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买地券”习俗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1-3-17 21: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内容提要:闽台区域的“买地券”形态有三类:一是“做地”(阴宅)用的阴契(亦称地券、阴契、阴府契书);二是“做屋”(阳宅或寺庙/宗祠)用的阴阳契(亦有称阴契、阳契、阴阳契);三是度亡(超度/做功德)用的阴厝契(也称灵厝契、地基厝契、卖厝契)。阴契属买地券的本初形态;阴阳契或阴厝契大多属于买地券的变体。“阳卖”和“阴卖”的辩证统一,是中国人“事亡如存”、“天地人神俱叶吉”等观念的生动反映。买地券的仪式实践,亦为我们反思中国传统的“数术化宗教”的连续性特质提供了分析的可能性。

关键词:买地券  阴契  阴阳契  阴厝契  闽台地区

一  前  言

买地券,又称冥契、幽契、地莂、冥券、墓券、幽券、铁业券、石契、买墓地券等(间有称“阳券”者[②]),最初属于斩草破土或埋葬尸骨时墓穴所藏明器之一,即通过模拟现实生活中的土地契约文书,让生人或死者同各类神祇进行象征性“交易”,来表示亡灵(或寿主)领有墓地(或寿冢)居所的合法产权,并藉以压胜镇鬼、护卫阴界亡灵乃至阳界生人(或寿主)。考古发现,唐宋以来生基(寿坟)的营造亦置买地券,或称“生基券”。[③]因其制作质料常用砖、玉、陶、瓦、铁、铜、铅、石、木等易存硬器,今人方能从考古材料中探寻到该信仰民俗的传承历史及文化涵义。

迄今,学界已经对买地券明器做了多向度的剖析。[④]不过,因受制于学科壁垒及研究条件,研究者往往忽略了该民俗事象中的人和场景(context)的整体考察,相关的比较分析更是难得一见。中国大陆地区的调查,迄今仅见台静农[⑤]、汪桂平[⑥]、王君政和王振山[⑦]、黄景春[⑧]、钟向阳[⑨]、陈进国[⑩]等有所绍介,涵盖陕、晋、鲁、川、鄂、浙、粤、闽、台等地。另台湾地区学者及日本学者,亦简略记述了台澎金的阳宅及宗祠、寺庙安“砖契”(阴阳契)仪式,及在度亡或超度中焚烧“阴厝契”的习俗。概而言之,道士及风水(阴阳)先生等“仪式专家”,仍然是传播这类信仰习俗的实践主体或文化中介。陕、晋、鲁等北方地区的买地券仍延用砖瓦等硬器质料,且要藏于坟墓或寿基中。而川、鄂、浙及闽、台等偏南方地区的买地券文本在叙述格式及情节要素方面并非二致,但多书于软性的纸上以便焚化。这种制作质料及仪式处理方式(埋与烧)上的差异,是否具有历史普遍性呢?如果事实如此,在“模块化”信仰常态的背后又蕴藏怎样复杂的集体文化心情呢?

在移民色彩甚浓的闽台区域,有三种类型的买地券信仰形态值得关注:一是做地(阴宅,包括生基)用的阴契(亦称地券、阴契、阴府契书);二是做屋(阳宅或寺庙或祠堂)用的阴阳契(间称阴契、阳契、阴阳契、砖契);三是超度或度亡(做功德)用的阴厝契(或称灵厝契、地基厝契、卖厝契)。阴契属于买地券的本初形态,阴阳契或阴厝契大多是买地券的变体。该区域墓地阴契并非仅见于斩草破土或埋葬仪式上,且多为纸质质料以便焚化。阳宅阴阳契虽亦有化炳之俗,制契质料却以硬器偏多,更往往半埋于地,以示阴阳有界。

二  “做地”用的阴契

迄今,福州、漳州、泉州、厦门、金门等地,出土了十余通买地券明器,如唐咸通二年(860)王楚中买地券、宋绍兴十九年(1149)郭三郎聂十五娘买地券、宋淳熙十三年(1186)蔡氏买地券、宋嘉定十五年(1222)许廿三郞叶十五娘买地券、宋淳佑三年(1243)黄氏买地券、元至正二年(1342)张德瑜买地券、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叶丰叔买地券、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郑岳买地券、清顺治四年(1647)杜方参买地券等,质地多为砖陶质、铁铸等。现存客家人及闽南人的手抄族谱也保存了一些买地券样式(图1-2)。相对而言,福建买地券明器出土量偏少,断代亦较晚。这同该地的移民开发进程是相契合的。在文本格式、文字表述、制作质料等方面,各地的买地券文本差异不大,福建亦然。

至于福建当代墓地买地券习俗,又是怎样的情形呢?限于研究条件,笔者集中在“客家首府”长汀县做了调查。兹将相关案例制作成表格(表一),以供参照。

表一:长汀县“做地”买地券文本。

序号

格式或内容

提供者或出处

相关说明

1 《新葬坟用地契》

立地契山主武夷王,原有黄龙一条,东至甲乙,南至丙丁,西至庚辛,北至壬癸,中央戊己。今凭地师杨救贫择迁吉地乙穴,土名坐落○○坐○○向,○○分金。凭中张坚固选与阳间凡男○○、孙○○等开造成坟,安葬先人祖考○○公(妣○○氏),凡孙○○○○等开造成坟,安葬祖考○○公(妣○○氏),永为幽宅,快乐逍遥,福荫庇现,儿孙千秋昌炽、万代兴隆。其地原无来历不明等情,或外人争占,男押为奴,女押为婢。尚有故违,即仰本境土神解酆都狱主按律施行。今欲有凭,用立地契付与亡人○○公妈收执,永远为据存照。牛眠吉地,万代兴隆。

天运○年○月○日   立地契武夷王。

中人张坚固。

在见李定度。

地师杨救贫。

东有王公证见。

西有王母证盟。

代书白鹤仙师。

CGB,民国十八年生,祖传道士、礼生,上杭县南阳镇(原属长汀县管辖)朱斜村人。访谈时间,2004年4月30日。访谈地点:南阳镇灵应玄坛。

地契墨书于黄表纸上,用于洗骨改葬(二次葬)的新坟破土。一般由风水先生或礼生主持。CGB称,因要和地下鬼祗打交道,写或烧地契被视为一件危险的事。

2 《地契式》

奉地主武夷王令谕,盖文生事、死葬,始终之至情,而契卷文凭出明之通义。今据中华国福建省汀州府长汀县○○乡○○村○○号居住,有祭主○○○等恩故祖妣○○○未获安葬,迎请杨公后裔弟子前来,扦得吉地一穴,地名○○处○○山○○向○○分金度,佳山遇到,秀水朝迎,归千年之吉地,作万代之佳城。今托张坚固,敬备冥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贯文,即日具出,四至分明,东震西兑,南离北坎,前后左右圹古墓,不敢混争,即差六丁六甲神将,挥刀立斩不得停留。自葬之后,仍仰尔山灵,保护生者,护福安禄,用主契书一张纸,付上○姓○○氏冥途收执,永远存照。

地师杨救贫号。

见证李定度号。

中人张坚固号。

代笔人白鹤仙号。

天运○年○月○日○时  亲立契书武夷王号。

CDD,1964年生,初中文化,长汀县大同镇黄屋村人、风水先生、罗祖教徒。访谈时间:2004年5月15日;访谈地点:黄屋村CDD家中。

新坟破土时焚用。由风水先生,用黑纸白字书写地契。

3 《地契式》

天苍苍,地苍苍,太阳日日照山岗。今据○○国○○府○○县○○里,前因南山采茶,北山采果,偶遇仙人赐酒三杯,南柯一梦。○○人在生敬天为父,敬地为母,孝子思亲,无能投达答,今请地师杨筠松,寻点黄龙岗上大地一穴,坐落土名○○处○○山○○向,东至青龙甲乙木,西至白虎庚辛金,南至朱雀丙丁火,北至玄武壬癸水,中至中央戊己土,四至分明,请到中人李定度,用银九万九千九十贯,买到土主张坚固大地一穴,安葬○○公。自葬之后,任凭亡者掌管,四边竹木为邻里,阳鸟投天光,常出人丁千万口,五湖四海置田庄。荫出子孙皆聪俊,荣登科甲立朝堂。借问契书何人写,白鹤写了上天堂;借问契书何人读,龙王读了下长江。惟有强神来争占,九牛破土不留藏。

○年○月○日  立卖断地契字人武夷王。

灵钟斯域  水挠琴山绵世德,峰缠玉案启人文。

WZF,民国二十年生,初小文化,自称罗祖教徒,风水先生,长汀县西山下原城隍庙长住;访谈时间:2004年5月19日;访谈地点:西山下原城隍庙中。

新坟破土时焚用。

4 A《阴契》

天藏王,地藏王,天地日月照山岗。今奉大中华国福建省○○县○○镇○○乡○○村,今有弟子○姓○○名,去小地名藏寿主坟草印,只有空坑一处, 未发显(现?)有地坟踪迹相浸,适今宜于本月○日吉时进行兴工作料,○日发现不知何姓名无主孤魂坟在这,即归告成,不得已的情下,上奉请张坚固、李定度二人为中,向前承具到○○地名,坐○(北)朝○(南),○(壬)山分金,当日落地价冥钱○○(多少)千元,正东至甲乙木,南至丙丁火,西至庚辛金,北至壬癸水,中至戊己土,指定我在○○地点之处造分明介(界?)地,应出子孙千万口,东南西北置田庄,金榜题名科甲中,荣华富贵天地长,日间进银,夜间进宝,积谷千仓,孝顺郞,山神土公相扶助,竹木山林景置长。若有四方务鬼来争占,勅令九牛破土大将军交刀寸斩不留情,急急如如令。九天玄女、杨救贫仙师决不宽文。若问契书何人写,白鹤仙师写了上天堂。若问契书何人读,鱼翁读了下长江。立下契书留给寿主为见证。

证盟人西王母示。

说合中人张坚固示。

代笔人李定度示。

天运○年○月○日     立下契书人武夷王示。

B《封式》

虔备新造灵屋前堂所奉北上魁玄范府给出亡过祖考(妣)○○姓名承受封○年○月○日凡孝男○○名等具酆都狱主封城第○号谨封 ○月○日

HAA,民国三十七年生,小学文化,祖传师公(火居道士),长汀县新桥镇余陂村人。访谈时间:2006年2月10日。访谈地点:长汀县新桥镇湖头村打醮现场。(图3)

做新坟时,倘若发现穴场有无主旧坟或属空圹,应举行烧阴契仪式。定好吉日良辰之后,东家备好三牲酒礼、冥纸、香烛、鞭炮等物,置放于新圹庭前。师公(闾山法师)和东家分别于阴契文及封贴上面画押。师公立于墓庭前颂念阴契文,东家则擎香默告。然后师公将契文装于封贴中,割鸡“打花”,浇淋于封贴、冥钱上及三碗酒水中,倒叩酒水。东家焚烧封贴、冥钱,并放鞭炮。

5 《阴府契书》

天苍苍,地苍苍,天清日月照山岗。今有○○国福建道汀州府长汀县○○里○○亡者○○人,前因南山采茶,北山采果,偶遇仙人赐酒三杯,南柯一梦。生者○○人敬天为父,敬地为母,孝子思亲,无能报补,今请地师杨筠松寻点黄龙岗上大地一穴,坐落土名○○处○○向,东至青龙甲乙木,西至白虎庚辛金,南至朱雀丙丁火,北至玄武壬癸水,中至中央戊己土,四至分明为界,请到中人李定度,用钱九万九千九十贯,买到土主张坚固大地一穴,今岁○○择于○年○月○日○时,天地开通,日吉时良,请到杨公弟子前来安葬,虔备香烛、茶、酒、三牲,安葬○○。自葬之后,任凭亡者掌管,四边竹木为朋友,五更阳鸟报天光,常出人丁千万口,五湖四海置田庄。借问契书何人写,白鹤写了上天堂;借问契书何人读,鱼翁读了下长江。如有强神来争占,九牛破土不留藏。阴府契书付与亡人永远为照。

