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灰马作品集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08-7-6 21: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诗歌】《菊花祭》

当我没有希望

请允许我,允许我静静地

把自己埋葬

不用谁来为我献上一束菊花

在我躯壳的三尺之上

早已遍地金黄




久违的欢笑

又在天空原野回荡

一群天真的孩子

手执杜鹃,轻快地奔跑

他们踩过我的灰烬尽情飞翔






%%%%**%%%%***%%%%%*****%%%%**%%%%****%%%%****%%%%****%%%%***%%**%%**%%%%**%%%***




  【诗歌】《我所面对的一条河》

我一个人站在岸边

看清光荡漾的河流

看河流对岸空旷的繁华城市

那里刚下过一场大雨




大雨过后

人们像昨天一样地邂逅

像昨天一样地擦肩而过

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

以及淡淡的幽愁








%%%%****%%%%***%%%****%%%*****%%%%****%%%%****%%%%****%%%%****%%%%****%%%%****%%%****





                                                                        【散文】《寂寞在唱歌》/灰马  

   一眨眼,又是凌晨了。长久以来都这么过着。自己觉得习惯了就好,也不担心身体会怎样,身体好象是个痴情人,再苦再累都随着心游荡。门外的夜色像轻飘飘的忧伤,赶不走,又抓不牢。

  街灯还亮着,看呆了就化开来,像清澈的水花,又像刺眼的梦。不想再看它们,它们都那么睡意朦胧。只有自己醒着。远远近近的黑影,浓浓淡淡的孤独。我在中间,睁着眼,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一直在想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清醒着。是将近二十年的读书生活从此不再纯粹了;是那类自己虽然不动声色却心存感激的人再不能遇上了;或者单纯温暖的笑脸也许只剩记忆了;还是生活开始艰辛开始势利开始承担了。苦于一端,还是百感交集,以至如今的我在黑重的夜色里无法入睡。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下棋。看书。写字。思虑再沉重,生活依然不痛不痒地日以继夜然后夜以继日。这是习惯。终于有天绕不过去了,便一直想一直想,想到连梦都没有。

  黑夜里总有一些声息,断断续续,不紧不慢。人睡了,有些东西也许就活跃了。我们白天太忙太吵了,顾不上它们在干什么。我们深夜终于静下来了,它们的声音就变得响亮。只是喧嚣太久的我听不懂,不会是它们也寂寞了吧。孤独了可以沉默,寂寞时好象总要倾诉的。这些都是没有旋律无法动听的调子,谁会听我的我在听谁的。   我想我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乐观的人不至于想太多,思前想后很容易就沮丧的。经常沮丧的心也只能悲观了。心要怎么动怎么乱,那是无可奈何的事。我想有些头绪理顺了,也许我就可以安然入睡了。也许现在只是暂时还没想通而已。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善于安慰别人的人,轮到自己心乱如麻了,才发现再也没有什么语言可以安慰自己。暖人心窝的句子可以俯拾即是,终究阻挡不了思绪缠绕百转千回。自己只好慢慢慢慢化解吧。

  在书架上有两个闹钟,它们各走各的,不顾事实怎样。但它们总算都在提醒我,一秒,又一秒。时间一直在行走。准确的钟点躲在我的蓝色手表里,走得悄无声息。时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怎么能放进那么小的东西里,然后很机械很愚笨地指挥你现在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大地上的人便整齐划一地遵守着实行着。好象只剩我一个人在倒行逆施,那么我也只能孤独着,嘟囔着。我行我素了。

  说自己很累却彻夜无法入睡,说自己不累为何总是感觉疲倦。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偏偏说不清道不明。只好对自己说,你听,你听,是谁在轻轻地唱歌。   如果没有灯火,清醒的我只好在黑暗中摸索。如果没有失眠,入梦的我可以不要光亮。是这个失眠的我,遇上这般明亮的灯火,才让今夜的寂寞毫发毕现,滴水不漏。   天边的夜色渐渐苍白,天快亮了吧。我知道,当黎明来临,我将沉沉睡去。疲惫的我也许睡在沉重苍茫的黑暗里,也许睡在柔和洁白的光亮中。

  在梦里,我看见烟雾迷朦,看见笑靥如花。看见自己睡得那么不顾一切,无所寄托。   恍惚中,好象真的听到了一种轻轻的淡淡的歌声,找不到旋律,听不清词句。没有开始,没有结束。苍凉,温暖。

                        ------------------------------------------------ 灰马会吗








%%%%****%%%%***%*%%%***%%%****%%*%*%**%*%*%*******%%%*%****%*%%%%****%%%***%%%%%****%








