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楼主:maozhu - 

推荐客家原创长篇小说《巨枭炼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7 22: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0-2-3 22: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秀中97届的老乡???LBH?

篆人很少写手写长篇的,有你开路,应该会慢慢多起来的。呵呵。

我有话直说,题目不是很理想,有点直冲。竹兄不要生气,当是开个玩笑。

内容还没细看,有时间一定好好拜读一番。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7: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题目已经改为《烟枭炼爱》,如何?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8: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章 指使打架
 过了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李强正在热火朝天地干着活,突然听到有人咚咚咚地敲门。屋内有人问:“是谁啊?”

  隔着门,依稀听到那人说道:“我,王明亮,找李强。”

  李强听到是王明亮后,立马放下手上的活,来到了门口,他在拉栓的一刹那,突然想起老板老板曾经交待过不能带外人进来,这是一大原则。于是松了手,隔着门对王明亮问道:“明亮,你来干吗?”王明亮急促地说道:“找你有事。”虽然也有事,但李强依旧谨守原则,回道:“这里你不能进来,我们有规定。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吧。”

  此时,李跃进察觉到了,故意咳了几声,李强知道这是暗示语。于是,他不耐烦地对外面的王明亮说道:“晚上再说,我要干活了。”然后便转身想回去干活。

  云莲也听到王明亮的说话,趁李强走过身边的时候,她顺便问李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李强应说:“我也不清楚,估计是明亮惹什么事了,不管他了。”云莲说:“少惹点事好,专心干活。”“是的,好好干活。”

  李强回位继续干着活,不料,过了一会,窗户上又探出一个脑袋,李强一看,正是王明亮。好在此时李跃进去了另外一间屋子。王明亮轻声地叫着:“强哥。”

  李强看到了王明亮,大步流星地走到窗前,生气地说:“你不能来这里,被我老板知道就惨了。什么事快说。”

  “我们要请你帮忙。我们被人打了。”王明亮说道。

  李强担心被李跃进看到了,他来不及具体问什么原因,立即回道:“没问题。晚上我去找你,现在不能出去。”

  王明亮应道:“好吧。晚上我在巷口等你。”

  李强催促道:“好的,你快回去吧。”

  晚上下班后吃完饭,李强便去找王明亮了,在村子的巷口看到了王明亮和黄雄。他们看到了李强,说:“强哥,你来啦。”

  李强掏出烟,递一根给王明亮,一根给黄雄,自己叼起一根,又拿出打火机点着。李强问:“发生了什么事?”

  王明亮说:“我们今天被叶千荡几个人欺负了?”

  “什么?”李强愕然。“还被他们欺负,你们太丢大家脸了吧?”他气愤起来,心想你们太差劲了。

  “唉,我也觉得很丢脸,可是又没办法。”王明亮叹息一声,头便低了下来。

  “把前因后果说一说。”李强说道。

  “我们今天早上放学的时候,半路上叶千荡好几个人围住了我和黄雄,跟我说要找我算老账。”

  “什么老账?”李强疑惑不解。“就是上次打他的事。”王明亮解释道。“那是我干的,都陪他钱了。”王明亮说道:“可是叶千荡说我是祸因,说是我雇你干的。”

  李强没料到叶千荡还敢做出这样的事,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他心里愤愤不平:“靠,他也太大胆了。后来呢?”

  “我当然说理由了,可他趁着人多,不听我说话,围过来就把我打了。他们村的人都帮着他呢。”王明亮愁着脸说道。

  “连我也打了。”黄雄说。“我自行车轮胎的气也被他们放了。”

  “你们叫兄弟们打他啊。”李强提高嗓门说道。

  “哪里叫得来,我们村的其他人都见死不救。”王明亮委屈地说。

  李强听到大家不相救,心里挺气,但同村的同学不在,他没得发泄,便对王明亮和黄雄厉声道:“你们俩硬扛嘛。”

