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楼主:maozhu - 

推荐客家原创长篇小说《巨枭炼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9: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11: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读者说,可能题材比较敏感。说的没错。我早考虑这个问题了。所以以感情为主线,假烟只是背景,蜻蜓点水。而且我的思想是好的,就是反映大家身不由己的心态,体现其中的迷茫,无助,困惑,引导大家走向好的道路。到了后面,我不写假烟了,写毒品和黑帮。比如香港也有三和会、古惑仔,但演的那么多古惑仔电影,似乎没有被列入敏感电影,还有许多毒品大作,也没用被金三角的人说成什么样吧,只要不去刻意针对某人某事,不太细揭露,我觉得应该可以吧。
此外,文内地点都为虚构。比如第一卷的内容,根本不是篆山的,纯属虚构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0-2-5 13: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章  认识老板  
临近傍晚的时候,黄深富进来交待要搬货了,于是大家一趟一趟地搬着货,将货装到车上。装完货后,黄深富突然对李强说:“李强,上车来,跟我一起送货吧。”

  李强听到邀请自己参加送货,一阵惊喜,立马说:“那好啊。”接着跳上了副驾驶室。

  黄深富又交待李跃进和王明亮务必看好工场。他们都说好。

  黄深富开动了汽车。李强问他这货运哪里去,深富说是运到隔壁镇的。李强问他是不是很多烟都运到其他镇去。黄深富说:“不一定,一般而言,单纯的烟支是本县人要的,有些老板需要我们的烟支再进行包装。我们也有许多货运到城里去,大都是包装好的成品,可以直接上市销售。有时会运到城里的物流中心,再通过物流公司的车辆运到外地去。以后我会慢慢带你去。”

  “那先谢富哥了。”接着,李强抽出烟,塞到黄深富的嘴上,又按起打火机帮忙点上。李强说:“抽烟吧,是真的。”

  “你不抽假烟啦。”

  “偶尔,现在经常都买真烟了。”

  “赚钱了,是该提高生活品质,多享受享受。”

  “我们要去哪里?”

  “去凤坑镇,那里有不少做烟的老板,经常要货。”

  “哦。”

  大约行驶了20分钟后,汽车驶进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绕了许久到了一处村外的破庙,汽车便停了下来。该庙旁边没有人家,前面是一片稻田,后面是一片茂密森林。黄深富说到了。李强有点惊讶,这里除了破庙外,别无房子,难道……李强问道:“不会吧,怎么会在这里?”

  黄深富说:“工场就在庙里面。”

  “原来如此。”李强想,这里虽偏僻却很幽静,的确是个做烟的好地方。

  庙的门紧闭着,黄深富敲了几下门,说:“有人吗?我是阿富,送茶叶的。”

  黄深富又交待李强:“不要直呼着姓名,也不要说做烟的,就说送茶叶的,或者随便编个。”

  不久庙门开了出来了一个人,黄深富说:“林老板,茶叶运来了,30件。”李强看了庙内的场景,一个香炉摆在墙边,但没看到佛像,估计庙已经破废了,在墙的左侧摆置着台机器,几个工人在忙碌着。

  “好的。”接着,他指着李强问黄深富:“这位是谁啊?”

  “哦,忘了介绍,这位是我们的助手,一起过来帮忙的。自己人,叫李强。”

  “哦。”

  李强也向林老板说:“您好。”

  “好。”接着,林老板对屋内的人喊着出来搬货,于是两个小伙子来到门口,走到车边。黄深富打开车后门,大家便一箱一箱地搬到庙里去,没多久便搬完了。

  搬完后,黄深富说:“数一数,是不是30件。”

  林老板清点着数量,然后说:“没错。”

  黄深富说:“那好,别忘了记起来吧。我们先回去了。”

  “好的,慢走哦。”

  接着,黄深富和李强坐上了汽车,启动后返回了。

  针对刚才的送货,有一大堆问题悬在李强脑中。路上,李强开始问黄深富:“富哥,货给了他怎么也没登记?”

  “叫他记了。我们那也记了。”

  “那钱呢?怎么没拿啊。”又是个问题。

  “到时候再一起结账。”

  “会不会赖账啊?”李强继续问着。

  “做生意靠信用,这个林老板人还不错,不会赖账。做生意也要看人,有的人也是到处赊账的,那就得小心了。”

  “是不是你收钱呢?”

  “偶尔,一般是我姐夫去收,他每隔一阶段就会算一次账。”

  停了一会,李强又问:“他们不是自己会生产吗?干吗还要我们的烟支。”

  “他们不可能每个品种都生产啊,我们有时不也会向别人要烟支。”

  “对哦。原来如此。”

  “先让你多跟几次。以后也可以让你亲自送货,没问题吧?”