○年○月○日○时    立卖契人张坚固示。

仝卖人张果老示。

说合中人李定度押。

东王公见钱示。

西王母见证示。

代笔人白鹤仙师号。

天上何人来说了,扦葬地师杨筠松开示。

WKC,民国二十六年生,初中文化,祖传风水先生,长汀县濯田镇东山村人;访谈时间:2003年2月12日;访谈地点:东山村WKC家中。

新坟破土时,不必焚烧阴府契书。若葬后有不吉之兆,东家应先至家宅灶君坛前或庙宇卜圣筶,咨询购买冥钱数。圣筶呈两信(一阳一阴)或两笑(阳面皆朝上)时谓合神意。择课后(日课须合东家人丁年庚及坟头坐向),东家于坟场前置三牲、酒礼、鞭炮、冥纸,烧香照烛,礼请风水先生割鸡“打花”,淋于阴府契书及草纸(五张)上。草纸分别置于坟前、坟后、墓碑顶、明堂外(两张)。然后在墓前烧掉阴府券书、金银纸、花边。事毕,东家呈答谢红包,风水先生语吉祥回礼。

根据上表,我们大抵测知买地券习俗在特定地区的传承及“地域性”特色:

其一,按买地券习俗最初同斩草破土或尸骨安葬的仪式密切相关,即“鬼律云:葬不斩草、买地,不立券者,名曰盗葬,大凶。”云云。表中1、2、3、4等皆是“斩草立券”习俗有效遗存至今的例证。不过,客家人制作地券较少用硬质料,亦不时兴埋藏(调查中尚未得一见),而普遍是纸质书写,最后化炳。惟葬遇空圹或旧圹,或东家葬后有不吉征兆,才重焚券。焚券更像是一种危机补救措施,以增添生者或死者规避祸殃的选择机会。

其次,长汀现有的墓地买地券样式,皆书有风水形法派(江西)的箭垛式人物“杨救贫(杨筠松)”等字样,亦反映了风水数术在传统葬仪中的重要性。从考古材料看,明代买地券文本已经添加了杨筠松或杨救贫等风水行业神的崇拜。如河北遵化出土的明正统十二年(1447)太监王法兴买地券言及“选择杨救贫妙行真人”;四川凉山州出土的明万历十七年(1589年)龙王氏墓买地券亦题“大唐国师杨松金书玉券”。而手拿堪舆旱罗盘的“风水仙师俑”,更是早在赣闽的宋代坟墓中存在了。

不过,竖立“杨公符木”(符桩/符头,四个切面书有“杨筠松”或“杨曾廖”等字样的符箓,图4)而非埋烧地券,反而是客家人破土仪式中的一大特色。杨公符木是近世道教符咒与风水观念有机结合的产物,制作程序:“A做符木(头)→B画符木→C包红布→D祭符木→E竖符木→F谢(安)符木”。仪式中除礼请历代风水先师外,亦有武夷王、张坚固、李定度、白鹤仙、九天玄女等传统买地券文本所涉之神祗。而该祭祀仪式至少在清前期就普及了。也即说,埋烧地券或竖符木一直是近代客家人并行不悖的信仰习俗。

在闽南永春、德化、惠安等地,葬大柩(棺木)和小柩(皇金)活动虽不弃“告土”仪式,但很少见有埋或焚买地券的。如德化金液洞道士XDD祖传丧葬破土科仪载有题“杨筠松”或“九牛破土大将军”字样的道符多张(图5-7)。不过,闽南的告土仪式仍然与买地券传统有所关联,如祭拜张坚固、李定度、武夷王及杨筠松等。据惠安县山霞镇东坑村LDX介绍,当地新坟破土时,虽不必用券,但风水先生当颂念破土文式,“恭迎过往神明、本山土地、历代地理祖师、张李二分金师同临”。坟墓定好位线后,应钉两枝“分金木代(keih)” ,分别代表张坚固(坟庭前)和李定度(后龙)。“分金木代”用新杉木制作,宽约10CM,长约1.2 M,按原木纹长生方向顺插。每枝“分金木代”各用红线绑上“寿金”(金银纸)五张。钉木代时,尚应在墓地前、后、中等方位,各焚“寿金”二千圆。

另据友人赖旭贞博士在台湾高雄美浓地区的调查,当地丧葬破土的顺序是“地理先生拿出罗盘确定风水的面向,而泥水师父即拿出事先预备的两只竹竿立于风水预定地的前后,并在其两端绑线拉出风水的中心轴,并用罗盘微调出正确的方向,中心轴线的位置确定后,即在地上嵌埋入两块砖,以其合并的中间缝隙作为轴线的记号,其两块砖谓之「合石」,而用合石标记中心轴线的动作,称为「种合石」。……以上这一整个程序,统称为「钉中屯」。一前一后的两只竹竿谓为前中屯、后中屯。……前、后中屯所代表的原是牵牛郎的张坚固和李丁度二位,由于曾经协助地理先生奉为先师的杨筠松地理师拉中轴线,故后来杨筠松神格化为杨公先师后,两位牵牛郎也神格化为前、后中屯。”而据说昔日尚在后中屯附近设建一祭祀杨公先师的小屋,现改将杨公先师请至于后中屯处,而“请先师文”亦须礼请各大风水仙师及张坚固和李定度。其破土仪式显然混合了文化原乡闽南和客家地区的信仰习俗。

三  “做屋”用的阴阳契(砖契)

按史家陈槃的说法,“冢墓间之有地券,盖始于战国以来土地私有,得自由买卖以后;至其中之神、鬼、名物、思想之等,则大抵不出秦汉间方士之所造托。地券已兴,不久遂有所谓‘镇墓券’;既而又有所谓‘造墓告神文’,皆地券之支流、派衍、故其为文,亦往往有契券之称,盖三者之间,实有相互关系,产生虽不无先后,而其别甚告微”。买地券起源于汉人用瘗钱或纸钱为死者而向土神“买土”之俗。而早在汉代,治宅舍亦有“谢土”或“解土”仪,以谨防地煞土神殃祸生人。如《论衡·解除篇》曰:“世间缮治宅舍,凿地掘土,功成作毕,解谢土神,名曰解土。为土偶人,以象鬼形,令巫祝延以解土神。已祭之后,心快意喜,谓鬼神解谢,殃祸除去。”《后汉书注》引《东观记》:“钟离意到县,作屋既毕,为解土祝曰:兴功役者令,百姓无事。如有祸崇,令自当之。”解土仪为历代道教符箓派的安宅镇坟科所吸收。《阴醮招安启请全集》甚至指出了安镇科仪与堪舆术的一脉相传:“玄灵叶应,由宗祖而荫子孙;人事式凭,辨吉凶而稽风水。盖缘一脉相传,灾祥是系。百神所主,祸福悠关。然点穴寻龙,虽从术学;而凌空化鹤,罕遇仙踪。妥先灵而卜吉,本希庆衍千秋。”“买土”建坟所用的买地券(阴契)何时转借于阳宅或寺庙、祠堂的动土或谢土、解土仪式中,不得而知,但文本被转用之背后的基本理念,无疑同古人对土地及鬼神的敬畏或禁忌有关。而民间的道士或风水先生等文化中介,应该是始作俑者。

近年来,笔者陆续搜集了福建地区私人阳宅或寺庙、宗祠营造时所涉的买地券文本。而台湾学者亦在相关著述或电子网络文本中记录了金门、台湾及澎湖等地的买地券形态。兹整理成表二,表三。

表二:福建地区阳宅地契(阴阳契)文本。

序号

格式或内容

出处

相关说明

1 《阳宅地契》

自从盘古开天地,就有三皇和五帝,盖文生事始终之至,全凭券卷评幽明之通义也。今据中华国福建省汀州府长汀县○乡○村○号○姓○名,因居住房屋不够使用,今岁幸逢山向大利,请动杨公仙师后裔前来寻龙点穴,点到大地名座落○○地名,架造房屋杏堂,并托中间人张坚固、李定度问到开山地主武夷王,卖出吉地一块,东至甲乙木青龙,南至丙丁火位上,西至庚辛金白虎边,北至壬癸水上边,中至本宅真龙正穴,四至山冈来龙万里拱揖,上至天堂,下至地骨。即主文契当日出契银九万九仟九佰九十九万贯冥钱,即日交讫。开山地主武夷王差下九牛破土将军,执刀立斩不留情。  今因房屋架造落成,谨择○○年○月○日○时合天开地道之良辰吉日,造主○○等全家有名人士迁居入宅,有本堂福德正神阴佑,沐恩弟子○○等全家请吉,四时安禄,男增百福,女纳千祥,犬畜兴旺,富贵绵长。借问此书何人写,白鹤仙写了上天堂。若问此书何人读,龙王读了下长江。东王公作证见,西王母作证盟,说合人张坚固、李定度,用主契书一张,交本堂福德长生土地执存,永远为照。

说合中人张坚固号。

在见人张果老号。

立契人武夷王号。

东王公作证见示。

西王母作证盟示。

代笔人白鹤仙。

CDD,1964年生,初中文化,长汀县大同镇黄屋村人、风水先生、罗祖教徒。访谈时间:2004年1月20日;访谈地点:黄屋村CDD家中。

若宅基曾是墓地,或旧屋翻新,动土前应焚地契除秽。新落成或二手房屋,若入住后有不吉之兆(如睡时阴魂作乱),亦应烧契。择好日课后,东家在宅基前或祖先神龛前备好三牲、酒礼、烧香照烛,燃放鞭炮,由风水先生杀鸡“打花”去煞(淋鸡血于草纸及契书上)。契文墨书于黄纸上,和金银纸等同烧,纸灰扫至屋外流水处。烧券前,须于正厅安放“土地尊神香座”,亦用黄纸书写。烧契事毕,风水先生应推却东家之款待,告辞出门,称畏东家家神数冥钱时寻其麻烦焉。

2 《阴契》

伏以天苍苍,地茫茫,太阳照到此山岗,昆仑山上发龙脉,五龙口内作龙堂。谨告天为父,地为母,日月星斗、土地公、土地婆,上请东王公作见证,下请西王母作证明,今据大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县○○坟基古老大人先年在于南山采茶,北山采果,得遇仙人赐酒三杯,食得沉醉,不觉一梦南柯,安葬座落○○地穴处。今杨救贫仙师在此经过,指点此地基建筑住房,问到山主武夷王、在场人张坚固、说合中人李定度,三面说合,又经福建省龙岩市○○乡村人民政府土地管理站批准,将坟基迁移别处安葬,此地基出卖给○○阳上子孙建筑住房为业。今买主阳上子孙又愿出阴票币款计○○○○,并备办三牲、酒礼、红花血食,向坟基古老大人买夺,其地基上至玄武壬癸水为界,下至朱雀丙丁火为界,左至青龙甲乙木为界,右至白虎庚辛金为界,四至界址分明,并无干涉。倘强神恶煞假冒侵占,有玉皇勅令九牛破土大将军先斩后奏,不得停留,亦不用伸文。