  王明亮更加委屈了:“我们俩哪扛得过来,他们围了五六个人过来。我被打惨了,现在全身都痛。”说完,摸摸受伤的部位。“强哥,你得帮帮我,出出主意吧。”

  李强同情起来,说道:“你们说说有什么想法。”

  “很气很气,就想打他们,报仇雪恨。”王明亮和黄雄都说。

  李强回道:“大家都不同心,怎么打?”他沉思了一会,想到了一个法子,便说:“这样吧,你们回去把我们村几个经常一起玩的兄弟叫来,我回家一下,等会再集合,我会交待大家。”

  “好吧。”

  李强回家拿了一条七匹狼,这是他工场最近刚生产的烟,市场价格还挺高。为何拿烟,自然他是有用途的。接着,李强返回了巷口,几个同学陆续到了。李强说:“大家知道今天明亮黄雄挨打的事情吧?”

  “知道了。”

  李强指责道:“那怎么不帮忙呢?我们村是大村,让别人欺负多丢面子。”

  大家地下头,不太敢发话。半响,方世杰才说:“不太敢,打不了。”

  李强又说:“你们说,是不是就这样忍着气算了?”

  方世杰说道:“那也不是,我们也看不过去,只是大家都有点怕,没人带头啊,就是什么盘散沙来着。”有人提到:“一盘散沙。”

  李强拆开烟,取了出来,说道:“一人两包烟,都有份,上好的七匹狼,新出的。”李强边说,边分发香烟。

  “谢谢了,强哥真大方。”大家说。

  王明亮却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李强敲了下王明亮的脑袋,说:“有假烟抽就不错了,还想多美啊,这假烟一条也要卖20几元,我们研究很久才生产出来的,很好抽的,我都经常抽。只要你们不说,没人知道是假的。”

  王明亮笑道:“嗯。强哥亲自生产的,肯定不错。谢啦,谢啦。”

  “还没说要怎么对付叶千荡他们呢。我看你们齐心一点,明天放学后,半路拦住他们,打一通。”

  黄雄问:“那你来不来?”

  “我要干活,没法去。你们就听王明亮指挥。这样吧,你们看情况,如果叶千荡一伙人多,那就撤。如果看到他们人少,就上去揍一顿。如何?”

  “好主意。就这样吧。”黄雄说。

  “明亮,你得带头。”李强说。

  “会的,大家一定要听我的。”王明亮挺起胸说道。

  “没问题。”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第二天下午,王明亮、黄雄等人上了第一节课,并看到叶千荡有在教室上课。于是,还没等第二节课开始(下午一共上两节),王明亮便召集大家逃课。他们依旧在狮子坡蹲点埋伏。等到五点多的时候,陆续看到同学们骑车经过,唯独没见叶千荡,不禁觉得奇怪。一直等到快六点的时候,才终于看见叶千荡和另外一个同学骑着车姗姗而来,估计是他们值日做卫生晚回。但对于王明亮等人而言,这可是大好机会。他们立即从山上冲了下来,朝叶千荡杀了过去,将其团团包围住,二话不说,便一阵拳打脚踢。叶千荡大哭着求饶。但大家不管,继续奋力地揍着,连他的同学也不放过。黄雄还拉起叶千荡的自行车,扔到下坡处的一块丘田去。直至打得累了,大家才撒手逃走。

  晚上,李强还在家里吃饭,王明亮就进来了。但碍于李强父母在家,没说什么。李强一吃完饭,王明亮说道:“李强,出去玩一玩吧。”他连强哥都不敢称呼,怕李强父母责骂。李强应道:“好吧。”

  他们走到了屋外后,李强先问:“怎么样?”

  王明亮控制不住喜悦之情,立即回道:“打了,放学时叶千荡才两个人,我们很团结,围上去狠狠地打,打得我的拳头都疼了,真是过瘾。”王明亮笑嘻嘻的。

  “是吗?那很好啊。当时叶千荡是什么状况?”