                                                                   【小说】    爱咬人的傻子 /王家灰马

                                                                      篆人作品 @ 2005-6-5 10:37:00

                          (一)

  我第一次看见王丽莎,是在中文系的公告栏上。上面写着:劳动缺席名单:王丽莎,吴沉枫。当时我就想:怎么还有跟我一样懒惰的人。没想到背后马上有人把这句话说了出来,我回过头,看见一个大眼睛的短发女孩。

  我必须澄清一下,其实我本来是没有缺席的,只是那天带领我们劳动的系干部在我们埋头苦干时,他们却双手叉腰剪刀似的在一边颐指气使。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递过扫把:当你们学会作表率时,大家一定做得更好。他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他们不要扫把,我也不要,扔了,走人。当时我就是在一个伟岸身影的勾引下鬼迷心窍地扔掉扫把跟着走人的。很久以后王丽莎很委屈地抱怨我。

  我第二次见到她,是在网吧。当时已是凌晨一两点。我那时正在看美女写真,忽然身边有一个女孩的声音:你能把你看的网站介绍给我吗?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赶忙坐直了,转头一看,看见是她,还在我身边的那台机子坐了下来。我手忙脚乱地随便给她开了一部电影。没想到把她逗得张牙舞爪。不久就没了声音,一看,她趴在键盘上睡着了。

  天亮时,她告诉我:我昨晚就是为了看你给她开的那部我的野蛮女友才误了时间进不了女生公寓的。看你并不怎么高不可攀就勉强抓来临时做个护花使者。当时我看她那藐视我个头的眼神只觉得万念俱灰,连她说谢谢你陪了本小姐一个晚上今天早餐就让你请了我也点头称好。

   从那以后,我们对彼此的称呼就骤转急下日新月异。从沉枫丽莎发展到枫子沙子,几经更替到了疯子傻子才打住。我到现在还感谢上苍,好在那次傻子只是看了两遍“我的野蛮女友”,所以她最多也是偶尔咬咬人而已,并没有其他可怕的习性。每次她咬完人后就笑着看我疼得呲牙咧齿然后没心没肺地唱:你是疯啊我是傻,疯疯癫癫到天涯。

                          (二)

  于是,我就一边数着她的牙印一边想着她的傻样消磨我的大学时光。我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书一起考试一块拿奖学金。几乎什么都是两个人的事。就是睡觉时也要说声让我们一起上床吧,停停停,别想歪了,为这句我还被她恶狠狠地烙上几排牙印,我无非就是拿着手机趴在窗户上对着女生公寓呼唤嘛?

  还有一次她更可怕,我们在图书馆里看书,我站起来说,我出去一下,她说好,我自顾自地走了,在拐弯时才看到她也跟在后面,我指着前面说,不会吧,连上厕所也要跟着我?结果被她抡起大脚把我送进去,好几天都一瘸一拐的,还傻笑,还傻笑,旁边的她双眼直冒绿光地瞪着我,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把我生吞了。

  两个人的日子,特别是疯疯癫癫的日子,过得总是特别快。我也常想,明年,就是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在雪地里追着疯着吗?这个城市雪是多么的难得一见啊,见一回,少一回。往年我们总是比赛着堆雪人,我堆她的样子,他堆我的模样。谁输谁请对方吃东西。开始时我们都很认真地堆,一点一滴都不遗漏不忽略,但是她堆雪人时眼睛是盯着我的雪人的,看我快完工了,她就拍拍手说大功告成。我问我的手呢,她说你瞎了你没看到背在后面吗?我跑到后面去看,我说没有啊。她柳眉倒竖:你看画画时都看后面吗?正面看是哪回事就是那回事,男子汉别输了不认账。我又问那我脚呢?她说你这种重量级人物双脚还妄想站在雪花上吗?我点点头,伸出大拇指说算你狠,小姐今天想吃什么?

  当然真碰上我来气以闪电手法先发制人,我还是得请客。她会说我真长得这么惨不忍睹吗?那时如果我想四肢完好应该识趣地虚心请教:那美女你觉得我还有哪点做得不够的?她便会远距离指点,说鼻子应该红一点眼睛哪能那么小我嘴巴有那么阔气吗?而自己的手呢却在加紧地忙活。这样的比赛还没比一般就知道结果了。

  不知道今年冬天还有没有机会请她吃东西?这样问自己的时候,耳边总是响起一些旋律,都是些傻子最近哼的歌曲,仔细想想,都是同一种调调,骊歌的调调。

                              (三)

  那天,她穿得十分危险。好在只是跟我静静一起坐在草坪上。而不是跑到大街上招摇过市制造交通事故。

  看你那色迷迷的眼神,我要穿得再节约点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她一脸的鄙视。

  我以傻子的人格担保,你就是脱光了全身贴满美元我也铁定只动美元不动人。我不甘示弱。

  死疯子!你说什么,有种你给我再说一遍!