  “没问题。不过开车还不是很熟悉。”

  “慢慢学啊。现在就让你开吧。”于是,黄深富停下了车,让李强驾驶。

  有车可以开,李强自然非常开心,一路上威风凛凛地开着车回家。

  第二天下午搬完货,黄深富也叫李强跟着去,说是要运到县城里去。李强说好的。于是跳上车出发了。

  李强所在的谷丰村离县城有50多公里,而且路况不是很好,其中一段十几公里得绕盘山公路,路旁就是深达几十米的河涧,看下去让人毛骨悚然。过了盘山公路,还得行驶几十公里已经破损不堪的柏油路。他们开车到了城里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万家灯火亮了起来。

  黄深富问李强饿了没有,李强说是有点饿,但黄深富说要等货送到了再吃。

  走了一段还不见黄深富停车,李强便问黄深富客户在哪里。

  黄深富告诉他不直接开到客户的店里去,主要是街道的人太多,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因此将车子开到一处河岸等候。

  “之前约过了吗?”李强问道。

  “电话联系过了。”那时候,手机还不普及,他们没有手机。

  黄深富绕来绕去后,将车开到一条小河边,小河附近没什么人,河里的青蛙不停地哇哇叫。河边还种着不少的柳树,对假烟交易而言,遮蔽效果不错。

  到了这里后,他们没人见到接货的人,李强俩便一直坐在车上。李强问:“富哥,在这里安不安全?”

  “绝对安全,这里没什么人,你会不会怕?”

  “不会,不会。要不要下去探一探?”

  “你不放心的话就下去探探。”

  “好的。”李强下了车在河边走了段路,只看到一棵棵柳树,一丛丛的杂草等。突然,李强看到一处杂草不断摇曳起来,他一阵紧张,停住脚步朝那看了看,接着又壮起胆子,走到草丛中看了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可能是因为风吹拂的原因。不久又回到车上。

  李强问:“是不是都来这里交货?”

  “基本上是。不过也要看情况,有时也会换。”

  等了十几分钟后,终于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散发出刺眼的光芒。由于车灯亮着,他们看不清楚车牌和人员。车子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黄深富和李强看清是一辆柳州小货车。车上下来了一个人,个子高高的,黄深富定睛看了看来人的面孔,对李强说:“是客户来了。”然后朝来人挥起手,打了声招呼:“徐老板,你来啦。”

  那个人也看了看黄深富,然后用超不标准的普通话说:“系(是)小富啊,让你久等了。”该人说话系和是不分,听了怪刺耳的。

  黄深富说:“不会。装货吧。”

  “好。”接着他对司机说:“阿毛,把吃(车)开过来。”

  汽车开到李强车的后面,然后,黄深富把车后门打开,客户的货车也开了后门,还倒车对接了过来,两辆车刚好形成一个通道。车子停住后,工作人员不用下车,便直接在车上搬起一箱箱的烟。

  搬完烟后,徐老板点了点箱数,说:“20件,没差。”

  黄深富说:“我们都数得好好的,不会差的。”

  徐老板说:“小富,难得来城里一趟,去喝几杯吧。”

  黄深富说:“你们还要忙呢,下次有空再来吧。”

  徐老板说:“我不忙,有手下在呢。”接着,他对司机对另一人工人说:“阿毛,阿雄,你们把货载回去,我跟客人七(吃)个饭。”

  那位司机说:“好的。”

  “路上小心,别半路停下,直接开到仓库。”徐老板又交待着。

  “知道了,放心吧。”

  黄深富说:“徐老板,你太客气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2-5 13: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章 诱人的按摩女
 徐老板坐上了车,李强让出副驾驶座让他坐,自己则坐在后座。在他们的观念中,副驾驶座位置是最大的。

  徐老板说去某某酒楼,黄深富按照徐老板说的路线驾驶着汽车。因为城区不是很大,拐了几条路没几分钟就到了。

  酒楼设在一栋共六层的楼房,红红的地毯直铺到路边,几个漂亮的小妹见到他们走来,鞠躬齐声说欢迎光临。一层大厅亮如白昼,一边还摆着养海鲜的玻璃柜,那些形形式式的鱼类和虾类都是李强以前从未见到了。他们来到了二楼的一个餐厅,餐厅装修雅致,墙壁用金色的壁纸粘贴,墙上挂着个空调,桌子上整齐地摆着餐具,李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

  徐老板点了菜,叫了啤酒,不一会菜就上来了。很多菜都是李强从未吃过的。他看得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徐老板打开啤酒盖,向大家倒了满一杯,叫黄深富和李强干杯。大家举起酒杯,一口咕噜地就到了肚子里。

  徐老板问黄深富:“这位小伙子怎么称呼呢?”

  李强说:“我叫李强,木子李,强壮的强。”

  徐老板说:“不错不错,的确很强壮,是个能征善战的好将才啊。”李强说过奖了,他仔细打量着徐老板,他人虽然很高,但是也很瘦,而且皮肤黝黑黝黑的,跟李强老爸有得比,更恶心的是,他头发乱乱的,估计几天没梳过。李强真没想到他还能当上老板。看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李强不敢说他坏话,反而拍着马屁说:“徐老板还是你厉害,都当大老板了呢,肯定是经验丰富,给晚辈指点指点啊。”

  徐老板说:“想当初我不过系(是)花几百元钱开了个小卖店,兼卖几条烟,糊糊口而已,后来看到其他店拿烟比较麻烦,才顺便转卖给别人,渐渐地做起批发。路也是要慢慢走的,没那么快,你现在多大呢?有没有20岁?”

  “今年18岁。”

  “那还很年轻啊,机会多的是,小伙子,前途无量。”

  黄深富听了也附和着夸奖李强,说他怎么厉害,并朝李强使了使鼓励的眼神。聊了几句后,黄深富话题一转,切入生意问题,问道:“徐老板,生意不错吧?”

  “这半年来都还可以。销量还不错。”

  “客户反映如何?”