  “他哇哇叫,说饶了我吧,不敢了。他奶奶的,我才不饶呢。”王明亮边说还边模仿叶千荡求饶的哭喊状。

  “哈哈……”李强大笑好一阵子才停住,接着,他想起什么来,于是问道:“你们现在还会不会经常逃课打牌?”

  “偶尔才逃课,基本有去教室,不过也没怎么听课。”

  “能学习还是学点,尤其是物理,学点有好处,我经常跟电器打交道,但电的知识一点都不懂。”

  王明亮应了句:“知道了,听你的。” 

详细可见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8: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章 同学加入
过了几天的晚上,王明亮又来找李强了,李强看到王明亮的表情不是很好,有点沮丧,李强暗想又是出了什么事。

  等到他们走到外面的时候,李强问:“瞧你这熊样,怎么回事?”

  王明亮沮丧地说:“我也被记大过处分了,妈的,叶千荡竟然告到了学校,学校说我是主谋,要处分我,差点就被开除了。”

  “不会吧,这么严重。”李强惊讶道。

  “是的,不过我也告叶千荡以前打人的事,但人家才一个警告处分。太不公平了。”说完骂了句脏话。

  既然如此,李强也没办法,他安慰道:“记过就记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被处分了,还被贴在学校宣传栏,我丢死人了。”接着,王明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后可以看清“关于王明亮的记大过处分决定”的字样。落款处还一个鲜红的盖章。

  李强看了无比惊讶,并佩服道:“你也太牛逼了吧,这个也敢撕,比我强。”

  “才不管,贴着太难看了。以前你处分的时候都没贴出来,妈的这次竟然公布了。”

  “你出名啦。”说完大笑。

  “别讽刺我了。”王明亮依旧沮丧。

  “下一步,你怎么打算?”李强问。

  “我不想读书了,反正都是混日子。”

  “不读就不读,照样有出路。”

  “所以嘛,就想来问问你,你那烟场还要不要人手?”

  原来明亮也想来做烟,但李强无法做主,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要问我老板学明。”

  “你帮我问问嘛,都是兄弟一场。”王明亮央求道。

  李强知道突然要退学做烟,不是件容易的事,想当初自己还不是得征求过父亲和哥哥的意见。他问道:“你跟你爸说过了没有啊?他同不同意?”“我跟他说了,他骂了我一通后,说我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李强说道:“你爸是生你的气啦。一般是要你爸先同意,要不然老板不会要你的。”“要不然你先跟我爸说说。”李强有点为难,明亮老爸不好说话,但王明亮又央求了下,他才说:“那好吧。”

  王明亮带着李强去他的家。他的家也很破旧,屋顶是瓦铺的,地板裸露出乌黑的泥土,墙壁的白灰已经变成黑灰了。家里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油漆脱落的饭桌,一张泡茶用的小圆桌,一张老柜子。

  李强见到了王明亮的父母,打了声招呼:“叔叔,阿姨晚上好。”接着掏出烟递给明亮他爸。说:“叔叔,抽根烟吧?”

  王明亮的父亲叫王草根,也是个农民,头发杂乱,皮肤粗糙,还长着许多的黑点,甚是难看。李强想开口说明亮的事,话到了嘴边却变成其他话:“叔叔,会不会很忙呢?”

  “还可以。”王草根应道。

  李强用眼睛瞟了下明亮,暗示他让他开口,明亮终于说了:“爸,我想跟李强一起做烟,好不好?”