一批阴契书字付与买主○○阴间收存执照为据。

二批任由安居买主阳上子孙裔孙称心建筑住房、永远管业为据。

三批卖主坟基古老大人从今起不敢侵犯买主阳上

子孙裔孙,要保合家男妇清吉,人口均安,财丁

兴旺,万事大吉。

若问契书何人写,白鹤仙师写了上天堂。

若问契书何人读,龙王读了下长江。

天运三千年三月三日

出卖地契人山主武夷王。

在场人张坚固。

说合中人李定度。

地师杨救贫。

卖主坟基古老大人。

买主○○○。

代笔人白鹤仙师。

天运公元○年○岁古月○日重呈奉上

本尊地藏王菩萨钦差

奉送山神土地公转给执行。

YZF,民国三十一年生,小学文化,祖传师公,长汀县羊牯乡百坪村人;访谈时间:2005年12月11日。访谈地点:长汀县濯田镇水头村。

(图8)

若阳宅宅基有旧坟地或地基不洁,须烧此契。东家备三牲酒礼、香烛、鞭炮、冥钱等,礼请师公颂念契文,并杀鸡打花。仪式约与上同。

3

《地契》

今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平和县○○吉宅居住,奉道奉太上老君旨意,恭请太乙救苦天尊、明通使者,引出本宅阴世不知姓名地基主,慈因本土地、本宅以五千万转卖阳世○○居住,四处为东南西北,以香火为界止,一卖干休,恐口无凭,立书为据,各不反悔。阳世备办清香、光灯、清茶、清酒、牲仪、酒礼、文疏、财宝等式,奉上本宅地基主,别神不得混取。

天运○年○月○日给 太上老君证明功德。

急急如律令。

《文疏》

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平和县○○吉宅居住,奉道宣经赛愿祈安植福,信士○○○○等同诚叩乾圣造具呈意者言:念合家人等叩安,岁月全赖恩光默佑,慈恩○○○赛愿本宅地基主,选此本月○日大吉,仗道宣经赛愿,虔备清香、光灯、清酒、牲酌、米粿、文疏、财宝等式,仰答天恩,仰答本宅地基主,伏冀圣慈采纳歆鉴,祈保合家迪吉,男女均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财丁益进,求谋遂意,百事亨通等因,全乾牒幢昭格,谨疏以闻。

天运○年○月○日具疏上申。

LFX,1954年生,平和县九峰镇祖德坛祖传师公。访谈时间:2007年5月1日。访谈地点:九峰镇LFX家中。

购买宅基地或二手房,东家若感不安,或觉得有必要,可礼请师公来焚烧地契兼备文疏各一道。仪式所备祭品,详见契文。事后,东家须给师公坛米、花米钱、红包等物。

4 《阴契》

天开地阔,山山寿水流,万荣灿烂,惟人惟贵,生则以居之室,殁则亡以穴,自古皆然,于今为例。今据福建省○○县○○乡○○村居住弟子○○○名诚为清淑之攸钟,亦卜山川之迪吉,遂用冥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贯文银,买得武夷王地一块,地名坐落○○○处屋,东至甲乙木,西至庚辛金,南至丙丁火,北至壬癸水,现已四至分明,不许强魂恶鬼侵犯,倘若争佑,好契申奏,九天玄女差起九牛破土将军解押酆都,决不轻饶。其屋自建之后惟远荫出,子孙千万口,地亩千庄,科甲联芳,千孙荣昌,房房发福,万载兴隆,地契一纸与买主永为执照。

买主人武夷王号。

中见人张坚固号。

在见人李宝庆号。

基建人杨救贫号。

代字人白鹤仙号。

东请王公作证见示。

公元○年○月○日立。

抄自连城县四堡乡上枧村吴德良祭文本(吴系一礼生)。厦门大学学长刘永华提供。

烧契缘由与上同。

5 《阴契》

伏以天道循环,剥而必复,物盛必衰,水满则溢,日中则移,月圆则缺,沧桑递换,世事陵夷,古今皆然也。对产业添省无常定,后辈子孙兴衰有别异也。兹尔或族叔伯祖、或男或女,或亲或私,生为良善之士,殁应为有德神灵,以慈悲为本,憎爱分明,让人为乐,扶人为荣,大义论事,明哲其心,惕然自省,可脱免沉疴,引归真路,求往西天,随缘自在,早登极乐,任尔逍遥。今因尔之后裔某某等怜我无房居住,愿把此块土地出卖与我为业,当时一买一卖,两相情愿,并无逼勒情弊。言定卖后,如有亲族借端觊觎,均由卖主承担一切责任,与买主无涉。双方依理清白承交,买后自行管业,已于去年九月择日兴建,初步建成,迁居入屋,居之数月,家道不顺,是否有不周之处,得罪尔等于九泉,致使作崇。今奉劝叔伯祖应明心守性,详情查理,大度宽容,须知阴阳一理,善恶分明,有条有律,古来从善者昌,从不善者殃,害人害己,好人自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济人利己,福泽绵长。谨告。

马连良,高小毕业,风水先生。连城县四堡乡马屋村人;提供时间:2006年1月25日。厦门大学学长刘永华转交。

烧契缘由与上同。

6 A《阴契》

(福建长汀新桥镇新桥村张氏烧阴契文)

立阴契文字人张冬莲,女,现年四十二岁,癸卯年生于新桥村下街任屋处居住,因于2003年旧居折除,建新楼房一所,其中有向任承光叔购换地基壹块,交给承光现金壹仟元,瓦贰佰块(其中地基壹块,房间壹眼),今已购买换断清楚,今属张冬莲名下永远营业居住。现因承光父母未曾允许,今特备有每人名份下花边陆斤,金艮陆求,焚化于冥中承光父观音妹哥名下壹份,母邱唐妹子名下壹份,恳请贰位叔公、叔婆冥中领用,以慰先灵,从此永远买断此基业,敬请贰位叔公、叔婆永离此地,灵归山中灵厝居住,不得在冬莲新屋之中或前后左右逗留。此屋及基应属冬莲所营业,空口无凭,特阴契文乙纸为据,并祈保冬莲合家人等身体健康,合家平安,财丁兴旺,诸事如意,心想事成,不得违误,特此申明,以彰功德是耶。另则,任承领叔公、三嫂娓娓叔婆名下也有横屋壹处,约拾伍平方米左右,三嫂娓娓因往滑石落基居住(因往滑石探病时承遗嘱探病赠送之留言),今也不能忘记关心照顾之功德,也备花边金银各壹份,花边陆斤,金艮(银)陆求,给于叔公、叔婆名下使用。显叔公府太公名下也有壹份,冥中使用,永远卖断地基,空口无凭,有要有凭,特立阴契文壹纸为据。本宅长生土地、冥京阎君大帝尊神证明功德。依口代笔字人WDX。具伸阴契文字人张冬莲。公元二零零四年四月初六日。

B 做契程序(WDX笔述,未妄改):

因阳人居住新旧屋,家庭中有部分人居住后突然会发生疾病、啾唧或破才、损丁,恳请神灵指示。有些房屋有一半或一部分是堂族兄弟或叔伯名下的,因我们现在虽然出钱,向族叔伯兄弟买来了,但是叔伯兄弟的父母已去世,即因未通知的大人,致使居住后不久就会影响家庭种种不安状态,人口不安、损丁、破才、疾病、啾唧等等种种因素。即此应做阴契文一纸,说明状态因由经过,后注○○敬备金艮(银)花边○○斤,求请先灵冥中领用,永远买断此基给○○人名下永远居住营业。阳间代笔人○○证明仟字画号。阳间做阴契人○○仟字画号。阴间本宅土地、冥京十地阎君证明功德。公元○年○月○日依口代笔字人○○。香烛炮备一份敬神用,三牲酒礼一份,另化金艮、花边,另各人名一对烛,三行香,一挂炮。

WDX,民国十五年生,礼生、风水先生、罗祖教徒,访谈时间:2004年5月25日;访谈地点:长汀县新桥镇新桥村。

(图9)

张氏房基原系堂亲厝地,入住后有不安之兆。2004年5月25日上午十点左右(笔者现场观察),WDX于东家房内誊写阴契文(竖写)、封条(竖写,写上冥主名字、金银花边数目、东家及风水先生名字),东家则将酒礼(咸肉、鱿鱼干、煎蛋等)、金银、花边、蜡烛、香、鞭炮等摆放于门口。仪式约在午时(11-13点)举行,WDX和东家各自擎香,至屋内各个角落祭拜。毕,东家和WDX分别在阴契上画押,然后由WDX站在门口颂念阴契文,东家立于两旁擎香聆听。毕,WDX放鞭炮、焚阴契。约半小时,事毕,东家呈送答谢红包(人民币三十-四十元左右,逢吉数,如九、六)。金银纸烧尽,东家清扫余灰,倒至流水处。

7 《阴阳契》

(同安马巷洪厝村起厝用砖契样式)

立阴阳契字人武夷王有地基一所,坐落○○兼○○,东至青龙,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元武,上至苍天,下至黄泉土,四至明白,今因缺金银费用,托中人引就于阳间○○,尽卖出黄金一百二十锭,即日仝中收托,地基付银主阳间人○○○起盖屋宇,坐○○向○○,兼○○分金,尾○○,咸告竣进入居住,永为己宅。其屋万年不朽,子孙富贵,科甲联登,丁财日进。恐口无凭,岁次○年○月○日设醮安谢土符,立契阪二砖为记。其地基系是武夷王掌管,于别神无干,埋在土符座下为照。

岁次 ○年○月○日  立阴阳契人武夷王。

中人土地公。

作证人张坚固。

见证人李定度。

知见人车王公。

代笔人兔毛笔。

同安《洪厝咒语簿》手抄本复印件。

(图10)

现厦门市同安区马巷镇洪厝村村民“起厝”(建阳宅)、做祖祠所用砖契。砖契正面画后天八卦符、太极阴阳鱼,并书“白鹤下时飞上天,鲤鱼脱出入深渊,安居福地千古泰,儿孙金本榜万年传”等字。砖契背面,由外向内,“盘香式(回环式)”地书写契文,形近回文诗。用二块合砖,或墨书于单砖之正反面。

8 《阴阳契》

(金门县浯洲屿十八都沧湖保下坑乡陈氏宗祠砖契)

太极之初,混元之祖,盘古开天辟地,置立乾坤之仪,有阴有阳,阴有阴司,阳有阳府,阴阳两路,物各有主。今据福建省金门县浯洲屿十八都沧湖保下坑乡居住族老陈园兴、陈周、陈朝金、陈庆全、陈金木、陈调和、陈心甫、陈朝木、陈金全暨合族人等,承先人仗杨救贫先生就于结龙山下定穴,兴建祠宇一座二进,坐乙向辛兼辰戌,分金丙戌丙辰,正针定位,东至青龙山,西至白虎田,南至朱雀塔,北至玄武池,上至苍天,下至地户,六至明白,至民国八十一年再兴工动土,重新翻建完成告竣,未曾安谢,幸逢今岁大利,奉师择取今月初八日连初九日大吉,仗道就祠中启建灵宝延生庆土奠安二朝醮会,仍托牙人李定度、地主张坚固,即日言议,缴过冥金肆佰锭足,向武夷山王买得龙穴一所,陈家祖先进入居住,永为己业,拜托天地二十四山龙神,保护祠宇永固,荫益子孙房份齐全,丁财两旺,富贵双全,科甲联登,长发其祥,传嘱四围八俵转神周知:从今已后,不许邪魔恶曜翻动凿害,违者治罪。今欲有凭,当坛签立阴阳万宝契砖一合,埋伏土府座下,永远存照。

天运民国八十七年(1998)岁次戊寅十一月初九日

立阴阳契字人武夷山主。

当坛 九天玄女。

主坛  林府王爷、圣侯恩主、广泽尊王。

知见 嵩里仁。

地主 张坚固。

牙人 李定度。

代书 杨毫笔。

主行科 李玉堂。

http://design93.town-all.org.tw/view13/f/fyg8.htm

(图11)