  臭傻子,男人婆,你叫我说我就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小样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说着她就扑了过来。我今天要是咬不到你我就不是男人婆。

  我觉得很不妙。以往她都是说我要是咬不到你我就倒着姓,这样她咬没咬到她的姓都能让她体体面面地下得了台。

  因此经过左三圈右三圈的翻滚,最后我还是在劫难逃。她好象很有决心撕破我的面子。我闭上眼一边庆幸好在毕业照是照过了,一边担心这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抬头见人。没想到她却第一次把我咬得飘飘欲仙欲罢不能。

  末了她对我说,明天我就回北方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到我们那边去呢。那里随便都找得到工作。

  我避开她的眼神,我懂得她的意思。只是我放不下那个遥远的村庄。我说:你知道我这种闷性子,那些地方不适合我。我只能安静地守着一群孩子过我半死不活的日子。……本来我还想说些互相安慰的话,她却用手堵住我的嘴唇。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一直到夕阳西下,一直到黑夜来临。

  第二天我去车站送她,其间并没有我担心的那种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的场面。只是在火车要开的那一刻,她跑下来紧紧抱住我,象怕一松手我就会蒸发掉似的。还狠狠地咬着我的肩头,久久不松口,疼得我差点掉泪。最后她说,要给我写信,不能只打电话。不然下次就咬你咽喉。说完转身,鸭子一样跑上车。火车走了,我的傻子远了,载着我的傻子的火车走远了,不见了。

                            (四)

  在村上,永远是蓝天,白云,群山,校园。我的日子就在铃声中不紧不慢地过着。我的学生很活泼,我的学生很可爱。跟我抬杠时,经常让我想起傻子的脸。

  我经常不知不觉地登上楼顶向北望,这时风总是很大。不过还是听得见下面的声音。

  老师啊,你别总把自己弄得这么高不可攀行不?我的一个学生仰着头喊。

  放心,小子,老师要跳楼至少也得找个不至于砸死人的地方。

  不是啊,老师。我实在不忍心看你的双脚抖成那样啊。

  这时,我会随手抄起一些小东西边叫看镖边没头没脑地砸下去,看着他很夸张地抱头鼠窜而笑得一脸阳光。

  我的白天机械而又繁忙,早自习上课下课备课批改作业晚自习,像一只无头苍蝇。而一到深夜我就变得空虚而寂寞。睡不着,看旧相片,想傻子,数回忆,越数越甜蜜,越数越寂寞。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梦见傻子,傻子在我梦里拼命地拼命地留长发,说留长一点留长一点长到像个正儿八经的美女了就去见疯子……傻子的长发飘啊飘,一直飘到我的眼前飘到我的心上,让我的心上也有种黑黑的重重的忧伤。

  某天清晨,我正梦见有人在砸我的门。一睁开眼,果然听见有人在砸我的门。我赶忙抄条篮球短裤套上。一边摸一边骂,哪个疯子,大清早的,拆门啊!就是失火了也要让我穿条裤子吧。

  打开门,我朦胧间看见有个长发美女站在门口,身上背的手上提的,大大小小的包,起码不下十个。

  我揉揉眼睛,惊奇地说:大清早的,哪来这么漂亮的难民,还带了这么多干粮。

  你才难民呢,大清早穿成这样出来迎接美女。暴露狂,过来帮忙,这些有一半是给你的。说着一双眼睛在我上三路下三路来回游走。

  看你那色迷迷的眼神,我要穿得再节约点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我突然觉得懒得动了。我穿成这样当然不方便出去。

  我以疯子的人格担保,你就是脱光了全身贴满美元我也铁定只动美元不动人。说着她就把那些包给我,冰雹似地迎面飞来。

  臭傻子,你说什么,有种你给我再说一遍。我忙着拨云见日。

  死疯子,你叫我说我就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边说她边逼进来。

  小样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说着我破天荒地第一次张牙舞爪地迎上去。今天我要是咬不到你我就不刷牙了。

