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起左侧

推荐客家原创长篇小说《巨枭炼爱》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0-1-15 09: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内容介绍:
他,读书时是鸭蛋大王,却在人生路中,经过拼杀,当上黑商大王。他,曾经是个败家子,却富甲一方,被拥为人上人。他,从山旮旯做到大城市,从城市做向全国,从国内做到国外,从无做到有,却又从有到无。他,是泡妞高手,却在情路中起起伏伏,姻缘难就......
  小说商道、黑道、情道交织并行,几大黑恶势力你争我夺,几个女人和男人生死炼爱,几大家庭矛盾不断,在钱、情的驱使下,精彩故事上演。原名《黑商孽情》。
  几番风雨几番苦?几多恩怨几多愁?史上首部假烟黑道情感巨作为你揭晓,敬请支持,望收藏+投票!
详细内容地址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公告:本人写作只为消遣,故事、地名、人物纯属虚构,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同时以爱情为主,无意针对内幕,如有涉及可提意见,可删除修改。欢迎入QQ群107828750。

地址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20: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子

   

中国西南方有一个长丰县,长丰县有个山区镇,名叫建安镇,它是全县最偏远的一个镇,四周被大山环抱,全县海拔前几名的山都座落于此。该镇历史以来以农业为主,同时烧制些瓷器,起初瓷器还是该县的有名产业,但后来却渐渐没落。此外,该镇还有一项不算是很出名的农业作物,那就是烟叶,大概从民国时便开始种植了,起初大家是自己加工供自己抽。在瓷器业没落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卷烟加工却渐渐发展起来。

在该镇的一个村的农民人家,生活着一个叫李强的人。李强上了青春期了,身体在发育着,性格不断定型,对未来也常憧憬着。

一个晚上的半夜,李强睡得很香。在睡觉时,他做了个美梦。他梦见自己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不仅盖了一座气派的房子,还开上了轿车,家人都开开心心的。此外他娶了个漂亮的女孩。女孩貌美如花,肌肤胜雪,眉目如画,似玉洁似冰清。他对这个女孩非常满意,很爱很爱她。娶回家后,他立即将女孩抱到床上尽情演绎着床戏,如饥似渴地与女孩热吻着,吻着她的腮胫、乳体、腰肢、胴&体、下&身,几乎吻遍全身。接着,找准女孩私&处,享受着性欢,不一会,一泄千里。李强隐隐感觉到湿了,半夜突然醒了过来,还以为尿了床,着实吓了一大跳,李强偷偷地起床把内裤换了,还生怕被父母知道,真是惭愧不已……  
      

   



  
                         第一卷 打工
第一章  如此上学

  

李强读初二下学期的时候,已经18岁了。这可是有原因的,倒不是他聪明,而是对读书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小学就留级了两次,再加上他上学又比较晚,只能是这个惨状了。这下可倒好,他竟然比班级的最小的同学大上整整4岁。

  由于他比别人都大,一米七五的身高,在班级都是最高的海拔了。他长得倒是挺英俊,可是他始终好板着脸,一副凶狠的样子,就像是别人都欠了他多少钱似的。害得班级的同学都惧怕他三分,连跟他独处都是小心翼翼的。不过,他也有温柔的时候,那就是见到女人。如果他去教室的话,人家上课都是眼睛望着黑板,他却是用书挡着脸,眼睛望着窗外。每经过一个女生,他都会摆着最灿烂的微笑,当然,任谁都可以看出,他笑容很猥琐。

  
初二开学没多久,李强又开始厌学了。早上都快8点半了,李强还像头猪一样睡在床上,他的母亲可是急了,大喊着:“李强,李强,快起床,要上学了。”

连续喊了几声,李强还像个死猪似的,一动不动。这下可是把他的母亲给惹急了,上前扯住了他的耳朵,硬是将他给拽了起来。

李强惨叫一声,嘟囔着道:“妈,让我再睡嘛。”

他母亲说:“你看都要8点了,8点半不是要上课了吗?还要洗刷吃饭呢,等下还不是要迟到了。”