在金门县宗族祠堂落成奠安庆典中,安契砖是重要环节之一。安砖契之前,道士要举行追龙、敬梁神、犒军、敬宅主、敬榜脚、 敬六宿[秀]、 净油等科仪。砖契由两块方砖合成。正面一块正中画太极、后天八卦图,右书“白鹤下时飞上天,鲤鱼脱出入深渊”,左书“奠安福地长富贵,金榜儿孙万代传”。另一块书写盘香式(回环式,由外向内)的契文。横直各二十四个字。二块砖要涂上桐油,合并(图文面朝外)绑捆,于吉时埋入大厅中央供桌靠墙处,然后用净土填合,再缝合地砖。

9 《阴阳契》

(金门县浯洲屿十七都阳田保西岳大帝庙砖契)

太极之初,混元之祖,盘古开天辟地,置立乾坤之仪,有阴有阳,阴有阴司,阳有阳府,阴阳两路,物各有主。立阴阳契字人武夷王,有地基一所,住在福建省金门县浯洲屿十七都阳田保田墩墎,东至青龙岭,西至白虎岩,南至朱雀塔,北至玄武池,上至苍天,下至冥地,六至界明,即托牙人李定度、共地主张坚固,当坛言议,缴过冥金冥钱各贰佰锭,买得龙穴一所,付阳间弟子乡老、蔡文通、蔡德全、张振华、黄建泰、黄顺堂、张家瑞暨合乡人等,自承民国七十九年(1990年)岁次庚午年八月初十日动土,延至十二日立基,建筑庙宇一座,前后二进,坐乾向巽兼戌辰,分金丙戌丙辰,正针定位,落成竣美,进入西岳大帝神位,崇奉流传,乃蒙伍德宫苏府千岁指定,择诹今月十七连十八至十九日,仗法抵西岳庙,启设法坛奠安三朝醮会,叩畣天地二十四山龙神,永为保护,祈奠安以后,神威永赫,香火长存,荫益弟子,家家进益,户户齐全,丁财两旺,富贵双全,神人叶吉,民物阜廪,传嘱四围八表等神周知,从今以后,不许邪魔恶曜,翻动凿害,违者治罪。今欲有凭,当坛签立阴阳万宝契一合砖,堪在神案座下,永远存炤。

当坛 九天玄女。

主坛 伍德宫苏府千岁。

境主 西岳大帝。

主行执事 陈继先。

牙人 李定度。

证见 乐仁里。

地主 张坚固。

代书 羊毫笔。

民国壬申年(1992)十一月○日

立阴阳契字人武夷山王。

杨天厚、林丽宽:《金门的民间庆典》,台原出版社,1993年,第112页。

《金门的民间庆典》云:“砖契,又名阴阳契,即在两块方形砖块上记载宗祠(或寺庙)的坐向(干支)、四至、吉祥话,由外向内逐行书写,不论横、直,每一行一律二十四字,相当有规律,这和回文诗的排列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上还有见证人(境主)、法官(道士或法师)、执事。……砖契写好后,尚须塗上一层桐油,以防脱落。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将两块砖契面对对绑在一起,并在道士指引下,适时埋于大厅正中央供桌下方靠墙部位,并填以洁净细沙,如此仪式就算大功告成。”(第116-117页)

10 《阴阳万宝契》

(金门县浯洲屿十九都古湖古宁头南山乡李氏宗祠砖契)

太极之初,混元之祖,盘古开天辟地,置立乾坤之仪,有阴有阳,阴有阴司,阳有阳府,阴阳两路,物各有主。今据福建省金门县浯洲屿十九都古湖古宁头南山乡居住族老李清泉暨合族人等,承先人仗杨救贫先生就于结龙山下定穴,建筑家庙一座二进,坐坤向艮兼申寅,分金辛未辛丑,正针定位,东至青龙山,西至白虎田,南至朱雀塔,北至玄武池,上至苍天,下至地户,六至明白,至民国七十三年再兴工动土,重新建筑完成告竣,欲伸安谢喜,逢今岁大利,奉师择取今月十八十九连二十日大吉,仗道抵祠,启设灵宝延生庆土奠安三朝醮会,仍托牙人李定度、地主张坚固,即日研议,缴过冥金冥银各叁佰锭足,向武夷山王买得龙穴一所,付古宁头李氏大宗祖先进入居住,永为己业。拜托天地二十四山龙神,保护祠宇永固,荫益子孙丁财两旺,富贵双全,科甲联发,房份齐全,孙支挺秀,兰桂腾芳,传嘱四围八表转神周知:从今已后,不许邪魔恶曜,翻动凿害,违者治罪。今欲有凭,当坛签立阴阳万宝契砖一合,埋伏土府座下,永远存炤。

当坛 九天玄女。

主坛 谢府王公、关圣帝君、清府王爷。

知见 嵩里仁。

地主 张坚固。

牙人 李定度。

代书 杨毫笔。

主行科 李玉堂。

李增德:《金门宗祠之美》,财团法人金门县史迹维护基金会,1995年,第76页。

《金门宗祠之美》云:“安砖契:此契俗称‘阴阳契’,用两块方砖,一块画‘两仪八卦’,左右书‘白鹤下时飞上天,鲤鱼脱出入深渊’……另一块详载宗祠座向、四至、主事人、吉祥语、字序由外而内,逐行书写,不论横直,均为二十五(四?)字,规律奥妙。”(第75-76页)

表三:台湾地区“砖契”文本。

序号

内容或格式

引文出处

相关说明

1 《阴阳契》

(澎湖花屿村安地契疏文)

立买契武夷王盘古有地基一所,坐落花屿村,东至甲乙木,南至丙丁火,西至庚辛金,北至壬癸水,中央至戊己土,四至明白,左有青龙安护,右有白虎卫迎,前有朱雀进宝,后有玄武除灾,阴佑明土地为中,买与阳间○○○弟子,价金银四十足锭,基地付○○○弟子前去起盖屋宇一座,坐向东西南北,万年宝盖世承,俾风水面发达,使地宅改光辉,老少清安,儿孙百世昌盛,兹儿子长养,五谷丰登,屋地土地千金不移。如有上手来历有先占等神,武夷王聚自当扫除明白,不干阳间之事。今欲有凭,恭对三坛圣众座前,结立阴阳契砖一面,付与本家土地座下,恒永固为炤。

牙人 张坚固。

立卖契 武夷王。

作中人 李定度。

代书  阳毫笔。

天运  年 月 日疏。

黄有兴、甘村吉:《澎湖民间祭典仪式与应用文书》上,澎湖县文化局,2003年,第249-252页。

在澎湖花屿村,几乎每家每户安砖契。一般置于大厅中央供桌下方,接近墙壁与地板交接的部位。此意在事先告知亡魂,土地已转卖给他人,不要再作崇,以保护家居平安,子孙昌盛。澎湖花屿村民安地砖疏文系天湖宮法师长刘用所传。

2 《阴阳契》

(澎湖风柜里温王庙砖契)

立买契字人武夷王盘古地基一所,坐落风柜里乡,卖与阳间众弟子新起盖灵德温王殿,坐癸向丁兼丑未,分金庚子庚午,价金壹佰二十锭足,东至甲乙木,西至庚辛金,南至丙丁火,北至壬癸水,中央至戊己土,五至明白为界,不许先占等神侵犯,武夷王抵当,不甘(干?)阳间买主之事。恐口无凭,立卖契字合砖二面为照,不许车路帐角,荫得众弟子年年添丁,日日进财,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渔利大进,四时无灾,八节有庆。

天运岁次辛巳年(2001)八月

作中人李定度。

卖契人武夷王。

知见人张坚固。

代书人杨毫笔。

黄有兴、甘村吉:《澎湖民间祭典仪式与应用文书》上,澎湖县文化局,2003年,第249-252页。

除了花屿村几乎每户安置砖契外,澎湖其他村落一般只有在居家建地出现不平安进才会借乩示请法师来施法事;现宫庙落成安宫亦少用。近数十年来,澎湖新建庙宇九座,重建庙宇卅六座,仅风柜里温王庙及湖西村天后宫有安契砖科仪。在安契砖的常法事方面,庙宇比住家更繁琐些。温王庙的砖契,一块由右向左书,一块由左向右书。水泥匠将契砖移在庙内大殿神案下固定好,再用水泥糊在墙壁上,埋入地下七寸,留三寸于地上。笔者按:辛巳年即公元2001年。

3 《阴阳契》

(台南县下营乡北极殿玄天上帝庙砖契)

立阴阳契人武夷王,玄有祖居乙所,座在台湾岛台南府曾文郡下营庄,东至甲乙木,青龙守护,西至庚辛金,离南至丙丁火,朱雀进宝山,坎北至壬癸水,玄武除灾厄,四明。今因欠艮费用,托中人土地公引就好地,卖与玄天上帝乙佰贰拾锭,即日仝中交讫,将地玄天上帝架造庙宇一座,坐壬向丙兼亥巳,分金丁亥丁巳,万年宝盖,百代相传,两而发达,庶庙宇光明,老少四时而成,安合昌盛,兹宇北极殿玄天上帝登座,在地千金,若有来历不明者,盘古武夷王抵挡,不干北极殿玄天上帝,有凭立阴阳契乙面,付帝公座下,恒存永固为照。

为中人 土地公。

卖契人 武夷王。

知见人 张道陵。

代书人 李定度。

笔者备注:按契文“坐壬向丙兼亥巳,分金丁亥丁巳,万年宝盖”,所谓的“分金丁亥丁巳”本系罗经术语,本指详细坐向,该庙网页误读成“分金丁亥,丁巳万年宝盖”,谓该庙建于“明神宗万历四十五年岁次丁巳年”。参见: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 ... 01/history/his2.htm

台南县下营上帝庙管理委员会:《下营北极殿玄天上帝庙》,2000年,第16页。

台南县下营乡北极殿玄天上帝庙于1980年拆旧重建时,发现正殿玄天上帝神座下埋有契砖一面。该庙网页载:“在新庙落成的时候,庙方会请道长举行隆重的庆成仪式,道长则会在庙的四周安置五方镜符、五方石头符、柳枝与桃木、阴阳契…等。主要目的是用来扫除地煞、清静庙场,让神明能够安安稳稳的坐镇庙中。砖契,又名阴阳契。也就是在方形砖块上记载庙宇的座向(干支),由外而内逐行书写,不论横、直,每一行一律二十四字。其上还有见证人(境主)、法官(道长或法师)、执事。上面这些关系人都须在上面画押(签名)。砖契写好后,要再涂上一层桐油,以防脱落。待准备好后,并在道士指引下,埋于庙宇大厅正中央供桌下方靠墙壁部位,并填以洁净细沙。”

4 《砖契》

(屏东市永福路圣帝庙砖契)

武夷王盘古地基一所,坐落福建省台湾府凤山县下淡水港西里阿缑街,众等虔备大金一百二十四锭,托得牙人中前诣武夷王门下请买地基一所,来龙坐丙向壬,阴山阳穴,东至甲乙木,南至丙丁火,西至庚辛金,北至壬癸水,四至明白。起盖庙宇,喜得完美,进庙安座,荫得合境平安,老幼康宁,生理利市,财源广进,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四时无灾,八节有庆,因陷石有砂水来路脊角冲伤,赖神护佑,如有来历不明,武夷王抵当,恭请三宝慈尊,给出砖契一面,座下埋存,以为照验。