  “基本上能做得过,你们生产的质量有保障,我也卖得放心,大家一起发财嘛,呵呵。”

  “我们在质量上可是重重把关的,还聘请技术人员专门调配,为的就是让货顺畅地销售出去,让像你这样的大老板好好赚钱。”

  李强听了,心里暗暗直笑,他们工场根本就没聘请过什么技术人员。不过他也佩服黄深富的口才,放屁放得合适。

  “所以嘛,我都是固定向你们拿货的,从来没换过其他家,我就信赖你们。你们老板也系(是)很可信很有实力的人。”徐老板回道。

  “非常感谢徐老板的信任,干一杯。”

  接着,黄深富又问:“烟草局那边有什么状况没有?”

  “近来查得不严,至多也系(是)小打小闹,没什么大碍。”

  “有什么情况的话,也得及时反映给我们。”

  “一定会,一定会。来,干杯。”

  吃完饭,李强打了个饱嗝,因为喝多了酒,头晕乎乎的,肚子也好涨好涨。黄深富说时间不早了,要回去了。徐老板说要不然找个酒店,晚上留在城里,明早再回去。黄深富说不必了,很快就到家了,明早还得干活呢。

  徐老板听了黄深富这么说,便说:“到楼上按摩按摩,按摩完再回去,我请客,走走。”

  黄深富说:“这怎么好意思,还要徐老板破费。”

  “只是偶尔而已嘛,没系(事)没系(事)的,走吧。”

  黄深富有碍情面,还是与李强一起跟上去了。

  他们来到四楼,几个漂亮小妹站在过道欢迎着。这些小姐似乎和徐老板很熟,其中几个人都招呼着:“徐老板,您来啦。好久没看到您来了啊。”徐老板也跟她们亲亲我我的。

  他们选了间房子,房子里刚好有三个座位,徐老板先躺了下去,李强也模仿他的姿势着躺下。躺椅松松软软的,躺下后真是舒服。

  接着进来了三位靓妹。她们个个都很年轻,20岁上下,进来后,徐老板对她们说:“这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好服侍服侍哦。”

  “徐老板放心。”她们应答着。

  李强不经意就看到徐老板,他还真色,动不动就摸摸小妹的脸,嘴里说真嫩真白,接着就把手伸进人家的**,*来*去,那个小妹也没有拒绝,只是嘴里说着不要嘛不要嘛。

  服侍李强的一个小妹给李强服务起来。小妹很漂亮,双手皮肤嫩白嫩白的,脸蛋化过妆,但并不浓,看起来挺清纯的,不像服侍徐老板那位浓妆艳抹得像鸡婆一样。李强第一次来这种场所,还很拘束,只是跟小妹聊聊天。小妹问李强:“帅哥,你几岁啦?”李强说:“18岁了,你呢?”那位小妹说:“我也18岁啊,这么巧啊。”李强说:“是啊,怎么跟我一样大。”小妹说:“有缘嘛。”李强问小妹怎么称呼,小妹说叫小丽就好了。小妹问他:“你是哪里人的呢?”李强说:“建安谷丰村,美女,你呢?”小妹说:“我是丰谷村的啊,看来真是有缘。”李强说:“是真的还是假的?”小妹说:“小女子从不骗人,我们村就叫丰谷村啊。”李强信以为真。

  小妹不断给李强按摩,李强感到舒舒麻麻的。小妹不经意弯着腰,胸前宽松的衣服自然下垂,李强禁不住诱惑往里面看了看,发现连**都没穿,几乎一览无余,李强的下身一下子翘了起来。李强心想才18岁,**就那么大,发育得真是丰满。他瞟了下其他人,都在对小妹摸来摸去,他终于控制不住了,勇敢地将手伸进小妹**,****,很充实,弹性十足,李强感到全身心血不断翻涌,刚才的酒意全消了,感觉无比的兴奋刺激。

  按摩结束后,黄深富和李强说要回去,徐老板也作了挽留,但他们执意要回去了,还对徐老板的关照和好意表示感谢。于是与徐老板道了别,发动汽车出发了。

  路上,是黄深富开的车。李强问他:“晚上喝酒喝那么多,能不能开?”

  黄深富问李强:“你喝得晕不?”

  “经过刚才一阵刺激,早醒了。”

  “刚才很刺激吧?”黄深富问。

  “那是,很舒服啊,我那个小妹很靓很不错啊。”

  “哈哈,想不想泡她?”

  “哪可能泡她,离那么远。”

  “没错。”

  “我那个小妹说她村叫丰谷村,还说跟我一样18岁,你说是真的吗?”

  “哪里是真的,别信。”

  “可是看她还挺清纯的。”

  “装得而已,这种小妹只能玩一玩,不能动真情,否则就麻烦了。”

  “有道理。你是不是会经常去玩小妹啊?”