  从那以后,我又一边数着傻子的牙印一边看着她的傻样消磨我幸福的教学生涯。







*****%%%%%****%%%%****%%%%****%%%%****%%%***%%%%***%%%***%%%%***%%%%***%%%***%%%****







                                                                               【散文】《幸福的尾巴》/灰马

    是谁说的,幸福是小狮子的尾巴,小狮子追着它跑时只会把自己弄得晕头转向;但只要小狮子昂头挺胸向前走,幸福就会稳稳当当地挂在小狮子的屁股后面。

    你是小狮子吗。一直绕着尾巴转的小狮子;还是昂头挺胸向前走的狮子。你是否也与我一样,日子总是团团转,并不能轻松地昂头挺胸向前走。我们围着转的可是幸福啊。能不管她吗。我总觉得那些说一大段一大段名言的哲学家思想家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很多时候,我在问自己,什么样的生活能让你觉得幸福。你曾经幸福过吗。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这么一问就开始茫然了。那好象一种幻觉,当初确实有碰过吧,可是转瞬即逝。记忆里一丝痕迹都没留下。似乎从来就没有幸福过。那又从何说起。总觉得自己应该过好一点,生活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日子应该宽松快乐一点;应该自由丰富一些。这些也许就是我心目中的幸福吧。



    一直在怀疑幸福跟苦痛都是一种错觉,是当时的自己小题大做了。事过境迁后还不是一个人静静地好好地过着。耳边没有仙乐飘飘;天也没塌下来。所有的记忆都恍若隔世。只是现在的我有着现在的苦闷,苦中作乐是不是就是在困境中做着一种叫做幸福的幻梦抚慰自己,打开一个缺口,当作出口。

    在梦想与理想间,幸福更靠近哪一端。有时觉得幸福是梦想,自己只要努力,早晚会实现的;更多时候坚信幸福就是理想,挂在高高的天上,让你瞻仰,给你苦痛,永远都无法靠近。大家都说,我理想中的生活应该是如何如何的,现在的你这样如何了吗。离那些还遥远吗。

    回头想想那些超脱的哲学家思想家,也许他们也一样咸咸淡淡地苦闷开心吧。那些强颜欢笑说出来的所谓名言只是为了抚慰我们,让我们过得不那么痛苦一点,轻松乐观一些。他们是好人,好人不应该没好报。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应该配合他们。

    于是我很配合地想,幸福太远了,伏尔泰说使人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里的一粒沙子。其实一座山太远了太高了未免也让登山的人沮丧甚至痛苦。不要时刻盯着高山不放了吧;偶尔瞄一眼,别迷失方向就行。专注点走路,今天能走到哪里要走到哪里应该怎么走到那里,认准了就大胆地专注地走。鞋里有沙了就清除掉,没信心了就看看走过的路,偶尔想想跟那高山又靠近了多少。我还站着,路还在脚尖前面。不想坐以待毙就没办法不走。

    于是我接着很配合地展望,那只刚开始强迫自己不追尾巴慢慢坚持地向前走的小狮子,那只终于昂起头挺起胸向前走的小狮子。有那么一天,很偶然很偶然的一天,它发现自己很轻易就咬到自己的尾巴了。至于是它的尾巴长长了还是牙齿变利索了或者是身子变柔韧变矫健了,谁还管这些呢。

    我们只知道:它已经不再是小狮子了,它是大狮子了。








%%%****%%%%****%%%%****%%%%*****%%%%****%%%%****%%%%*****%%%%****%%%%%%%****%%%%****




                                                                                  【散文】 《今夜的孤独》

  今夜,我一个人。
  
  他们都告诉我,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我从来没想过这个节日怎么过。当别人问起,我总是淡淡一笑,一言不发。
  
  你总是回头问我,问君能有几多愁?我每次都装出吐血的样子,然后故意说为赋新词强说愁。
  
  你走之后,我从未问起你的消息。一无所有,所以一无所求。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看得透这个人。
  
  一起登山的那个日子,万水千山远远近近的风,都朝着记忆吹。再加一件寒衣,是否所有的画面就会温馨。
  
  没有谁想过,明天到底还要几天;没有谁问过,永远究竟能撑多远。我们自由自在地走,我们没心没肺地走。
  
  谁在我身边,你在谁身边。我在想着谁,谁会记得我。你总说,不要沉默可以吗?
  