天运庚午年(1810?1870?)二月

为买人 李定度    福

日立砖契 武夷王   ○

代书 杨       寿

知见 土地       全

屏东市《慈凤宫、圣帝庙简介》。

此砖契系屏东市永福路圣帝庙重建时,在帝君座下挖出的。

笔者按:庚午年,疑为1810年或1870年。

5 《阴阳契》

(台中县大甲镇镇澜宫祖庙砖契)

立合契盘古王,有地基一所,住在大清福建台湾北路淡……□□□□□镇澜宫一座,□□□向,□以告竣,涓向今月十五连十六十七日,仗道就宫修醮庆安龙神、安奉天上圣母,为合境之保境□灾氛消散,佑人物阜康,家家护福,户户沾恩,恐有外□□□□扰,盘古王抵当,不干众信之事。恐口无凭,恭对三清大道御前,给立合契道,付存天上圣母座前为照。

天运壬申年(1872)拾壹月 日

立合契 盘古王。

代笔主行法事 陈元建。

三清大道证盟。

后土尊神洞鉴。

周政贤:《台湾“地基主信仰”之研究》,台南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硕论,2005年。(图12-14)

此砖契系同治十一年壬申(1872)造,由两块四方红砖合并而成,镶嵌在圆形的木底座上,正面红砖绘有太极和先天八卦图,图上方墨书“三清”符号及“束玄”字,下方墨书符胆“罡”字。左边墨书“奉玄旨长久镇守”,右边墨书“保合境永护”。背面红砖墨书契文。

6 《立卖契字》

立卖契人台湾省台南市安平区文朱里延平一○四巷二十一号吴老方有古屋地一所,卖与陈明庆□□价银,戊子年六月二十□日□□□陆仟元正贯中交讫,其地付买主掌管,陈明庆新盖房屋一所,四房一厅,春手二间,坐北向南,左手广济宫大庭,右手□天竤前面小路后面魏□。

卖主 台湾省台南市安平区文朱里延平一○四巷二十一号  吴老方指模。

买主 台湾省台南市安平区效中里四六号买主陈明庆指模。

中人 文龙殿邢府千岁。

范胜雄:《认识安平:大员采风录》,台南市文化资产保护协会,2003年,第65页。

范书:“陈宅(效中街46号)位于广济宫前庙埕左旁,传统闽南式三合院格局,座北朝南,存有民国国三十七年(1948)屋主陈明庆购自吴老方手中,由文龙殿邢府千岁见证的买卖契约‘合砖’两块,一块黑笔写明标地物坐落位置、规模、占地范围、成交价钱、买卖双方人名地址及画押,一块则无,甚具价值。”

上述这些转借于阳宅(家宅、寺庙或宗祠)的文本,从仪式实践来看主要有两大类型:

其一,动土前或建宅后为求家宅安宁而向土神(或地基主)“买土”的文本(表二,例1-6),通称阴契或地契。其较常见于漳州的福佬客或闽西客家人地区,与阴宅烧契仪轨相近,系针对旧宅基或不洁的宅基地而论,以“断恶鬼,安亡魂”,避免“阳卖阴不卖”的不利局面。通常借红黄纸墨书,不太讲究写作格式(像表三例5-6,其样式或内容已跟传统文本两异),并要焚烧掉,以表明房屋的确经“买地”和“立券”,并非盗建的。故而这类烧契仪式近似危机仪式(Rites of crisis)或治疗仪式(rites of cure),旨在及时处理和解决个体建宅活动中可能或已经遇到的危机,以消解恐惧和焦虑感,并有效地恢复或增强安居乐业的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温州苍南县现有居民主要是闽南或闽东的明清移民后裔,至今也保存着类似的烧“阴契”习俗。如钱库镇正一派嗣师FPS(男,38岁,高小文化)存留的《阴契》格式(图15-16):

立卖尽割契   阳上○○因○○乏用,自心情愿将遗下分己股内有房屋一座计○间拔出第○○间,上至砖瓦连横梁隔宕板壁,下及地基周围碎石浮沉磉盘子、出入路径一应在内,坐落○○○○地方,安置四至列后,凭中送卖尽于○○为业,当日得受冥泮○○正,当日给付○○宅上辈收讫,阳上买主○○,今晚虔备经文,设放萨祖铁罐焰口超度,阴阳两愿,凭中张坚固,包买房屋李定度,左至青龙,右至白虎,前至朱雀,后至玄武,中至阳人居住,四季分明大吉昌,福德土地作明良,东方地头作见证,凭面西方王母娘,借问契书谁人读,鱼龙念过下长江。又问契书谁人写,白鹤写了上天堂。

温州当地人认为,土地、地基或老宅属于祖业。子孙卖了它,祖先未必肯卖,所谓“阳卖阴不卖”。祖灵在属地或老宅里守着,“祖公称半神”,“没好家先引外鬼”,祖公也是门神。搬家被称为“过埕户”,祖公阻扰,新买主是“过”不了的,“过”了也住不安身。其阳宅阴契的使用方法:老主人把地基或老宅清空之后(包括搬走祖公木主、香炉),新主人要选某日的申、酉、戌、癸时辰,供一桌酒菜、斋饭在新卖宅(地),请道士通词,念、烧《阴契》,并一同烧化莲花经、地藏王经等给卖主祖先和没主家先,经文类型视买主经济情况而定。意在请卖主祖先和无主家先带上阴间财富离去。仪式过程简单,约十几分钟。经文即拜经团拜来的无字金银纸。温州大学林亦修教授向我讲述了两个“案例”:1、我弟弟的旧房子曾经给我祖母住过,祖母去世后,弟弟盖起了新房,把旧房作价抵给一位远房的木匠师傅。已经60多岁,常常坐在门槛内昏死过去,说是我祖母恨木匠的妻子占了她的地方,要把她拽走,后来立了阴契烧了经文才没事。2、钱库镇某家胶印厂,新盖厂房买进了德国进口的设备,每次开机即出故障,后来向当地神明杨府爷查明了原因,补做了这一仪式。现在江南垟各地建筑队施工之前,基本上会或大或小地举行这一仪式。甚至山区农民租住平原农村、乡镇宅屋,都会借年节主人家祭的机会,向祖先献祭香烛、经文。

其二,主要转用于阳宅(包括寺庙或宗祠)建好后的安谢仪式的文本。其民俗实践更带有强化仪式(rites of intensification)或转换仪式(rites of transformation)色彩。如保证(或促进)即将实现的个体或团体的价值回报,以提高生存质量:“俾风水面发达,使地宅改光辉,老少清安,儿孙百世昌盛,兹儿子长养,五谷丰登,屋地土地千金不移”;“保护祠宇永固,荫益子孙丁财两旺,富贵双全,科甲联发,房份齐全,孙支挺秀,兰桂腾芳”。或者是促进个体或利益团体对于环境变化的适应:“或是传嘱四围八表转神周知:从今已后,不许邪魔恶曜,翻动凿害,违者治罪。”从而有效地推动了家族的团结或社区的整合。

比较而言,这类文本“格式化”程度颇高,制作质料多为硬质之物。按明代刘春沂《刘氏家藏阐微通书》卷四《丧葬篇》“铁券仪式”载:“铁券以铁为之,或梓木为之。今人多以瓦砖,长一尺,阔七寸,以朱书其文,顺写一行,倒写一行,须令满板,不空缺要。单行,不可双行。二块合文在内,以铁线扎腰,葬之日埋于墓所。”简又文在分析南汉马廿四娘墓券时云:“一行正读,而另一行倒写倒读,由下而上,自备一格。揆其用意,或分阴阳两界,而作压胜用也。”闽台砖契之“合砖”用法及书写模式(盘香式或回环式),显然脱胎于传统墓地阴契的制式。“阴阳契”的用语,亦契合划分阴阳两界以作压胜之功能。陈槃曾引用《陶斋臧石记》卷五“天吉專瓦”条,谓古谓鸳鸯瓦,非必肖鸳鸯形也,瓦文颠倒相向,即亦谓之鸳鸯。“然作为鸳鸯之形制者,盖寓吉祥之义,如此天吉瓦是也。”就阴阳契的书写制式而论,显然亦有追求吉祥的意义。此外,寺庙或祠堂的建醮庆典,向来是村落或社区的年度大事。“安砖契”仪式其实是将血缘聚落、宗族房支等联成命运共同体的象征行为, 是宗族传统和社区历史记忆得以延续的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表三的案例6,严格意义上说,不能算是“阴阳契”,而是实物地契。所谓阴阳契强调的“阴卖”,而实物地契讲究的是“阳卖”。如果说早先的镇墓券借鉴的是阳间的实物地契的话,案例6又反鉴了阴阳契的基本制式,它试图借助“神判”这一他者或中介,来保证阳世买卖的公平。

四  “超度”用的阴厝契

在闽南的德化、永春等地,祖先往生后,应择日举行度亡或超度仪式(做功德),一天半、三天、五天不等。一天半做“黑狮功德”(清微派的做法,也叫“文出”)。三天、五天先做“红狮功德”(约一天半,闾山派的做法,也叫“武出”),接做“黑狮功德”。时孝男须请糊纸师傅先糊好“灵屋”(纸厝),以作为亡者的阴间居所。师公将灵厝契封贴之后,置于灵厝当中,并最后焚化之。这种信仰习俗也深深地影响了台湾地区。

表四是闽台地区的一些阴厝契文本及其使用方式:

表四:闽台地区的“阴厝契”文本。

序号

“阴厝契”内容或格式

出处或提供者

相关说明

1

《灵厝契式》  杨州府都市头花栁巷住人李定度,今因无钱用度,自情愿托得张坚固为中,将上件祖屋一座,厅堂计八扇九间并地基风水木石土瓦家私什物,出卖○县○乡○里○○神魂承卖,三面言议,时典过冥钱○万贯文,当日交收足讫,房屋并地基家私什物,并无叔兄弟侄争占。如有争占,卖主抵当,不干买主之事。房屋即时付与买主管掌居住,永为逍遥。孝堂诚恐阴司无凭,恭就三宝坛中给出印信契字一纸,付与○○神魂收执为炤。

天运○年○月○日

出卖人李定度号。

作中人张坚固号。

PYD,1962年生,初中文化,德化县陶厝格“显应坛”祖传师公。访谈时间:2006年6月18日。访谈地点:陶厝格PYD家中。

在“黑狮功德”的“除灵(拆卸灵厝)”仪式中,师公应颂念如下科文:“上来正荐奉请亡过○○神魂,吾卜拆你灵堂,付你阴间居住,消遥快乐,信杯起程(灵前卦讳‘雷令急起车载’,灵后卦讳“雷令急起’,吼三声‘起’),东方青衣童子青童郞手执青阳旛,来接引某某亡魂往生天。南方赤衣、西方白衣、北方黑衣、中方黄衣,黄童子、黄童郞手执黄阳旛来接引○○亡魂往生天。上来正荐奉请亡过○○神魂,孝男买有大厝一座,信杯领。上来正荐奉请亡过○○神魂,孝男买有大厝一座,付你阴间居住。大小轿一顶,轿夫二四名,你着收什行礼,笼箱一箞,内载冥银满足,男奴女婢一身,随你轿后,付你差用,请上轿,引上祖堂安奉。信杯请程。嗣祖安奉位。请嗣后孝眷上香设拜。琳琅振响,十方肃静,河海靖然,仙岳吞烟,万神振仗,招集群仙,天无氛秽,地无妖尘,冥慧洞清,大量玄也,常清常净大天尊。常清常净天尊,超度三界难,地狱五苦解,悉皈太上经,静念稽首礼。大圣人(元、虚)大天尊,三尊圣号不思议,奉为亡魂荐福禧。仰听亡魂随昭鉴,望于今日降祖堂,是日焚香七转,奉请上祖、中祖、下祖、始祖、高祖、曾祖(公、妈),上至高曾祖妣○○,下至伯叔贤孙,堂上一派宗亲等神,暨亡过○○神魂,你上信金杯,宽镇祖堂到座,三信良杯,降伏来临以毕。”

