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洪门起兴事迹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4-8 00: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了解客家文化,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福建客家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洪门起兴事迹

黄家祥


明清之际,正值中国的多事之秋,诏安县当时曾聚集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人,也发生过一些不同寻常的事,要论影响较著的,便是洪门的起兴及其反清复明斗争。
     一
     明代末期,封建王朝内外交困,政治局势动荡,而漳潮地区又叠遭水旱虫灾,百姓度日艰难,地方恶势力却乘机作威作福。在此背景之下,诏安客家山区便有一位姓张名耍的人,领头拉起队伍,开始了反抗官绅贪暴的斗争。
     对此,时人江日升在此其撰写的《台湾外纪》中有载:“崇祯间,乡绅肆虐,百姓苦之,众谋结同心,以万为姓,推万为首,率众据二都。”(二都即今诏安县的官陂秀篆霞葛太平四镇和红星乡)。关于张耍发动起义的具体时间、地点,解放后,霞葛镇龙庵曾出土一方“慈云密布”的石碑,上有“丁丑岁兴会”字样。可见时间当于崇祯十年(1638年),地点应在镇龙庵观音亭。这一事件的意义在于,它为日后洪门天地会在这一地区的起兴,奠定了基础,埋下了伏笔。
     因当初大家系取“义高万古”之意,化异姓为“万”姓,而组成的团体,故史学家称之为“以万为姓集团”。 据说参加聚会歃血盟誓的,号称“十八兄弟”。 这18人究竟是谁?据传有张耍、郭义、张云龙、蔡禄和沈明、陈升、廖兴、鲁英、叶士伟、刘阿贤等诏安、平和、云霄人氏,见之于可靠史籍的,则有张耍、郭义、张云龙、蔡禄等。张耍称万大,郭义称万二,张云龙称万五,蔡禄称万七。
     万大又名“万礼”,原籍平和小溪,幼年丧母,父亲带着他四处乞讨为生。官陂首富张子可,时常往来龙岩经商,一次路过平和,见这小孩相貌非凡,遂将其收为义子,带回官陂。张耍聪明顽皮,好习练武艺,相传他双腿绑着沙袋,在陡峭的山道路上还犹可奔跑如飞,跃起可逮住飞鸟。这样的孩子难免与人打架惹是生非,加之其低贱的出身,因此并不讨族人喜欢,子可无奈,待其稍长,就打发他出外谋生了。张耍幼年家境贫寒,到义父家后又遭族中有钱有势者蔑视,让他倍感世态炎凉,而过早涉足社会,又给予了他增长阅历、结交朋友的机会。在集团内,万礼年龄最长。万二郭义又名“万义”,原籍官陂,幼年跟父辈移居霞葛。
     这里值得提出的是万五”张云龙,他是个僧人,法号道宗、达宗等,系万礼的小功弟。自幼出家,拜临济正宗、南少林派下东山古来寺开山祖明雪熙贤法裔为师,学佛之外,又修文习武。出师以后,与佛、道、儒、侠中人广有交往。顺治年间,他以自己的特殊影响号召力,在抗清集团中扮演了一个特殊的角色。同安名士卢若腾《赠达宗上人》诗云:“君家两俊杰、异道却相谋。以尔津梁法,为人帷幄筹。心惟存选佛,骨不羡封候。军族喧阗处,长林未改幽。”这首诗,是对万五道宗不求功名富贵之心和文韬武略、政治远见的评价。以万为姓集团之所以往往克敌制胜,不断发展壮大,在众多队伍中脱颖而出,显然同道宗这个化外军师有很大关系。在万姓集团投郑成功后,当郑驻厦门、东山、金门时,将道宗延至左右以备咨询,郑军的武将文官,也都格外敬重他,同他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这个集团很快拉起了上千人的队伍,云、和、诏三县毗邻的山区成了其势力范围。早期的营寨建在诏安马坑大头顶山的山子园.这就是日后洪门在开香堂盟誓结拜和其他重大活动时必供置于神坛前的“木杨城”原型,天地会“会簿”和香花僧“秘典”中多次提及。以后又由山子园向长林山、犁壁石山、点灯山扩展根据地。