  如何告诉你,我看到了生命中的第一场雪时是一个人站在屋檐下发呆。如何告诉你,我应该早点让你看见我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表情。
  
  这样的夜,我看不见星星。黑黑的重重的忧伤,在我身上穿行。街灯都亮了,街灯都灭了,我一直清醒。
  
  从以前想到今晚,从今晚想到以后,这样的夜,我一个人天上人间地想,无药可救地想。
  
  应该要学着喝醉的,却远远看到你默默不语低下了头。也许失眠只是为了对抗明天。那些游魂般飘荡的日子,你永远不会了解。
  
  离开了,就学着不去打扰。承诺是一种让人心虚的语言,我们就这样,不约而同,一言不发,各自散落天涯。
  
  回忆象一把刀,横在窄窄的软软的心窝。有些光亮已灰黄,希望是我自己在原地游荡。忘了那些简单的日子,面朝黑夜,无法回头地流浪。
  
  有些画面太沉重,就让一切过往云淡风轻吧。
  
  今夜,我一个人,细数记忆。这样,天很快就会亮的。










%%%****%%%%****%%%%****%%%%*****%%%%****%%%%****%%%%*****%%%%****%%%%%






                                                                       【散文】 《窗口》

  很久以前,我经常有意识地走近窗户,远远地去看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可以是一个自己暗恋很久的女孩的背影,可以是一棵很高很大的树,还可以是一些有特色的建筑物。天那边的高山,山巅上的几棵树;桥下面的溪流,溪流中间的一块石头。
  
  当有人靠近我,当有人看穿我或者取笑我的时候,我就否认我就辩驳,有时甚至脸红脖子粗。然而更多的时候是沉默,淡淡一笑,什么都不说。
  
  过了很久,等他或她也静静地在我身边看一些东西想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就会漫无边际地开口说话。
  
  我说很久以前我在故乡认识一个跟她有着一样倩影的女孩,我说我的故乡村口有一棵比它还高还大的榕树,我还告诉他们,我家乡的土楼是如何古老怎样别致多么好看那么好玩,故乡的山是多么的绿,故乡的水是多么甜。
  
  然后他或她渐渐地也会告诉我一些他们家乡的人和事,然后我们都看见那么多清淡的白云从我们的头上无法阻挡地飘过,飞远,消散,不见。然后我们就各顾各地沉默。
  
  我经常在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朦胧中看见有些熟悉的笑脸向这边挥手,看不清是打招呼还是说再见.而彼此的距离却总是越来越远.
  
  摇摇头,思绪倒转,哦,对的,自己是应该睡在这里的.
  
  难道在我的睡梦中,就在我转一个身说一句梦话的时间,那么多的人和事就变了吗?那么漫长的岁月就走了吗?那么遥远的距离就在我一恍神之间就不能逆转地跨越了。从来不问问我,你准备好了吗?
  
  于是,更多的时候我会不知不觉地走近窗户,远远地看一些似曾相识的东西想一些恍如隔世的人事。
  
  我曾经与谁,站在一个跟这差不多的窗户,看一些跟眼前差很多的东西,聊一些跟现在想的差不多的人事。
  
  然后,现在跟很久以前重叠,弄乱,理清,再混乱。而后,我就经常认错朋友,走错路,记错东西。
  
  每当我站在窗前,我总想告诉谁,曾经恋过的女孩已经远嫁他乡,故乡村口的古榕也日见苍老,故乡的土楼已经倒塌了一角,没几个人愿意住了。故乡的树被砍得差不多了,故乡的水也让人越来越不敢亲近。
  
  一转身,一回头,他们都走远了,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陌生的房间,一房间满满的重重的空气。
  
  是怎样的我,以怎样的心情,第一次站在一个怎样的窗户前,看一些怎样的东西,又想到了一些怎样的人事。现在再也无从记起。
  
  我也不知道,会是一个怎样的我,会以怎样的心情,最后一次会站在一个怎样的窗户,那时又会想一些怎样的记忆。这是无从预料的。
  
  我只知道,我还是会情不自禁地一次又一次地走近窗口,那时候,也许已经物是人非,也许还是似曾相识。但是,最初的欣喜肯定是不再了。
  
  有些人,有些事,我们以为可以是宁愿是一层不变的,然而窗口总是在变,自己也总是在变,那还能奢求什么呢?
  
  只是一次又一次站在窗口前,还是要漫天漫地地忧伤。
  
  有些人远,有些事变。总是这样的。
  
  总是这样的。我再一次安慰自己。

(补记 :有一天灰马闲来无事,四处蹦达。无意间拱进一个革命老区。突然看见两只小灰马,跟自个儿小时候一模一样。仔细一看,那个激动啊。只能一个劲儿地嗷嗷乱叫。天啊,这就是俺老马失散N年的亲生儿子啊。好在老天有眼,现在带回来认祖归宗。众位亲朋老友,有眼的看几眼,没眼的………………………………………………………………………滚远点。)






%%%****%%%%****%%%%****%%%%*****%%%%****%%%%****%%%%*****%%%%****%%





                                                             【小说】 留守 作者/王家灰马

                                                      篆人作品 @ 2005-9-19 03:53

                  (一)

  作为一只猫,能在一个地方一住就是七年,是很难得的。

                  (二)