  王明亮父亲许久没有发言,突然才冒出一句话来,说:“我们家世代都是遵纪守法的,怎么能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李强听了,心里挺不舒服的,心想怎么会有这么顽固老化的人,但他还是委婉地说:“叔叔,这做烟呢,现在也没什么事,虽然说是假烟,但又不会抽死人,其实也没什么。”

  王草根忿忿地说道:“哼,烟向来都是国家生产的,私自生产就是跟政府作对。会吃亏的。”

  王明亮他母亲说:“你这老头子,别说得那么严重,学明还不是发了财,人家都盖洋楼了,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那也是发亏心财,没有好报的。”

  李强听了心里更火了,心想:“你岂不是也说我拿了工资没有好报。真是不可理喻。”但又不敢发泄出来,比较人家是长辈,如果是小字辈的,早一拳抡过去了。

  王明亮他母亲又说:“你看李强去做烟后,为家里赚了不少钱,人也学乖了,有什么不好。”

  王明亮说:“就是啊,爸。李强现在每月能赚好几百元呢。”

  王明亮父亲说:“你要做就去做,你赚的钱跟我无关,我也不会向你要一分钱。你出了问题也别找我。”

  “真晕。”李强想。不过,既然明亮父亲都这样说了,至少也表示同意了。

  接着,李强向王明亮家人道了别。

  等到李强走出巷子的时候,王明亮赶了出来,说:“强哥。”李强说道:“嗯。你爸真怪,我差点就吐血了。”“是啊,我也很受不了。不过,你刚才也听到了,他已经同意了啊。”“你还想做烟?”“当然,决定了。”“可别突然变卦,我们老板不是很喜欢变来变去的人。”“不会的,你带我去你老板家吧。”“好吧。”

  李强带着王明亮来到李学明家,李学明一家人正在看电视。

  李强跟李学明打了招呼:“学明哥好,嫂子好。”王明亮也打了招呼。

  李学明说:“李强来啦,明亮晚上怎么也会来啊,很难得,快坐吧。抽根烟吧。”

  “谢谢。”

  李强说:“学明哥,是这样的,明亮跟我一样,学习成绩不好,不想读书了,想跟我一起做烟,你看……”

  李学明对明亮说:“明亮啊,书要好好读,怎么能动不动就不读书呢?你们看,其实我还是挺重视教育的,经常催促我两个孩子认真读书呢。”

  “能读得懂那是要好好读。可是我没有心思读书,最近还被学校处分了,没面子读书了。”王明亮不好意思地说。

  “是不是打架了?”李学明没问也能琢磨出大概原因。

  “是的,把人家给整扁了。”王明亮轻声应道。

  “还挺有能耐嘛。”看,李学明还表扬了王明亮,其实他选人也看重胆量,毕竟做烟是违法的,一般胆子小的人担惊受怕的,干不成大事。接着,李学明又问:“你真的决定做烟?”

  “是的。考虑很久了。”

  “你爸意见如何?”

  “他也同意了。不信问李强。”

  李强说:“他老爸同意了,我刚才与明亮一起问的。”

  “那好,先试试明亮的力气吧,还是跟上次一样,把门口的沙袋扛扛让我看看。”

  接着,他们一起走到了屋外,王明亮一发力扛起了沙袋,在走圈时,第二圈就有点吃力,步伐不是很稳,还打了个踉跄。王明亮个头没有李强大,力气小了点。李强看了下李学明的表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也没有笑容,估计不是很满意。

  回到屋内,李学明说:“明亮,书还是先好好读,现在我们工场不是很缺人,如果需要人的话,我会叫你的。”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王明亮说。

  “这个嘛,不好说,得看活儿多不多,快的话就几天。到时候,如果需要人手了,我会叫李强通知你的。没什么事的话,先回去念书吧。”

  “那好吧。我先走了。谢谢。”王明亮还挺识礼貌,虽没录用,还不忘感谢下。

  李强也说要走了。他们走到路上的时候,王明亮说:“强哥,怎么办?”

  “你刚才扛沙包时都没扛好。学明刚才说的也是实话,现在活儿不是很饱和,我们几个人差不多就够了,不过你也不要泄气,等到生意好了,老板会要你的。”

  “会等到吗?”