     万礼等人在云、和、诏一带,被官绅骂为“九甲贼”或“老万贼”,但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却是英雄好汉。他们镇压土豪劣绅,剥夺这些人的浮财,割据一方,官府已无力为治,对民众虽也有征粮派款之举,却比官绅危害要轻。这段时间,道宗来往于东山的九仙堂、诏安的长林寺、云霄的小隐寺,以礼佛为主,但也不排斥俗务,万礼等遇到难决之事,往往会请其出谋划策,以化外军师待之。万姓集团之所以能在当时众多队伍中脱颖而出,应该说同道宗有较大的关系。  
     公元一六四四年(顺治元年),满清入主中原。越二年,为消灭残存的南明势力进兵闽粤。铁蹄所至,对汉民施以暴政。一时间,漳、潮“乱者蜂起”,山区、海岛成了明皇族、遗臣和抗清义士的重要集结地。万姓集团出于民族大义,转而抗清。
     顺治三年秋,为联合起来共同对敌,明遗臣沈起津、许祚昌和曾随黄道周勤王的黄调阳等,同当时退避于闽粤边的明德化王朱慈烨取得联系。是年冬,“朱慈烨从粤入闽”,共商大计。接着,经过一番筹备,于翌年二月,各方正式会盟镇龙庵,创立洪门组织,确定了“反清复明”宗旨和武装斗争方略。当时与会的,有明德化王朱慈烨、永宁王朱慈炎、尚书路振飞、太仆寺卿许祚昌、巡抚卢若腾、户部郎中张士良、知府张一栋、司理沈起津;义军首领黄朝阳、万礼、吴六奇、刘相、江景融、黄万沾;长林寺住持释道宗;枫山观道长李广德;还有黄梧、曾庆立、张廖子可、江南金等。会盟的队伍统称“洪义军”(万姓集团的“洪义军”大木牌,在长林寺)。
     这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可通过史志、会簿、遗迹互为印证。据《福建通志。通纪》载:“顺治四年二月,平和县曾庆立和诏安等处义军,拥立德化王朱慈烨”。会簿《问你入看乜物》诗:“头门跪下拜母烨,合掌同心拈桂枝,忠心义气来结拜,好比桃园结义时。”诗中的“母烨” 应为慈烨之隐,头门跪拜显见众人共奉朱慈烨 为洪门盟主。关于会盟的时间、地点,见《问你住何处》诗:“左边桃李又发芽,梅山聚会入洪家,花亭聚义同饮水,松柏林中是我家。”和《桥边饮水》诗“义兄叫你拜灵神,三八二一不差分,饮过桥头三合水,齐家都是姓洪人。”诗中交代聚会正当早春二月南国桃李发芽的时节,与志书所记时间吻合,地点在镇龙庵前的梅山拱。众人在义兄(洪门成员皆以兄弟相称)朱慈烨的带领下参拜“五显大帝”,并在庵侧傍水的洪花亭以水代酒、歃血盟誓。镇龙庵附近的“松柏林”、“桥头”至今地名未改、风物犹存,“桥头”处确有东溪、庵下溪、彩下溪交汇。会簿还以“三河合水万年流。二十一人共壹舟”诗句,暗示了“洪”字的来由。从洪门志士在聚义当年为镇龙庵敬献“精忠洪门”“忠贞献礼”等金匾,此后相沿成俗于每年仲冬酬神演戏纪念,又在洪门再聚的康熙十三年、雍正十二年重修是庵,足见它在洪门中地位之神圣。如今置身其间,还可见到这些挂匾和沈起津题刻在石门上的匾额(“龍”的左边被写成“青”),见到五显大帝手持三角宝做三字诀(均为洪门标志),体味到那与众不同的氛围。
     在洪门的号召下,出现了各路义旅联合抗清,民众纷起响应的新局面,“遍海满山,在在皆贼”, 武装斗争在漳州地区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这里仅录志载中与诏地诏人有关的如下:顺治五年三月,万礼领兵攻下诏安县城,歼灭清兵1000多名,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四月,沈起津率诏安、平和二县义军,会同许祚昌义军,攻打漳浦县城”。春末大饥,霞葛人“黄调阳、江景融和黄万沾等,杀红花岭守将马守惠,又挟杀诏安知县林尉。”“六月,诏安黄调阳会同饶平乾天豹、坤地虎攻打云霄。清军大败,镇守总兵王之纲退守漳浦盘陀岭。此时,盘陀岭以南均为义军占领。”“十一月初九日,许祚昌、万礼和卢若腾、丘建会共同攻打漳浦县城。清军守将张大勋出城迎敌,被义军斩于马下。”顺治六年夏,郑成功从南澳“领大队舟师至铜山”,“攻取盘陀岭,令柯宸枢驻守,自统兵下诏安,屯兵分水关。”
     在满汉斗争中,还夹杂着村族矛盾,据官陂林氏谱牒载:“至顺治五年形成了高潮是年二月,黄调阳、江警庸围攻霞葛南陂,清顺治五年“三月二十四夜,乡寇黄朋五、军师官复宇以南陂独立弗从为盗名,率众潜攻我堡。寨长林臣角、林斐采,户长林时修等,在迈佳公统一指挥下,带领壮丁,奋勇抗贼,杀死贼首官、黄等。谁知黄华、江佑、江景融等接踵而起。四月二十三日百计环攻南陂,我方守御不克,遂与贼为仇。”