  依稀记得阿正从邻村抱我到这里的情景。他小心翼翼地放我下来,怕弄坏我似的。一旁的婷婷不停抚摸我的头,让我觉得心安,甚至惬意。

  他们争着喂我。那时阿正念初中,婷婷读小学,一放学,他们就围着我转。我叫喵喵喵,阿正说婷婷又忘喂了。便倒粥,放鱼干,搅拌均匀,把碗放在我面前。我嚷着说婷婷喂我了我只要你抱,阿正说嘿还挑食。我骂他笨蛋。他说叫什么叫爱吃不吃。对于他的耳朵,我表示难过。喵。

  我的话婷婷大多能懂,阿正没耐心。不过我喜欢他的眼睛,盯着我时,似乎知道我的心事。我喜欢躺在青石板上,懒散轻松地晒着午后的阳光。阿正总会小心蹲下来,静静地看我,喵,叫我一声,轻轻地握我的手。我睁开眼,喵。问他怎么了。他不说话,就默默看着我,我知道他也有心事。

  主人长年在外做生意,却不景气。过年过节回来时倒很疼我,常怕把我饿着。猫喂了吗,婷婷;阿正记得喂猫。女主人最好,时时惦念我,隔三差五给我加餐。妙妙妙。

  在这个安宁的家庭,我一住就是六年,都是美得冒泡的幸福日子。

                  (三)

  阿正到远方念大学了,婷婷进县城读高中。最疼我的女主人,后来也去远方照顾主人了。她走之前,把我托付给亲戚,我跑回来;她把我送回去,我再跑回来。

  她走那天,她用黑袋子把我整个儿蒙住,到了邻村才把我放出来。我叫喵喵喵,她很难过地看了看我,然后坐车走了。我也难过。喵。不过没几天,我又走回家去。作为一只猫,能在一个地方一住就是六年,是很难得的。我舍不得离开那里。

  我从窗户钻进去,喵,喵,喵。没人回应。我知道,他们确实走了。此后我在女主人为我搭的窝上睡觉,饿了就出去打老鼠吃,吃饱了回来看家,不让老鼠啃坏家里的家具。

  每次听见有人开门,我就迎上去,可惜看见的不是邻居就是亲戚。我只好走回暗处,睡觉或者发呆。其实我并不灰心,我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
            
                  (四)

  冬天已经走到尽头了,那天我梦见春天的阳光在敲打我的家门。我睁开眼,果然看见了那道阳光,再仰起头,看见女主人站在迷人的光晕里,如梦如幻。喵。我叫了一声。妙。回应的声音圆润耳熟,有如天籁。那一刻,久违的温暖汹涌而来,呛得我鼻子发酸。

  不久,主人,阿正,婷婷,全都回来了。屋里充满着春天的气息。我一会儿跟着婷婷,一会儿缠着阿正。他们总是看着我,抱着我,说这猫有本事,没人照料一样长这么壮。那时我就自豪,我就想流泪。喵,喵,喵。我一直说,一直说。他们很专注地看着我,一脸的不忍。

  女主人说过了春节把我也带到那个遥远的城市,不让我独自留下。她说。作为一只猫,能跟着我们一住就是七年,是很难得的。原来她也这么想。妙。妙。妙。






%%%****%%%%****%%%%****%%%%*****%%%%****%%%%****%%%%*****%%%%%%****









                                                                           【散文】土楼荡漾

                                                                   篆人作品 @ 2005-9-19 03:58

           扔一颗小石头到池塘,土楼就荡漾起来。跟记忆一模一样。

土楼前面是池塘,再远一点是村头的古榕。一黄一绿,两两相对。土楼永远淡黄,古榕偶尔变黑,在严冬尽头。春风一吹,又绿回去了。

           这一群客家人住在楼里楼外。他们的祖先们自遥远的北方开始流浪,一路风尘,散落天涯。其中有人停停走走,来到崇山峻岭之间,觉得应该没有天灾没有战乱了,就安顿下来。以黄土筑墙,树木作梁。团一个厚重的圆,一个叫拱北楼的圆,圆外一重一重的瓦房呈扇形结构再团团围住,从此他们世世代代面向北方住着,安居乐业。

           他们的祖先在村头种一棵榕树。那里的人都叫它龙树。龙树一年年拔高茁壮,如今叶茂如盖,他们年年都虔诚地跪在它面前双手合什,祈求安宁丰足。不远处是大片大片的稻田,龙树象一个老人,安稳地坐在村头,看护他的子孙与土地。