  “会的,我们这一行,客户要货时得赶得半死,这时就需要人手了。目前的生意只是一般而已。”

  “那只能这样了。你也跟你老板帮我多说几句好话。”

  “没问题。”

  过了一周之后。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李学明来到工场,对李强说:“李强,晚上你问问明亮还想不想读书,如果不想读书的话,问他愿不愿意来工场。如果愿意的话,叫他来我家找我。”

  李强听到老板要人了,心里一阵惊喜,马上回道:“好的,等会就问。”

  下班后,李强并未直接回家,而是直接去找王明亮,找到他人后,对他说:“老板同意啦!”

  “真的?”王明亮还不太相信。

  “真的。你现在怎么考虑?想读书还是想做烟?”

  “那当然是做烟。”他坚定而兴奋地说道。

  “那好,老板交待,只要你愿意你就去他家找他。”

  “好的。”

  王明亮顾不上吃饭,径直去李学明家。李学明跟他说了行规,即要忠诚老板、保守秘密等,王明亮一一点头说好。接着李学明说工资情况,第一个月650元,以后要看表现才能适当增加。王明亮也“嗯、嗯”地答应着。虽然工资低了点,但好不容易被录用,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之后,王明亮见到了李强,说:“强哥,老板要我了。”接着高兴得向李强来了个拥抱。

  李强说:“那就好。”

  “老板说第一个月工资650元,你的是多少啊?”

  “我啊,比你高一点,没事,经常会有奖金50元,甚至更多。只要生意好,你将不止拿650元。”李强知道王明亮的工资后,觉得自己价值还是高一点,不禁沾沾自喜。

  第二天,王明亮不上学了,李强便带着王明亮去了工场。李强当起了师傅,教这教那。而且,干活的时候,李强话也多了,跟老朋友什么话都敢说,没有任何拘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原先跟李跃进就不一样,只是问问生产的事,其他话都不投机。现在多了个老朋友,李强觉得干活更有趣味、更有劲了。

  王明亮上班后的第二天,李强很想知道他家人的反映,便问王明亮情况。王明亮说:“我老妈没什么,我老爸脸还是紧崩着,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但也没有反对。”

  李强说:“以后你把工资拿几百元给他,保准他跟我老爸一样,眉开眼笑。”“还不清楚,我爸比你爸怪多了。”“那是。”

  看完一章,望读者们多多支持哦!敬请投票收藏!


详细可见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8: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章 得到提拔
在李强的指导下,王明亮上手也挺快,对机器的操作、烟支加工的流程以及香烟的辨识,都有一定的了解。在搬货上,虽然力气没李强那么大,但一次扛两箱也没有什么问题,随之搬运的次数多了,也慢慢适应了。

  对于李强和王明亮的进步,李学明都看在眼里,他对手下的工人很满意,还自夸起自己善于用人,慧眼识英雄。

  李学明数着每天上万元的利润进账,而付给工人的钱一天不过几百元,却能让手下个个出色地自己干活着,心想自己真是当老板的命,今后必将发更大的财。

  李学明觉得李强是除黄深富外表现最出色的,力气大,胆子也大,对烟熟悉,社交能力也强,是块做烟的好料。他觉得应该好好提拔提拔他,给他更多的锻炼机会,以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而不能事事仅交给小舅子黄深富一个人,还是需多储备点人才。

  李学明这样想,也这样做。一天晚上,他叫了李强和黄深富一起喝酒,买了不少的鸡爪、花生米等配料。

  李学明把酒杯倒得满满的,举起酒杯对李强和黄深富说:“来,先干了吧。”

  “干。”李强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学明说:“李强啊,来我这里有段时间了吧。”

  “是啊,时间很快。”

  “来了以后感觉如何?”

  “还行,学了蛮多的东西。”

  “没错,应该说,你进步很快,小舅,你说呢?”

