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篆山掌故之『古榕漫话』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0-7-14 22: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古榕漫话

出处:客家乐『篆山掌故』 来源:www.kejiale.cn

       闽粤边陲,有个叫秀篆的客家古镇。这里山清水秀,号称:三十六坑七十二堀归一潭。这么多纵横交并的泉源汇于一流它就是古镇的母亲溪,它把这个客家古镇分成两半,西起堀龙,流经埔坪、焕塘、牛角圩、龙潭、河美,汇入岭下溪。它是东溪源头之一。
       沿着母亲溪旁其中有个叫黄屋坝的村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村庄西岸边有株参天古榕。
       古榕临溪生长,树干粗大魁梧,六七个成人方可合抱;树冠如伞,笼罩东岸。据说古榕已有三百多岁的高龄了。它根深叶茂,枝干繁盛。远远望去,活像一个老人安然端坐于岸边,两耳垂肩,双手按膝,饱经风霜,却又面容慈祥,在村里老人口中,古榕是村庄的保护神,他守护着村上的生灵与庄稼,世世代代平安吉祥。
       这株古榕系何人所植呢?这还得从黄屋坝的开基太祖黄仰贤公说起……
       当年太祖仰贤公创建步高楼,数年后,家族壮大,他欲再筑楼围,其长子济旭公对易学颇有钻研,得知过涧凹煞气直冲该地,必须用风水树来遮挡。亲自下潮州买来榕树苗,选定吉日良辰在正对过涧凹西岸溪唇处植下,从此开枝散叶。楼围随之兴土动工,顺治十六年(1659年)楼围石基铺成。

一、古榕•书香
       不论迁徙何处,书院总相随。黄氏素有“诗礼传家”之家风,他们秉承着先祖黄峭公宗族办学的理念。
       步高楼楼围建成后,济旭公携众弟在榕树旁(今荔枝园处)设立一所私塾书院,名曰“登蘭堂”,俗称大学堂,院内有口池塘,塘边有株桂花树,每年八月开花,香气远播,土楼书院与桂香榕树交相掩映,俨然是一幅宁静雅致的乡村水墨画。
       大学堂文风最为鼎盛之时,当属清朝康乾时期。那时十二世喜士公常与各房族亲在榕树下商议创建黄氏大宗祠的事宜。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黄氏大宗“燕翼堂”落成。喜士公为振兴宗族教育事业,历请名儒来教子弟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传说保民宫黄爷灵应有知,亲自化身到饶平畚箕楼,聘请当时名儒詹肯构先生前来教导子弟。詹先生是闻名遐迩的“八角楼九进士”之一, 后来受乾隆皇帝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外官福建道监察御史。詹先生学识渊博,德高望重,使门下学子个个受益匪浅,学有所成。这是本村文化事业振兴的起步,乃至对篆山文化事业也颇具影响。他在执教期间还为保民宫拟联一幅:保抱系池蒙惠泽,民怀诚心敬尊神
       还有一则趣闻,清末民初,大学堂从秀篆本地请来一位私塾先生,此儒学识渊博,在秀篆也颇具名气,尤其擅长拟联作对。夏天的一个晌午,枝头上的知了鸣叫不停,从榕树洞钻出个十来岁的男孩,光着身子,浑身湿嗒嗒的,一看就知道是在榕树下刚洗完澡,他走进学堂院内,此时先生正在午休,他走进教室,朝先生那把椅子坐下,看见桌面摆设着笔砚,于是他就存心想考考老先生,拿起毛笔写下一则上联“井边有水难救火烧楼”,便溜走了。老先生发现了,又对不出来,恼羞成怒大发雷霆,便训问学子们,这是谁写的?学子们就说是塘尾窠某家的儿子。老儒怒喝道:“你有才能考我,又何必请我讲学?我不管了!”他闹情绪离校了。族首和家长都埋怨这孩子调皮惹事,备了鸡酒荐合欲去老儒家赔礼道歉,继续挽留老先生。不想小孩却说:“不要理他,他对不出,还埋怨别人。”最后老先生下了通牒,除非你自己对得出,十来岁的小孩胸有成竹,提笔对了下联“溪东无酒可找马子堀”,老儒看后,非常叹服,怒气便消了,称赞这样的神童了不起。
       这神童长大后,文采出众,书画造诣颇高。开元寺的壁画和四大金刚便是出自他的手笔,黄氏大宗的对联“燕翼鸿功垂百世、贻谋远绪庇千秋”也是出自他之手;其弟弟书法也堪称名流,后来在台湾被评为书法家,现在高挂于黄祠堂的匾额“黄氏家庙”便是他在台湾写下寄回的墨宝,台湾总统府的对联也是他的作品。
       据长辈叙述,他们的父辈年幼读老书时,步高楼到大学堂有条防雨防晒的雨棚,那是先祖为方便学子学习,特地到潮州买来的亚细亚马含铁铺设而成的。当时的重教风气,可见一斑。
       “登蘭堂”属“开讲” 水平较高的私塾书院。外地学生纷纷来坝里榕树下进修。学院一直办到民国时期,国民政府施行新的教育制度(简称读新书)后才停办。之后新的校址设在黄祠堂内,校名为“塘前小学”。
       “登蘭堂”先后培育出了不少人才,如监生、庠生、大学生、国学生、童生、秀才之类,早期的企业家大茶庄,也出在黄屋坝、东兴楼。

