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官陂耀德堂:先祖耀德不观兵/明堂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09-6-8 00: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耀德堂:先祖耀德不观兵
   (今晨2点多就起来加班,忽闻怪罪:为何五柳祖上三代五代都是农民,而今仍苦为民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于是开小差,搜族谱,旁佐证,征博引,似得“耀德”遗训。奈何时间仓促不许,有补待续,余待改日有闲再来考究……)
    我家祖祠堂号“耀德”(上溯张廖氏十五世祖?),五柳(22代孙)忽而好心,寻觅出处。原来祖宗有大智慧,曰:“恶德忽小丑,耀德守方锤”,“先祖耀德不观兵”!这在当时老家以“房派械斗”维系“族群平衡”的官陂镇,已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思想了。(因在加班,以后有时间再来一一考究。)
    兵者,不祥之器也。上兵伐谋,武力本不值炫耀,我们要用智慧处世,以德服人,方为尚格。武力斗争只能一时出头,毕竟不是安平之策,(有一阵子,我们村子,在当地打架也是出名的了,但是现在锋芒不渐了。)风水轮流转,这也很正常。纵观我房在本村里,始终处于下位劣势,而这何尝不是一种做人姿态呢?这又何尝不是祖宗智慧的恩典呢?
(《唐全诗》里面的一首:)
同诸公秋日游昆明池思古
储光羲

仆人理车骑,西出金光逵。苍苍白帝郊,我将游灵池。
太阴连晦朔,雨与天根违。凄风披田原,横污益山陂。
农畯尽颠沛,顾望稼穑悲。皇灵恻群甿,神政张天维。
坤纪戮屏翳,元纲扶逶迤。回塘清沧流,大曜悬金晖。
秋色浮浑沌,清光随涟漪。豫章尽莓苔,柳杞成枯枝。
骤闻汉天子,征彼西南夷。伐棘开洪渊,秉旄训我师。
震云灵鼍鼓,照水蛟龙旂。锐士千万人,猛气如熊罴。
刑罚一以正,干戈自有仪。坐作河汉倾,进退楼船飞。
羽发鸿雁落,桧动芙蓉披。峨峨三云宫,肃肃振旅归。
恶德忽小丑,器用穷地赀。上兵贵伐谋,此道不能为。
吁哉蒸人苦,始曰征伐非。穆穆轩辕朝,耀德守方陲。
君臣日安闲,远近无怨思。石鲸既蹭蹬,女牛亦流离。
猵獭游渚隅,葭芦生漘湄。坎埳四十里,填游今已微。
江伯方翱翔,天吴亟往来。桑榆惨无色,伫立暮霏霏。
老幼樵木还,宾从回鞿羁。帝梦鲜鱼索,明月当报时。
【耀德守方陲:方陲,边疆之意,此句愿意为有德行的国家,道德远播边疆,使边疆和睦,没有战争。也可引申为“耀德堂”就生长在“大方田村”的一块土地上,在此播种道德,以令流传仁义。】

而至于“先王耀德不观兵”的出处,在《史记·周本纪》中有“祭(音债)公谏征犬戎”一段文章,《国语》里也有记载。

    “先王耀德不观兵”与老子的观点何其相似,《道德经》云“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武力(才能与本事)是不可以动不动就拿出来炫耀的,如今我等出入社会,也不要过于炫耀自己的小本事,不要满足于取得的一点小成绩,这才是“耀德”般的上善若水的臻善境界。愿我族人及五柳,以此自勉。