  “是啊,李强学得很快,我看在眼里。”黄深富说。

  “我也看在眼里,当初我没看错你啊。”

  “谢谢,这都是学明哥的教导。”

  “来,为你的进步干杯。”

  “好的,谢了,干。”

  又一杯下肚后,李学明说:“吃东西,把鸡爪吃完了,不要隔夜。”

  大家各抓起一个,吃了起来。李学明不愧是“久经考验”的,一下子就把一只鸡爪吃得干干净净。

  李学明说:“李强啊,我决定从这个月起,再给你增加50元的工资,升到750元,如果加上奖金,你就可以拿到800多元了。”

  李强没想到老板会给自己加工资,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意外,心中不禁大喜。他赶忙给李学明倒满酒,然后与他敬了一杯。

  李学明对黄深富说:“小舅,今后有送货的时候适当带李强出去,有空也教教他开车,让他也学着点,也可以减轻减轻你的压力嘛。”

  黄深富说:“没问题。”

  李强听到老板说这些话,一时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老板喝多了说酒话,他特意再问了一次老板:“学明哥,你是说让我学开车。”

  “是这个想法。当然也不用心急,有机会就试着学学,以后你也可以开车送货。”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呢。”

  “那太好了,谢谢。”

  “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

  喝完酒回家路上,李强趁着酒兴,双手摆出握方向盘的姿势,嘴里发出呜呜的模拟汽车发动机加速的声音,好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李强没事的时候,就看看汽车驾驶室,黄深富很乐意地讲解着,教他如何挂档,如何把握离合油门,如何把握方向,如何倒车等等。一天晚上,黄深富邀李强跟他去兜风,还约了王明亮一起去。他们坐的是一辆面包车。在兜风的途中,李强便不断地问驾驶的技术,黄深富边开车边讲解,深深吸引着李强。不久。黄深富说让李强亲自试试驾驶,于是两人换了位置。

  李强从最初的发动机启动开始练习,拉紧手刹,将离合器踩到底,挂空档,转动钥匙,不久便点火成功了。接着,挂上一档,松开手刹,慢慢抬离合,并加上油,车子便驶动起来了。

  此时,路上人稀少,李强不久就换挡和加大油门,黄深富说:“慢点慢点,别忘了脚要时刻掂在刹车板。”

  李强胆子还真大,渐渐地开到了时速五六十公里,汽车呼呼地行驶着,由于镇的公路是土路,汽车不断颠簸着。王明亮坐在后座,一直担心李强的车技,心惊胆战的,不断地说:“强哥,慢点,我怕啊。”

  李强说:“怕什么,我的命也在这呢。”

  在一处上坡处,油门踩得不够,车子突然熄火了。李强想重新启动,没想到启动时汽车不进反退,怎么也启不来,这可为难了李强。黄深富说上坡时启动是比较麻烦,如果在城市里出现要动动不了的状况,那会被人骂死,喇叭顿时到处响。黄深富说如果上坡启动能过关了,学车基本上算会了。但李强试了几次都不行,无奈,只得让黄深富驾驶。

  上了坡后,李强又继续坐到驾驶室开着车,玩了好一阵子才准备回家。但到了村子的巷子路时,担心未能完全掌握好距离,还是改让黄深富开车。

  一个晚上下来,李强学了不少东西,他感觉开车真的好威风。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有机会,李强也试试开车,技术因此不断成熟。不过,他未学过交通理论知识,也没去考证件。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9: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多提意见。有空会更新。
第14章 涨薪后
毛竹
  

  过了几天,李学明老板又说可以发工资。李学明发工资是没有固定日子的,不像正规公司一样。只要李学明资金刚好到手,心情好,他就会吩咐大家发工资,但一般也不会托太久。

  这次发工资,李强拿到了830元。王明亮也拿到了700元,其中50元是奖金,李学明还拿了两条假烟给王明亮,说让他父亲抽抽,他自然很高兴。李学明也问李强要不要假烟,李强说不用了,家里还有烟。

  从李学明家里出来后,李强路过小卖店,心想既然多赚了钱,规格也应该提高了。于是他走到小卖部,看了看烟架上摆的各种香烟。小卖部的阿福看到了李强,赶忙站起来热情地服务着:“李强,买烟吗?”

