巳穿过横巷不知去向了。
    来到村中央的匪连长,一昕到“敌情”报告,加上见到墙上尚未全干的“开展土地革命,打倒刮民党劳标语,生怕真的被红军打了埋伏,连下令刮掉标语都来不及,就夹着尾巴溜走了。
    这件事后来传到白军军队里,士兵们都说:“不怕爹,不怕娘,就怕碰上双枪的红军姑娘!”
    讲述人:黄传枝,男,5 0多岁,下刈乡马坑村人。
    采录人:许慕辉,男,5 6岁,中共诏安县委会党史办干部,诏安县南诏镇西门街人。
    采录时地:l 9 9 1年4月于诏安下刈。
    流传地区:下刈乡五通、马坑一带。
   
    双枪张华云(1907-1935),广东大埔人,1927年在大埔中学高中部读书时反对包办婚姻而离家,赴铜鼓嶂山区参加革命。192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7月任大埔三河区委委员。翌年,同爱人谢卓元一起被派到饶和埔诏边界的官陂、秀篆、太平一带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妇女会、赤卫队,开展抗租抗税斗争。1930年被选为县委委员。张华云常结合农村实际、编写教唱革命歌曲、教妇女识字、宣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发动青年参军等。张华云还在官陂建立益寿堂药店,搞情报交通,又为红军、群众看病供药,在反围剿战斗中,机智勇敢,深受群众尊敬。1934年8月,张华云参加中共闽粤边特委代表大会,被选为特委委员,担任《战斗报》总编。1935年,张华云和其丈夫、同是中共闽粤边特委委员的谢卓元在根据地肃反扩大化运动中被错杀,建国后,夫妻获平反昭雪,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解放前赤竹坪是一个高山小村,海拔八百多米,赤竹坪再往上爬就是海拔980多米的犁壁石大山。这里陡峭盘纡、丛崖险隘,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末清初,天地会曾在这一带活动,1930年代,红军游击队也在这一带打响武装斗争的枪声。秀篆和霞葛、官陂是中共饶和埔诏县委的活动区域,解放前到秀篆的道路大都是羊肠小道,秀篆经赤竹坪到霞葛、官陂在当时比解放后开发的霞秀公路路线距离更近。所以时任中共饶和埔诏县委委员、妇女部长张华云经常从饶和埔诏县委驻地秀篆石下村经赤竹坪到霞葛、官陂活动。解放后赤竹坪因兴建水库,村庄整体搬迁不复存在。张火营老师在世时,我和他曾经一起骑摩托车到过赤竹坪水库,亲身体验到这条山路的险恶,深深地感受到解放前在这一带开展革命斗争,条件是多么地艰苦。而张华云当时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姑娘,平时生活条件差,还要做群众工作,又得防备敌人的袭击。没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坚强的革命意志,是难以坚持下去的。
    1930年代,我党革命武装斗争还处于起步阶段,敌对势力还非常强大,环境极为险恶,诸多因素对革命者都很不利。象张华云、张牛眼等女同志要承受着比男同胞更大的困难。长篇小说《红岩》中的双枪老太婆其时已经是1948年,重庆即将解放,国民党反动派大势已去,游击队势力如日中天,形势对他们是十分有利的。所以比起三十年代的张华云,四川的双枪老太婆无疑是幸运的。《红岩》作者罗广斌、杨益言都是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幸存者,他们亲身经历了黎明前血与火的考验,目睹了许多革命烈士坚韧不拔的英勇斗争和壮烈牺牲的场面。根据这些经历,他们于 1957年写了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随后,在回忆录的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红岩》。小说成书后产生了震撼人心的思想和艺术力量,几十年一直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活教材。
    张华云的一生,绝对比华蓥山游击队司令员“双枪老太婆”更具传奇色彩,她的结局更是悲壮的,她没有象张牛眼那样含笑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被自己人所错杀。尽管后来被平反追认为革命烈士,但已坟墓无存无法和张牛眼一样可以接受后人的凭吊,这是任何一个革命者所无法接受的现实。但当时复杂的残酷的斗争环境下,我们又不能过于苛刻地指责奉命执行任务的革命同志,毕竟他们后来也在国民党顽固派一手制造的“月港事件”中坚贞不屈、英勇就义。这些都是构成悲情小说的要素,如果写成书,肯定也是一部震撼人心的好书。只可惜闽南缺少有实力的作家,未能将乌山游击队这一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画卷生动地勾写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1 22: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具我们秀篆学者研究,当年的天地会发源地也在我们秀篆青龙山的炉坑!
发表于 2008-7-22 00: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哪来的料。。。有没有可以证实的。。。

很不错哦。。
发表于 2008-7-22 02: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是真实,那么多人口述,没错的!我们秀篆有很多厉害人物!!哈哈!
发表于 2008-9-13 23: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多一些类似的故事,让我们后辈们继续传诵下去
发表于 2008-9-15 16: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都是好东西
希望有更多的人整理起来
发表于 2008-9-19 15: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刈麼!
发表于 2009-5-22 19: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秀篆的历史值得研究,有很深的渊源和价值,还有很多的家乡名人故事,要整理出来,对后人有学习和激励作用,对树立秀篆人的自信心也起很大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09-5-23 23: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7楼的意见,这要靠大家的努力,才会有效的看到成果!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