2

《买厝契》  立买契人陈长姐,自置有厝一座,坐落凤凰山脚,坐○○向○○,左至青龙,右至白虎,前至朱雀,后至玄武,上至土瓦,下至地基并及门埕门路,四至分明,今因欠钱应用,耳心托中送卖与阳间○○,三面言议过价钱○○拾贯文,其钱即日收讫,其厝付亡故○○灵魂阴间永远住居,并有奴婢二名,奴名春哥,婢名冬妹,仍付差使,其厝内外并无交加不明,如是不明,系是长姐出头抵当,不干钱主之事,其厝不敢言及添赎。今欲有凭,立卖契乙纸为炤。

太岁○年○月○日 立卖契人陈长姐号。

中人张坚固号。

见人李定度号。

代书人三界白鹤仙师号。

LJZ,民国三十一年生,小学文化,德化县水口“瑜伽教”师公。访谈时间:2006年6月23日。访谈地点:德化县城林氏某租屋处。

德化县瑜伽教的“做功德”仪式相对简单,其各出名单:发表-建坛-(起车藏-)请魂-开光-开忏-请赦-请水-参香-贡王-(倒车藏-)给牒-供库-除灵-进表-送神等。于“除灵”仪式中焚灵厝契。

3

A《地基厝契》(图)三宝坛司给出地基厝契一纸火急,据福建省南安县九十连都御墨境白灰厝积善堂居住阳世报恩忏主黄奕明、奕训、永昌等,用银二千锭,投坛(盖“道经师宝”印章)请给地基以盖冥屋事,本坛得此,即仰坚牢地神主者前去须弥山内择取吉地一所,东西南北周围三十六丈,四至分明,给付孝主兴工起盖冥屋全座,内备家器什物齐全,付与亡过黄则岩、林旦娘、林白娘、陈吹娘、陈赐娘、林窗娘、黄奕炉、黄玉花、黄世居、黄成助神魂前去般入居住,听候转生乐土,并无冤魂阻挡,恐口无凭,恭就三宝坛中(盖“道经师宝”印章)给出地基厝契为炤。

太岁己未年十二月○日

坛司给主行拔度事 三宝证盟判示。

主契道士○○ 。

B《阴厝契》(图) 灵宝大法司给出起居大厦之契一階,本司据奉道阳世报恩孝男○○○等痛为考(妣)君○○神魂追资冥福,就于阴府阳平界内建置厦产一座,○○○○,落赛契明白,内载家器拾物齐全,付考君(妣亲)前去居住管掌为业,无可专凭,恭就三宝坛中给示文契一階,付考(妣)君收照,永远为业。俾阴司无杜争之忧,阳世获无疆之福,须至给者○○,右付考(妣)○○神魂收照。

太岁○年○月○日法司给主行拔度事幸(符胆)。

C《封帖意式》 内封亡过○○神魂在日所授文凭大厝官诰并升职各階,恭就保奏司焚化,付与亡过○○神魂赀执前去○○省司比对明白,执生闾山赴任,逍遥快乐。太岁○年○月○日缴。皮上:庐山缴奏司谨封。

D《封箓意式》 内封亡过○○神魂在日凭化士代香远叩福地龙虎山正一王师门下拜授都功五雷箓文一宗,当坛付黄箓院受纳架阁,须至缴者。太岁○年○月○日吉时缴。

LWC,1964生,中专文化,福建永春县东关镇外碧村“灵应坛”师公,外碧小学教师。访谈时间:2003年11月11日。访谈地点:外碧村LWC家中。(图17-18)

A《地基厝契》,系LWC父亲,已故师公LJX于1979年为南安县九都乡秋阳村黄姓“做功德”(超度)所用底本。B《阴厝契》、C《封帖意式》、D《封箓意式》,抄自李氏祖传《吉凶移册》。该阴厝文及封帖意式、封箓意式,尚在使用。

师公(火居道士)书“阴厝契”一纸,并写好封贴、封箓,盖上武印“道经师宝”,提笔画押,另糊纸师、孝男亦须画押。孝男画押时,写上“旺”、“家道兴旺”等吉祥语。画完押后,师公将阴厝契等装于糊成长方形的帖内,置于“灵屋”内,待举行“除灵厝”仪式时,焚烧。

4

A《立卖杜绝厝地契字》  阴有阴司,阳有阳府,阴阳两路,物各有主。立卖杜绝厝地契字人武夷王,有地基一所,坐落土名在酆都界山下,东南西北四至,横直抽出各○丈,明白为堺。今因乏银费用,外托中土地公引就向与阳间报○○○○等,出首承买,三面妥议,著下时价银○○大员,其银即日同中交讫,其地基交付银主,请阳间小匠盖瓦厝一座○○○○○,内带男童女婢家器什物齐备,交付亡过○○真魂居住掌管,不许外魂争夺。如有外魂争夺阻挡者,武夷王出首抵当,不干银主之事。此系二比甘愿,各无反悔,口恐无凭,特立杜绝厝地契字一纸,付执为炤。即日仝中见收过契面银○○大员足,再炤。

为中人 土地公。

知见人 李定度。

天运○年○月○日立卖杜绝契字人武夷王。

代书人毛笔成。

B《立卖厝契字》  立卖厝契字人钱必达,有自起盖大厝一座,一厅二房,○○○○,奴婢、家器物业齐备,住在酆都界内,东西南北四至明白为界。今因乏银费用,托中引就卖与○宅出头承买,三面言议,时价钱六十大员,其银即日同中收讫,其厝即付法交亡过○○○一位亲魂收去掌管居住,永为己业,外人不敢阻挡。如有外人阻挡,达当出头抵当,不干银主之事。此系二比甘愿,各无反悔,口恐无凭,今欲有凭,立卖厝契字人一纸,付执为炤。即日同中收过契面银陆拾大员足。再炤。

三宝殿前给出文凭印契。

为中人土地公。

太岁○年○月○日

立卖契字人钱必达。

代书人笔生花。

增田福太郞著,黄有兴译:《台湾宗教论集》,台湾省文献委员会,2001年,第100-102页。

未详。

5

《阴司厝契》  阴有阴司,阳有阳府,阴阳两路,物各有主。立卖杜绝尽根厝契字人武夷王,自有地基一所,坐落土名在酆都山下,东南西北抽出横直各四配四至,明白为堺。今因乏银费用,外托中引就向与阳间报恩情○○○○等出首承买,三面言议,着下时价银○○大圆,其银将中交讫,愿将地基随踏交付银主,请阳间小匠盖魂厝一座,内带男童女婢、家器什物在内,交付亡过○○位正魂仪收入居住掌管,不许外魂争夺阻挡。如有外魂争夺阻挡,武夷王自出头抵当,不干银主之事。此系二比甘愿,各无反悔,恐口无凭,今欲有凭,立卖杜绝尽根厝契一纸,付亡为照。即日仝中见收过契面银○○大圆足。再照。

三宝殿前给出凭印契。

为中人 土地公存。

知见人 李定度存。

天运○年○月○日

立杜绝根厝契字人武夷王存。

代书人 毛笔成存。

吕理政:《台南东岳殿的打城法事》,载《民族学研究所资料汇编》第2期,1990年3月,第23页。

打城法事是台湾民间“落地府”法术中的一种,法事的要旨,是道教或红头法师(有时配合童乩)以法术进到阴间,将困在地狱枉死城中的亡魂(通常是冤魂),在求得东岳仁圣大帝的赦旨后,召请五营岳将自城中救出的一种法事。“打城”即打开枉死城,超度其中亡魂之意。因需在东岳大帝座前求赦旨,所以通常在有奉祀东岳大帝的庙宇中举行。法事中如有“大厝”(纸厝)要烧给亡魂,需填具向武夷王买厝之厝契,放入纸厝中同时烧化。

6

《立卖杜绝尽根厝契》  阴有阴司,阳有阳府,阴阳两路,物各有主。立卖杜绝尽根厝契字人武夷王,自有地基一所,坐落土名在酆都山下,东南西北抽出横直各四配四至,明白为堺。今因乏银费用,外托中引就向与阳间报(情恩),出首承买,三面妥议,着下时价银○○大圆,其银将中交讫,愿将地基,随踏交付银主,请阳间小匠盖魂厝一座,内带男童女婢、家器什物在内,交付亡过○○位正魂仪,收入居住掌管,不许外魂争夺阻挡。如有外魂争夺阻挡,武夷王自出头抵当,不干银主之事。此系二比甘愿,各无反悔,口恐无凭,今欲有凭,立卖杜绝尽根厝契一纸,付亡为炤。  即日仝中见收过契面银○○大圆足。再炤。

三宝殿前给出凭印契。

为中人 土地公。

知见人 李定度。

天运○年○月○日

立杜绝根厝契字人武夷王。

代书人 毛笔成。

(日)松本浩一:《台南林法师の打城仪礼:红头法师の仪礼と文献の传统(2)》,《社会文化史学》第40号,平成11年10月,第91-92页。

台南红头教林法师在打城仪礼烧阴厝所用。

毋庸置疑,无论是用于墓地的阴契,还是用于超度亡灵的阴厝契,都深切地表达了中国人“慎宗追远”的敬畏情怀。斩草破土时“买地、立券”,仍系汉人传统的葬礼结构的一部分,它代表了人神之间的一种理性的“交易”或“立约”(非盗葬也),强调的是生者如何获得合理的“阴卖”,有效地驱除那些可能强抢强占的鬼邪力量,并建立与掌管土地或鉴别牛眠吉地的神祗的良性沟通管道,从而为死者乞求合法获得阴宅的使用权。而死者一旦拥有土神所预置好的风水宝地,就能避免成为孤魂野鬼,既能享受家庭成员的祭祀,亦能有效地荫蔽后世子孙。斩草破土时的买地券实践,某种意义上说是生者追求更高生存质量的一种策略,亦是使得死者迅速转化为可享受祭拜的祖先的重要基础。

倘若说用于阳宅(包括寺庙或祠堂)动土或奠安的阴阳契是脱胎于镇墓地契的话,民间道教“超度”仪式中所用的“阴厝契”,堪称是在“阴阳契”基础上的更深层次的功能性衍生。其已经由向土神或地基主“买土(地)”转而“买屋”及“家器什物”甚至“奴婢”了。它继续强化的其实是“祖先有灵”的超自然观念,活着的人要通过象征性地买地、买屋、买什物、甚至奴婢的形式,来继续帮助祖先更快地从地狱进入天堂,在另一世界拥有一个更安稳的定居环境,并希望在他界“安居乐业”的祖先的超力能更加有效地荫佑阳界的子孙。如果说现实的或想像的风水(阴阳)先生(如杨公)可能在埋焚墓地阴契中扮演着更为重要的中介角色,那么焚化阴厝契时道士(师公)则是保证生者与祖先密切联系的关键媒介。这类仪式实践只是更为深切地表明了中国人对于死亡的敬畏与坦然。死亡并非消失,只是他界的延续和再生。事亡如事存,事死如事生,祖先崇拜本来就是一种理性化的信仰活动。

五  引申的讨论

诚然,许多影响久远和深广的信仰民俗事象,往往是多元文化体系相互作用和层累之后而形成的一种文化共相。其仪式的主要程序及文化要素(或者说情节主干)几经“损益”,除有延续性和稳定性外,也有地域性和时代性。伴随着文化背景和社会场景的变迁,买地券的制作质料、使用范围、铭文表述、图像特征、仪式行为、乃至其所依附的神祇系统等,必然发生了许多“在地化”的量变,并相应地扩展出新的象征内涵和功能形态。闽南及台湾的案例更表明,原本用于丧葬活动的买地券习俗,尽管有些文本的变异颇大,甚至基本丧失了其最初的符号形式,但其所蕴存的思维结构和文化象征内涵却是绵绵相续的。