  “还可以啊,经常那些老板都会请客呢。刚才那位徐老板也挺大方的,这样的客户很难得啊。”

  接着,李强又想学学开车,毕竟这里的路比老家的好,开起来应该很刺激,于是他央求黄深富让他开车。

  黄深富说:“等远离市区后再让你开,市区经常有交警,你还没考证呢。而且这里不比我们镇,不仅车多,晚上视线也不一样。”

  “我知道,让我学学就好。”

  再走了一段路后,李强便开起了车,开车时还精神抖擞,只是脑子动不动就浮现玩小妹的情景。李强把车窗打开了,还加大油门,窗外的风呼呼地吹进来,李强尽情享受着风带来的舒爽。而黄深富估计是喝多了,酒量不是很好,没一会就呼噜呼噜地睡着了。

  请大家多多支持,收藏投票评论,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0-2-6 11: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7章 写情书
李强开着车一路顺风地回到了家。那个晚上睡觉时,李强久久睡不着,小妹两个丰满的rufang还闪现在眼前,李强的心血仍未消退。他感觉到女人的魅力无比强大,自己已被深深吸引着。那个晚上李强做了性梦,梦见跟女人翻云覆雨,半夜时突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一泄千里。

  第二天上班时,李强色心大起,动不动就瞄瞄几个包烟的妹子的胸部,尤其是最漂亮年纪也最适合自己的云莲的那个。上班还没多久,李强说口渴,要喝点茶水,于是来到房间外头的一张茶桌,茶桌离就在包烟一边。李强泡起了茶,接着对女孩子说:“美女们,喝茶不?”

  “我们不喝茶呢,只喝水。”

  “喝茶有益健康,要学着喝。云莲,给你倒一杯吧。”

  “怎么就给云莲一杯啊,我们就不用啦,多偏心。”李香妹说。

  “一人一杯好不好?”

  “好,你会端给我们,我们就会喝。”

  “一定。”接着,李强倒真的泡了茶,第一杯先端给云莲。云莲赶忙说:“还来真的啊,放着吧,别不小心淋到烟里去了。”但李强已经端过来,她于是停下活儿,起身并转身,接过杯子喝掉了。

  李强问其她人:“你们要吧?”

  “当然要啊。”于是,李强一杯杯端过去。

  喝完茶水,李强干活心不在焉的,没过多久,他又放下手中的活,特意将一个装满烟支的箱子搬到包烟的小妹那。香妹看到了说:“李强,这里还那么多箱呢,搬过来做什么?”

  “多储备点嘛,反正总要的。”接着,又拿起她们包好的烟,看看包的质量,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李云莲也。

  晚上下班的时候,路上,李强一直跟着云莲,又掰不出什么话,搞得云莲非常害羞。她对李强说老跟着做什么,自己快点回去。一直到了两他们两家的分岔路口后,李强不敢跟着去她家,才分开了。

  之后,李强心想这个方式效果不好,显得过于唐突了,应该来点其他方法。吃完饭后,他叫上了王明亮。

  李强对王明亮说:“兄弟,你觉得云莲怎么样?”

  在平时上班过程中,王明亮就猜到李强对云莲有好感,他说:“强哥,是不是看上她了?”

  “是啊。”

  “人当然不错啦,长得那么靓,脸蛋那么白,还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你小子,真会形容。现在就想请你帮忙,帮我写封情书,如何?”

  “我可不会写,还没泡过妞呢,哪能写得来。”

  “你语文比我厉害嘛。”

  “我不行,要的话我叫黄雄给你写,他作文比较厉害。”

  “有道理。”

  他们叫来了黄雄同学,李强还塞包假烟给他,黄雄立马就同意,于是几个人跑到黄雄另一间休息的房子,打开灯,围在桌子前,准备写。黄雄随便撕了一页薄薄的笔记簿的纸。李强说这个纸不行,太没档次了。李强问有没好点的纸,黄强翻来翻去,翻出一本记录本,里面的纸张边缘还印着些卡通画,李强说就用这个,于是小心翼翼地撕了两页。李强说先打个草稿,免得写错了。

  黄雄问:“称呼要怎么写?写名字,还是写亲爱的?”

  李强说:“现在还没泡上就写亲爱的,会不会不妥啊?”

  王明亮说:“写亲爱的听了怪肉麻的。”

  黄雄说:“就写云莲美女吧?”

  “没错没错,就这样写。”

  接着黄雄写第一段:“你真的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美女,能够认识你真是我的幸运,更让我高兴的是,还能与你一起干活,天天见你。你就像天使,让我为你倾倒,没有见到你,我寝食不安,做梦都老梦到你,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你了。”

  李强说:“不错不错,真有文采,你是不是写过啊?”

  “是啊,写过呢,效果不错的。”

  “难怪。接着写吧。”

  “强哥你说说,想写什么话啊。”

  “直白点,就说做我女朋友。”

  于是黄雄又开始写第二段:“我是真的爱上你啦,你做我女朋友吧。做我女朋友后,我保证我会好好对待你,天天关心你,天天照顾你,也会养你。”

  黄雄说:“这样行吗?”

  李强说:“觉得短了点,能不能再掰几句话?”

  黄雄说:“我也想不出来了。”

  李强说:“要不然在后面补上假如我发财了,如何对待她。”

  黄雄说好吧。于是写着:“假如我发了财,我一定盖洋楼给你住。假如我发了财,一定买轿车载你玩。假如我发了财,一定给你买最好吃的东西让你吃。做我女朋友吧。李强。”

  李强看了看后说:“就这样吧。再抄一份。”

  黄雄问:“要怎么寄出去?”

