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楼主:禾竹子 - 

篆人之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2 09: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写一些关于秀篆的内容,其中还可能伤害到某些秀篆人的自尊,一直迟迟没有动笔,不过我想,这也不算什么,本来我说的不一定对,写出来,大家觉得是那么回事,就认可;不是那么回事,就当我是个讨厌的家伙,也就罢了。呵呵。
发表于 2010-12-12 10: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看得出禾竹子读过不少书籍。
发表于 2010-12-12 11: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本帖的帖名是不是要添加下
加两字
《篆人之山》连载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2 23: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2)说点“上山”的题外话

    要知道,迁徙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话题,可问题是,秀篆人却天生就是一个迁徙的群体——客家人的一部分!
    千万别觉得迁徙是件顶好玩的事,仿佛是哪一天你一高兴,和一群哥们来个夏令营一样。客家人的迁徙不像欧洲人开发新大陆,自己杀人杀累了,就用一百英镑(以现在的汇率还值1000多元人民币)买一张印第安人的人皮以鼓动流氓无赖屠杀印第安人;也不像美国人的“西进运动”,拿着枪和炮像赶牲口一样把印第安人赶走,然后就大摇大摆地当起了主人。客家人的迁徙是历经千辛万苦的。别看祖先们说得风风光光,是“衣冠南迁”,真实情况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南迁中,“冠”可能早就不知在哪次逃荒中丢到哪里去了,更糟的是,所到之处,早有人捷足先登,在平原富饶的地方成了主人(要不你是怎么是“客”呢!),你要从当地人中分一杯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能尝试着往更山区的地方迁徙,小心翼翼地和当地“主人”相处。尽管如此,“主人”们还极有可能把你当作“入侵者”而加以排斥。历史上的无数次“土客冲突”,都证明了这点。
    由于迁徙的困难,以及原住民的敌视,客家人大致采取了三种方法:
    一、继续迁徙;
    二、和原住民保持一定距离,找个地方安居下来;
    三、算了,回老家去吧。
    这三种情况的后续通常是:
    一、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还是没处落脚,没人问候。怎么办,再走啦!于是走江西、下福建、过广东、下南洋……把蒲公英的种子撒遍天涯海角。
    第二种方法的结果可能有两种:一是保持了距离,两相无事,和平共处,哪一天你发现我的女儿不错,或是我的儿子看上了你的女儿,好吧,都成亲家了,皆大欢喜!其乐融融。二是起初两不相犯,然后忽然有一天,有人发现那边好像不对劲,于是开始猜忌,然后又是哪一天,哪家鸡忽然不见了(或者是因为别的鸡毛蒜皮的事),“拼了” !“土客冲突”大多由此而起。(其实世界各国的民族冲突有几个是因为正事引起的?大多是由这些小事慢慢积累最后总爆发,也就是西方人说的“蝴蝶效应”)冲突的结果是:谁掌握了主动权:不管哪一方,谁和官府玩得开,谁就是赢家。但有一点对客家人不利,客家人玩输了,就得卷铺盖走人——地方本来就是人家的,你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第三种方法有点意思。江西就有“新客”和“老客”之分。这就是离开江西南迁的客家人走累了又跑回江西的结果。他们回去的情况是怎样呢?你问问江西老表就知道了,所以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有时是不对的。

    现在你要是沿着客家先民们走的路,再走回去一遭,会发现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当地“本家”人数总比走出去的人少。所以相信风水的人就会说:“祖先的坟都是荫外山的。”这个“外山”所荫的对象包括女儿,还有走出去的男儿们。
    要是排除迷信的话,是否可能这样理解:能走出去的男儿,总是更有出息!
    润之先生不是客家人,不过他的一句诗应该也是这样的意思:“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

发表于 2010-12-13 02: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禾竹子 的精彩解读
发表于 2010-12-14 03: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置顶了!
发表于 2010-12-19 16: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9楼(瑜慧飞) 的帖子

谢谢,互励共勉。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9 22: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3) 上山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们都把山当作神圣的地方,因此一个人要追求更的境界,或是想要和天对上话,首选的方法该是上山了。
    前面曾说,有些人上山,是希望过上与世无争,丰衣足食的平静生活。
    然而也有些人上山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那是什么呢?这个问题使我想到了另一种上山:
    有一群人,上了山,从此过起了“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的生活;也有一群人,上了山,从此头上顶着一片天,过起了风餐露宿的生活。这两群人有个共同特点:手中有枪。
    于是山下有枪的,和山上有枪的,便有了一次次的较量。后来的情况是:一部分原本在山上的人笑着下了山,而山下的反而上了山。
    当然,纷纷扰扰的上山下山过后,多少年过去了,还有谁知道哪棵树旁,或哪堆山包里,还有那么一堆不知姓名的白骨? (在此用春秋笔法信笔胡扯,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
    我想,先上山的两群人和后上山的人,各自所上的应是不同的“山”吧?
    记得《亮剑》中李夫人田雨曾说:“理想有两种,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理想,一种是理想通过我实现了。”这说的应该也是两种不同海拔的山吧!
    苍天可鉴,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山的,而且每个人都在爬山,只不过你的山也许看起远,他的山也许看起来近,你的山也许峰峦起伏,他的山也许沟壑低回罢了。
    在此,顺便给自己打打气——给我一瓶水,一袋干粮,上山!
    可能有人记住你,因为你上了谁都可以仰望到你的山;也有可能谁都不记得你,因为你的山本来就不为人们所注意。
    但记住,山会记得你!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9 22: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3楼(篆山人文) 的帖子

楼主,本帖的帖名是不是要添加下
加两字《篆人之山》连载
---------------------------------------------
谢谢提醒,
我这是随笔,想到哪就写到哪,没有定稿的,也不知道能写多少,反正尽量不太监就是了。
发表于 2010-12-20 16: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