耀德堂:先祖耀德不观兵  
出处 与 原文:
    穆王将征犬戎,祭(音债)公谋父谏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音极)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是故周文公之颂曰:‘载戢干戈,载櫜(音高)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财求(通“赇”,财物。)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乡(通“向”),以文修之,使之务利而辟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闲。不敢怠业,时序其德,遵修其绪,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无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欣载武王,以致戎于商牧。是故先王非务武也,劝恤民隐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韂宾服,夷蛮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⒄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顺祀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命,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有不至,则增修于德,无勤民于远。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今自大毕﹑伯士之终也,犬戎氏以其职来王,天子曰 ‘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吾闻犬戎树敦,率旧德而守终纯固,其有以御我矣。”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译文:
    穆王将征讨犬戎,祭公谋父谏道:“不能这么做。先王对天下只是显示德惠而不列兵以示威。兵平常收敛着,在适当的时机才发动,这种发动就能有它的威势;如果常常列兵炫耀,那就很容易流于玩忽,玩忽就不足以让人畏惧了。因此周文公(周公旦)的颂歌说:‘收起了兵器,藏好了弓箭;我只求那美善的德惠,遍及于中国。相信王能长保周邦。先王对于老百姓,只是勉力去匡正他们的德行,敦厚他们的性情,增加他们的财富而方便他们的工具。明示利害奸恶的方向,以礼法来引导他们,使他们尽心于求利而避害.感怀恩德而畏惧威势,因此能保守国运而更为壮大。从前我们先王世世做后稷的宫,以此为虞、夏做事。到了夏朝的末世,废弃了稷官而不重农事,我们先王不窋因此失了这官,而自己流窜到戎狄的地方。他在那里也不敢稍息祖先的事业,经常地在加重德惠,遵循祖先的遗绪,修治训教典法.早晚都很敬慎勤奋,以敦厚笔实自夺,以忠心信义自持。一代代都能成就德业,而不愧于先祖,到了文王、武王时、更发扬从前的光辉明德,再加上慈爱和合,敬事神明,保护人民,使人神没有不欣喜的。商王帝辛有大恶于人民,人民无法忍受,就很欣然地拥戴武王,武王才对帝辛用兵于商都郊外牧的旷野。因此先王并非崇尚武事,只是很深切地忧恤人民的隐痛,才为他们除害的。先王的制度,在王畿内的是‘甸服’,在王畿外的是侯服,环卫着侯服的是‘宾服’,在夷蛮的是‘要服’,在戎狄的是‘荒服’。居于甸服的要供应天于每日的祀礼,属于侯服的要供应每月的犯礼,属于宾服的要供应四时的献享,属于要服的要负责岁贡,属于荒服的要以王者事奉天子之礼——祭礼依日,招礼依月,献享依四时,进贡依岁,荒服则终生朝王一次。先王为求祀典的顺当,甸服有不供祭的,就修正自己的意志以自责;侯服有不祀他的,就修正号令;宾服有不献享的,就修正典法:要服有不岁贡的,就修正尊卑职员的名号;荒服有不朝王的,就修正自己的文德。如果这些都依次做了,而仍然有不来的,才动用刑罚。于是才有刑罚不供祭的,讨伐不供祀的,征伐不献享的,责备不进贡的,告谕不朝王的。于是才有刑罚的法令,有攻伐的军队,有征讨的武备,有威严谴责的诏命,有晓喻的文辞。如果谴责的诏命发布了,晓喻的文辞也公告了,而蛮夷戎狄仍然有不贡不朝的,那么天子就要加强修治自己的德业,不必劳动人民去远征。因此近的国家没有不听附的,远的国家也没有不服从的。而现在的大戎氏,自从大毕、伯士卒后,一直是尽他荒服的职责来朝王,而天子却说:‘为了他们的不献享,我一定要征伐他们,而且陈列重兵以威。——献享可是宾服的职责——这样岂不是废了先王的训示,而王或许也要受到劳顿了吗?我听说犬戎的国主树敦,遵循先人的善德而能一直保守着纯朴强固的民性,他们应该有可以抵御我们的力量了。”穆王到底还是征讨大戎,只得了四头白狼和四头白鹿回来,但是从此以后,属于荒服的国家就不来朝王了。
发表于 2009-6-11 04: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睡不着,所以我灌水勿怪!
发表于 2009-10-31 21: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楼限量版坏男人于2009-06-11 04:16发表的  :
今晚睡不着,所以我灌水勿怪!


谢谢灌水,楼上原文,只是我无聊搜索瞎掰的,不一定算数的。呵呵。
发表于 2009-10-31 22: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这种文章要做很多功课
不简单 瞎掰是掰不出来滴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