  王明亮说:“要不强哥直接找个机会塞给云莲得了。”

  黄雄说:“要不去投学校的邮箱,寄到她家里。”

  李强想了想说:“我不懂她家的地址。万一被她父母撕开就惨了。明亮,你帮帮忙,找个机会帮我递给她。”李强到要动真格时,胆子却小了。

  “我不太敢啊。”

  “有什么不敢,帮兄弟一把啦。以后你看重谁了,我也帮你。”

  “那好吧。”

  写完信后,找了个信封,把信折叠后塞了进去,信封上写上“李云莲收”以及“李强寄”等字样。

  第二天下班时,李强将信递给王明亮。王明亮怯生生地走过去,趁着其她人走到门口后,他叫着:“云莲,等会。”

  “什么事?”

  王明亮拿从裤兜里掏出信,递了过去,脸都红起来了,他说:“强哥给你的,不是我给的。”

  云莲有点木讷,她接起了信,但没有说话。她没有立即撕开信,而是放进袋子里。

  李强瞟了瞟云莲,云莲看了过来,两人目光相碰,云莲立即转看其他地方,显然她挺害羞。之后,她出了大门。

  亲爱的读者,请多收藏,你的收藏和投票,是我写作的动力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2-7 21: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章 情书寄出后
李强一时还猜不透云莲的心思,但信已经递出去了,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不过仍有另一块石头未落地,那就是云莲的是否同意。李强问一旁的王明亮:“亮兄,你看有没有戏啊?”

  “人家还没看信呢。以我猜测,你的魅力那么大,没问题的。”

  晚上李强心里忐忑不安的,胡思乱想着云莲收到信后可能会有的结果。到9点多的时候,他在家实在憋不住了,他想应该把云莲约出来,大胆点直接表白。

  可是此时,他胆子却大不起来,以前打人都那么勇敢,风风火火的,没料到动真情时却蔫了似的。他想来想去,还是想请王明亮帮忙。于是,李强去了王明亮家,将想法告诉他,意图是请他去云莲家把她约出来。

  王明亮听了后,立即说不行不行,他没这个胆,打死也不敢去。李强没有办法,央求着说:“要不然跟我一起去她家,陪我壮壮胆,也不用进入她家里,在门口打声招呼,就说老板有事要交待,然后约出来玩玩。”

  “那我呢?”

  “约出来后你就溜。”

  “没问题。”

  于是他们来到了云莲的家门口,云莲家的房子也还不错,是用钢筋水泥盖的,虽然没有像李学明的家那样豪华装修,但在农村里算不错的了。还是王明亮先开口,叫着:“云莲……”

  云莲来到了门口,估计她刚洗完澡,长长的头发还未干,散发出洗发水的迷人香味,她说:“哎呦,是你们啊。”云莲看到李强俩,有点吃惊,但还是挺客气地说:“进来坐吧。”

  李强说:“云莲,出去走走吧,别老待在家里嘛。”

  云莲应道:“去哪里啊?没什么地方好去。”

  李强一听她这样说,马上补了句:“去你叔叔家,他交待有事情,要大家一起去。”

  “那好吧。”接着,云莲对屋内她的母亲说:“妈,我出去下。”

  她母亲听了说:“这么晚了还去哪里?”云莲回道:“去下叔叔家,很快就回来了。”她母亲说:“早点回来。”

  三个人一起走到外面了,到一处路口的时候,王明亮说要回趟家,云莲问道:“不是一起去吗?”王明亮说:“你们先去,我晚点来。”一溜烟就消失在黑暗中了。

  现在只剩下李强和云莲俩了,李强不断地看了看云莲脸蛋,心跳加速。云莲问他:“我叔叔说有什么事情呢?”

  “没有什么事,是我找你有事。”

  “你还敢耍嘴皮子,哼,不怕我打你啊?”云莲开玩笑地说。

  趁着云莲开起了玩笑,李强顺水推舟,也开起了玩笑,他说:“你打吧,巴不得被你打呢。”

  “哼,我打人很疼的。”

  “没关系,打是疼,骂是爱。”

  “那我不打了。”

  此时,李强鼓起了勇气,提起情书的事情,他轻声地问道:“云莲,看了信没有呢?”

  “呵呵,看了,是不是你写的啊?”

  “当然是,我想了几个晚上才写好的。”

  “真的假的啊?我看笔迹好像不是你的吧?你的字什么时候变那么漂亮了啊。”

  李强听到云莲这么一说,才想起来没注意细节,把事情弄糟了,在抄那封情书时还是让黄雄代笔。他后悔不已,“哇靠,自己怎么这么笨”,他心里抱怨着自己,同时,又感到很没面子。但是,水已经泼出去了,不可能回收,李强立即来了个救急措施,编个句很好听的话说:“笔迹虽然不我的,但情意是我的,也是真的,真的啊。”接着,他用手拉了拉云莲的手,云莲下意识地缩了回去。在拉她的手的同时,李强说:“做我女朋友嘛。”

  云莲低下了头,等一会才说:“我们年纪还小呢,就想这些啦。”

  “只是做男女朋友嘛,年纪小也没关系的。”

  “你真的看上我?我有哪些地方好呢?”

