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清初:秀篆富少引发的“大埔惨案”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10-6 12: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清初“吴钩剿沐教”案由

秀篆富少引发的“大埔惨案”



0000.jpg


附1:吴钩剿沐教(史称:沐教乡之难)

        大清康熙三年(1664),闽平和县大溪里人蔡满,素暴横以军功授“惠州协镇中军”。将之任,有诏安县秀缎(今秀篆)乡,富人之子邱满官,至大溪市贩货时,蔡满率猛干擒捉,遣人向伊父索讨千金为赎。此时沐教乡恶少黄而日、而萃等,适以他事往秀缎,闻知邱满官之父重悬赏格“有人能保吾子于厄者,愿谢百金”。又侦知蔡满起程日期,水路必由赤石买舟顺流而下,乃奔回原乡,率众不逞之徒二十余人,各执刀械至双溪口要之。
        蔡满主仆八人马一匹,果然乘二小舟而来,诸恶等蜂拥出水中,打破小舟,将蔡满主仆、马尽捆至乡中问:“邱满官何在”?答曰:“携至平和县城为伊亲以银二百两赎回,送返伊父矣”。诸恶少大失所望,悔之不及。
       然而蔡满其为命官,势同生虎,易于私擒,难于私放,乡中老成讽令将八人送官,诸恶少许诺,遂捆送行,行未半里,蔡满高声曰:“吾今得生矣”。诸恶闻之密计曰:“彼生则吾死,势不两全”。深林无人之处,竟将主仆杀死,内有一仆绝大力者,见事急大呼一声,绳索尽断,跳下数十丈深坑,荆苈之中,恶少追之不及,乃得脱身,归报遇害情由。
       蔡满妻哭痛剪发,驰诉饶平总兵,吴六奇(即吴钩,鹿鼎记中吴六奇原型),以闻奉文檄知县禹昌允,立拿黄而日等凶犯,营兵拥至,通乡至各乡男女见势大惊,尽聚古楼之中,哭泣股战,不知所为,诸恶少自知罪不可逭,聚众负隅,抗提不出,官兵无计可施,知楼中柴草堆积,乘机射火箭入楼中,顿成火海,凶犯焚死无有子遗,祸延合楼男女千余人矣!吴钩下令续剿,邹公见吴钩凶残杀害乡人,特以火光为号放条生路,乡人方得逃生。此难历史上称“沐教乡之难”。











沐教乡人为报答邹公大恩,特于沐教下村水口立生祠祀之,即今之邹公庙。



沐教下村水口



沐教下村水口



附2:沐教下村“前清幽魂之墓”
      沐教下村一名叫“平顶关”的高山顶上,有一座“前清幽魂之墓”,建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墓堂前有一对雄狮踞守两旁。
      相传,清初饶平总兵吴六奇,清康熙三年(1664年)因镇压反清复明的势力,在沐教上、下村杀死了不少无辜百姓,户口大减,八九十年后,沐教村又炊烟四起,人丁兴旺,读书人也多了,沐教私塾在百侯请了一位塾师(杨漱弓,木教黄氏女婿,康熙三十五年丙子科举人,授湖广常宁县知事)。这位先生平时喜吃塘螺,经常叫学生利用课余时间,下池塘捞螺,学生每次都捞的不少,先生讶异的问学生:“这地方为啥这么多塘螺”,学生道:“楼门口的池塘里,人头骨壳比比皆是,一个头壳里藏的塘螺就有一大碗”。先生闻后,毛骨悚然,就让学生带他前往看个究竟。一看果然并非虚言,先生知道这是吴六奇造的孽,就向无辜受难者发誓:“鄙人今生若科场有幸,得进仕途,定为诸位为墓,让汝等在地府永远安居”。几年之后,这位先生果然春风得意,他不食前言,不惜重金,请人把池塘深处的人头骨打捞起来,足足有三大水缸,合葬于一处,建墓一穴,碑文曰“前清幽魂之墓”。