李强的父亲发出洪钟一样的声音咆哮着:“不想起来就继续睡,把稀饭都倒喂猪了。每天晚上不知搞什么鬼,深更半夜才回来,早上太阳晒屁股了还起不来。”

经过父亲这么一说,李强终于起床了,伸了伸懒腰。洗刷后,他也不吃饭,便牵起家里的自行车。李强母亲说:“吃点稀饭吧。”

“不吃了。要迟到了。”瞬间在巷口里消失了。

  
别以为李强真的急匆匆地去学校了,那就大错特错。他骑到村口时,有个叫王明亮的同学已经在那等着。王明亮见他来了,有点不耐烦地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晚。

“没事,还早呢。走吧。”李强不以为然。

他们骑着车,半路上又找到其他几个都不爱读书的同学,包括黄雄、方世杰等。李强骑着车,爱耍车技,突然双手全部放了,洋洋得意地靠平衡掌握方向。突然又来个猛拉车把,双手用力把车把往上拉,前轮悬空一会。半路上,远远看到前面有妹子,李强喊着:“快,前面有妹子啊。”于是他用力踩着车,朝前门冲了上去,赶到妹子那时,扭头看妹子的脸,嘴里说着:“妹子,很漂亮啊。”

那个妹子害羞起来,脸都红了,轻声地说:“别这样看。”

“哈哈。”李****笑着。

突然,李强的车撞上路中的一块石头,自行车摇晃了几下朝地上倒去,好在李强立马用脚蹬住了地面,才免得人仰马翻,闹出难堪相。

那个妹子掩口偷笑着,然后向前骑走了。王明亮等人在后面捧腹大笑,笑得喘不过气来,好一阵子才缓过来,说道:“看妹子看走眼了吧。”

李强却说:“还是俺厉害吧,一个小石头才没那么容易摔着我。”又朝前面的已经走得老远的妹子喊着:“美女,别走那么快啊。”

人家没有回头理他。

他们骑到半路上一处叫“狮子坡”的地方。这里离附近的村子比较远,山不高,却生长着许多松树,树下则是一大片的草地,很适合游玩。他们把车子扔在一边,钻到山上打牌去了。

李强问大家:“今天继续打‘三带二’吧,赌什么好?”

“我没钱了。不要赌钱吧。”

“那好,今天赌烟吧,输一张牌一根烟,如何?”

“那好。”

  
李强很早就养成了抽烟的习惯,据了解他从小学三年级时起就开始学抽烟了,这么多年来未间断过,到初二时已是五年多的烟龄了。平时为了获得烟来抽,李强开始向父母要钱,父母知道他是去买烟后,便不再给钱了,于是又偷偷拿父亲的烟,多次被父亲大骂。如果有了几毛钱,但买不成一整包,就买零支的烟,或者跟朋友合起来买一包。现在又靠赌想捞些烟抽。

  
李强比较大方,先向大家各发了一支烟,还掏出火柴让大家点着,几个人便吞云吐雾起来。接着,李强说:“都坐下来,发牌发牌。”发完牌后,李强问:“方块3在谁手上,快下。”

  
“在我。我下一根‘3’。”

  
“我刚好有根‘4’,你被我垫啊。”

  
“我还有根‘5’,你也被我垫啊,哈哈。”

  
“对不起了,我压‘2’,有没人有‘炸’。”

  
“靠,压那么大干个屁。我不会,你出牌出牌吧。”

……

第一局李强输了3根烟,第二局又赢回了7根烟,第三局他的牌被胡了,一局输了24根,但身上没有多少现成的烟,只是欠着,都一一记在一张纸上。一个上午下来,李强总共输了3包的烟。

  
快放学的时候,看到同学的自行车路过了,李强大吼一声:“放学回家咯,收工。”于是收拾扑克,骑着车跟大伙回家,父母还以为真的是从学校回来了。

回家后趁父亲不在,想看看壁橱里是否还有烟,他看到有一包红梅,一阵兴奋,立即拿过来后,不料却是空的。“靠。”李强发泄着。

  
李强身上一根烟都没有了,又犯了烟瘾,全身难受,精神恍惚。

  
此时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有抽不尽的烟,不要求多好的牌子,只要能抽就行。他想,如果自己能办起制烟工厂,要多少就能生产多少,那该多么美妙啊!