  “当然是真的,自从进了烟场对你就有好感了。你什么都好,人好看,又勤劳,又有素质。”

  “我没那么好的啦。”

  “我觉得好就是了。”

  “好了。我要回去了。以后再说吧。”

  “这……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这么近,不用送了。”但是李强还是送了一段路,直到云莲家门口。

  虽然云莲没有直接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对李强而言,他觉得还不算失落,希望依旧在,只要保持对云莲攻势,一定会马到成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2-7 21: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章 家庭“政治课”
 此后,李强经常为云莲献殷勤,诸如上班前帮忙倒水,下班后送她回家,买些零食送人家等。渐渐地,其他几位工场的朋友,也知道李强的意图了,有时拿此事来开玩笑,对李强说最近交桃花运啦,每天都风光无限啊,什么时候喝喜酒啊。

  随着李强对云莲的攻势的日益凌厉,云莲也潜移默化地接受了。李强送她时,她也没有意见,两人还走得很近,有时也会拉着手。李强约她出去玩时,她也同意,跟着李强在村子里转转,不过,村子地方不大,合适约会的地方不多,动不动还碰见村里人,致使许多乡亲都知道他们俩的事。

  李强父母也有所耳闻,一天,李大牛和他老婆叫儿子李强坐下,说有话要谈谈。李强母亲问李强:“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了云莲姑娘?”

  “是的。”李强实话实说。

  “云莲是个好姑娘,家庭条件又好,哪会看上我们这样的穷家庭?”

  “她现在都很顺从我,哪就看不上了呢?”

  “是不是真心的?”

  “是的啦,我了解她。”

  “她家人也未必同意。她妈妈可是很刁难的人,大家都知道。”

  “这倒不清楚。现在又不是娶她,不管那么多。”

  “现在年纪还这么小,赚钱要紧。多为家里赚赚钱。”李强父亲插话了,他只顾着多赚点钱。

  “我会好好把握的啦,尽量做到两不误就是。”李强回答。

  李强母亲说:“先打打基础也好,以后年纪到了也就顺理成章了,免得像你哥一样,都没谈恋爱,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

  “就是嘛。”李强附和道。

  而在李云莲家里,也开了场家庭会议。李云莲的母亲叫李春琴,主要辅导云莲父亲做水果收购生意,在生意上比云莲父亲还厉害,人很精明,精明到斤斤计较,在村里可是出了名,获得一个“精怪”的外号。据说,她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妻管严”,对老公一举一动都要盘查。现在听到女儿跟人谈恋爱了,她自然给予高度的重视。

  “云莲,我的好女儿,你坐下,坐下,妈有话跟你说。”

  “妈,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问你话呢,快坐下。”云莲也猜到几分她妈妈会将她情事,不喜欢妈妈啰嗦着,于是有点不太情愿地坐了下了。

  “你说,那个李强是不是在追求你?”

  “没怎么追求。”

  “没怎么追求?那你们还走那么近,要对妈说实话。”

  “只是偶尔玩一玩而已。”

  “对妈妈也敢撒谎,我还不知道吗?我都问过别人了,人家说你们晚上经常约会,还手拉手呢?”

  “妈,有什么好问别人的,怎么好意思去问。”

  “妈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呢,我说的话是不会错的。我告诉你,李强那种人可不能走太近哦,人家是吃蛇饮老虎血的大南蛇,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以前还不是砸过人家的脑袋,村里谁不知他的为人。我可不愿看到你跟这样的一个混混在一起。”

  “人家没有那么坏啦。现在都好好的,也没打架。”

  “哪里的话。没听说过狗改不了吃屎吗?性子定了哪那么容易改?你现在年纪还小,要多为家里赚点钱,等以后你长大了,妈给你找个有钱的好人家,要找也要找像你叔那样好的家境,一辈子都快活。李强是什么,不过给你叔做苦力的,家里又寒酸,才不要找那样的人家呢。”

  “妈,你别再说了,我也没想那么远啦。”

  “要听话就是。”

  “知道啦。”

  在云莲的心目中,李强虽然有很多不正的行为,但对她挺好的,而且自从做了烟,人学乖了不少,并没有像她妈妈说的那么坏。同时她了解她妈妈甚过了解李强,她妈妈的执意孤傲是很难改的。目前自己年纪小,决定权也小,一时拿不定注意,觉得很是矛盾。

  亲爱的读者,请多收藏,你的收藏和投票,是我写作的动力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2-8 22: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0章  泡妞得招