  “是的。生意可好啊?”

  阿福应道:“还行。买什么烟呢?”

  “来条红双喜吧。”

  “好的。”

  李强看了看外包装,问道:“是真的吧?”阿福坚定地说:“你都是行内人,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卖假烟给你。”“这还差不多。”阿福吹捧起李强道:“现在也该抽抽真烟啦,这才配得上你的档次,是吧?”李强笑笑道:“那是。一条多少钱?”“40元。”

  接着,李强又看了看包装后,觉得没问题,便付了钱。

  回到了家,李强拿着烟对父亲说:“爸,我刚买了烟,你要抽就自己拿,我放壁橱里。”

  李大牛先接过烟,看了看,说:“还买双喜的,很贵的啊,这么破费干吗?”自身节省惯了,显然,他不是很愿意儿子太花钱。

  “没事没事,偶尔抽抽好烟是必要的,有客人来的话也发发烟,体现档次嘛。”

  父亲还是不太高兴地说道:“这么好的烟,哪里舍得抽。”

  “不用太节约啦,抽好点的,对身体也好。”

  接着又掏出几百元给了他父亲,李大牛见到钞票眼睛顿时发亮,接过后,乐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李强说:“爸,平时生活改善点,多买点肉,吃好点,要买什么物品也随便买,别太节约。”

  父亲应道:“会的会的。”

  李强母亲说:“老头子,看李强多懂事。”

  “是啊是啊。”父亲微笑道。

  第二天干活的时候,李强也想问问王明亮关于工资的事情,对他说道:“昨晚把烟和钱给你爸了没有?”

  王明亮说:“我给他了,但他没收,我爸脾气倔,说过的话不会擅自改动。”

  “不会吧,我爸都高兴得不得了。我估计你爸是嘴巴硬而已,或许看着钱心已经在动了。”

  “也许吧。”

  “那后来呢?钱放哪去了?”

  “给我妈了,我就留200元。烟就放在柜子里,估计我爸没烟抽的话会去拿的。”

  干活干了一会后,云莲歇息时顺便过来。李强看到了,劲儿上来,赶忙呼道:“云莲,美女!”

  云莲故意回敬道:“帅哥,有何交待?”

  “美女,问你个问题啊?”李强故作神秘。

  “问吧。”

  昨天刚发工资,李强自然想问她工资的事情,看看女孩子是怎么处理的。他笑问:“私房钱应该很多了吧?”

  云莲撅着小嘴,说道:“原来问这个问题。告诉你干吗啊?”

  李强又追问:“有没有存私房钱啊,还是交给你家人?”

  “呵呵。你呢?”云莲不答。

  “你先说嘛。”

  在再次问下,云莲终于回答了:“当然有交给我爸咯。”

  “哦,原来还存了私房钱啊。没错,自己要多留点,以后嫁人后就可以拿出来用啊。”李强开起玩笑,笑嘻嘻地看着云莲。

  云莲瞪了他一眼,说道:“哼,才没想那么远呢。你也要多留点啊,娶老婆时才有钱啊。”

  “说得很有道理啊。多留点把你娶啦,好不好啊?”李强说完这句话,其他的人听了,扑哧地笑了起来。搞得云莲脸都红了起来。

  “你扯得也太远啦,才不想嫁呢。”云莲说。

  “哈哈。”大家轰然大笑。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9: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31楼(灰马) 的帖子

灰马,你也写不少文章啊 在原创这见到你作品,多交流交流
发表于 2010-2-4 09: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了一些小小处理,改了题目。若不同意,可跟我说明。

篆人长篇,真不容易。有听说你之前写了《80后男生的辛酸路》。呵呵。

区块置顶,希望你的长篇能让更多人知道。有朝一日顺利出版大卖。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9: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我改成客家人原创,因为这里是客家乐,代表的范围更大。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