二、古榕•娱乐
       榕树旁有座观子庙,是为纪念‘潘山公’而建。当年的文娱活动主要是奏潮音和唱山歌。民国时期村里有个潮剧团,团号“老玉春香”, 生、旦、净、丑各种角色都演绎得活灵活现,团员和乡亲们集中在这里练唱名曲,文武乐器伴奏,极具享受;剧团的水平极高,曾到平和、南靖、漳州、龙海、石码、云霄、厦门等地演出,一去就是数月,轰动一时,名声在外。戏曲班的武片鼓手黄某,是早期秀篆堪称一流的名师,他打鼓节奏流畅,表情生动,各乡武片鼓手纷纷来到古榕下,请他施教。

三、古榕•风俗
       我们客家人有这样的风俗,小孩子多事难带,除了许给三亲四表为干儿子之外,还要契给石壁公公或龙树(即榕树)公公作为干儿子。与榕树相对的东岸边有石壁,乡亲们叫做‘鸡妈蛇龙’,也不知何时有了灵性,脱化为石壁公;石壁成神,古榕也随之脱化成为龙树公公,让人们顶礼膜拜。相传有些五六岁的孩童钻到榕树内可以看到一位老公公,白衣长须,白发白眉,据说他就是龙树公公。
       逢年过节,这里香火旺盛,烟雾缭绕,母亲们备些三牲、粄粿之类,拜拜龙树公,以答谢他老人家这一年来的悉心保佑。这种风俗是传自客家祖地---宁化石壁。年满十六周岁后,身强体健出花圆了,择日还愿后,这个仪式也就不用再举行了。
       一年之中,我们秀篆家家户户门口有两次插青的风俗习惯。前者是正月元宵节:插绿枝、饲大猪,插竹西、养大鸡,插麦穗、鬓发白……;后者则是五月端午插龙树枝或艾青,表示邪恶不敢进门,瘟疫不能入室,家庭就可以平平安安了。
       关于插青的传说有这么几种说法,一说纪念屈原,还有一说就是唐末黄巢起义。有一年的五月,号称“冲天大将军”的黄巢率军去攻打一个州府,路上遇到一个逃难的妇人,身上背着一个较大的孩子,手牵着较小的孩子,匆忙逃窜,小孩边走边哭,十分可怜。黄巢感到奇怪,于是喝道:“这大孩子一定是你的亲生子,不然你为何背他而领小孩?不通情理。”妇女听着将军的询问,战战兢兢地说道:“孩子不会说谎,请将军问问他们吧!”黄巢指着孩子厉声问:“如实说,她是你们什么人?”小孩抱着妇女的腿说:“她是我的娘。”大孩胆怯地说:“我爹娘都被杀死了!”黄巢疑惑不解。妇女解释说:“背着的是自己的侄子,一家都遭难死了,只剩这根独苗;手牵的是自己的的儿子。”黄巢深受感动,思量了片刻说:“黄巢的兵是保护穷人的,你到了新的地方后,在门户插上艾青或榕枝做记号,就可以得到保护。”妇人照着做了,并告诉亲邻,果真避免了一场大难。一传十,十传百,人们都在自家门上插起艾青或者榕树枝来,从此这种习俗便流传下来。
这个故事流传甚久,无人去分辨真伪,到我们秀篆就简称黄巢为将军。但是,插榕树枝的这种习俗表现了客家人避邪恶、求安稳的一种心理……
       我们古榕种植在溪边,树根和胡须蔓延到溪床,是株溺水树,生长尤为迅速,水面漂浮着数不尽的细根。经常有人来割树根,有时根部被割完了,他们就劈些树皮树叶,外乡的人们忘了带镰刀,就会到附近人家借来割砍,可是他们割这些树根有何作用呢?据他们说该树的根须和树皮可以治耕牛痢泻,榕树根拿回煮给耕牛吃,吃下后耕牛的痢泻就好了,周边乡镇的榕树无效,所以就都来这里割了。我们村的古榕,它与其它榕树的不同在于叶子如同茶叶形,属小叶型,它的须根具有药性,是较为罕见的珍稀品种。

