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篆山掌故之『寒婆省的传说』黄夜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0-5-4 18: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寒婆省的传说

出处:客家乐『寒婆省的传说』 来源:www.kejiale.cn

从前有一户柯氏人家生下二女:大女叫大荷,小女叫屘荷。当时的陋习重男轻女,二个女儿嫌多,就把大荷随便给了人家,一手转一手,后来听说卖到下刈去了;给了人家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老柯夫妻俩,从来也不关心大荷的去向,断了联络。他只盼望早点生个男丁,好接续香火,但后来他俩再也没有生育了。

一户三口人家,住着祖辈留下的一间单独的一厅两房外家围墙宽敞农宅,种些田,喂养点家禽家畜,日子倒过得安然自在,由于勤俭持家,一段时间后,家里也稍有一些积蓄。

唯独一个女儿,吃穿丰足,身体也长的不错,但高个头、直腰板,性格有些男性化,到了十六七岁,屘荷已发育得像样了。老柯俩便到处打听,希望能招回一个合适的青年做儿子。相亲串门,忙碌了好一阵,终于有一位谢姓的男子被相中了,吉日良时,婚礼举行了,但次日一早新郎就逃之夭夭。什么原因?据这位青年透露,新婚夜入洞房,脱衣上床,俩人一靠近,新郎就像皮肤过敏一样,奇痒难忍,新娘身躯接触不得,苦熬到天露鱼肚白,新郎就穿起衣服,卷起裤腿不辞而别。

听说后来还有几位男子,想入赘招婿,但也都碰到同样情况,而告退。其实屘荷有栋梁树,也就是柯树的特点,结实、笔挺,但如果把柯树的第一层皮剥去,人的皮肤接触到第二层,也就是柯树的皮肤,就会感到奇痒难忍。

老柯夫妇,因女儿有坏特点,招不来女婿,心里很不满,经常念叨、谩骂,屘荷又不服气,致家里口角不断,家庭气氛极差;俩老经再三打击,致精神颓废患病。到了屘荷三十岁时,老人先后去世了。

屘荷很坚强自负,父母亲对她姐妹的无情,使她淡漠了亲情,失去了感情,俩老的去世没给她多大的打击,招不来男人,她也无所谓了,到感到清闲自在。别人有七情六欲,她只剩下枯情寡欲,她身强力壮,是个能担善挑的强劳力;单兵一个除了操持父母留下的旧业外,还经常被雇挑担来往于狭子崎山路,在她四十岁出头那年,独自一人挑担路过狭子崎,在路旁拾到一个肚兜,里面有二十多个银元,她暗自高兴,但传出去的消息却是屘荷捡到了一担银元,招来了横祸,旧社会哪有劳动人民幸福安宁的日子,树大招风,屘荷捡到银的消息被强盗得知了,夜间他们成伙,破门入室抢劫,屘荷仗着一身的力气,挥起扁担,打倒了两个强盗,但终于寡不敌众,被打的口吐鲜血,晕倒在地,还被打断了一只胳膊,强盗绝无人性,把家里能带走的都洗劫一空,因屘荷反抗,触怒了他们,还疯狂地扔把火把房子给烧了,好在屘荷是倒在露天的围墙内,没被烧死,但气管被呛坏了,从此她残废了,还得了严重的哮喘病,已不能劳动,不得不以乞讨为生,拐着一只手,挎着一个蓝,在秀篆各村落,流荡近十年。

到她五十岁出头那年,她想反正是在乞讨流浪,倒不如忍苦步行到下刈去,大荷的名字我还记住,幸运时,还可以碰到年久失散的姐姐,以及她的家人。

因为三四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时冷时热。她为了赶路,没穿太多的衣服,挎着一只蓝、拄着一根拐杖,独自经银溪坪往下刈的山路走去,走着走着,天气越来越冷,她暗想莫不是最后的一次寒流就要到来了!有气喘病的人,一遇到冷就要咳嗽,而且越咳越厉害,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走不动了,蹲在甲路坪再出去风吹牛鼻头的路旁,缩成一团,温度越来越低,寒流带来霜雪,到了下半夜屘荷被冻死了。

当时的好心人,就采来很多浓叶的树枝就地给掩盖了,一大堆带叶的树枝,盖着一个冻死老乞婆的遗体,此地人们称为—-寒婆省。从此秀篆、下刈的来往行人,路过该地,都自觉地在路旁折些树枝,丢在她的遗迹上,人们的心意是给这位“寒婆”添衣增暖。

每年夏至前后,最后一次寒流到来,也就是寒荷花,我们秀篆人都会说,是甲路坪寒婆省那棵柯树开花了。

后话

关于寒婆省的故事,笔者也略有采访,不过都比前文说的更无聊荒谬。

一则说某一夜间,县衙外有凄厉的哭叫声,称自己是柯屘荷,屈死在秀篆甲路坪,要申冤……

此特殊的哭叫,县太爷听得清清楚楚,他立即叫差役把门打开,出去观察,并无来人,感到蹊跷,新上任的知县出于责任心和好奇感,决定要到现场走一趟,他预先函件通知乡保,并简单说明你地甲路坪报案有人屈死在那里,提出要申冤,某某日我要亲临现场观察,希你届时也到现场协助调查办案……

轿夫抬着知县,边问路边走,经过下刈地界,再经岭下溪牛厄岭,爬完岭后就走不动了,县太爷也感到浑身不自在,吩咐下轿休息。此时乡保等带着茶水赶到了,说明此地便是甲路坪寒婆省。听说早年有一位老乞婆冻死在这里,知县前后观察了一番,附近既无房屋住户,现场又无尸骨,唯有一堆重叠的树枝树叶;当时原告又无现身,更无状纸,凶手是谁,无可查证,明显是陈年旧案。乡保重复强调,是一位有病的老乞婆冻死在这里,时间很长了,具体说不清楚。最后县官现场发话:谁有冤情可再次到县衙控告,要现出原告和证人、证物,指出凶手,说明冤情,本县方可办案。但后来都一直鸦无声息,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另有人说,也不知什么朝代,一个也是姓柯的中了状元,皇上要封职时,此状元不见了,后来据地方官反映,南方某地甲路坪,那株大柯木上悬挂着一顶状元帽,完其说是柯树精中状元了。荒唐!荒唐!

第三种说法是,当年抢劫柯屘荷的土匪,是某地‘贼王腹’老万贼一伙人,后来被朝廷派兵征剿了。有点牵强附会!

也有人说,寒婆和土地公闲聊时表白:“我没有传人,不造坟称妣,十年流浪乞讨,身世贫寒,不筑庙为神,不享受香火、供品,我作为房屋的栋梁,悬于各家各户的房顶,人们享受,我领受,随便即可……”

用柯木作栋梁,是众所皆知之事,但与寒婆有无关系,很难说。据说早年鲁班仙师为匠时,就开始用柯木作栋梁,诸木柯树为大,也不知是谁说的。

甲路坪有棵大柯木,年长者多数知晓,它是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砍掉的。这棵柯木与屘荷冻死的遗迹也还有点距离,下刈人来秀篆,上完牛厄岭就到寒婆省,再进来才到甲路坪,看到那棵大柯木。

(流传于秀篆、霞葛客区一带,供有兴趣者参阅)

黄火亮 收集整理  二〇一〇年 初夏



发表于 2010-5-4 18: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黄老新作!
发表于 2010-5-4 23: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听过这典故
发表于 2010-5-19 11: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没听说过!
发表于 2010-5-19 16: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听有意思的
发表于 2010-5-19 17: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色冬天  应该是挺有意思的吧~~··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