在上班时,李强想对云莲继续保持攻势。这一天,他依然想为云莲洗杯子倒水。云莲的水杯放在茶桌上,李强拿着云莲的杯子到自来水处洗,云莲看到了,上前来拿杯子,说:“李强,我自己来就好了。”
李强没有多想,反而说:“云莲,那你也帮帮把我的洗一洗吧,为我服务下。”
云莲却说:“你洗你的,我洗我的。”李强看到云莲表情冷淡,一时摸不着头脑。他又转一想,女孩子偶尔生气也正常,这个时候更需要安慰,于是李强问:“怎么啦?谁欺负你了,说出来,我教训教训他。”
云莲本来心里就苦闷,此时听到了这句话,想起昨晚她妈妈提到李强爱打架的缺点,一时气冲上来,提高嗓门说:“还敢教训人。”由于声音音量提高,引起了其她几个姐妹的注意,她们纷纷转过头看了过来,但没有一个人发话,场面气氛凝重,搞得李强异常尴尬。李强在一伙兄弟面前都是大声说话,气势逼人,但在心爱的美女之前,却是一只小羊羔。没办法,女人的魅力就是大,难怪世上不知道有多少的英雄好汉臣服于美人之下。
李强安抚道:“好了,好了,听你的,不教训人。是我的错。你回去坐吧。等水开了我帮你倒。”
“谢了,等会我自己来吧。”
上班时,李强一直想着刚才云莲生气的那一幕,琢磨着具体的原因。他不时看了看云莲,只看到她默默地包着烟,很少跟姐妹们讲话。李强想过去说几个笑话,逗逗云莲,但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云莲匆匆就吃完了饭,李学明的老婆问她怎么不多吃点,她说肚子不饿。平日大家吃完饭都会聊下天,喝喝茶或看看电视,而今天,云莲一吃完饭就对大家说要去工场了。这种种迹象,让李强感觉越来越不妙,他想云莲肯定有为难之处,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李强吃完饭后,未作休息,说要回趟家,便离开李学明家了。他来到了工场,敲了敲门,云莲问:“是谁?”
“我,李强。”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
“先开下门啊。”
云莲打开了门。李强问她:“有没吃饱啊?”
“吃饱了。”
“今天怎么了?看你都不开心的样子。来,笑一个啊。”
“哪笑得起来。”
“到底怎么了?说说。”
“我妈很不高兴。”
“她怎么说呢?”
“不能说。意思就是不让我和你靠太近。”
“晕,你妈还这样。那你也不能偏听她的话,要有我们自己的主意。我们在一起不也挺好的吗?”
“我妈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年纪还小,我考虑一个晚上,要不然先保持普通点的交往吧。以后再谈。”
“不会不喜欢我吧。”
“现在不管什么喜欢不喜欢,你也不要想太多,保持普通点的交往就好了,免得被我妈骂。”
云莲这样说后,李强一时拿不出更好的主意来,只能默默接受现状。等到其他人来到工场后,他便回到自己的岗位干活了。但是,干活的干劲明显不高,其他人也看出来了,王明亮说:“强哥,跟嫂子没什么问题吧?”“滚,哪里是嫂子。”“偶尔生气也是难免的。”而李跃进则说:“别想七想八的,好好干活吧。”
接连几天,李强与云莲若即若离着,李强心情好不到哪里去,心情不好,火气也大,云莲没在一边的时候,他很容易就大声叱喝。
一日李强开车时,路上突然窜出一只鸡,李强刹车不及,直接碾了过去,顿时一只鸡夭折车轮下。李强想重新驶动汽车的时候,路边一位40几岁妇女立即从屋里跳了出来,不要命地站在车前面,凶巴巴地说:“你撞死我的鸡,就想溜之大吉啦,啊?”接着又说:“快下来,你们看看我的鸡,肠子都露出来了,你们说要怎么办?”
李强看到妇女朝自己发威,自己火气更是高涨,不盖过她不行,李强探出头,发出雷声般的声音吼道:“快让开好不好?信不信把第二只鸡也碾死。”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给老娘听听。”那位妇女双手叉腰,咄咄逼人。
“我说把你这鸡婆碾死。”李强不甘落后。
“你做了错事还敢嘴硬,你的人讲不讲理。”
“不就一只小鸡嘛,你干嘛那么嚣张?”
那位妇女冲到了车窗,伸出手来拉李强,说:“你才嚣张,你下来,快点下来。”李强跟她纠缠着,不断将她推出去,但那妇女又上前来。
坐在一旁的黄深富有点急了,车后还载着不少的货,不保险,觉得还是少惹点麻烦好。他对妇女说:“阿姨你冷静点,我这小弟年轻气盛,你别计较,我赔你好不好?你说要多少钱?”
“我不是见钱眼看的人,只是看你们不讲道理,实在是说不过去。”
黄深富掏出了20元,递了过去,说:“这钱赔你,你把鸡拿回去吃了。”
妇女接过了钱,气势才降低下来,说了句:“这还差不多。”
之后,李强开车离开了。
黄深富说:“强兄,最近火气很大啊,是不是因为泡妞的问题啊?”
李强说:“富哥,还是你了解我啊。最近小弟心情郁闷啊。”
“说说看,具体是什么情况?怎么说我比你大一轮嘛,经验比你多。”
“奶奶的,云莲她妈妈反对我们交往,看不起我。火大啊,真想教训教训云莲她妈妈。”
“你的想法太幼稚了,武力不是可以解决一切的。有的时候,还需要想想办法。”
“那你教教我啊。”
“我对云莲妈妈有所了解,她那种人就是那样,见钱眼开,很势力。”
“最大的问题我没有钱啊。”
“那也无妨,我教你,先斩后奏。”
“什么意思?还要砍人?”
“不是不是,就是先上船后买票。”
“什么意思啊,说明白点。”
“把云莲给做了,以后就是你的了。不接受也接受。”
“这样子啊,不太好吧。”
“没硬来哪那就更难了。想当初我泡我老婆时,还不是这样,我把我老婆肚子搞大了,我那岳父母巴不得把女儿嫁给我,后来连聘金都不用啊。”
“还有这等好事。”
“就是嘛。找个机会,先下手。以后路就开了。”
听了黄深富一说,李强倒觉得有理,有时候是不能太软弱了,目前若即若离不是办法,该强时还得强点,必须主动出击,狠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0-2-9 21: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多多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前进的动力。同时,欢迎到逐浪网支持。输入书名搜索下就有。
 楼主| 发表于 2010-2-10 12: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1章 寻觅初夜机会
 可是,要怎么才能有机会亲密接触云莲呢?这是个大问题。虽说是硬来,但也不来横冲直撞了,搞不好就是qiang jian,这点常识李强还是知道的。