           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中从楼里楼外走来,经过龙树身边,走向那片稻田,在黄昏最后一道余晖下走到龙树下吹干汗珠,聊聊庄稼,说说邻里,然后走向土楼。

           岁月就在土楼与龙树间消磨,一步一个脚印。趴在土楼的小窗里可以看见龙树,大大的一把绿伞。站在龙树下也能看见土楼,看见淡红的拱北楼石匾。奔跑在土楼里外的日子咸咸淡淡,象看老电影。站在龙树的光影中的心事深深浅浅,都永远在闪亮。

          最喜欢压弯树枝然后吊着荡起来,土楼就摇晃起来,可惜淳朴的人们会责怪。只好站在池塘边看鱼儿游荡,从这一头游到那一头,在荡漾的土楼前自由自在飞翔。扔一颗小石头,鱼儿不见了,土楼更见荡漾了。

          扔一颗小石头到记忆的水面,土楼也就柔柔地荡漾起来了。


                                                               秀篆土楼 顶坑拱北楼










%%%%**%%%%***%%%%%*****%%%%**%%%%****%%%%****%%%%****%%%%***%%**%%**%%%%**%%%***



                                                               【诗歌】 西江月

                             有感于大田之行,重录旧词以明志;兼怀严师张翁

             似水韶华易逝,如风美梦难留。浮云惨淡异乡游,负尽平生师友。
 
                       坎坷如今自断,轻狂过往随流。蟾宫桂远亦攀求,放眼星河隽秀                     
        


                     
                                                                                         ·写于十二月三日大田实习期间







%%%%**%%%%***%%%%%*****%%%%**%%%%****%%%%****%%%%****%%%%***%%**%%**%%%%**%%%***





                                                                【小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时间: 2004-12-14 19:19:33
                                     --------------------------------------------------------------------------------


  土匪是我高中时的唯一死党,也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此君趣事颇多,现试录一二,奇人共欣赏。
  
  土匪五音不全,却酷爱唱歌。每当他唱到动情处,便有幸收到各种礼物。在宿舍里会收到大大小小的枕头,在班上会迎头飞来许多书本。他经常异想天开地对我说,改天到银行唱去。不过有一处却非得他当领唱,就是在男生澡堂,当时女生浴室相隔不远,土匪一到那边,大家就跟着他引颈高歌:我的爱,赤裸裸,我的爱,赤裸裸,你不能让我再寂寞。
  
  刚到那个学校的时候,我总是让土匪这个本地人地帮我打饭,这样胃疼的机会会少一点。只是他每次打回来的饭都只见素菜不见荤菜,他总是一脸抱歉地说:半路上都被弟兄们打劫光了。
  
  记得那次我们打牌,输的人就喝开水。他输到最后变得大腹便便,横在床上一直对舍友招手:更衣,更衣。弄了好久大家才知道他要上厕所。
  
  有一次我们在街上碰到一个穿金戴银却长得实在抱歉的女人,我让他发表一下看法,我猜想象他那么毒的嘴肯定会说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类的话,没想到他瞄了半天,点点头说:看上去确实有点难度,堪称抽象艺术的巅峰之作。
  
  跟我一样,土匪睡觉时特不安分。最离奇的一次就是有天早上,我迷迷糊糊被人踹了一脚,听到土匪嘟囔道:你怎么跑到我床上。等我睁开眼看明白了,气得一脚把他揣下床,向他咆哮:谁在谁床上!
  
  土匪有句牛话名列高中部十大名句榜首。事情是这样的:某个严冬日子,土匪走进厕所,站在角落里折腾了半天,然后说了一句:他妈的,总算找到了。此后我再也没有听过比这更让人浮想联翩的话了。











%%%%**%%%%***%%%%%*****%%%%**%%%%****%%%%****%%%%****%%%%***%%**%%**%%%%**%%%***







                                                                                   【散文】你等谁

                                                                              时间: 2004-04-27 11:10:39
                                               --------------------------------------------------------------------------------


  他们说,忍过人世千百流转,只等一个美丽的交汇。多么不容易,我撞上了那个关于你的轮回。然而现在,你呢?