越想嘴巴越痒,可是实在是找不到烟,自己不敢向父亲要钱,怎么办?突然一个念头生起,他想起偷烟的主意。

晚上11点过后,村里一个小卖店已经关门了,店主回家休息区了。李强在四周转了转后,没有发现什么人了,于是决定到店里偷烟。他看看店门的锁头,发现锁得死死的,自己还没有能耐开锁。他又搜寻起店的其他门窗,看到了有个后窗,便用小钢锯片试着拨开后窗的栓,慢慢地将栓挪过去,经过约20分钟的“努力”,还真把栓挪过去了,然后瞄了瞄四周,没有看到什么人,于是打开窗,钻了进去。

  
李强按起打火机,伴着微弱的光线,开始找起烟来。他只在意烟,不在意其他钱物。找到了烟后,看到了柜子上有阿诗玛、红梅、沉香、大前门等,李强想一想,若拿了高档烟,以后抽的时候容易让人生疑,拿低档的大家不会注意,就在一刹那间的考虑后,他拿了1条红梅,2条沉香,然后溜了出去。还不忘把窗户关上。

  
李强不敢把烟带回家,想了想后,便藏到了他家一间没住人的老房子,他认为比较安全。他从中带出一包,赶忙抽出一根点着了,吞云吐雾着,真是好舒服,赛似神仙!

后来,有同学用打油诗描写李强,权且记录如下:

青山青水青少年,建安中学混几年;

浪费时间浪费钱,不如回家种大田;

人在课堂心在外,时时想着谈恋爱;

学费无比昂贵,上课几乎全睡;

考试全都不会,成绩基本个位;

抽烟三包一天,白酒两瓶不醉;

赌博如痴如醉,通宵不知劳累;

逃课拉帮成队,打架不教自会!!


   
详细内容见逐浪网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20: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打架

  除了以上恶习外,李强爱出风头爱当大哥,他自称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最近一次,李强的朋友王明亮跟一个叫叶千荡的同学骑车时相撞了,叶千荡一气之下骂了王明亮:“你眼睛长哪里去了?”两人因此发生了些口角,其实就一点屁大的事,不值小题大做。之后,在同学的劝阻下,两人没有把事情闹大,各自离开了。

  第二天,王明亮将此事告诉了李强。李强顿时义愤填膺,怒气冲冲地说:“怎么能被人骂?你就这样饶了他呢?心也太软了,没有揍他怎么说得过去。”

  王明亮听到李强这么一说,情绪被调动起来,提高声音分贝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强脱口而出:“今天就教训教训他,我来帮你。”

  于是,这天放学的时候,李强一伙人在狮子坡蹲点。放学后,看到了跟王明亮闹口角的叶千荡来了。李强举起拳头,像战场的发令官一样做了个向前冲的手势,指挥着众人:“快把路先拦了,别让他过去。”李强冲锋陷阵,率先冲到路中央,顶住叶千荡的车把。叶千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你干什么?”

  李强二话不说,一拳就抡了过去,恰好打在人家的鼻子上,顿时鼻血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

  叶千荡捂住鼻子,手掌瞬间被流出的血沾得红红的,他看着那么的血,“哇”地大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喊着:“你干吗打人?”

  “你昨天敢欺负我兄弟,给你点颜色看看。”李强昂首挺胸,伸出食指对着叶千荡,神气十足地说。

  “我没欺负他。”

  “你看看这是谁?”李强指着王明亮。“明亮你说说。”

  叶千荡一脸无奈地说:“我真的没有欺负他。”

  王明亮看到他鼻血都流出来了,觉得挺惨的,也没说什么话。

  此时,路上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大家纷纷围着看戏,把路都堵住了。

  李强对王明亮说:“明亮,你说说,要怎么处理?”