四、古榕•洪灾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水要从大榕树尾流过”。 人们难以置信,只要路过古榕,便聚在榕树下议论纷纷,大家就猜测如果水淹大榕树,除非河口筑水库,到那时人们就要搬到山上住了,可以划着竹排、抓鱼捞虾,也是一种很不错的生活环境……
       一九八三年六月十六圩日,下午三点多,乌云压顶,百年不遇的倾盆大雨,一泻而来,降雨量达300多分厘,上游山塘崩裂,山洪暴发,树木漂流,大量稻草涌到溪床,随巨流飘荡,像脱缰的野马,奔腾而去!然而树木、稻草堵住桥孔,水位急剧上涨,房屋倒塌,埔坪桥梁抵不住洪峰的撞击而断裂……
       洪峰后浪推前浪,从涧下陂推着树木直冲到坝里桥,同样水位高涨,西岸的人们就纷纷跑到上田岭、窠头凹、塘尾窠等高地去,东岸的人们就躲到狮子山上去!此时,古榕的根基,经不住洪水的撞击,树冠茂密,顶不住狂风恶浪,加上岩石坍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古榕倒向溪床直扑东岸,洪水淹没了整个老榕,大学堂也倒塌了,洪水涌进步高楼,接着桥梁也被冲垮了!
洪水冲向镇政府的大跃进桥,形成一个大水库,洪水上涨,把整个市场、街道淹没,赶集的人们开头是龟缩在老百货大楼门市前,但很快就分散逃离到医院等高地去了,水位积蓄上涨桥头两边公路流泻,形成一片汪洋,人们来不及家中的粮食、财产,携儿带老、拼命往山上逃生避难,洪水像条巨蟒一样疯狂摆动撞击,刹那间大跃进桥倒下,沿溪两岸的房屋哗哗的倒塌,卷入洪流中,接着寨背、河美变成汪洋大海……
       这场洪流来袭时,是新历7月25日,史称“七二五洪灾”。全秀篆被卷走了数十条生命,这一浩劫冲塌了篆山近半数的古楼,几百间房屋。
       乡亲们为了寄托思念,就美化成一种神话,传说榕树公是得道成仙了!后来老人们为了怀念追思龙树公,又在原处复植下榕树,供后人乘凉、避风挡雨。
       坝里古榕也是台湾后裔寻根问祖的凭据,民国时期家乡人到台湾,只要说准榕树下有多少石阶、石坎,便可以得到台湾宗亲的盛情款待。

口述:黄泰佩、黄政荣、黄火亮、黄金来
整理:黄日富、王双增
二零一零年孟夏 于秀篆客家乐印象馆


八十年代的牛角圩

八十年代的牛角圩


八十年代的顶安桥

八十年代的顶安桥


发表于 2010-7-15 09: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楼主篆山人文于2010-07-14 22:47发表的 篆山掌故之『古榕漫话』 :
他在执教期间还为保民宫拟联一幅:保抱溪池蒙惠泽,民安物阜福寿长.......
保抱溪池蒙惠泽,民安物阜福寿长。
胡乱猜想的,不要见怪,这幅联应是后人所作的吧。
古时文人作对比较讲究工整,这幅对联貌似不是很工整。
乱讲的,不知对不对。
发表于 2010-7-15 10: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也觉得即便是嵌字联
写成这样也有点别扭
应该让楼主回去好好查查
 楼主| 发表于 2010-7-15 22: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抱系池蒙惠泽,民安物阜福寿长

是我打字时打错了,见谅!

不是溪,是--系

保抱系池蒙惠泽,民安物阜福寿长
发表于 2010-7-16 09: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抱系池 蒙惠泽
民安物阜 福寿长。

嵌字联头一个字或一个词通常要求不是很严格,
但是后面的词句感觉词性结构平仄都没有对上。
保抱系池 对 民安物阜 好像很难对上,
即便不管这个,后面的
 惠泽” 对 “福寿 ”也不理解。

放松平仄要求的话,起码上联要仄音收尾,下联要平音收尾。

所以感觉应是近代人所作,或者传承过程中出错。
 楼主| 发表于 2010-7-16 10: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民宫黄爷的一则史记
......

为感谢黄爷的恩典,詹肯构翰林特意授匾保民宫黄爷“翼我鸿程”。
后来詹先生还为喜士公的画像书写赞语,以报答他俩交往之情。
发表于 2010-7-16 15: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_imgload1111.jpg
发表于 2010-7-16 17: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栈老弟,那是我们村的古榕,楼主说的是黄屋坝的古榕,希望楼主也把黄屋坝古榕的照片也发出来,有原来正版存照最好,没有的今版的也行。呵呵。

recharm在四楼分析得有道理,这联在词性上无法相对,在平仄上对得也不严谨(即便一三五不论,但惠与寿两个仄声字也不相对)。只是做到了联语的“尾字仄起平收”的最低要求。“泽”在古韵是仄声字,长是通韵字,作“生长”之类解释时为仄声字,作“漫长”之类解释时为平声字,此处显然是后者。

即便这样,料想也不可能出自作为进士名儒的詹肯构之手,应该是后人所作。
 楼主| 发表于 2010-7-16 18: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的认为

上联
保抱系池蒙惠泽

应是詹翰林的原作

然而下联

民安物阜福寿长

因该宫历代均有文人题联作对。原下联可能在转抄的过程中,与其他对联搅乱,而产生这种现象!我回去仔细询问一下老贤。
 楼主| 发表于 2010-7-16 18: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发几张2008年端午拍的照片。

暴雨来袭前

暴雨来袭前


原龙树旁-观子庙前龙眼树

原龙树旁-观子庙前龙眼树


龙树头对面的“鸡母蛇龙”

龙树头对面的“鸡母蛇龙”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