  沉去万千愁绪,只换一个笑脸,等着昨日重现。知道吗?烟消云散后,昨日恍若隔世,只剩你的影像,若即若离。

  有些牵挂太过沉重,不敢让你知道。等你的信,又怕听到你的消息。

  这些年来,每一个幽梦袭过,我无力入睡,任凭记忆喧闹,静静地看着昨日的自己怎样陶醉。

  望过天涯,不见夕阳下的长发,悬在你嘴角的那缕余晖,让我此后的日子看不到光亮。

  不曾想过离开,骗自己没有悲哀。 有些字眼太苍老,你我还年少,于是轻松地漂流,不管谁为谁难过。

  只是害怕回头,害怕美梦。不敢看他们牵手,在喧闹人群中,却总是错认故友,然后,管不住自己,被记忆拖着,在太阳下梦游。

  其实早已很少想起,只是常常一个人莫名其妙地为谁叹息。 看过太多的缠绵悱恻,总是笑他们幼稚。终于偶尔听到了一声简单的问候,竟会悄然神伤。

  朋友都已经习惯了,看我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我也渐渐地淡忘了那些褪成灰黄的相片,谁是谁。只是不经意间看她们欢笑,似曾相识,仿佛前生有过这样的迷恋,那时世界悄无声息,只有我一个人听得到的喧哗,错综复杂的刻骨铭心的画面 。

  然后一个人对着苍白的墙,看曾经的自己怎么疯狂怎么悲伤,当一切都已云淡风轻,只剩物是人非,我不敢奢望什么?我不敢开口,早料到不会有声音,只好让自己沉默。

  我费尽心思,搜不到一丝的线索。可以串起昨日的种种,一颗心只能疲倦地在零碎的片段间没日没夜地跳跃。

  我反反复复地温习所有的记忆,却发现它一天比一天冰冷,我总看到它很夸张地蜷缩在无所依托的一个安静的角落,等我用苦痛去温暖它。

  忽然想起你捶打过的我的臂膀,叫我别送了别送了回去吧回去呀,后来才知道,这么久了,痛的地方,竟不在臂膀。

  于是我拼命地朝着你走的方向狂奔,心中有个问号想拿出来放在你的手上,希望你能把它扯直,让我一生感叹。

  在这个到处是钢筋森林的世界,我找不到半片落叶可以打听你的去向。

  我趴在这座城市最柔软的地方,找不到你的足迹。我站上最高的山峰,望不见你的倩影。

  我无法无天地加衣,却感觉我的影子一天比一天单薄,它无力地躺在我的身旁,有时竟坐在我的脚上,象求我不要再追寻。

  在每一个难眠的夜晚,关掉所有的灯,学着习惯掠过脑际的那些天旋地转。静静地听小刚呐喊。“我的心是座荒芜的城,你走后从此空无一人……”然后悄悄地问自己,你等谁,你等谁,你等谁。

  其实如今的我已不再感伤,感伤的是那个回忆中的自己。我觉得我已经渐渐地习惯了没有你的日子,只是日子还不习惯没有你陪伴的我。便在这个你从未来过的城市,安排一个若隐若现的似曾相识的幻景,让孤单的我身旁老是有个若即若离的若有若无的你。

  我不敢跟别人走在一起,怕他们占据了你的位置,妨碍了你的自由,我只好静静地一个人来来回回,远远地欣赏别人的故事,看到曾经无忧的我和你,然后,没头没脑地美,美到自己无力呼吸。

  我总是想方设法让身边的人欢笑,在她们的脸上努力找寻你久违的酒窝,我不敢看她们的眼眸,怕一不小心会不自觉地泄露心事。

  当我使劲把愁苦隐藏在笑脸背后时,听到了自己的笑声有一种剥落的杂音,于是我按住胸口,闭上眼睛,告诉她们,原来笑到天地不容时,竟然也会流泪。



                                                                      发表时间:2004-2-4 18:37:00







%%%%**%%%%***%%%%%*****%%%%**%%%%****%%%%****%%%%****%%%%***%%**%%**%%%%**%%%***







                                                      
发表于 2008-7-8 00: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的整理
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我是说那些图片
    
 楼主| 发表于 2008-7-8 00: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以后要看灰马的作品都到这里面来吧~~~我觉得秀篆人有这么个才子实在难得~~~我很喜欢他的作品~~很耐看~~

我会负责采集他的作品到此,供大家分享一下充满本土气息的文字~~~既然作为本土作品,我们就要更加支持~~~大作家就在我们身边哦~~~

呵呵~~~


那些单篇放在论谈上的,乐乐版主会删了~~~这里是集中区。不过不包括灰马本人所发的“个人作品”。

  


大家看完了一定要留个言啊~~~可不能白看了~~~~
发表于 2008-7-8 01: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发表于 2008-7-8 01: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厉害了!
发表于 2008-7-8 02: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傻子那篇
爱咬人的傻子
太逗了
再看一遍   
发表于 2008-7-8 03: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灰马太厉害了,真是无话可说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7-8 16: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置顶加精华。写作达人。
发表于 2008-7-9 10: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何时把你的照片也贴上来?
发表于 2008-7-10 20: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灰马老师厉害啊,学习学习。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