  即使约了云莲来家里,那也不太合适,家里毕竟还有父母呢,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李强想了想,要不把她约到自己的老房子,那里没有人,自己活动的空间就大了。

  没错,就这样办,先把老房子整理整理再说,李强这样想。

  李强的老房子就在他原先住宅的前几列,由于老房子旁边的人家不少往交通比较方便的地方搬迁,只剩不多的比较贫穷的几户人家,所以老房子一带显得有些冷清。李强的老房子也是瓦房,有两层楼,一楼放置柴草,二楼楼层是木板铺成的,上面放置一张床,只有他二哥过年回来时才整理出来睡觉。平日哥哥外出,这里的床铺没人用,就连蚊帐被子都收起来了,整个床板沾满灰尘,蚊帐架还吸引蜘蛛造窝,脏兮兮的。

  李强提着水,带着抹布清洁床铺,还把木地板扫得干干净净。接着回家抱被子和蚊帐。李强母亲看到了,问他:“李强,拿这些做什么?”李强回道:“我到老房子睡觉去。”李强母亲说:“家里不是有房子吗?去那里干吗?”李强回答:“我经常晚回来,晚回时就在老房子睡觉,免得半夜开门打扰你们了。”她母亲说:“那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别玩火,房子柴草放很多呢。今后也别太晚睡觉,早点休息。”“知道了。”

  万事俱备,只欠美女。

  李强琢磨着要怎么约云莲出去玩。下班的时候,李强扭捏地对云莲说:“云莲,晚上去玩玩吧,好久没一起玩了。”

  “去哪里玩啊?”云莲问。

  “去村外的河边沙滩走走。”

  云莲愣了下,然后说道:“去那里!我才不敢,黑乎乎的。”

  “不会黑的,有月亮呢。”李强指指天空说道。

  “不去不去。”云莲态度坚决。

  李强发现受阻,立即转了个弯道:“要不然晚上去香妹家坐坐。”

  “可以啊,我好久没去了。”云莲终于爽快地答应了。

  李强微笑地说:“那好啊,我在巷口等你。”

  晚上李云莲对她母亲说要出去玩,她母亲立即问去哪里,她说去香妹家。她母亲听到这样说,便放心了,只是说早去早回。

  看来李强说去女孩子家玩的这一招真灵,巧妙地避开了云莲母亲的注意力。李强早早在巷口等候云莲,接着一起去香妹家玩。香妹看到李强和云莲来了,显得很吃惊,从来没看到他们一起来做客,但她也没提男女关系的事情。云莲跟香妹相处得特别好,好像有说不完得话,还跟香妹坐得很近,并挽着她的手。李强偶尔插插话,头脑里还在思考另一个问题:等下回去后要怎样把云莲约到老房子去?

  坐到将近10点的时候,他们俩向香妹道别了。出了屋外,走了一段路后,李强开口了:“云莲,我刚把我们家老房子整理了下,以后就在那休息。去我那看看吧,都是我整理的,看看我的劳动成果如何。”

  “是吗?还很勤快的嘛。”云莲投来赞赏的眼光。

  “走,去我那看看啦。”李强拉起云莲的手往前走。

  不料,云莲却松开了手,说道“以后吧,现在都那么晚了。”

  “一会就行。”李强说道。

  云莲犹豫了会说:“好吧。”

  李强听了心花怒放,巴不得立即赶到房子,脱衣,上床。

  走到云莲家所在的那个巷口时,云莲突然又说:“还是以后再去吧,太晚了,等下我妈又有意见了。”

  李强立即说:“一会就好,你妈不会说的。”

  “不行不行。我还是要回去了。我妈都特意交待。”云莲更加坚决地说。

  李强听了,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说:“那好吧。你先回去吧,再见了。”再送了一小段路,云莲便独自回去了。

  快到手的美梦就这样飞了。李强不禁感慨着。人算不如天算,没办法,只得继续努力寻找下一次机会了。

  接下来的日子,李强不断搜寻着机会。终于有一天,李强听到云莲跟其她姐妹说好久没去镇里玩了,都没时间去买东西。其他人听着没感觉,李强却立即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趁没人的时候,李强对云莲说:“下班后我带你去镇里吧,我可以开车去。”云莲问:“真的可以吗?”李强回答道:“可以,我有车钥匙呢,我开车都很熟练了。”“那好啊。”

  接着,李强跟黄深富打招呼,说要用下车子。黄深富知道他的目的后,连说没问题没问题,大大地支持,还帮忙支了些招。

  吃完饭后,李强载上了云莲出发了。汽车开得挺快,碰到转弯处或有人时,李强大力按喇叭,制造声势。李强问云莲:“我开车技术怎么样?”

  “呵呵,还不错啊。”云莲甜甜地笑着。

  “我开车的姿势酷不酷?”李强更加神气地说。

  “是很酷啊。”

  李强听得心里美滋滋的。接着他说:“什么时候方便的话,也教教你开车,那你就是我们村第一个能开车的美女了,肯定很威风。想不想啊?”

  “呵呵,可以啊。可是我头脑很笨的,没那么容易学会。”

  “你聪明着呢,学车也不难,胆子大一点肯定会的。”

  到了镇里后,李强把车停在一边,陪云莲在店里买了件衣服和一些日用品,李强争着付钱,云莲一直说不用不用,李强说没事没事,一年半载才这么一回。

  亲爱的读者,请多收藏,你的收藏和投票,是我写作的动力啊。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