  王明亮轻声地说:“要不算了吧。”

  “那怎么行?”李强接着对那位同学说:“你道个歉,算放过你。”

  “我没错,不道歉。”叶千荡振振有辞。

  “你……”李强瞪了起眼,目光像把利剑,着实吓人。“道不道歉?”

  “不道歉。”叶千荡此时然而变得很有骨气。

  李强听了,气得咬牙切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握紧双拳,突然,伸出右拳抡了过去,叶千荡伸出原本捂着鼻子的手来挡,血却沾到了李强的手。李强觉得鼻子流出来的血尽是污秽,沾到自己很不吉利,气愤不已,又抡起左拳打了出去,打中了叶千荡的太阳穴,打得叶千荡满脑子闪金光,大脑瞬间内晕厥,身体后倾,倒了下来。其他人见状,以为出了人命,大惊失色。李强却说着:“哼,竟然装死。”叶千荡一起回家的同学摇了摇他的头,一会儿便醒了过来,在大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大家一看,还好没事,都松了口气。

  突然,有人大喊:“老师来啦!”

  “老师来啦,快走。”李强听到别人的喊声,大声对伙伴们喊着。

  顿时,李强等几人急匆匆地骑起自行车,使出水牛般的劲,噔噔噔地踩着脚踏,像离弦的箭一样逃奔而去。路上的人群也在逐渐散开。

  然而,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叶千荡的父亲找到了李强的家,对李强父亲李大牛忿忿地说:“你儿子昨天半路打我儿子,把我儿子都打得流鼻血了,还打晕了,差点出人命。”

  李大牛半信半疑地说:“真有此事?”

  “当然是真的。围观的同学都好几百人,大家亲眼目睹,不信随便问问就知道了。”

  “如果是这样,真的不好意思。我会好好教训他的。来抽跟烟吧。”李大牛递上了烟。

  叶千荡父亲接过了烟,点上了。火气也降了下来。半响他吐出一句话:“做父亲的,要好好管好孩子就是。”

  李大牛唯唯诺诺地说:“知道知道。我先向您道歉了。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这还差不多。”

  叶千荡父亲走后。李大牛大发怒火,等到儿子回家了,他拿起茶杯那么粗的棍子直朝李强大腿抽来,边抽打,边喘着粗气,脸上和脖子上的青筋还根根暴起,不断吹胡子瞪眼,他破口大骂道:“我们家怎么会生出你这个败家子,平日不好好读书,整天就知道打架,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

  棍子抽打过来时,李强却一声不吭,身体动也不动,任凭父亲抽打。

  “你说话啊,是不是做了亏心事不敢说了。”

  “就那么打一拳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强还不以为然。

  “你!还不知错。”接着又是一棍过来,打在腿上“啪啪”地大声响起来,犹如古代罚军棍时惨烈,估计鲜血流了不少。

  还是李强的母亲心软,冲过来抢下了棍子,说:“你这老头子,把儿子打残废了怎么办?”

  李大牛咆哮道:“打死算了,这样的人留着有什么用?”

  李强母亲说:“哪能就打死了?”

  李大牛转身瞪着老婆,说:“看,都是你做妈的惯坏了的,这样的孽子不好好打打怎么了得?”

  他老婆说:“老头子,好了好了,就算是我的错。”接着对李强说:“李强,还不好好认错。”

  李强依旧一声不吭,静静地走出了门外,这时他才感觉到被抽打的双腿一阵阵地钻心痛起来,他翻开裤腿,发现几道棍子抽打的鲜红痕迹,有的地方鲜血都流出来了。

  李大牛在屋内依然喘着粗气,嘴里吐着骂儿子的话。他是建安镇谷丰村的普通而又老实的农民,在家里种了两亩多的水稻,还在山里种了些水果,粮食是能自已,但一年的收入却没多少。李强爷爷那个年代,家里以耕种为主,牲口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李强的爷爷给儿子起了李大牛的名字。

  李强也知道父亲严厉,但是时间久了,他似乎变得麻木了,对父亲的教训当做耳边风,丝毫没有畏惧之心。

  李强吃了几棍,心里愤愤不平,火气憋在心底。当然他不敢去顶撞父亲,把仇恨全记在叶千荡的身上。他老想着再去揍一顿,好发发怨气。

  第二天,李强上学了,去了教室上课。同学看到他来上课了,还觉得有点奇怪。当然他是没专心听课的,脑子里想的就一个问题:“如何教训教训叶千荡?”

