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客家人精神文化的探究和揭秘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10-8 03: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客家人精神文化的探究和揭秘

  ——读何葆国的长篇小说《山坳上的土楼》

       (江苏)白丁

来源:http://blog.sina.com.cn/hebaoguo

何葆国 土楼

何葆国 土楼


中国大概是世界上第一大长篇小说生产国。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数以千计,又有多少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也许是书名给我的第一印象,恕我直言,当我拿起何葆国的长篇小说《山坳上的土楼》时,我多少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我先入为主地觉得这不过是一本充满地域色彩的书籍,它极有可能是在当地有关部门的授意下创作出来的宣传品,至少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部长篇小说。读了开篇的第一段,我便更正了自己原先的想法,何葆国的叙事是文学的,语言是小说的,《山坳上的土楼》无疑是一部小说,而且是一本相当不错的小说。它像土楼那样坚实而又大气,有着无法替代的独特魅力。装有爷爷骨殖的瓮子突然摔碎,一声声响亮的鸡鸣,独特纯朴的山野风情,还有那神秘的昭示,宏大的叙事,引人入胜的情节,一波三折的人物命运,这些都令我欲罢不能。

第一次看到以客家为代表的土楼建筑的图片时,我惊叹于它造型的别致,气势的恢宏,这是奇特的想象力的结果,是非凡的创造力的结晶,是智慧的化身,是鬼斧神工的造化,总之,它是给人视觉与心灵极大震撼的艺术珍品。何葆国开篇就让他的主人公黄松思考祖先在动乱中举家族之众由中原南迁定居黄家坳的缘由,这个切入点很好,不仅体现了黄松的远大志向,而且让这部小说打上了史实的烙印,奠定了整部小说的基调。黄松身上凝聚和传承的是客家人“处处做客,处处为家”的博大胸襟,“天下为家、敢为人先”的精神品质在黄松身上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

从实用角度看,土楼这种独特的建筑最初是出于抵御山林野兽、强盗的需要,仅有一座复兴楼的黄家坳,亟须解决的问题就是再建一座土楼。江夏堂族长黄世郎既无能力也无财力,再建一座土楼的蓝图只能是遥遥无期的空中楼阁。黄松在祖先灵位前罚站的那个夜晚突发奇想,立志要再建一座土楼,他最初的愿望是让二房的人搬出来,摆脱黄世郎的控制和欺压。一旦在祖先面前立下誓言,黄松就没有了退路,只有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为了实现重建土楼的理想,他先后三次离开黄家坳外出挣钱。父亲意外地被五步蛇咬死,在大伯黄世郎的逼迫下,黄松逃出了黄家坳。误入匪帮,却意外得到了三十块大洋。在回乡的途中遭人暗算,后来钱袋失而复得,他回到黄家坳,终于动工兴建土楼,取名天助楼。不料,辛辛苦苦打好的地基却塌陷了,黄松再度外出。等他挣到钱再次回来重建土楼的时候,周围的人包括黄世郎开始理解他,兄弟几个都来帮忙。就在土楼快要上棚枕的时候,却遭遇土匪,木材被放火烧毁,土楼遭到重创,为了筹措资金,黄松第三次背井离乡,远走台湾,后辗转去了南洋,苦苦奋斗八年后再度返乡。这次,天助楼在黄松的手里就要建成了,可是偏偏遇到国民党军队前来搜刮,土楼虽然坚固,炸药却可以让它毁于一旦。正在此时,解放军一支部队赶到,拯救了天助楼。黄松建楼的过程是奋斗的过程,他遇到的困难除了钱财,更多的还是来自身边种种人为的不利因素。在阅读中,我们会被黄松身上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深深地打动,尤其是他怀有的理想主义,一直是支撑他拼搏的力量。他多次表示,在祖先面前发过誓,决不能食言,这本身就是一种诚信和操守,不与现代人相比,只要看看黄松身边那些只为琐碎的幸福苟且的人,你就知道黄松的可贵了。“建不成天助楼,活着就没有意义,”这种至死不渝为理想献身的气概如今已经成为稀有品质,在何葆国的这部小说里,我们可以获得与这种品质交流的快慰。

同时,黄松艰难奋斗的过程也充满了悲剧意味。祖辈从中原迁来,落户于闽西南,但土楼体现的仍是儒家思想下大家族共同生活的理想,可是,我们在小说中可以感受到,这种家族式的生活方式在人们的日益困顿和激烈争夺中已经无法继续下去。本想用土楼把大家拴在一起的黄松后来也不得不反思:土楼盖起来,兄弟却失和了,走的走,散的散,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极其有限的。当新盖成的土楼将要在国民党军队的轰炸声中土崩瓦解的时候,我们为黄松感到了深深的悲哀:谁都不能拯救黄松,老天爷也无法帮助天助楼,残酷的现实证明,只有用枪杆子才能解决问题,只有革命胜利,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本书具备了诸多文学要素。土楼作为独特的建筑,它在小说里打上了深深的生命烙印,蕴含着生命的昭示。它的内敛、沉重、坚固、雄伟,体现了客家人的生命理念和精神向度。有人这样评价道:何葆国“通过一座土楼艰辛的兴建过程,展示出客家人不畏艰难、勇于承担的精神面貌和重诺守信、百折不挠的顽强个性,从而揭示出整个客家民系何以能够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繁衍生存、且薪火相传的深刻内因。”(王淼《活路是走出来的》),这是一部主题厚重的小说。它并不以写土楼为目的,而是围绕重建土楼这一中心事件展开故事,家族内部的矛盾冲突剑拔弩张,几对年轻人的爱情故事缠绵悱恻。小说情节环环相扣,布局合理,衔接自然。在人物塑造方面,黄松的坚强不屈,黄世郎的老于世故,江定水的侠肝义胆,还有黄氏兄弟姐妹诸多人物,也都个性鲜明,就连出场不多的九叔公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土楼本身就是闽西南的一大景观,客家人独特浓郁的风俗也成为本书的一大特色,书中关于清明祭拜、过年习俗等章节,都写得多姿多彩。值得一提的是,在“尾声”中,将书中尚未交待的内容做了补记,包括1993年春黄松的辞世,黄素出狱后的白发苍苍,黄柏和黄莲携子女从台湾归来,以及土楼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等,还有小说中多有涉及的关于土楼建筑方面的工序,又将读者的思绪从艺术王国引向现实世界,这些都形成了《山坳上的土楼》的文本特色:在似与不似之间。或者可以说,它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多元小说:既有言情小说的特色,又有民俗小说的元素,既有悬疑小说的情节展现,又有史实的真实记载。可以说,本书因土楼而丰厚饱满,土楼因本书而熠熠生辉,小说因史料而扎实沉重,史料因小说而神色飞扬。这种地域文化和文学的结合,史实和虚构的杂糅,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尝试,据我所知,近几年来,何葆国一直执着于对客家人精神文化的探究和揭秘,正是由于他不懈的努力,有媒体有了这样一说:他“把土楼从山坳推向世界”,这大抵就是何葆国以及这部长篇小说的魅力和价值。因此,任何人都不该忽视这部小说,并且要对作者所做的贡献给予足够的敬意。(冯木波摄)
发表于 2009-10-31 22: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葆国 替客家人争气了
发表于 2009-10-31 22: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何葆国老师!是我们客家的好儿郎!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