某种意义上说,买地券的物质载体和使用方式的变异情况,很可能也是观察中国人理性地思考阳界(生人)与阴界(祖先、鬼神)关系变量值的一个尺度。使用载体坚硬(铁/砖/陶/木),文字是烧刻的,不易损坏,可能意味着两界关系的牢固性、永久性;而使用载体柔软(纸张),文字是书写的,易于清除,意味着两界关系的脆弱性、暂时性。民间关于阴契、阴阳契和阴厝契等类型划分,以及纸色、字色和埋藏方式的区分,也凸显出了阴阳两分、生死两分、圣俗两分的界限意识。正是由于自然空间的自在状态即将被拟设的坟场或屋场、庙场片面地改变了,坟场或屋场、庙场才被暂时视为一个非常态的场所,必须事先给予净化和除秽。参与者应遵守相应的时空禁忌和身体禁忌,方可趋吉避凶。这追求的正是埋(烧)契者(阳界)与灵界(鬼神)关系的均衡和谐的自为状态,因而亦是中国人重视“天地人神(鬼)”和谐相生的天人感应观念在此信仰习俗的生动再现,更是我们透视华夏文化绵绵相续的“宗法基因”及“巫法(术)基因”的一个窗口。

作为一种最初与坟墓选择相关的丧葬礼俗,买地券仪式实践所反复展示的“阳卖”和“阴卖”的辩证统一,堪称是中国人“事亡如存”观念及“天地人神俱叶吉”思维的生动反映。它的存在形态既是文化的又生活的,既是文本的又是表演的,既是历时的又是共时的,既表现为相对静止的知识符号和文化事象(如程序化的文字和符箓),也呈现为活泼和动态的发生、发展过程(如民众对买地券的实际运用及功能扩展)。无论是不易毁坏的铁石券,还是易燃易碎的纸券;无论是埋化于阴宅的阴契,还是埋化于阳宅或祠庙的阴阳契;无论是铭刻着文字和符箓的地契,还是书写着文字和符箓的地契,都是一种有效的文化媒介(“文本”[text]),体现了中国乡土社会每个文化个体历史记忆的有机粘合,即通过个体有意制作或保存的器物(artifacts)或图像(design,motifs)或文献(documents),来重温、表达某种价值观念或延续、强化某种集体记忆和文化心性。

我们或许可以换个视角,来重新叙述这种接近于“程序化”或“模块化”(这意味着它有自我调适的能力)的文本或器物的功能与意义,即在借助视觉“观看”的基础上,尝试用心去“阅读与倾听”。显然,它并非不合时宜的“古代遗留物”和被失落遗忘的“史实”,或者只是个人的虚幻的信仰想象,而是华夏民族刻意遗存下来的,并被反复承载与内化的记忆模块、文明模式。它以“可视”“可颂”“可听”的方式,就像语言哲学大师奥斯汀所说的是“以言施事”、“即言即事”(言语即行为),参与回忆、保存和构造了华夏关于一般性的世界观念与信仰的历史,反映了华夏古今“心同理同”的主观意图及厚重的文化背景与社会情景,是华夏不断层累的祭祀传统(如祭祖、祀神和事鬼)或天人贯通的宗教和自然的心性的象征缩影。它亦展示了华夏以相关性的宇宙观及整体主义的秩序感为基础的、绵绵相续的观念系谱和文化取向,体现了华夏沟通阳-阴、生-死、人-神(鬼、祖先)两界的理性化追求,及对净与晦、生与龙、吉与凶、正与邪、常与非常等辩证范畴的智性的感悟。买地券习俗堪称是中国传统“数术化宗教”的信仰表现形态的活化石。

然而,有关信仰民俗事象或知识的集体记忆的保存毕竟是带有选择性和意向性,任何观念的累积本身既是混杂的而又模糊的,往往意味着文化基因的适度改变。所谓的“推陈出新”,恰恰标志着沉淀、调整、遗忘某些历史记忆和集体表像。买地券文本及仪式实践在“模块化”基础上的适度改变,更是同整体性的文化背景和社会情景(context)的变迁密切相关。在与其它信仰民俗的融汇和组合过程中,买地券文本及其仪式的程序(program)与要素出现了减损或粘合的特征,其所粘附的神灵体系也呈现了开放和多元的势态。这种共生共荣的多神崇拜和相互并接的仪式场景,使得乡村的宗教信仰和民俗活动更呈现出更加的和谐共处、兼容并包的有趣的社区风貌。

因此,欲图了解一种古老的信仰民俗事象延续与变异的进程和根由,既要分析它如何和为何在“在俗之中”,更要观察它如何和为何“在民之中”,方能相对深入地体察“在俗之中” 的“民”一般性的生活知识和被边缘化的诗性智能。而当我们将信仰民俗事象的研究从单纯的文字考释、史料勾陈引申到对历史沿革、仪式表演、观者与书者(历史的、现实的)的互动、时空界限、基础的禁忌观念等有趣的问题上时,它显然“反映了不断变化着的对历史和回忆的概念”,展示了试图“复原”和“改变”历史的文化和生活整体的努力,从而拓宽了对中国传统的信仰民俗解释的多样性和可能性。

题外的思考,对于华夏中国这样具有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字记录、辽阔的疆域的复杂社会而言,有关中国普世化的传统宗教形态——“数术化宗教”(笔者更倾向于用中国原生语辞“数术”一辞以替代被污名化的“巫术”,前者的内涵与外延无疑是更为丰富的)的探讨,应该充分运用将历史发展和地域分布结合起来的方法,以期切近民众留存在社区场景内的“文化世界”及“生活世界”之中。

就中国宗教形态的组织层级而论,有所谓的正统(官方)宗教、地方(民间)教派、民间信仰之分,反映不同的信仰区位需求。而就各种宗教形态的构成要素而论,又贯穿着器物、行为、观念三个层面。在民族史研究中,已经有一种介于史学与人类学间的“边缘研究”,这种方法将研究的重点由民族的内涵转移至民族的边缘。其最简单的理解方式就是:在白纸上画圆之最方便而有效的方法,便是画出一个圆的边缘线条。在这圆圈之内,无论如何涂鸦,都不会改变这是一个圆圈的事实。在族群关系中,一但以某种主观范准界定了族群边缘,族群内部的人不用经常强调自己的文化内涵,反而是在族群边缘,族群特征被强调出来。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各种宗教形态的关系中,地方教派和民间信仰的宗教界限的位移一直是很模糊的,彼此都要反复面临着西学语境下“是不是宗教”的认同困惑。因此,有关中国数术化的宗教形态的“边缘研究”是否也能够成为一种方法上的可能?

首先,我们要立足于具有中国传统“数术化”(数术既是类型也是工具)特色的“民间信仰”这一所谓的宗教边缘,来作为观察中国复杂的宗教现象的一个最佳的上镜位置,并通过系统研究这种宗教边界的聚散运动和统分组合,来理解中国传统宗教的多元而又开放的体系。其次,要立足于各类宗教信仰形态的器物或行为层面展开整体的研究,进而体悟和反思中国传统宗教内部的观念体系和情感心性。

因此,这种重视有关宗教器物或图像的“边缘研究”,或者也是能够逐步地楔进中国宗教形态气质的“元研究”?当然,所谓宗教的“边缘研究”,也是要化解当前中国宗教研究和宗教管理所共同树立的“典范”观念。我们所要回答的并非“这是不是宗教信仰”的问题,而是“为什么要说这是宗教信仰?”,“它何以说是中国人的宗教信仰?”

--------------------------------------------------------------------------------

[①] 本文初稿原系2006年7月哈尔滨“宗教文化与社会发展”海峡两岸研讨会论文。

[②] 据山东青州博物馆藏“明万历四年(1574)石麟阳券”照片,墓葬买地券明器也有叫“阳券”的。

[③] 唐、五代、宋时期,川西地区营造寿基时常埋石真和石券(生基券),参见张勋燎、白彬:《中国道教考古》,北京:线装书局,2006年,第1036-1041页,第1404-1415页。另河北遵化出土的“明正统十二年太监王法兴地券”(刘震:《河北遵化市发现一座明太监墓》,《文物春秋》1997年第2期)亦是一张寿基券。

[④] 中国学者如郭沫若、饶宗颐、方豪、台静农、陈盘、简又文、方诗铭、张勋燎、俞伟超、詹鄞鑫、刘昭瑞、王育成、黄盛璋、吴荣曾、李寿冈、吴天颖、陈柏泉、姜伯勤、鲁西奇、刘仲宇、吕志峰、周建姣、王志高、堇卢、曹岳霖、刘屹、白彬、黄景春、陈进国,日本学者池田温、仁井田陹、汤浅幸孙、冨谷至、美国学者韩森等,都对考古出土的买地券明器有不同程度的研究。中国大陆博士论文中大量使用买地券资料的有刘屹:《敬天与崇道——中古道教形成的思想史背景》,首都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00年(中华书局出版,2004年);白彬:《吴晋南朝买地券、名刺和衣物疏的道教考古研究》,四川大学博士论文,2001年。全文收入张勋燎、白彬:《中国道教考古》上卷之柒,北京:线装书局,2006年;黄景春:《历代买地券、镇墓文整理与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04年。

[⑤] 上世纪中叶,台静农较早介绍了一则四川江津县使用的买地券,系是“死人下葬时道士焚化的地契,契文用木版印刷的”,正契后附有‘尾契’及卖地人花押等。而死者的籍贯、姓名等内容系在使用时添加。江律县地券内容(标点及“○”系转引者添加):“阴阳院出给地契所 本院今据  四川省江津○里○都○甲地名○○告山纳契迎祥。信○○等,出备金帛珍财九万九千九百九十文,买到龙子冈吉地一穴,坐取○山○向,其年大利,东至甲乙青龙,南至丙丁朱雀,西至庚辛白虎,北至壬癸玄武,上至青天盖,下至地府尊,乾坤并艮巽,八卦胜分明,生则居其屋,死则葬其坟,凭青衣童子交钱去后,永远作坟茔,九宫佑基址,八卦镇山岗,伏尸不敢占,古墓不敢侵。倘有妖魔业士前来侵占,许令受地亡人执契,告赴青天律问罪施行。以此理合契书一纸,给与受地亡人。立卖地人岁月主,天上见人张坚固,地下见人李定度,说合人西王母,牙保人石功曹,过钱人郝主簿,踩地人白鹤仙,代书人勅火令。”(台静农:《记四川江津县地券》,《大陆杂志》第1卷第3期)

[⑥] 据笔者同事汪桂平调查,湖北花湖乡亡人下棺之前,“孝子跪在棺材旁边,请道士在一升臼米上面用罗盘定向,定好向后,安龙门地契,烧纸钱和地契,放鞭炮”。“龙门地券”内容:“龙门地契所谨依上古轩辕皇帝御制,孝□□等代备冥钱九十九贯文,买到土府门下阴地一穴,坐落山名□□山,安葬亡过□□形魂,插作吉山利向为茔,上至青天界,下至黄泉门,庚辛联甲乙,艮巽合乾坤,山青水绿秀,左右龙虎分,蝼蚁莫争占,魔魅莫侵凌,亡者登吉地,荫佑子和孙。须至契者,右仰契给付亡过□□魂下,令持地契,永远为证。凭中人张坚固、李定都。大岁□年□月□日□吉时一穴。”(汪桂平:《当前农村的丧葬礼俗及宗教影响——以湖北省花湖乡为中心的调查》,《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社科研究中心编:国情调查2004年》(下),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277-1278页)