附3:吴钩剿沐教(另一版本)
      相传清康熙期间,大埔双溪的沐教村发生了一起震动粤东的惊人事件,外号”吴钩“的饶平营总兵吴六奇竟在大年三十除夕之夜,偷偷摸摸围剿沐教。沐教遭吴钩洗劫后三十年断烟火,遗下骨骸三十六缸,后人收葬在平顶关山上,立一碑曰:”前清幽魂之墓“。
      康熙三年,一群官差闯进沐教刮钱刮粮,被沐教村民驱逐,其中一人在逃走时坠崖死亡,于是惹起了一场天大灾祸。当时杀人出名、凶恶成性、鼻子钩钩外号”吴钩“的饶平营总兵吴六奇,拥有征剿广东饶平、大埔无分疆界,先斩后奏的特权。兼因吴钩行乞出身,当年游乞时曾因偷鸡吊狗遭过沐教乡人的驱逐和侮辱,怀恨在心,闻报官差在沐教出事,立即气得面乌鼻赤,恨不得一脚踏平沐教村。吴钩的心腹师爷力主立即出兵征剿,吴钩的副手邹副总兵却力陈先弄清出事的原委。奸诈的吴钩暗想匆匆出剿反而打草惊蛇,于是他就假借依顺邹副总兵所言暂行缓剿;先派师爷前往沐教探查,暗授师爷见机行事。且说沐教敢于反抗吴钩也确有缘由,这个村子,背倚西岩高山,左屏杨梅岽和五百多石级的鹞子岩高峰,右出和村通饶平、漳泉,前出咸水通双溪。出入道路都是崎岖山道,据易守难攻之天险及有和村和咸水两个村子作前哨。村中黄陈两姓,一千多人,耕山务农,生活艰苦兼之地处边远,屡遭官匪祸害干扰,迫使一部分人流落异乡,侨居寮(老挝)越(越南)。居住于沐教的乡人为防祸乱,很早以前,就在村里筑起了一座高大固实的土围楼(大圆楼)。楼里有井有池,存粮积草。清初,村里黄姓出了两个头人,一个有才有智的斑皮(脸)秀才,一个武艺超群德高望重的黄蜘蛛公(有称啦夯公)。蜘蛛公,力大无比,箩头大的石舂臼,两指拈起当帽戴,百多斤的大关刀,只手飞舞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大围楼前有根高达五、六丈高的桅杆,他随手拈来一只鸡笼出脚一踢,刷地一声鸡笼飞上高空,倒挂在桅杆顶上,接着两脚一蹬飞上桅杆取回鸡笼不动声色轻轻飞落原地。再说,还有毗邻咸水村铁匠出身的李师公、和村的邓师公,以蜘蛛公为首义结桃园,结成三村抗暴联盟。誓约一方有难,三村共赴。吴钩若敢贸然征剿,势必有场胜负难分的血战。
      回头说那狗头师爷、奉命窥探,由双溪取道沐教,途至咸水村时已精疲力竭,喉干肝空,到村中讨茶水,一边刺探军情,未料,正碰上斑皮秀才在咸水村李师公处作客,便上前盘问,狗头师爷,交出神秘的书帖一封,贴中一纸书”天心取夹“四个字,斑皮秀才拈出书帖,笑了一笑,随手拈起打铁炉旁的一块炭渣,在天心取夹四字上刷刷刷刷地划了几划。师爷接过帖子一看,顿时周身冷汗,原贴上的"天字被加了一笔改成"未"字,心字加一撇成了必字,取字改为敢字,夹字变成了来字,吴构神秘的天心取夹四字被斑皮秀才改成了"未必敢来”。
      吴钩受折另图他计,一连数月未动声色,转眼秋去冬来,又是除夕,外出谋活的人全返乡里,准备过年。就在大年三十的除夕之夜,吴钩动兵动刀了,连夜抄山道爬五百级石阶登上鹞子岩高峰,居高临下围困了村子,子夜攻寨。当即沐教村民坚决反击,黄蜘蛛公头戴石舂臼帽,飞舞长柄大关刀,杀得清兵血流成河,下游咸水村李师公发现满溪血水,方悟沐教有难,迅即率兵增援。吴钩退守山头,乱放飞箭,此时,黄蜘蛛公关刀凝满吴兵的血浆,至河滩洗刀,以备再战,不慎石舂臼帽脱落,为吴钩乱箭所伤,连人带刀不幸坠潭殉难。李师公寡不敌众战死。全体村民在斑皮秀才带领下死守大围楼。吴钩副将邹副总兵对吴不满,特暗开生门,飞箭传信入围楼,暗谕火光冲天之处为活路,让一部分村民逃出虎口。其余以斑皮秀才为首带领父老妇幼,引火自焚,与大围楼同归于尽。沐教遭此大劫,三十年间断烟火,死难者骨骸三十六大缸,数十年后才被人收葬,千古沉冤与幽魂之墓长存于巍巍的西岩山前。


附4:沐教黄氏、陈氏,丰顺感恩行
      2020年10月5日,大埔枫朗沐教黄氏、陈氏等50多位代表一行,前往丰顺县丰良镇璜溪村邹公祠,感恩邹公之行,得到邹公后裔的热情款待。
邹瑞公(1618 - 1689),清时饶平营总兵吴六奇(因其鼻如钩,又称之吴钩)之部将,康熙三年(1664年),有凶徒殃及(沐教乡人),吴钩奉命辑拿,因遭抵抗便下令剿灭沐教乡,邹瑞公坚持曲宥不株连,见吴钩凶残杀害无辜乡人,特以火光为号放大批乡人逃生,后沐教乡人为报答邹公大恩,特于沐教下村水口立生祠祀之,即今之邹公庙。

















图片提供:黄汉东
资料收集:黄优兵、黄日富来源发布:大埔黄氏家庙、客家乐(福建客家网)

参考资料:
1、木教黄氏渊源(黄南光)
2、民国三十二年《大埔县志》(温廷敬)
3、2008年《大埔县历史文化丛书》(袁光明)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