  课间,他走到叶千荡教室外面的走廊,朝里面看了看,看到了叶千荡端坐着。他恨不得直接走进去揍叶千荡两下,但又担心被他班级的人打,最终还是控制了自己。

  放学铃声响起来了,李强早早奔出教室,守在停车棚旁。终于看到叶千荡出来准备牵车了。李强抓起一块事前放在一边的砖头,朝叶千荡的左脑部砸了过去。瞬间,叶千荡鲜血直流,哇哇大哭,手捂着出血部位,手上、衣服上被染得通红。一旁的同学看到了眼前一幕,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几个女孩子“啊……”地大声尖叫起来,把声音拉得很长很长。

  旁边有老师看到了,立马奔了过来,抓住了李强,愤怒地说:“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李强奋力挣脱着,但没挣脱开。

  接着叶千荡同学和老师过来了,扶着叶千荡,拿着纸先止住血,然后送到了医院去。

  老师把李强带推带拉地带到了办公楼。李强班主任也来了。分管治安的老师一手拿着笔记本,摆出架势审问的架势。

  老师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强。”

  老师再问:“干吗打人?”

  “跟他有仇。”

  “什么什么?小小年级,跟他就有仇了?搞什么笑话。说说怎么回事?”老师弄得哭笑不得。

  李强说道:“害我被我老爸打。”

  “他哪里得罪你了?”

  李强不敢说出事情原委,他总不能把帮朋友打人的事说出来,自己肯定是理亏。

  “你哪个村的?”

  “谷丰村。”

  “那你说要怎么办?”

  李强没回答。

  老师郑重地说道:“你考虑过没有,万一把人家打出问题了,怎么办?尤其是脑袋,很容易出问题的。你明天把你父亲叫来吧。”

  “叫我父亲要做什么?”李强低声问。

  “你已经触犯校规校纪了,肯定会接受处分。此外,医药费肯定是要赔的。”

  听到要处分李强不以为然。听到赔偿,他一百个不乐意。

  “我不敢叫我父亲来。”应该说,李强的确是怕他父亲,不过这样的说法也是很好的回绝方式。

  李强班主任被气得差点吐血,指着李强的鼻子说:“李强啊李强,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你不敢叫,叫你同村的同学跟你父亲说下。”

  接着治安老师说:“那你先回去吧。明天别忘了叫你父亲来。”

  老师一直摇头,心想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

  亲爱的读者,请多收藏,你的收藏和投票,是我写作的动力啊。
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14: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青水青少年,建安中学混几年;浪费时间浪费钱,不如回家种大田;人在课堂心在外,时时想着谈恋爱;学费无比昂贵,上课几乎全睡;考试全都不会,成绩基本个位;抽烟三包一天,白酒两瓶不醉;赌博如痴如醉,通宵不知劳累;逃课拉班成队,打架不教自会!!
发表于 2010-1-16 17: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是哪里人?
发表于 2010-1-16 19: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4楼(常乐居士) 的帖子

肯定是客家人,写得那么详细,那么现实!不过也写出了在“阳州”住的人真正说出那边生活心声的文章!
发表于 2010-1-16 19: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过体会的人就知道那样的生活是漂浮不定的,那样的心情是时起时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19: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做烟担惊受怕,不仅自己怕,家人也怕,一旦出事,有多少人牵挂。希望大家找到更好的行业大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19: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弃学

李强骑车回家了。在路上,他一直思索着,要怎么办呢,怎么跟父亲提呢?提了还不是要挨打?想来想去后,他决定不向父亲提起,大不了明天不去上课。

  走到半路,李强碰到王明亮,原来他还在等着李强。王明亮大致知道了事情经过,问李强有什么打算。

  李强说:“老师要叫我爸去学校,你说怎么办?我不想叫我爸去,怕被骂。”

  “说得也对。要不然就不要告诉你爸。”

  “我也觉得这样。那你要帮我保密。”

  “没问题。”

  晚上回到家,家里挺平静。所不同的是,这个晚上,李强一直待在家里,至多到邻居看看电视,此外父母在10点多休息的时候,李强也跟着休息了,父母还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李强学乖了?