     为收拾东南局势,清军增兵反攻,顺治六年十一月,洪门盟主朱慈烨死于延平,诏安、漳浦、平和等处义军连连受挫。顺治七年六月,清总兵王邦俊占领云霄、诏安县城后,又乘万礼军入饶之机,率清兵清剿二都山区,大肆烧杀抢劫,营寨、村庄被毁,无辜者尸横遍野。数年间,诏安山区的径口、深丘里和环沙寨等一些地方先后遭到血洗,义军重要首领江景融被捕死于县狱中。义军根据地犁壁石山因吴钩与清军里应外合而被攻占,主将黄朝阳及家人、部下1000多人被杀。
     顺治十二年春,清贝勒世子罗托率领3万精兵入闽围剿郑成功,此后,漳州成为郑军与清军反复争夺的地方。顺治十六年,郑成功北伐功败垂成,南京一役,甘辉、万礼、张英等十四员大将阵亡。郑成功率残部退回厦门后,建了一座忠臣庙,“享诸死者”,以甘辉为首、万礼次之。后因听信谗言,命撤去万礼祀像,。并怀疑其结义兄弟蔡禄、郭义等有异心。道宗得知消息,为保存洪门骨干,遂策动了“铜山之变”,指使郭义、蔡禄、叶冲、陈升、黄靖、鲁英等万姓兄弟降清,行以清养洪策略,一些人则返回了诏安。蔡禄、郭义降清之后,清政府分别授予总兵之职。道宗返回长林寺奉佛,时而到下官墟供奉万礼及其部下阵亡将士神牌的“万公祖祠”,为亡灵诵经超度,或同门徒谈禅说法。: c" b% s0 t$ Z& R  L
     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在云南举兵叛清,次年,各地万姓兄弟也纷纷倒戈。南宁总兵郭义投吴三桂,后被迫与清廷议和,康熙帝令将其守备以上部将全部处死,唯独放郭义回原籍监管。怀庆总兵蔡禄起义事泄,连同子侄百佘人被杀害。道宗先前在距长林寺八里山高地僻的天马山修建了高隐寺,是时便成了事败前来投奔者的避难所。
     道宗目睹众多异姓兄弟为反清而死于非命,决心重整洪门继续未竞的事业。康熙十三年七月的盂兰盆节(中元),道宗聚集洪门旧人、万姓部众和自家门徒,在高溪庙(其址有二说)设祭超度去世的兄弟。二十五日丑时普度结束,率众人歃血立誓。为掩人耳目便于活动,取“拜天为父、拜地为母”和天阳地阴合而为“明”之义,组织起名“天地会”,而会内大家仍以洪门兄弟相称。此后,天地会以道宗为盟主,沈起津、张一栋、陈升、黄靖、叶尚、廖琠、张鲤、廖清河、道士珠光明和僧人实晟、喝参莹等为骨干,继续进行反清斗争。山子园的营寨经过整修,成了义军的根据地,如会簿里所说:“新造木杨城,惊动众洪英,干戈重重起,反清又复明”。
     乘三藩变作之际,郑经渡海占漳、厦与清军作战,东南沿海地区兵连七年不解。鉴于郑经已为万礼恢复名誉,道宗与之捐弃前嫌,洪义军一部由叶尚、陈升率领,汇入郑经军队。一部由霞葛人黄靖、廖琠率领,留守根据地,活动于云、和、诏。康熙十五年,福建的耿精忠、广东的尚之信又复降清,吴三桂不久病故,洪门的武装斗争仍在坚持,“康熙十六年,漳浦巫者朱寅(珠光明),挟左道,诡称朱三太子,附者日众,蔓延于漳泉属县,凡深山、穷谷、严寨无所不到,派粮以食,头裹白巾,时谓之曰白头贼。”与同为洪门一系,时据水晶坪的黄靖部和诏安湾的徐容部互相呼应。到第二年,朱寅拥众万余,袭击安溪、攻陷平和,并进逼潮州。清廷急派康亲王调集人马,合力围剿,起义归于失败。
     在道宗授意下,黄靖、廖琠“率伪官三百余员、兵一万二千余”在水晶坪接受福建总督姚启圣的招抚;天地会一部分会众,“隐开各省,流传旗色牌号,以便异日相认”为便于组织当时的联络及日后承传,道宗对天地会的宗旨、结构、纪律和活动方式、联络办法等作了规定。较之初起的洪门,天地会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秘密会社组织。在这种改变的同时,也标志着汉族地主、士大夫阶层已淡出抗清的历史舞台,而逐渐变为以民间下层社会为主体的斗争。康熙二十年前后。道宗避开二都复杂的恩仇纠葛,住锡诏安凤山报国寺,坐镇指挥各地的天地会支系组织。为便于安置反清志士、展开会党活动,道宗改革仪规戒律,创建了香花宗。
     洪门天地会究竟起于何时何地?缘于何人?历来有多种意见,笔者持清初诏安二都说,其证据较为充分(为节省篇幅,本文不予展开),之后出现的天地会、香花宗,与洪门有着表里关系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