[⑦] 王君政、王振山编著《安丘市王家庄镇民俗志》(2005年自印本,第412-413页),抄录了当地埋券砖的资料。当地为亡者做墓地时,要以孝男及亡者名义,书写二通券砖,分别竖立于茔内西壁和中壁上。另据清光绪年间文本,当地营造寿域时也要埋藏券砖。

王家庄的地券内容(内中有错字者或标点未正者略改——引者注):

A“立券砖  孝男○人凭白银若干,买到皇天后土之神吉穴一处,以为阿父母千载佳城,凭本州城隍当庄土地,言明六至,上至青天,下至黄泉,东至青龙,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玄武,山明水秀,俱在券内。恐阴司无凭,立券砖存证。○年○月○日立券砖  孝男○人  存坟西壁。”

B“立执买契人○人用京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贯,买到龙子岗一处,上至青天,下至黄泉,前至朱雀,后至玄武,左至青龙,右至白虎。代字人青衣童,见字人白鹤仙,执字人○人。恐阴人争差,立心买券存证。○年○月○日立茔中壁上。”

C“昊天上帝,覆临下土,幽冥神人,各有宅居。维裁○○先考生在阳世未卜茔地,今备九九八十一万贯,买到龙子岗阴地一方,以为栖神之所,上至青天,下至黄泉,左至青龙,右至白虎,前至朱雀,后至玄武。立此券砖文,永至千古。○年○月○日立孝男○人立券砖。”

D“维光绪○年岁次○月○日○庄○人,以年老经营寿域于○处。因新开茔兆,尽洁诚之心,告于方土之神曰:借兹片壤,特茔寿宫,元配○氏兆列西东,于人无防,于己有功,垂于后昆,永安藐躬,神其保佑,并鲜灾凶。子子孙孙,继续承承,于万斯年报无穷。上叩。荡荡游魂,何处留存,或在庙宇,或在山林,门神护爷、司命灶君,送魂还家,保佑精神真魂付体,大家谢恩。上叩。”

[⑧] 黄景春在2003年曾较细致地考察了陕北、晋西当代墓葬活动中买地券、镇墓文的制作与使用过程。西北地区的买地券,有借地契、铁业券、买茔地券、砖券、地契等称呼。阴阳先生在砖瓦上先用墨书写买地券,再用朱砂逐字批点。阴阳先生要在墓穴中焚香祭土神,并将买地券置于棺材旁边。这些地区还广泛地使用镇墓文。如晋西孝义市高阳镇下葬时还埋葬“阳圹灵符”。(黄景春:《西北地区买地券、镇墓文使用现状调查与研究》,《民俗研究》2006年第2期),黄氏提供了两则买地券文本及图片。

[⑨] 钟向阳在《从大埔民俗看道教在客家地区的影响》(《中国道教》2002年4期)介绍了广东大埔县客家人在丧葬活动中焚烧的一则买地券文本:“天地混沌之初,盘古论阴阳置乾坤已万春。人有三皇五帝,上居星宿,下居人民,养男育女,,永为黄帝子孙。今据中华国广东省○○县○○乡○○地名,有吉地一穴,中人张坚固,见人李定度。今年故父(母)显考(妣)○公(○氏)在南山采茶, 北山采果,遇着仙人赐酒三杯,回家沉醉归仙,停留棺柩未葬。今有孝子○○、孝孙○○等愿出白钱九千九百文,问到地主武夷王收买黄龙一所,自龙脉在于昆仑山下派出凤凰一条迨迨而来,结成牛眠大地,东止甲乙木, 南止丙丁火为定,西止庚辛金,北止壬癸水为界,中央安葬○公(○氏)逍遥自在往天堂,若有强神野鬼, 四山竺木妖精, 并古墓往尸,如有此等妄行争占,我奉金刚律法,仰差九牛将军,寸斩不留,务要荫佑×氏子孙世代昌盛,金榜标名,状元及第。今恐无凭,用立地契壹纸,交付○公(○氏)幽宴居住,永远为照。借问契书何人写,白鹤飞来写一张。借部契书何人读,龙王读了入长江。大岁○年○月○日,主契书武夷王示。寻龙仙师杨救贫示。见人李定度示。中人张坚固示。”

[⑩] 陈进国在专著《信仰、仪式与乡土社会:风水的历史人类学探索》(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 、论文《买地券习俗与武夷君信仰》(《台湾宗教研究通讯》2002年总第3期)对闽台买地券习俗的传承和变异或异文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本文事实上是在这些论著基础上的系统深化。

日本及台湾学者有关买地券习俗的记录,详见后文的引述和说明。其中,尤其以周政贤《台湾“地基主信仰”之研究》(台南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硕士论文,2005年)所搜集的台湾资料最为详尽。

陈进国:《信仰、仪式与乡土社会:风水的历史人类学探索》,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76页。

陈进国:《考古材料所记录的福建买地券习俗》,《民俗研究》2006年第1期。

按各买地券题头名称,原文本有的照录,如“地契式”。未题名者,则根据内文对地契的称呼题拟,如“阴阳契”,后者用斜体加下划线。

有关买地券与斩草破土的关系,可参见:(1)北宋王洙等奉敕所撰《地理新书》卷十四“斩草忌龙虎符入墓年月”条;(2)南宋江西《张君重四宜义地券》(载陈定荣:《南宋张君重四宜义地券》,《文物》1987年第2期),;(4)约成书于金元的《大汉原陵秘葬经.择斩草法篇》;(5)明刘春沂《刘氏家藏阐微通书》卷四《丧葬篇》(北京图书馆藏)。

旧题杨筠松撰有《撼龙经》、《疑龙经》、《葬法倒杖》、《青囊奥语》、《都天宝照经》、《天玉经》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筠松不见于史传,惟陈振孙《书录解题》载其名氏,《宋史·艺文志》则但称为杨救贫,亦不详其始末。惟术家相传以为筠松名益,赣州人,掌灵台地理,官至金紫光禄大夫,广明中,遇黄巢犯阙,窃禁中玉函秘术以逃,后往来于处州。无稽之谈,盖不足信。”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08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39页。

刘震:《河北遵化市发现一座明太监墓》,《文物春秋》1997年第2期。

黄承宗:《凉山州出土的明代买地券》,《四川文物》1997年第5期。

参见:陈定荣、徐建昌:《江西临川县宋墓》,《考古》1988年第4期。林忠干:《福建五代至宋代墓葬出土明器神煞考》,《福建文博》1990年第1期。

陈进国:《信仰、仪式与乡土社会:风水的历史人类学探索》,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370-389页。

据武平人林宝树(康熙年间人)《年初一》(又叫《一年使用杂字》)载:“许多斯文行地理,人人称说堪舆仙。南经碣石罗经袋,看人祠堂及地坟。杨公符木有灵应,消砂纳水照书篇。中宫驾定分山向,金井穴情用心扦。峦头内胎外界水,明堂斗口峰峦尖。龟背过龙石碑座,祭合摆角及冢圈。埋葬之时出破军,呼龙出煞喊大声。红色利市雄鸡血,完工谢土讲谢金。”(《武平县志》,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第883页)

LDX,民国三十二年生,初中文化,风水先生,访谈时间:2003年11月5日(访谈地点:泉州市金星大酒店)、12月17日、18日(访谈地点:惠安县山霞镇东坑村)。其破土文式如下:“伏维日吉时良,天地开张,立地焚香,直达天庭,香烟阵阵,请神降灵,香烟袅袅,请神驾临,岁次○年○月○日○省○县○镇○村信男○○为安葬先人○○特请地师选此吉地佳壤,阡立○山○向分金○,择吉日兴造佳城,现虔备三牲满面酒礼果蔬香烛寿金等供品恭迎过往神明、本山土地、历代地理祖师、张李二分金师同临,保佑千祥云集,百杀消藏,施工顺利,○氏合家添丁进财,代代科甲连绵,世世兴隆不替,发福无穷,为祝为祷。”

参见赖旭贞:《风水篇——以美浓地区为中心》,2007年,未刊稿。《请先师文》如下:“伏以日吉时良,天地开张,躬身下拜,立地焚香,焚香拜请,历代阴阳、地理、伏羲、大禹、文王、朱公、孔子五大圣贤,八卦祖师,杜氏九天玄女先师,杨、曾、赖、廖四位先师,曾文迪、曾安一郎、赖布衣、廖禹金精、廖华、廖炳公国师,再来拜请,前代、后代寻龙点穴、立碑放水、消砂纳水、拨砂传教、九牛破土、九宫八卦、东震西兑、南离北坎、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再来拜请,荷叶先师、鲁班先师、巧圣先师,以及各位先师,五方的土公,本方的福德正神,张坚固、李定度,再来拜请,本方的福德正神,本辖的山神、土地龙神、福神,虚空过往,见闻等众,一切神祇到座,有事同请,今有台湾省高雄县杉林乡□□□□□□□□沐恩信女陈□□统带合家人等,拣取丙戌年正月初十辰时兴工重建祖上佳城,山家甲山兼卯的吉度分金,先师到此,众神到座,任工师为,百无禁忌,先师到宫,百杀闪藏,开工大吉,大吉大利,大吉大昌。”

陈槃:《于历史与民俗之间看所谓“瘗钱”与“地券”:附论所谓“镇墓券”与“造墓告神文”》,“中央研究院”国际汉学会议论文集·历史考古组·中册,1981年10月“中央研究院”编印,第875页。

关于安镇科仪的情况,参见陈耀庭:《道教科仪与易理》,载《道家文化研究》第11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7年。李远国将符箓分为天象符、地理符、人体符三类。(参见氏著:《论道教符箓的分类——兼及符箓与中国文字的关系》,《宗教学研究》1997年第2期)

《藏外道书》第14册,成都:巴蜀书社,1996年,第803页。

按台湾地区的砖契资料,主要转引自周政贤:《台湾“地基主”信仰之研究》(“国立”台南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硕士论文,2005年),并添标点。周先生提供了台湾地区的部分砖契图片,特此感谢。

温州买地券习俗的调查得到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林亦修教授的帮助,特此致谢。

简又文:《南汉马廿四娘墓券考》,载《大陆杂志》第17卷第12期。

陈槃:《于历史与民俗之间看所谓“瘗钱”与“地券”:附论所谓“镇墓券”与“造墓告神文”》,“中央研究院”国际汉学会议论文集·历史考古组·中册,1981年10月“中央研究院”编印,第867页。

陈进国:《信仰、仪式与乡土社会:风水的历史人类学探索》,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57页。

关于器物或图像与集体记忆的保存与遗忘的关系,请参照王明珂:《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第二、三章,台北: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第56-60页、第80-82页;[美]巫鸿:《礼仪中的美术:巫鸿中国古代美术史文编》之序,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8页。

[美]本杰明·史华兹指出,在以回顾的态度反观整个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时,我们应该看到,“存在着广泛共享的文化假设(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思想模式都认同它们),藉助于这些假设,普遍的论题似乎被折射出来”,而三个相互关联的文化取向更是值得注意:“以宇宙论为基础的、普世王权为中心的、普遍的、包含一切的社会政治秩序的观念;秩序至上的观念(无论在宇宙领域还是在人类领域)更普遍地得到了认可;以整体主义的‘内在论’(immanentist)为特色的秩序观成为社会的主流趋向。”参见氏著:《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程钢译、刘东校,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425-426页。

[美]巫鸿:《礼仪中的美术:巫鸿中国古代美术史文编》,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49页。

王明珂:《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台北: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第62页,第77页。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