  第二天,李强也比平时早点起床了,然后就骑车上学,走到半路,还是到山里去玩了。

  下午放学时,李强碰到同班叫林兵的同学,他也是叶千荡同村的。李强问他老师今天有没说什么。

  林兵告诉他班主任没说什么。

  李强听了松了口气,接着又问道:“那叶千荡人怎么样了?”

  “头部包扎着白纱布,今天来上课了,应该没大问题。”

  “那就好。”

  他又松了口气,自己也不想让叶千荡伤得太严重,担心后果。

  李强回到家时,发现家门口多了两辆自行车,李强以为是亲朋好友来了,也没多大在意,等他到了门口时,出乎意料地看到班主任和叶千荡的父亲在里面。李强顿时心慌起来,扭头就想溜。但是李强父亲已经叫住了他:“败家子,不要走,给我进来。”

  李强不好意思地进了屋内,低声地对他班主任叫了声:“老师。”

  班主任倒是心平气和的,他问李强:“今天怎么不来上课?”

  “我怕。”李强低下了头。

  李强父亲李大牛又去拿棍子,高高举起,想抽过来。班主任拦了下来,说:“大叔,您消消气,打是没用的。”

  李大牛唾沫横飞地对李强咆哮着:“你干了什么好事。快向叔叔道个谦。”

  李强看到班主任在场,心里还是有点怕,不敢不道歉,于是对叶千荡父亲说了声:“叔叔,对不起。”

  叶千荡父亲听到李强道歉,气消了些,不过他没有说原谅之类的话语。

  李大牛对叶千荡父亲说:“都是我做父亲的管教不严。你孩子的事花了多少医药费我全部陪。”

  “花了220元。”

  “你稍等。”

  李大牛噔噔噔地上了楼,取钱去。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积攒的。取完钱,他下了楼梯,走到叶千荡父亲前面,恭敬地将钱递给他,嘴里还说着抱歉的话。

  接着李大牛又交待李强母亲煮几个鸡蛋,给千荡孩子挂个彩。

  李千荡父亲说道:“不用煮鸡蛋了,也不用挂彩了。就这样算了。我们先走了。”

  李大牛说道:“吃个饭再走吧。”

  李强班主任说:“不用了。我也先走了。李强,要听话。”

  互相道别后,他们离去了。

  之后,李大牛也不发脾气了,似乎已经没脾气了。李强原本以为父亲趁着老师等人离开后,会拿出棍子补上。没想到父亲并无举动,他反而觉得不习惯。父亲平静地对李强说:“你班主任说了,你肯定会被处分,可能会很严重,具体结果还没出来。”

  发生打人事件后,不久,李强所在的建安中学作出了留校察看的处分,理由是打架斗殴和旷课超过20节。老师说,这个处分结果还算轻了,真正严厉的话,李强至少会被处以勒令退学处分,单旷课的节数远不止20节,这只是部分老师登记在册的节数,不包括代点名或未点名的记录。

  李强被处分后,王明亮过意不去,他觉得一切祸事他都是起因,于是低着头对李强说:“强哥,真对不起。”李强不以为然:“没事没事,有什么对不起的,大不了就不读了。”

  李强并非谁的话都不听。他尊崇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大哥李斌,平时还会跟大哥商量商量问题,讲讲心里话。李斌读过中专,毕业后在另一个镇的农科站工作,他人长得很威武,身高近一米八,读书识理,讲话很文气,不温不火,不急不慢,能让李强信服。但是李斌只有周末的时候才会回家,有时因工作忙,要一两个月才回家一趟。李强另外一个哥哥李铭外出打工,人挺憨厚,李强也不怎么信服他。

  李斌知道打人事件这个消息后,不久便回了家。

  李强看到哥哥回来了,轻声地叫了声:“哥,你回来啦。”

  李斌吩咐李强坐下来,好好聊聊。

  李强觉得哥哥比较好说话,于是直接把心里的想法吐露出来:“哥,我能不能不读书了?”

  在一旁的李大牛也听到了这句话,不过此时他没有勃然大怒,因为他知道儿子不是读书的料,纯粹就是在耗日子。

  李斌也没有生气,他只是平和地问李强为什么不想读。

  李强说:“读也读不懂,等于白读。”

  李斌说:“你根本就没花多少心思读书,怎么能读得懂?我当年能考上中专,那是花了多少的时间啊。”

  李强也知道他哥哥当时读书是很用功,也知道只有用功才有收获,但关键的是,自己就是无法用功,一拿起书就想睡觉。此外,自己的年纪也不小,现在已经18岁了,再读2年就20岁了,年纪大了,在大伙面前都觉得羞愧。于是,他提出了这个想法。

  李斌继续问:“你再考虑下,再表个态,读还是不读?”

  没想到,李强非常坚定地说:“不用考虑了。不读。”

  李斌讲起道理:“能读书还是要读,拿个文凭,到哪里都不怕饿肚子,进个单位,至少不愁吃穿。”

  “那个我根本不用想,肯定考不上。”

  “那好,你想过没有?不读的话做什么?”

  李强还没做好不读书后的安排,自己也不懂干嘛,不过他知道他二哥外出打工,于是说道:“要不然外出打工。”

  “你没体会过,打工是很辛苦的,你能吃得了苦吗?”

  “我想可以。”

  接着,李斌又问他父亲:“爸,你的意见呢?”

  李大牛点起一支沉香牌香烟,吸了一口后说:“都这样子了,我看读书也没什么用,早入社会也好。”

  李强看着父亲抽起了烟,自己的烟瘾也上来了,看着父亲在吸,他的嘴巴也痒痒的,但不敢向父亲要。

  “那你觉得要怎样安排我弟?”

  “你觉得呢?”李大牛想看看李斌的想法,毕竟他见是世面大。

  “要不学个技术,比如学木工、油漆、电焊。”李斌说道。

  李强听到学这些东西,那都是比较传统的手艺,不假思索地否定道:“这些我不要,做这些没意思。”

  李大牛想了想后,说道:“村子里今年陆续有三家开始做烟,要不然我问问几个老板要不要人。其中一个老板还是我们同房派的亲戚,我跟他说说。”

  李强听到去做烟,耳朵竖了起来,说:“做烟!我愿意。”

  李大牛问儿子李斌:“阿斌啊,你觉得做烟如何?”

  李斌挠挠头,说:“做烟可是违法的。要不要紧啊?”

  李大牛问:“违法?好像都没什么事,我们村做烟的几个老板都平平安安的,而且赚了不少钱,人家房子都盖得漂漂亮亮的。也没出什么事,也没有看到镇里戒严的迹象。”

  农民的法律意识就是如此,看到做得太平,无所谓什么了。

  李斌又转问弟弟:“阿强,你怕不怕做烟?你要知道这个是违法的。”

  李强对法律也不太清楚,问道:“什么叫违法?”

  李斌读过书,对法律还是比较熟悉,他向李强解释道:“就是国家禁止的。抓了说不定要坐牢。”

  李强立即说道:“切,哪可能?现在不是好多村里人都在帮忙做烟,都没有人被抓的。这个我倒不怕。”

  他不以为然。

  李大牛也跟着说:“抓人不会啦。我听说那些老板有塞钱的。”

  李斌思考了会后说:“那好吧。先做做一阶段,以后的话再见机行事。爸,你去问问有没老板要人吧。”

  李大牛答应会去问老板。于是,关于李强去向问题告一段落。

  亲爱的读者,请多收藏,你的收藏和投票,是我写作的动力啊。

详细内容见逐浪网http://www.zhulang.com/126007/index.html ,vowj[`6
发表于 2010-1-16 19: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7楼(maozhu) 的帖子

能说说看吗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